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52:5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无赖成神
  4. 第一章 捡到一个人

第一章 捡到一个人

更新于:2018-03-15 21:15:32 字数:2276

  清风镇,玄武帝国最偏远的一个小城镇。清风镇人心淳朴,镇上的人大多是靠着耕种打猎为生。但是这个淳朴的镇上,却是有着一个混世小霸王在,这个小霸王三岁偷人地里的地瓜,八岁躲河边看女孩子洗澡,如今已经十二岁的他,更是在镇上’横行霸道‘,纠结了一帮同样皮的不行的孩子,成立了一个帮派,到处调皮捣蛋。镇上的人们想了各种招,但是都是对付不了这一群’野猴子‘。最后,镇上的人无可奈何,只好任他们皮去了。

  透过千穿百孔的瓦屋顶,看着小镇上万里无云的蓝天,陈清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打了口哈欠。接着便是从干草床上一跃而起,慢悠悠的从破落的小屋中走了出来。十二岁的他,身材瘦小,长长的头发枯黄蓬乱,大大的眼睛,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至少从模样上来说,很是清秀可爱。但是从小就是孤儿的他,靠着镇子里的人们,有一顿没一顿的接济着,所以个子比同龄人来得瘦小许多。

  或许是没有人照顾,小小年纪的他,已经会自己打猎,甚至还会自己简单的用兽皮做些衣服。无人管教的他,平常也最是喜欢叫几个最好的朋友,在镇上到处恶作剧。可是最近,陈清风的那些兄弟一个个都被家人锁在屋子里,也是让陈清风显得有点形单影只起来。看着冷清的破屋,陈清风有点赌气的自言自语道:“哼,你们都不能出来,我就自己一个人去玩,以后有好玩的,我也不会带你们去了。”

  穿上用野狼毛皮做成的衣服,脚上踏着小草鞋,陈清风就高高兴兴的跑出院子外了。嘴里哼着不知道名字的歌曲,陈清风一蹦一跳的往着镇上的矮山走去。

  镇上的矮山是镇上的猎人打猎的地方,山虽然不大,但是里面的野物却是特别的多,山里面还有一处小池塘,那是陈清风最喜欢去的地方。

  刚刚走到池塘的陈清风,就见池塘边昏迷着一个人。陈清风走近了看,只见这个人也是十一二岁的模样,穿着白色的衣衫,衣衫已经破破烂烂,整个人看起来还有点焦黑的感觉。陈清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小手伸到了这个人的鼻子前,感受到了这个人似乎还有着若有若无的气息,顿时整个人坐在了地上,小手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道:“还好没死,还好没死。听小黑说,死人什么的最晦气了。”

  或许是感觉到了有人,林天用尽了自己的气力,从干哑的喉咙里发出了声“水”便又昏了过去。

  坐在地上的陈清风,听到倒在地上的人喊了声“水”,顿时跳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的走了几步,顿时定了定心神,快速的走到池塘边,用自己的小手捧了一点水,顺着那个人嘴,慢慢的倒了进去。这么重复了三四次,陈清风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一般,猛地把地上的人背起来,朝着镇上的小镇,一步步艰难的走去。

  林天迷迷糊糊的睁开自己的双眼,发现自己在一家破烂的瓦屋内,不远处有一个小火堆,火上放在一个没有盖的瓦罐,一个瘦的跟猴子似得少年,在火堆前认真的照看着瓦罐,那瓦罐里飘出的刺鼻的药味,却是有点模糊了林天的双眼。在修仙世家长大的林天,很少感受到别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林天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有点沙哑的开口道:“是你救了我吗?我叫林天,你叫什么名字?“

  陈清风看着已经清醒过来的林天,高兴的跳了起来,说道:“王爷爷都说你可能活不过来了,我不相信,真是太好了,你真的可以活过来。我叫陈清风,对了这个药是我从王爷爷那里拿过来的,你喝了身体就会慢慢好起来的。”说完陈清风把已经熬好的药倒入一个缺了角的小破碗里,小心翼翼的拿到了林天的面前。

  林天看了一眼碗里有些泛黑的药汤,左手捏了捏鼻子,右手摆了摆说道:“我不用喝这个药的,我自己有药,那个药比这个药好。”说完,右手往自己腰间带着的袋子一抹,变戏法似的出现了一个小瓷瓶在手中,然后倒出了一颗浑圆透绿散发出一股清香的药丸,一张嘴就吞了进去。

  而随着林天吞下药丸,陈清风惊讶的发现,林天身上的伤开始快速的愈合,结疤,然后死皮脱落,然后有点粉嫩的新皮肤。林天感受着身体的好转,又是从乾坤袋中拿了件衣服,换下了身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

  陈清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慌的后退了好几步,不小心跌坐在了地上,眼神带着敬畏的看着林天说道:“你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神仙?”

  林天看着陈清风这幅模样,不禁觉得好笑,用手掩着肚子笑了起来,笑了好半天,才喘了好几口粗气,说道:“我不是神仙,不过我是修仙者。”

  陈清风有点茫然的看着林天,歪了歪似乎是在思考林天的话,然后问道:“什么是修仙者?”

  林天楞了一会,似乎是整理自己的言语,好让陈清风比较容易理解,然后说道:“修仙者,就是凡人为了追求永生,追求成神,进行修炼。”

  陈清风虽然对于林天所谓的修仙者还是很模糊,但是并不妨碍陈清风对于修仙的憧憬。林天和陈清风就这样一直聊着,直到两个人都累了,躺在干草堆上睡了起来。

  天蒙蒙亮,林天和陈清风都早早的起来了。林天走出去了破屋,站在院落里,开始摆起架势,练起了锻体十二式。陈清风看着林天做出的略显有些怪异的动作,闲着无聊也是跟着模仿起来。直到大中午,林天才把锻体十二式练完,而一直坚持模仿的陈清风也在做完的一瞬间,就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林天看着躺在地上的陈清风,不知为何,觉得自己和他很是投缘,心中莫名的蹦出一个念头,便是对着陈清风说道:“清风,我觉得我和你很是投缘,不如我们就在这里结拜做兄弟如何?”

  陈清风似乎也是有这样的感觉,身上的酸痛顿时消失一半,从地上猛地坐了起来说道:“好啊,我们就结拜做兄弟吧。”

  院落的磨盘上,摆着一只烧鸡,一个香坛,两碗米酒。陈清风和林天跪在磨盘前,林天拜了一下说道:”诸天神魔在上,我林天愿与陈清风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陈清风随后也是按照林天的做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