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2:4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御风歌
  4. 第二章 一入道门不回头

第二章 一入道门不回头

更新于:2018-03-18 19:43:03 字数:3211

字体: 字号:
  和尚法号妙深,是天宁寺七大护持僧之一,经过两百年修行,已度过练气、筑基、丹成期,只差一步就可金丹大成,练就元婴,成为长生不死之身。却不料今日被强敌所趁,百年真元几乎消失殆尽,金丹也摇摇欲坠,也许下一刻就会碎裂。练气、筑基期的修真者如果肉身受损,还能再入轮回,而丹成期的修真者一旦丹碎,就会身死魂灭,欲入轮回重新来过,也成了痴心妄想。想他妙深在修真界也算一等一的人物,此次身受重伤,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等待魂飞魄散,连通知同门也做不到。

  不能不说,修真路上,有大恐怖!

  徐谅的出现,却给妙深带来一线生机,早年在追杀一个佛门叛逆时拷问出了一套功法,那叛逆将《一字佛轮灌顶经》融合旁门的奇异功法,创出了《一字佛轮灌顶夺舍大法》,可以使没到丹成期的修真者也可抛却肉身,夺他人庐舍重生。夺舍后以前的修为全部丧失,但可保留记忆。要知道,修真一道,无有穷尽,千万年来修真者无数,可能练就元婴,踏上长生之途的万里无一。一旦不能在寿元到限之时金丹大成,修真者一样要身死魂灭,再入轮回,下一世有没有机缘再结仙缘,那就要掷骰子、拼人品了。

  所以,虽然此功法只能对心智不坚的凡人使用,并且会修为尽丧,但只要保留前世的记忆,重新修真也能事半功倍,比之进入六道轮回,好了何止百倍?

  因此,妙深刚得到这门功法时欣喜若狂,问清那叛逆再无他人知道后,将其魂魄炼化,从此九霄幽冥,就只有和尚一人练有此法。他本待大限将至时,如果还不能练成元婴,再找个根骨俱佳的凡人夺舍重生,不想今日就要如此作为……

  徐谅一刀捅入的刹那,一团肉眼不可见的紫色光球从和尚眉间的裂缝逸出,那句“三生七世,于晨朝时,如是长夜,转轮初生“的偈语在两人的灵识间来回激荡,如同指路明灯般拖着紫色光球极其缓慢的飘向徐谅眉间。

  而徐谅,早在那个“夺”字出口时,已经晕了过去。

  紫光沿着和尚的食指印在徐谅的额头,刚一接触,便发出雷鸣一般的轰隆声,有一道光圈荡起无尽的波纹,将紫光阻挡在外。

  这是人身的本命之源,可抵挡外来邪物。

  紫光毫不气馁,一下一下的撞击在光圈上,雷声阵阵,好像顷刻间在耳边炸起亿万声巨雷,光圈终于抵挡不住这样的冲击,砰然一下四碎,消逝不见。

  在紫光夺取庐舍的同时,从和尚的肉身中,顺着插入心口的刀柄不停的流下鲜血,正好滴在那件佛门圣物——青铜小鼎之上。鲜血沿着奇怪的符文蜿蜒而下,很快将整个鼎身染成红色,当鲜血流到两处符文交界处时,血光突然大盛。

  无数符文如同有了生命般脱离鼎身,然后成螺旋状飞到半空,排列成一列列文字,若是和尚和徐谅清醒,定能认识那开篇的四个篆字:

  禹步罡斗!

  修真界强者为尊,怎么成为强者?天赋、根骨、机遇和道法缺一不可,天赋可以勤补之,根骨可用丹强之,机遇可孜孜求之,而道法,却非有大机缘、大神通不能得。修真界千门万派,道法更是良莠不齐,同样资质根骨的人,修行一流道法跟修行末流道法,最后所得的成就截然不同。但千年以来,各宗门自成体系,真正一流的道法都被名门大派所独有,非其门核心弟子,想修习那是千难万难。

  上古以来,流传最广的说法是,佛门有三大圣经:《众许摩诃帝经》《诸佛大乘经》《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道门有三大神通:《太上三洞神咒》《无上玄元三清玉堂大法》以及《禹步罡斗术》。

  这六种法门,从不曾显于尘世,也不曾听闻有谁修习。

  而眼前这漫天符文,竟然就是道门三大神通之一:禹步罡斗术!

  且说紫光终于突破阻挡,进入徐谅的识海之内,和尚轻易就找到徐谅的灵识,如同他所料一般,那是一团小的可怜的紫色光球,跟和尚的一比,如同一粒尘埃跟巍峨高山的区别,想要炼化,真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虽然夺舍后,肉身再无半点修为,但此刻在识海内,和尚的道法还在。当下再不迟疑,紫色光球幻化成和尚的模样,手捏不死不灭转轮印,轻叱道:“化!”

