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9:39: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寞殇
  4. 《寞·殇》第二章

《寞·殇》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8 21:50:01 字数:4381

字体: 字号:
  第二章(1)

  夜临.风寒.

  万籁俱寂的栈点外突然急逼出几道剑光.一股杀气嗖地窜入栈点.随之窜入的还有一个黑发黑眸的女子,锐利的眼神,坚定的脸,全身散发的灵气——无疑是一位拥有强大魔法力的纯灵体。女子的左肩似乎受了很严重的黑魔法侵蚀,伤口已经发黑,往外渗血。她迅速地环顾四周,轻盈地跳入栈点大厅旁隐蔽的屏风后。

  正悠闲着合眼的尤莫斯曼突然惊醒了。隐约感觉气氛不对,一抬头——哇!美女耶——他目瞪口呆,以为自己还在梦游,张嘴正要叫,却没叫出口,只觉得兴奋:我真是走运了!居然一出门就能遇上这么个美女~?!倒是女子觉察到身后的异样,警惕地转过身,两耳却还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该死,怎么有人?!女子暗自骂道。

  尤莫斯曼突然撞上了女子犀利的眼神,反而突然不好意思起来。他才刚起了身,一把剑就架了过来。“不要乱动,不许出声。”女子冷冷地说,一边观察着屏风外的情况。

  栈点内又闯入了几个不速之客,全部黑色装束。其中一个向另一个领头的人报告:“主教,似乎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不可能。”被称为“主教”的人没有任何表情。“那女人受了伤,不会跑远的。这里有灵气残留的味道。栈主似乎不在,这就好办了。搜——”

  “是。”其他的人听完命令立即准备执行。

  而此刻,屏风后的女子,女子手中的剑和幻翼的圣子正处于僵持状态。尤莫斯曼还没闹明白自己到底是交了好运还是倒了霉,他只是乖乖地看着女子紧张地注视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然后偷偷地打量起对方。

  神秘,强韧,冷傲的气质。像艳丽的山茶,冰冷的白雪,咏叹的圣歌.

  突然,他的目光游移到女子的左肩。

  “天哪,你受伤了……”

  他话音未落,就见一把剑如一道光直逼而来。没等他反应过来,女子已经轻盈地挡下了这一剑,同时丢下了一句“笨蛋。”剑与剑在半空划出一道道的利光,似骤雨般迅猛密集地撕裂在尤莫斯曼的前方.剑气所触及的空气都猛烈地震动着。他只觉得眼花缭乱.女子点地,轻轻跃起,同时划出漂亮的弧线:“SPACEBREAK!"顿时螺旋状的光波从剑端射出.

  黑衣主教迅速闪开,仍旧没有表情:"噬夜——”一阵黑色的气体凝聚成了固液状,弥漫着朝他们侵蚀而来。

  糟糕!女子咬牙。她的左肩已经疼得没有知觉了,进攻的力量也大受影响。“噬夜”的侵蚀能力太强,甚至会危及到其他的人——她看了看尤莫斯曼,于是,在对方还未反应前,尽可能用上足够的魔法力,她一把抓住了幻翼的圣子:"MOVEMENT~!"

  黑暗中.寒风萧瑟.

  女子倚着一棵桑树微微喘息.左肩上的伤口流淌着鲜红的血,顺着雪白的肌肤淌落在草地上.如果不是夜色笼罩,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女子肩上淌出的血逐渐变成了暗黑色.

  幻翼的圣子突然凑过一张笑脸:"你没事吧?"

  女子没有答话,只是轻轻地瞥了一眼.

  尤莫斯曼觉得有点自讨没趣,这个女子和他所见过的美女的脾气都大不相同.他开始有点怀念医女薇利的温柔了.但他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于是他收敛起自己的笑脸,稍微正经地问了句:"你,需要我帮忙吗?"

  女子朱唇微启:"只要不给我添乱就很感谢你了."她早就看出尤莫斯曼毫无魔法力,而且根本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她所救的.不过,也是因为她太莽撞地闯入才会殃及到他,自尊心很强的她当然不允许自己因此伤害到任何人.所以,话也无须挑明.

