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55: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枢鬼藏
  4. 第五章 月试

第五章 月试

更新于:2018-03-16 11:50:15 字数:3129

字体: 字号:
  第五章月试

  当得知具秀容将在明宗长期修行的消息时,徐钰如同听到噩耗一般,本希望具秀容早些回中州的希望就此破灭。好在这几天具秀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花开院的姐姐妹妹身上,完全无暇理会徐钰。对于五天后的天机院月试徐钰还是有点紧张的,换做未入过隐世前的他这种情绪是绝对不会有。

  为了确保月试当天万无一失徐钰破天荒开始认真修炼八门之术,大清早起床后便盘膝坐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结印,随着手上的动作一分分变得迅速身上的汗水也渐渐多起来。

  对于这种介于灵修与武修之间的修炼方式他自己也知之甚少,得到这一修炼方式的途径也很是诡异,从他八岁那年开始每到深夜那些驱动八门的结印方式便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而每次的修炼也都是在睡梦之中,如今把这种在睡梦中修炼的方式带到现实中才发现现实中修炼远比睡梦中艰难许多,但相应地收效也要好很多。

  当他结印开了开门之后只要稍一凝神便可轻易察觉到自身骨骼肌肉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当他再开‘伤门’时他惊讶地发现当他长时间停留在‘伤门’开启状态时,‘伤门’带来的增强效果会有部分被肌肉骨骼所记忆从而永久地增强他的身体强度,但‘伤门’的开启是极耗体力的,身上淋漓的汗水倒有大半是由于‘伤门’长时间开启所致。

  ‘八门’之术涵盖了人体‘休、开、生、死、惊、景、伤、杜’八门,但徐钰估摸着自己如今所能发挥的不过是这一术式十之一二的力量,其中的‘杜门’司人和,可以将开门者本身完全融于周围的环境中,在夺取隐世进入权时发挥过极大的作用,‘死门’开启可以大幅增强恢复能力,在实战时或许可以极大地增强生存能力,而‘生门’的效用便显得很是鸡肋了,仅仅是可做提神用。

  直到红日西斜,在开了‘生死’二门驱除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倦后徐钰才慢慢踱步出了房间,稍微回想下觉得这一整天的修炼收获不小,破天荒地觉得像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的。

  在距离月试还有三天的时候徐钰接到了天机院的邀请,徐钰带着邀请函到徐言之住处时却没有见到他,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在送走具家的访客后徐言之便开始了闭关,也没说要什么时候才出关。徐钰顿时觉得无比扫兴,好不容易自己务正业了想给便宜老爹个惊喜,他竟然闭关了,顿时觉得无比扫兴。然后徐钰又带着邀请函屁颠屁颠跑去书院了,进门便直奔书院院长处去了,如果有人问徐钰这世界上还有谁对他最好,无疑他会说是刘院长,便是书院院长刘定恒。所以当找不到老爹,徐钰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那个和蔼的读书老头。

  在一堆半人高的书后面徐钰成功地找到了正捧着一卷兽皮手札的刘定恒,一头雪白的头发整理得很清晰扎在脑后,虽然胡须和眉毛也都洁白如雪但皮肤却没有丝毫皱纹,给人的整体感觉便是一个爱整洁的慈祥老头,此时他低头看书的投入神情更添了十分的学者气息。

  “刘爷爷,又在看那些无聊的东西啊?”徐钰也不在乎打扰了刘定恒的投入。

  “你这孩子就是静不下心来,宗主又闭关了,现在谁能管得住你”刘定恒抚须笑道。

  “不是还有刘爷爷吗,您说东我绝不向西。”徐钰说着不住地朝着刘定恒傻笑,,又想起自己来这的缘由,忙道:“刘爷爷,告诉您个好消息,天机院月试邀我去当副考官呢,喏,这是邀请函。”说着将手中的邀请函递给刘定恒看。

  “怕是天机院那些孩子是为了找你麻烦吧,你好像说过和他们不是很融洽。”刘定恒微微皱眉道。

  “我有把握的,嘿嘿,我平时有藏私的哦。”徐钰狡黠地笑着说道,“总之那天您也去看看吧,会有惊喜的呢。”

  “你这孩子,刚刚还说听我的话呢。”刘定恒说道。

  “诶呀,总之我最听刘爷爷话了。”徐钰耍赖道,“您叫我今天在这看一天书我都是愿意的。”

