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1:42:54
  1. 爱阅小说
  2. 体育
  3. 极限友情
  4. 第一章 友情

第一章 友情

更新于:2017-04-21 14:22:59 字数:3523

  “雨,你明天有空吗?”一个身着蓝色长裙、梳着马尾辫的少女,望着窗外的天空中飞过的大雁,对着正在写着字的另一个少女说。

  “清,不好意思我没有空,明天我要跟妹妹去郊游。”被称为雨的少女,在说话的同时停下了手中的笔,把笔斜斜的放在了桌角。轻撩了一下挡在眼前的刘海,望着先前问话的少女。

  “哦。”听到这个回答,问话的少女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失望,从她的说话的语气中也能感受到她此时的心情。但她的回答还有回答完,就听见雨又开口了。

  “不过,我可以推掉它”看到少女眼中的失望,先前写字的少女心中掠过一丝窃喜。

  听着雨的回答,清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她很想说“好”,但又说出口。就在这徘徊之际,突然想起雨曾经说过“我没有妹妹,但我有一个弟弟,他很可爱”。一想到这里,她静静地转了过来,面对着已经站了起来的雨。

  望着雨那深邃的眸子,清哭了,带着哭腔的说道:“雨,你怎么能骗我。你根本就没有妹妹”。说着,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顺着脸痕流到了下巴上,一颗晶莹的泪珠在清的下巴上努力的挣扎。想要不落下去,但最终抵不过重力,与下巴分开了,滴到了桌上,恰好滴在了那支笔上。

  望着那泪流满面的清,雨的心被刺痛了。她只想开个小玩笑,却不想清有这么大的反应。她慌了。连忙从口袋中拿出了手帕,替清轻轻地拭去脸上的泪水。口中还说着:“清,对不起,我只想开个小玩笑,却让你这样了,我不是有意的。”看着雨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教室内响起了清得意的大笑声:“哈哈。雨你被骗了,咱俩扯平了。哈哈。”望着那得意忘形的清,雨无奈的看了下四周——全班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就连老师也不例外,不解的看着她们俩。但随后又释然了,雨虽然很文静但与“活泼”的清呆在一起想要不弄出点动静都有点难。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师轻拍了下桌子,全班又恢复了正常。

  第二天,太阳刚刚出来。清家的门铃就响了“叮咚—叮咚”。“谁啊?”屋内传来了清不悦的声音。门外的人没有出声。门开了,出现在门外的赫然是雨。

  清不解的望着雨说道:“这么早,有事?”雨无语的看了一下睡眼朦胧的清,说道:“来实现我的承诺,找我的妹妹一起去郊游。”听到这个回答,清的脸变得很精彩既兴奋又羞愧。但动作一点也不马虎,迅速把雨拉了进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清进去后随即就响起了翻箱倒柜的声音,过了十分钟。一身休闲风的清出现在了雨的面前。

  俩人相互牵着对方的手,出发去今天的第一站——城市果园。

  路上两人有说有笑,跟亲姐妹没有分别。在过最后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俩人看到绿灯亮了后慢慢的向对面走去。在快到路中心的时候,突然响起了马达的轰鸣声。但是两人正在有说有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死亡的奏乐。

  一辆跑车飞快的向两人飞驰而来,红色的车身显得那么的妖艳。在汽车还不距两人十米的时候。对话中的雨发现了正在飞驰而来的汽车,脸瞬间变得僵持,这一变化被正好回头看她的清看到了。刚要问雨这是怎么了,就被雨推了开去。清只是擦破点皮,另外没有什么事。

  当她抬起头看向雨的时候,只看见了。雨被汽车撞的一瞬间,雨的身体在汽车的大力撞击下,脚与身体产生了一个夹角,同时雨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引擎盖上。使引擎盖发生了凹陷。这还不算完,因为汽车的惯性,早已血流满面的雨又被狠狠的撞向空中。瘦弱的雨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同时也悲壮的弧线。

  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不住的从雨的口中涌出,鲜血染红了地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刺眼。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她懵了,上一秒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下一秒却倒在了血泊之中。清愣愣的站在原地,此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泪水还是涌了出来。

  “雨”

  “雨”

  “雨”

  清不顾一切的冲向雨,口中还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但没有答应声,有的只是风的呼啸声。当抱起雨的时候,清发现雨轻飘飘的似乎没有重量。司机也懵,了但很快就回过了神,把雨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医院。当雨的父亲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是清那面如死寂的脸庞。

  “叔叔,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雨是因为救我才会被汽车撞。”这是清见到雨的父亲后说的第一句话。在说的同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雨的父亲没有责怪清,而是把清搂在怀里安慰她,问她有没有受伤。可越是这样,清就哭的越伤心。雨的父亲没有办法只好把清送回家。但前脚刚把她送到家,后脚她又出现在了医院。她很担心雨的安危。

