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0:14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墓雷哮雨
  4. 第一章 初出茅庐小少年

第一章 初出茅庐小少年

更新于:2018-03-16 09:56:26 字数:2339

字体: 字号:
  三年后。

  “啊...欠。”聚会的时候不能玩的太High,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谢一民大清早就急急忙忙的来到警局,第一眼就看见了倒在沙发上打哈欠的温允。

  “喂!起来!”谢一民一记重拳打在了温允的肚皮上,“快点的啊,今天我们一组要招一名新人呢,你是负责这块的啊,忘了啊?”

  “哎哟好痛啊,谢局你下次出手能不能轻一点啊?看看我这娇嫩的肚子都被你打成柿子饼了。”温允撅着嘴,“不就是选一个新人么。”

  “温允我告诉你你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选一个人对我们一组来说有多么重要了,当初你自己怎么进来的,你心里清楚!”谢一民拿了一个纸杯,去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白水。

  “哦,知道知道,我这就去。”温允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众所周知,重案一组平时是不招人的。除非老警员死了伤了残了才会考虑进新人,进一组,不比进狼窝虎穴简单多少。但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想出去的。出来的人,就真的再也进不去了。

  这次招新,也完全是因为一个老警员退役了,老得不能再老了,实在没有办法执行任务了,警局才决定找个新人代替他,继续为人民服务。

  “谢局,这次的报名人数是24879546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谢一民试图从堆积如山的文件中找到温允,不过他失败了。十分钟之后,温允从文件山里爬了出来。

  谢一民觉得温允真不是一般的体力,他能活着从这么些文件里出来,不得不说,他有一种领袖的气质。

  “呵呵。”谢一民揉了揉眼睛,“现在呢?还剩多少人?”

  “刨除一些有的没的乱掺和的没特色没头脑长得差劲的...还剩下七个人。”温允用力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七个也有点多,我们就要一个人啊。”

  “选啊,你都不了解,得选啊。”

  好啊,你去选吧。谢一民拿了一份报纸,走进了办公室。

  “张航!”“到!”“李欣!”“到!”“付铁柱!”“到!”

  一片宽阔无际的大操场上,温允正拿着一叠单子点名。

  “雷...雨。”点到雷雨的时候,温允不自觉的抬起了头。

  “到。”一个响亮的有力的声音,只不过是童声。

  温允走到了雷雨面前,惊讶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能让温允觉得惊讶的人着实不多,眼前的这个娃娃就算一个。说他是娃娃,真是一点也没有夸张的成分。

  资料:雷雨,男,十三岁,无父无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雷雨?”温允笑眯眯的说。

  “嗯。”雷雨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就像一块布,一块不知内容深不可测的布。真不敢想象,他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如何度过严苛的训练的。能到他温允这里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今天能到我温允这里的人,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奇才了。不过我们一组的目的就是要选人才中的天才,天才中的怪才。你们是怪才吗?”温允站在队伍前面,眼神还是有意无意的扫着雷雨。

  雷雨低着头,笑。

  “我们当然是怪才了。”底下的人们纷纷自告奋勇,唯独雷雨只是站在那里,不说一个字。

  “那现在就到考验你们综合素质的时候了。你们不是怪才吗?我给你们十五分钟,你们如果有谁能一个人打倒周围的六个人,就是我们一组的新成员了。”温允看了看表:“计时开始。”

  啊?要我们自相残杀?温允话音一落,众人立即陷入混乱之中。

  七秒,只有短短的七秒,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哥们们就打了起来。宽阔的操场上,砂石飞扬,温允从一场又一场残忍的打斗中,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流着眼泪看着自己兄弟的血疾射而出,看着狰狞的脸孔因为利益而被放大,看着也许笑过的牙齿变得疼痛,看着朋友这个词语被瞬间淹没...消失不见。

  雷雨斜靠在灯柱上,闭着眼聆听人们倒下又爬起的声音。

  一个,两个,三个...温允看见雷雨嘴里低低的数着,他的小手指在不住的抖动,随着倒下人数的增多,抖动的频率也开始加快。

  “三个,是时候了。”当场上倒地的人数增加到三个的时候,雷雨睁开了眼。

  “倒!”雷雨一声闷哼,一脚踢上一人的膝盖,那人应声倒地。“倒!”雷雨信手扔出了一颗扣子,打在另一人的鼻子上。

  那人先是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一种表情,随即重重的摔了下来。

  温允又一次惊讶,这是光速吗?这是人类吗?

  “雷雨,你还是那么聪明。”最后偌大的操场上只剩下雷雨和张航。

  “知道就好。”雷雨没有抬头,言行举止透着那么一股子不屑和轻蔑。

  资料:张航,全国有名的散打王,在散打比赛中夺得十连冠,军人世家。

  “呵呵。”张航抿着嘴笑着。

  两人站在操场的正中间,像两只蓄势待发的猛兽。

  “等等,”温允屁颠儿屁颠儿的走了过来,“既然剩下你们两人了,我想我们不妨改变一下规则,增加一些些难度。你们觉得呢?”

  这个阴险的小人。

  雷雨和张航同时说了这么一句。

  温允好像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还是兴奋的说出了自己的绝妙注意:让两人PK,第一关就是舞蹈。

  “舞蹈?没有搞错吧?”张航觉得自己此时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从小到大,我只知道动武,舞蹈是啥玩意啊?

  “好啊。”雷雨说。

  温允拿出手机:音乐手机,音质绝佳。

  “呀拉索,唉黑!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第一句话出来的时候,张航真的哭了。他扭过头就要走,想想还是算了吧,看看雷雨那个小屁孩是怎么出丑的。

  雷雨听到这首极具意义的歌曲时,也愣了三秒钟。不过他还是随着音乐,轻飘飘的舞动了起来。他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曼妙娇媚的来来回回的旋转着,活像一个少数民族的姑娘。

  要说雷雨可真是个天才,不仅是个武术天才,也是个舞蹈天才。他的成功在于他竟然能跳到让温允痛哭流涕的程度。

  “妈妈,离开家那么久了,我好想你。记得这首歌是你最喜欢的,你常常...”温允擤了一把鼻涕,开始喋喋不休的回忆起自己远在他乡的娘亲。

  “唉!那个小孩,你别跑,被录取了,你等会!”温允猛然发觉自己身边早已经没有人了。

  “我知道啦。”雷雨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