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1:40: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心堕九天
  4. 第一章 离去之日

第一章 离去之日

更新于:2017-09-07 14:26:34 字数:2461

字体: 字号:
  宇宙,浩瀚而又神秘,人类在这里无疑是渺小的,如同尘埃一般

  一片片流星在这里划过,它们不知道会降落在何处,如同即将毕业的学子,茫然无措,可总要生活下去的不是吗

  星如人,人似星,在夜空中绽放出最过绚丽的光彩后坠落,我们便如同这些迷茫却又无畏的星子

  今日,宇宙被一名不速之客打扰了它长久以来的孤寂

  一块巨大的陨石上,一条黑影矫健的降落在了上方,盯着前方一颗硕大的星球,眼中射出一道血光

  贪婪、邪恶

  前方,一颗夹杂着蔚蓝与藏青色的星球正在按照它原有的轨迹静静运转着

  黑影盯着它前方的庞然大物,眼中光芒越盛,嘴中突然发出一声桀桀怪笑向前飞跃而去

  ......

  极天大陆,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大陆,它像是一位古稀老人,满是沧桑,神灵一般俯视着这里的一切

  古人曾云:今世人言高者,必以极天为称,言下者当以深渊为名

  顾其之名,思其之意

  极天大陆,极于天,达于天,高于天,所以,极天大陆在这里世人总称为最接近天的地方

  极天大陆,共分九天,战魂天便是这九天之一,而这九天亦称为九大天域

  流云天域、烈阳天域、战魂天域、无墟天域、破魔天域、琼华天域、太皇天域、无量天域、武极天域

  这九大天域也是极天大陆的基本板块,其中不乏一些有趣的天域,比如:常年生活在深海之底的无量天域,还有以女子为尊的琼华天域

  当然,这些不同的风情,使的极天大陆更加的精彩纷呈,也让的这里能人辈出,万族林立,一代代绝代天骄在这里如同彗星一般升起,演绎出一首首令人心驰神往的史诗佳话

  叶城,作为战魂天南域最为繁华的地方,这里便成为了众多修士的汇聚之地,时不时会有一些人抬起头看向城中央,眼中充满了向往与敬畏,因为那里居住着战魂天的霸主之一,也是叶城的绝对主宰——叶家

  九天夜海生浓墨,月华映影人未眠

  夜晚渐渐来临,整个叶家显的有些安详,三三两两的族人在这里不时散步,或许对这种修行世家来说倒不如称之为修心

  这时,一条人影巧妙的借助夜色的掩护避过所有来往的族人来到墙角下,轻巧的一跃便来到了墙外

  孤忘静静的站在大门外,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家,任由月辉洒在身上,显的有些孤寂

  最终,他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后,便向远方走去,任由黑暗渐渐将他吞没

  孤忘自小生长在叶家,由于父母双亡,弱小无依的他更早懂得世态炎凉,于是便早早的开始了修行,所幸身为族长的舅舅对其照顾有加,渐渐的孤忘开始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在族中已有天才之名

  或者是苍天忌惮

  孤忘出生之时,体内与之伴生出一种血色烙印,隐于身体中无人知晓,可是随着实力的精进和年龄的增长,这血色烙印开始不时汲取其生命本源来滋补己身,初时还不太在意,可随着血色烙印的壮大,并且不时在体内暴动时却是迟了,族内近年请过许多神医,都说孤忘活不过二十岁

  为了更好的抑制诅咒,孤忘不时翻阅古籍,一是静心,二是想寻一治病之法

  功夫不负有心人

  孤忘在一古籍中终于寻到一条于之相符症状:古十万三千年前,有一诅咒突然横行,此诅咒似是人为却又自然而生,初时隐于身体内无人察觉,渐渐汲取其宿主生命本源,随着成长,宿主不时会狂性大发,喜食鲜血又或者功力尽失,到了末年身体开始长满血色真菌,世人遇见如避妖魔,后古族—太阿出世,危难渐平,世称—血色暴动,该诅咒亦称为—血隐

  注:太阿古族解决危难后,突却消失世间,神域众族不得其踪,最后出现地点:武极天

  脚步声在黑暗的街道中有节奏的响着,孤忘垂着头不知在想何事

  “就这么走了?连声招呼都说一声”

  寂静的街道上响起一道调笑声,孤忘急忙抬起头向前看去

  前方黑洞洞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过了一会,一个身影从黑暗中走出

  “作为修士出神可不太好?不是吗?”

  来人是一名中年人,正当壮年的他,一身青绿色长袍,显的十分儒雅,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孤忘的眼神充满了慈爱

  “舅舅”孤忘看清来人后失声喊道,来人正是孤忘的舅舅,也是叶家族长——叶万霜

  “怎么?很意外?”叶万霜耸了耸肩膀,轻轻的笑了笑

  “不,不,只是”

  “去哪?需要舅舅帮你吗”叶万霜不待孤忘说完

  “武极天,孤忘一人便好,舅舅不必担心”

  “既然要走,我这个做舅舅的怎么说也要送送你吧”

  叶万霜叹了口气,走至孤忘身边,高过孤忘一头的他与其并肩向前走去

  “不去见见小岚儿那丫头了吗?她可是缠你缠的紧呢”

  “不了,妹妹在这里...我很安心”孤忘嘴角带笑,似在怀念什么快乐温馨的事

  “对了,这个是你父亲留给你的遗物,以前你还小,舅舅替你保管着”

  叶万霜手中光华一闪,一柄赤红如火的青锋长剑落入手中,复杂的看了一眼剑身后将之递给孤忘

  孤忘将长剑接了过来,长剑似带着温度入手一片炙热,将手掌烫的通红

  孤忘刚要丢开,长剑莫名轻颤,光华内敛化作了一柄青铜古剑,不过手心却多了个火焰标记

  “看来它很喜欢你啊”叶万霜看着这一幕笑着说道

  “舅舅...”孤忘好奇的看了一眼便将长剑收入袖中,复杂的看着眼前之人

  “怎么?是要问我为什么不问理由便任你离去?”叶万霜似是早已知道孤忘要说些什么

  孤忘点了点头

  “忘儿已经大了,如果不是因为那诅咒也早该出去了”

  孤忘沉默不言,那诅咒如同一根刺一般深埋心底,听不得他人讲起

  ......

  走了不知多久,孤忘抬头看去,前方高台矗立,已是叶城深处,高台地面上阵纹密布,不时闪烁一下

  上方一个大大黑洞悬挂其上,其中或者星辉点点,又或者如同水波般卷起涟漪

  那是叶城的传送祭坛,极天何其大哉,有人一生连天域都未曾走尽,只有一些最强者可以打开空间裂缝任意穿梭大陆,其他人便只能使用空间符咒和大势力才拥有的空间法阵

  “孤忘这一去若是无命回来,还望舅舅多多照顾岚儿”

  叶万霜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年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去吧,武极天那里虽然穷僻却也太过混乱,你这一去多加小心”

  孤忘点头道了声是,走至阵台随手一挥将阵纹坐标铭刻其上,任由光芒渐渐将自己笼罩

  见孤忘身体渐渐变淡,叶万霜心中苦涩,身型落寞的向叶家走去

  “这就是命啊,小妹,他终究还是回去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