  休息了片刻后,女子恢复了一点魔法力,她给伤口施了治愈术,逼出了大部分的侵蚀体.简单地包扎处理后,女子似乎感到了一丝短暂的惬意,只是脸上仍旧挂着寒冰般的冷漠.而尤莫斯曼,只是静静地看她做完这一切,不敢多说什么……

  半晌过后,天光大亮。他们都没怎么睡,但也算是平安地度过了后半夜。呶呶不休的鸟偶尔会从身后的小树林里窜出。大片大片的野草莓向着温润的阳光舒展,贪婪地享受着阿波罗的恩泽,散发着动人的诱惑。光流动在林间,打在已经起身的女子身上。

  她的气色好了许多。抬腿,起步,转身欲走。

  “啊——等等——等一下。”尤莫斯曼大声叫着,不小心却被一块石头拌了一跤。“我怎么办啊?!”

  女子感到有点好笑:“怎么,还要我照顾你?”

  正纠结着从草地上爬起来的尤莫斯曼听闻此言,大喜过望:“好啊。有美女主动照顾我,我怎么好意思推辞呢?”

  真是嬉皮笑脸,没个正经。女子无奈地想着。要是平时听到有人这么挑衅,她一定会拔剑相向的,可是对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法生气。真是难缠的家伙——“算了。说吧,你要去哪?”

  幻翼的圣子这才想起了自己出行的目的。哎,老实说,与其漫无目的地去找那个一无所知的倾国倾城的美女剑客,还不如和身边的这位倾国倾城的美女多搭搭讪呢。

  情绪低落的声音:“麓林。”

  “什么?!——”谁知女子听闻此言,竟表情肃然,秀眉紧蹙,陡然腾起一股杀气……

  第二章(2)

  “说,你去麓林是什么目的?”

  尤莫斯曼奇怪女子的变化如此之快。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他想。不过,难道她是其他圣司的高手么?昨天的那些黑衣人又是因为什么追杀她呢?——恩,女人还是危险的动物。他又得出了一个结论,颇为得意。

  只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来劲。平日里懒散的他,天性里隐藏着的挑战性被越发地激发了,就像橡皮糖那样强韧。

  “别这样嘛——”他嬉笑道。“你应该温柔一点才好,绷着脸是很累的……”见女子脸色越来越严肃,甚至有拔剑的意向,他才识趣地老实交代。“——恩,其实,其实我是幻翼圣司的圣子。我这次出来是为了找一个人。她总是在幻翼圣司的战场上出现,据说是住在麓林。我们希望她能加入幻翼。——听说是个美女哦——喂,你有没听我说啊?喂——”

  沉默。

  “你不用再去了。”女子抬头,目光凛冽,但语气缓和了些。“你要找的人就在你面前。”

  “什么?失败了?!”座上的男子看不清样貌,只能感觉出他的强大。

  “属下无能。”黑衣主教低头跪在座下,毕恭毕敬。

  “算了。看来,她是注定要去幻翼了。她带走的那个人,大概就是幻翼的圣子了。”

  “怎么会——”黑衣主教讶然。

  “哼——”座上的男子微微一笑。“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经历了一番口舌和谈判,尤莫斯曼对女子有了更多的认识,对她独自生存于天界也萌生了点敬意。女子总算同意加入幻翼。“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那好说——到了幻翼以后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尤莫斯曼答得非常爽快,他虽然没有什么决定权,但只要能把美女劝住,以后甚至能够天天见面。嘿嘿……想到这里他就偷着乐了。女子看他那副样子似乎也了解到他的想法,想不到幻翼的圣子竟是这样的人啊。她摇摇头,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就是这样嘛!你笑起来这么好看,应该多笑笑。”尤莫斯曼见她心情好转,又开始了他的油嘴滑舌。

  “少罗嗦。走。”女子故意恶狠狠地说着,提着剑往前。

  “等一下。”尤莫斯曼拍了拍身上的枯松草,伸出一只手来,依然嬉笑着:“我叫尤莫斯曼·德安迪。”

  女子一愣,随即释然。她轻轻握住那双伸出的手,冷峻的脸上又微微卷起了一点温度。

  “艾德·洛狄斯。”

  第二章(3)

  艾德·洛狄斯加入幻翼后的一个星期内,整个圣司掀起了背后议论之风。对于轻松斩杀忒拉米微城主的神秘者居然是一个女子的事实,持怀疑态度的大有人在。他们甚至认为尤莫斯曼只是在敷衍神座。珞德也感到吃惊——当初只是为了哄骗幻翼圣子的话居然成了事实。不过莫克菲勒却是波澜不惊,还赋予艾德独立于四大高手外的特权,神教之位。