  刘定恒绝想不到徐钰的榆木脑袋竟然开窍了,竟会主动提出在这看书,殊不知徐钰早在书中找着了乐趣,这番提出来不过是为了露个乖讨他老人家开心罢了。

  刘定恒自然因为徐钰的乖觉乐得合不拢嘴,对徐玉极度了解的他自然知道徐钰是修不了灵术的,于是他特意在书院那一眼望不到边的书架中找了两本厚厚的古旧书籍送到徐钰眼前,徐钰一看,一本《武道》一本《真武》,徐钰也不多想,拿来来便一股脑看起来。放在平日他自然对这种书籍不屑一顾,但如今他的心境大不像从前一般浮躁,加上他头脑本就聪慧,看书的速度竟是颇为迅速,不时还会和刘定恒讨论书中内容并将自己的猜想说与刘定恒听,着实让刘定恒小小惊讶了一把,才几天不见徐钰有这样的变化实在让他感到颇为惊讶。

  连着两日徐钰都窝在书院的图书堆中,其余入书院看书的明宗弟子看到徐钰如此努力地看书都觉得颇为惊讶,天机院那些等着月试那天狠狠教训徐钰的弟子得知这一消息则更是心中狂笑不止,心中无不鄙视徐钰的垂死挣扎。直到傍晚,徐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房内,在开‘生死’二门回复了体力后,他开始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整理这两天如饥似渴囫囵吞下的知识。

  别人以为他是在垂死挣扎,却不知徐钰这般作为不过是为自己在月试那天即将展现的战斗方式找一个合适的名头罢了。他深知自己那种结印的贴身肉搏方式绝对会掀起不小的波澜,如果不能找出一个正当的解释堵住悠悠众口,今后绝对会是不小的麻烦。

  只是这两天徐钰查过的数十本书中竟没有一本提到过他的这种战斗方式,实在找不到徐钰也就将这原本的目的抛诸脑后了,而现只希望用这两天看来的东西稍稍弥补下他在战斗经验上的不足。

  月试当天是天机院最热闹的一天,由于各院的月试时间是岔开的,很多其他院的年轻弟子纷纷结伴前来天机院观战。比较惹人注目的是一名俊朗少年在众花开院女弟子的簇拥下风骚入场,这人身着神枢院院服,脸上笑容灿烂更添俊秀气质。

  天机院内有一方巨大的石台作为月试的考场,徐钰早早便已到了石台上,察觉到人群中骚动恰好看到具秀容那张笑得很臭屁的脸。由于具秀容带着众多女弟子,气场之高一时无人可挡,本已围堵了整个巨石台周边的人群竟自觉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使得具秀容很轻松便到了离石台最近的地方。

  徐钰走到石台边缘蹲下,众女巧笑嫣然道:“少宗主加油。”且纷纷举起粉拳为徐钰加油,徐钰报以迷人的微笑,随即盯着具秀容道:“小子,你搞什么鬼?”

  “这不很明显么?给你加油来了”具秀容理所当然道。

  “瞎搞......”

  石台旁有一个半环形的高台,高台上为众考官和宗门长老们设了座位。阶梯型的高台使得台上的每人都能清楚地观察到场上的状况。

  明宗的月试只针对宗门内的年轻弟子,而以明宗一贯招收弟子的风格,每五年才招收一次而每次招收的也只有拔尖的两千人,而这两千人中能被纳入天机院的更是经过了层层删选,这就使得天机院实际参与月试的人也就只有几百人,而月试实际上是一个给予院内弟子们一个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是一种常规考试之外的竞赛。所以真正参与月试的只有那些对自己的修行有信心的弟子。这就使得参与月试的实际上只有数十人,对徐钰来说有点麻烦的是那些要找他麻烦的都在这参与月试的数十人中。

  徐钰观察了下同是担任副考的弟子,最为惹人注目的是花开院的傅水茗以及神枢院的方戟。这两人都是院中的精锐,被邀请过来也都是参与月试的众弟子推举的结果,想来实力定然不一般。

  徐钰看着高台上的刘定恒朝他微微笑下,刘定恒微笑着点了点头。

  天机院长并没有出席本次的月试,宣布月试开始的是天机院的一名老资历的教员。

  月试开始,徐钰端坐高台之上。天机院的弟子开始鼓足勇气上台挑战选定的主考,场上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而实际上率先上的都是相对较弱的弟子。

  当徐钰看得快瞌睡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潜意识里他感觉到有人在窥探着他,当他的目光扫过人群,很快便找到了窥探的源头。萧歇雨一袭白衣站在人群中,满目的怒火毫无掩饰死死盯着徐钰。

  徐钰看到萧歇雨突然变得如此仇恨的原因了然于胸,此时后悔不已“看来那天下手还是不够重。”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