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0:23:4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会亡灵法术的医生
  4. 第二章 被诅咒的毒尸

第二章 被诅咒的毒尸

更新于:2018-03-17 18:55:15 字数:2926

  “哎,真是不知道死活的家伙,果然是失败品中的失败品,明明知道来到这里是死路一条,居然每天都来骚扰我。”

  “吱吱!”解剖室门旁正匍匐着两具血肉模糊的半截尸体,它们的肉体大部分都已经溃烂不堪,露出里面紫黑色的白骨,由于骨头与腐臭之间有着空隙,所以只要稍微移动一下,立刻就会知道它们的位置所在。

  眼镜男之前绝对没想过要弄出这些怪物来,他起初到玛利亚医院被拒之后,要求到停尸房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多多地收集一些质量好的灵魂。

  不过,事情往往都不能顺人心意,尽管玛利亚每日新增的尸体数量庞大,可没有一具尸体称得上完好无损的,灵魂更是杂七杂八,男人多半贪婪成性,女人多半纵欲放荡。

  好不容易到了所有亡灵术士都梦寐以求之地,总不能两手空空地等着,所以最后决定改造灵魂。改造灵魂对于亡灵法术来讲,属于非常高阶的法术,只有那些有着深厚法力和经验的巫妖才可以办到。

  眼镜男自不量力进行了改造灵魂,照着书本上的方法依葫芦画瓢,幸亏是他还处在修习亡灵法术的初级阶段,法力也还不够强大,失败之后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可那些个别刚刚死去病人的尸体,却吸收了那些失败的改造灵魂,成为了没有任何思维的行尸走肉。可喜的是这些怪物也没具有多大的伤害力,行动能力也很差,只能够靠爬行移动,唯一对人类能够产生威胁的,也就是他们嘴里长出来的獠牙,和尸体肉汁中分泌出来的那些绿色黏稠物,那些东西都有剧毒,普通人只要沾上一点就会立刻毙命。

  眼镜男给这种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起了一个非常恰到好处的名字“毒尸”。

  眼镜男放下手中的手术刀,慢条斯理地观察着这两具毒尸,他原本以为这些怪物能够自生自灭,所以在他发现怪物们行踪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将它们消灭,可是现在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出现了,这些怪物们非但没有被消失,反倒是活得逍遥自在。

  他昨天在清点尸体的时候才发现,最近几天的尸体数量在逐渐的减少,现在看看这两具毒尸獠牙上还粘着的碎肉,可想而知那些尸体百分之百一定是被这些家伙给消化掉了。再有上次与这些毒尸交手的时候,它们身上的毒液还并没有这么多,现在居然到处都是了,可能那些这种怪物能够将尸体转化成为自己的能量,如果再等下去的话,不仅以后难以收拾,恐怕停尸房的尸体也会被吃光。

  两具毒尸晃着唯有一根腔骨支撑着的腐烂脑壳,从满是血污的口中吐出一滩青绿色的毒物,凭借着那改造过的强而有力的双臂向前缓慢地爬行着。

  “得寸进尺!”眼镜男熟练地翻转着手臂,口中默念着源自于黑暗力量的亡灵咒语,当最后一个生涩的字符音落下时,只见放着油光的地面被高高拱起,一种带有剧毒尖刺的血红色蔓藤类植物以极快地速度将两具毒尸缠绕在一起。

  这种血红色的蔓藤植物据说最初要追溯到基督教的圣经,在圣经中它是用来惩罚亚当和夏娃这两个人类祖先的怪异植物,当乐园一夜之间变为废墟之后,到处都生长着这种植物。而亡灵术士们则叫它们为“灵魂束缚”,能够让目标物行动迟缓,并且尖刺上的剧毒起到一定的麻痹效果。不过,对于本身属于毒性生物的毒尸来讲,就没有麻痹的附加效果了。

  两具毒尸痛苦地嚎叫着,多亏这地方除了自己没有人愿意多待上一分钟,玛利亚花费重金修建的房间隔音设备,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所以他此刻可以专心致志地开始吟唱,不用担心突然有人闯进来。

  随着吟唱的加快,毒尸就更加地现出疯狂,用力地挣扎着,任由那些带有剧毒的尖刺插入到溃烂不堪的腐肉内,它们似乎意识到毁灭即将降临,碎裂的瞳孔中露出惊恐。

  “真是卑微的生物,这就是你们最终的归宿,是我将你们带来这个世界,那么这个罪孽就由我来亲自了解。”