  徐谅的光球应声而震,然后像下流星雨般,有无数光点落下,变暗,直到消失,几乎顷刻间光球就被炼化。和尚哈哈大笑,灵识分散成无数条光线向广袤无边的识海深处探去,只要片刻他就能占据整个识海,完成这次夺舍。

  异变突生!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识海深处出现,将和尚发散出去的灵识全部吸收了过去,如同刚才情况的重演,一瞬间和尚失去了大量的灵识,那颗硕大的光球也变得萎靡不振。

  和尚大惊,这不可能?难道在识海内还寄宿着另一个强大的灵魂?两个灵魂同居一个庐舍,别说凡人,就算大乘飞升的仙人也做不到!时下没机会思考,他强忍灵魂撕裂的痛苦,手捏不动明王印,大喝一声:唵!

  被吸取的灵识顿了一顿,又立刻被强大的吸力引去,无数光线从紫色光球上剥离,眨眼间和尚的灵识就要消耗殆尽,那种被生生撕裂灵魂的痛苦,就是修仙人也不能忍受。识海内响起惨绝人寰的悲鸣,对修真者来说,灵魂被炼化本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之一,而此刻和尚所经历的,是灵识被一丝丝的剥离,然后吸收,比起炼化更加的残忍百倍,那种痛楚可想而知。

  和尚终究是丹成期的高手,眼见就要完全消散,运起最后的真元,将一丝灵识脱离强大的吸力,逃出了徐谅识海。他自然明白,没有寄居的庐舍,飘散在外的灵识很快就会消散,但他宁可消散在天地间,也不愿再在徐谅体内忍受那种千刀万剐的酷刑。

  一丝黯淡的光点从徐谅眉间飘出,惶惶如丧家之犬,比起方才入侵时的声威不知弱小了多少倍。光点刚飘在空中,突然被漫天闪烁的符文一照,化成一团紫雾没入了青铜小鼎。

  天空中闪烁的符文也随之飞舞,成螺旋状重新回到鼎身之上,一切归于静寂,好像方才那些异状从未有过。

  又过了半响,徐谅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倒地的和尚尸体和青铜小鼎,突然一笑。方才发生的一切虽然在识海内,但既然已经吸收了和尚的灵识,那他所拥有的一切对徐谅来说都不是秘密,包括和尚的来历,出身,修习的功法,修真界的情况,还有这件青铜小鼎的幕后,如同放电影般在徐谅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虽然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和尚没有炼化掉自己的灵识,反而被自己全部吸收,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徐谅弯腰在和尚身上一阵乱摸,除了刚才诱惑他的《四品三昧大宝王经》,以及挂在腰下刻着“灵威”的银符信物,就只有一只造型古朴的手镯。

  有了和尚的记忆,徐谅知道这本经书确实是天宁寺入门法决,虽然只是入门,但在修真界也算一流的法门。而这手镯就是传说中的储物手镯,内里别有洞天,空间有大有小,品质有高有低,可储一切非活物的东西。和尚贵为天宁寺七大护持僧之一,这手镯自然是上品,足有十立方米之大,和尚的许多宝贝都在里面。可惜的是,徐谅没有真元力,无法触动结界,打开禁制。

  青铜小鼎原来名叫禹王鼎,传说是上古禹王炼制法宝的炉鼎,暗藏许多秘密,甚至还有飞升大道的法门。和尚探知禹王鼎在明珈国出土后,被丹霞宗宗主翩亦然所得,便在翩亦然得宝返回丹霞宗的途中,出手偷袭抢夺。可笑和尚还骗徐谅说是什么佛门圣物,大有干系云云,原来真正的贼子奸人却是他自己。

  真是好一个得道高僧,天宁护持!

  徐谅嘴角浮上一丝冷笑,自此对天宁寺的观感大恶,能教出这样的僧人,本门能好到哪里去?

  和尚在登州西截住了翩亦然一行,先是偷袭杀了翩亦然,却也被翩亦然临死前一击伤了根本。他夺鼎而逃,翩亦然的妻子越云绮和其女儿千里追杀,直到来到此地,和尚伤的太重,逃无可逃,跟越云绮一阵交锋,两败俱伤。和尚的金丹几乎被击碎,一身修为散去,越云绮怕也轻不了多少。

  徐谅了解了前因后果,自然顺手将禹王鼎纳入怀中,将和尚的尸体随地掩埋,此地人迹罕至,倒也不虞有人发现。做好这些,徐谅看看天色尚早,思虑片刻,便按照和尚的记忆,朝越云绮坠落的地方寻去。

  富贵险中求,也许,还有些好处也说不定……

  徐谅无知者无畏,不知方才夺舍之时是如何凶险,要不是种种机缘凑巧,他早就魂飞魄散。徐谅只觉轻易的就把和尚的灵识收为己用,心中对修真者也少了几分畏惧,何况从和尚的情况来看,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受伤的神仙狗不如啊!

  度娘说:何惧之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