  而幻翼的圣子回来以后,仍旧继续着以前的生活习惯,逍遥自在。

  “喂——下来!”祭司之女帝法仰头看着正在樱树上冥想的尤莫斯曼。

  “恩——?”幻翼的圣子一脸受了打扰的无辜表情。“嘿,帝法?!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珞德那个烦人的家伙。”随后就敏捷地跳下樱树。

  “是薇利。她请你去克洛泽神殿玩星际战棋。”

  尤莫斯曼抬腿就走。

  “——等一下——”帝法叫住他,表情似乎有些迟疑。“你知道的吧,新来的神教的全名。”

  “艾德·洛狄斯——”尤莫斯曼看到她的表情,有点奇怪。“怎么了?”

  帝法微微一怔:“不,随便问问而已。”……艾德·洛狄斯……?!为什么,她的名字……只是巧合吗?她想到她的义父早上占卜后对她所说的话——难道是真的?

  一阵悠长明畅的弦音打断了帝法的思路,如一阵和风,一线流波穿梭于幻园内,让整个幻园都明朗了起来。帝法蹙蹙眉——和平日里残阕的弦音不太相同啊!她和尤莫斯曼寻声往前,看到艾德倚着山茶树,轻轻拨弄手中的里拉,斜落在肩头的黑发竟有一种安静的美,而残阕则带着微笑一脸和暖地看着她。

  手停。音止。

  艾德抬眼,冷冽的目光竟对上了帝法略显迟疑的眼神。微风轻起,卷起一片片的山茶花瓣,肆意飞扬在对视的两人间。几秒后,帝法意识到自己的失常,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是帝法·拉奥孔,祭司之女。”

  “艾德·洛狄斯。”艾德也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然后才注意到尤莫斯曼正一脸郁闷地看着自己和帝法。“呵,幻翼的圣子也在啊?!”

  早在几天前,尤莫斯曼经过透彻的分析,就已经算准了自己是吃不透艾德的脾气了,所以也只是笑而不应,转而开起玩笑来“残阕啊,你小子厉害!这么快就巴结上我们的新神教啦——?”

  “我本来在这里弹琴,后来她过来向我借琴。我们就聊了一会儿。”残阕笑笑,“她的琴音清凉,流动,是我听过的最和畅的。”……其实自己也很奇怪呢,为什么会对她,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谢谢。”……其实,我也不清楚,怎么会主动向他借琴呢…他的笑容,好熟悉……艾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暖意——尤莫斯曼很轻易就觉察出来了,竟有点不快。于是他很快说道:“残阕,不如我们一起去克洛泽神殿玩星际吧——至于神教阁下——”怪腔怪调,脸上却还嬉笑着。“您要去吗?”

  “不敢当。”艾德起身,跟在残阕的后面前往克洛泽。

  埃诺利神殿内苑内。

  麓林?言灵谷?莫克菲勒默默沉思着。她的来历究竟是……?还有那把剑,安维拉·破天——天界失踪已久的圣剑,为什么会在她手上?更奇怪的是……

  “我有3个条件。”座下的女子冷傲地直视幻翼圣司神座的眼。

  “说。”

  “第一,我不愿意的事情,可以不做。第二,我要一间靠近山茶林和幻翼湖的内苑,并允许我每隔一段时间回麓林一次。”

  “这当然没问题。只要你愿意上战场。——第三呢?”莫克菲勒玩味的兴趣十足。

  “我要幻翼帮忙找两个人。”

  哦?!莫克菲勒挑挑秀眉。“谁?”

  “伽西亚·恩格和伊塔·德恩克利。”

  ………………………………

  为什么,她会寻找身为天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德恩克利家族的后裔的那个人呢?还有另外一个人,又是什么身份?

  “神座。”一个身影出现在内苑的门外。莫克菲勒抬头——是祭司拉奥孔。

  “神座。时辰,快到了。”

  恩?!莫克菲勒浅笑,但却很严肃而无奈。看来比自己预期的还要早了点啊?!就要兑现了么,那个预言……关于幻翼圣子尤莫斯曼·德安迪的预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