  两柄普通的手术刀透过黑暗从眼镜男的袖筒内一闪而出,那两柄手术刀几乎承载着所有的噩梦,深深地刺入了两具毒尸的体内。

  那些缠绕着毒尸的植物不知为何突然间将蔓藤纷纷都收缩了回去,重新缩回了地表的下面,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要来临。

  方才的攻击似乎已经激怒了这些家伙,它们显现出狂暴化的迹象,周身被油绿色的浓雾包裹着,就连爬行的速度也比以前加快了几倍,它们朝着眼镜男亮出了獠牙,准备扑上去将其撕成碎片。

  可它们才向前爬了几下,就猛然间停了下来,整具尸体开始抽搐起来,更可怕的是从那柄手术刀没入的地方开始急速地溃烂,直至成为黑色的粉末。

  “亡灵法术中的‘腐蚀’诅咒的确厉害,看来以后要在这个方面勤加苦练了,那些理论的东西还是先放一放的好。”眼镜男上前俯身将两柄手术刀拾了起来,用袖口蹭了蹭上面的黑色粉末,又藏在了袖筒内。

  他转身刚抄起扫帚,准备将这些散发着臭气的残留物处理掉,入口处的门铃就响了。

  “哪位?这里不欢迎活人,如果要定床位的话,先去找你的医生开个诊断证明。”

  “林冷,你小子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整个玛利亚里面就你的废话最多,我是急救部的慕辰,院长叫你到急救部去帮帮忙。别忘了先将你那些心肝宝贝儿放一放,洗一洗你的脏手喷点香水,然后带戴上你的行医执照跟我走。”可视电话中的慕辰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冲着对讲机嚷道。

  哼,看来惩恶扬善的日子又到了,又要收获一个悲哀的灵魂。以前派给自己的那些病人不是贪污犯,就是一些大奸商,虽然现在修习的是亡灵法术,但人却是善良的,所以每次轮到做手术的时候,他都要想法设法地,不然任何人察觉地将各种诅咒施展在病人的身上折磨他们,直到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才肯罢休。

  “原来是慕大医生,你稍等!让我将这身破衣烂衫换一换。”说着林冷转身揽去身上沾满血污的外衣,穿上了崭新的白大褂,推了推足有上千度的近视镜,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停尸房的大门前。

  林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跟银行卡差不多的磁卡,插入到门前的扫描器上,在扫描器旁的荧光屏上立刻出现了一串数字,随之门顶上的扩音器发出了一个女子的电子合成音。

  “林医生,您即将离开房间,请选择候补错失,以保证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行。”林冷挠了挠蓬松的头发,在一堆按钮中按下了标有“冰”字符的按钮。

  “冷冻命令进行中……,嘟!林医生,请尽快回来,以确保系统的能够及时更新命令。再见!”

  铁门徐徐拉开,门前背着手徘徊着的慕辰,极其不友好地瞪了林冷一眼。

  “怎么这么久?”

  “林大医生,如果你能够叫院长将那该死的系统取消的话,我相信我的速度会是整个玛利亚最快的。”

  “取消?那是不可能的,装这个系统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像你这种人,在停放尸体的地方猥亵女性,你知道已经有多家医院收到了病人家属的律师函,我们玛利亚可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

  “那些干冷的尸体,就算她们长得再美,再嫩,我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咳!咳!”一直在旁被忽视的梁玉婷轻咳了两声,警告着他们两个在他们的身旁还有一个女性的存在。

  慕辰自知有些语失,不敢再说下去。

  “呦!慕大医生,今天又在哪儿泡来的妞儿啊?这么正点!你可是不地道啊,每次有人急着治病你就找机会揩油。”林冷终于发现在面前还站着个身材一等棒的美女。

  “慕辰,怎么玛利亚的医生都是像他这种色鬼吗?”梁玉婷脸色发紫,横了一眼浑身打颤儿的慕辰。

  见慕辰不敢说话,梁玉婷又瞪了一眼林冷。

  “我是即将接管整个玛利亚的人,也是你们现在院长的独生女,如果你们想在这里继续工作的话,就要先学会怎样尊重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