  在车祸的现场有一只破碎的笔,上面刻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梳着马尾辫、穿着裙子。清把这支笔捡了回去,修好后放在雨的桌子上。就放在桌角。斜斜的放在桌角。像雨习惯的那样斜斜的放在桌角。

  雨得救了,但因大脑受到重创成了植物人。在那支笔的上面多了一颗心,一颗能把两人都包围的心。

  两个月后。

  早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时,病房内进来了一个中年人。

  他很憔悴,双眼无光,两鬓斑白显得更苍老。四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甚至六十多岁。一米八的个子,却只有惊人的七十公斤。

  他是雨的父亲。雨已经出事两个月了,清每天都来看雨。在清的心中除了自责还是自责。她认为是自己的缘故才会让清出事。

  “清,其实你不用每天都来。雨已经好多了,手指已经可以动了”雨的父亲对着正在为雨擦手的清说道。

  清每天都来,雨的父亲是担心。这样会拖垮清的身体以及会影响清的成绩。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家不想看到的。如果真的那样,雨醒来后也不会理解清,也无法原谅自己。

  清停下了手中的毛巾,望向雨的父亲,坚决的说道:“不,我一定要看着与醒过来,不然我无法原谅自己。”听着清说话的语气雨的父亲知道:这倔强的姑娘已经下了决心。没人能改变,特别是看到清那双不容置疑的眼神。除非是雨醒过来亲自对她说。雨啊!你的这个姐妹没有白交,你没有白牺牲。早日醒过来吧。雨的父亲心中暗暗地嘀咕,但嘴上没有再说什么。

  今天的清,穿得衣服与发生事故那天穿的衣服一模一样。在发生事故的三天后,清独自去了商场——以前都是雨陪她去的,她买了五六套与那天穿得衣服一模一样的衣服。此后每天穿得衣服都一模一样。知道内情的人认为她很重情谊,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家很穷只有一套衣服。

  一座数百米高的建筑物伫立在钱塘江畔。这个建筑的外形像一个立起来的巨大轮胎,上面镶嵌着无数的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使方圆十公里的人都能看到这个庞然大物而且都会被那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但看到这光芒的人都会觉得无比荣耀。看到这光芒仿佛就像看到了那在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偶像——Blueenchantress——无败绩的车手、忍不住想膜拜的车手……

  他是一个车手,一个充满奇迹的车手,甚至可以说的一个传奇般的车手。

  在已知的赛事中,他一共出场达恐怖的一千九百九十六场,驾车的时间就更长了根本就无法统计。在这一千九百九六场比赛中,取得了堪称完美、不可思议的一千九百九五场的冠军。

  且每次比赛时他都会让,最后一名出发的选手五个车位。也就是说它是最后一个出发第一个到达。没有人能够改变,因为没有人有这个实力或勇气。

  当别人正在精神高度紧张的等在这开始灯的亮起,但他却会摇下车窗把一朵刚刚盛开的、鲜艳的、还带着露水的蓝色妖姬轻轻的别在车把上。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在信号灯亮起的刹。所有那些严阵以待的车手,箭一般的冲出起跑线,飞向那象征荣耀的终点线。只有他没有在信号灯亮起的刹那冲出起跑线。他会悠闲地戴上安全帽,当最后一名车手超过他五个车位时,他才会启动那已热血沸腾了的引擎。

  带着野兽的咆哮冲向远方。

  结果是注定的,没有人能在他的前面到达终点。

  “Blueenchantress”

  “Blueenchantress”

  “Blueenchantress”

  “Blueenchantress”

  他的无数忠实的粉丝叫着他的名字。他微微的转身望向那情绪高涨的车迷们,嘴角微微上浮,向着车迷微微一鞠躬。但是没有人能看到他此时的微笑。

  没有人看到过他的脸,每次他出现时都已带好了安全帽,除了在车上他会拿下安全帽,别上蓝色妖姬。但是他摘下安全帽后,看到的不是脸,是灰白的面罩以及那一双深邃,有神的双眼,像鹰一样的双眼。

  他曾经承诺,只要有人能超越他他就摘下面罩。但是没有人能做到。

  他还有一个习惯每次他赢得比赛得到的奖金都会捐献给慈善机构,自己从来不留下一分钱。

  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淡淡的回答了六个字“为了一个朋友”。单单“朋友”两个字让各大媒体以及全球的车迷们猜了很久。这个朋友是谁?跟他是什么关系?他们之间发生了怎么样的故事?当然有没有猜对就不得而知了。因为除此之外他没有再说过什么,没有正面的对他们的猜测做出任何评价与看法。

  传奇用来创造,神话用来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