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09:12:3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繁星祸
  4. 第一章:以文养刀

第一章:以文养刀

更新于:2017-05-11 15:41:55 字数:3718

字体: 字号:
  何以为意消而形见涨,何以为道破而后立。长风谷坐落于洛阳西城郊外三十里处,江湖上例来称赞长风谷一脉乃当今天下武林刀之极致,江湖上的人们之所以这么称赞皆是因为长风谷内高手如云,而且个个都是刀法宗师,这其中尤其是现今长风谷谷主燕长风更是如今武林上仅有的七大高手之一,其中燕长风的破浪十八翻更是被海外三仙誉为“天下第一刀”,古往今来剑走武林,刀走沙场,江湖当中亦是很少有人能将刀法施展到极致,而长风谷一脉则是打破这一传统在武林上树立起了傲人的名望,然而今天长风谷外一群人围绕在谷口旁显得十分热闹,一旁的青松树下聚集了许多人,人群中一个年轻人忍不住嘀咕道:怎么今天这么多人?旁边有人听了笑了笑,一个牵牛的小道士拍了下身旁的老黄牛开口道:今天是燕大侠与重剑山庄老庄主的比武,听说他们俩个约好在长风谷外一决高下,所以许多听到消息的武林人士都忍不住过来瞧瞧,毕竟两大高手的对决对于他们也能从中获益匪浅。年轻人瞧了一眼这小道士只觉这小道士模样十分俊俏看着十分好看,不自觉又多看了两眼,小道士脸色忍不住微微红了起来心里想到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知礼数不过她也没有太过计较,这时年轻人貌似才缓过神来开口道:小兄弟,两大高手对决?我怎么没听说?小道士稍微有点惊讶道:这位少侠,那你来是来干啥?说实话,当今武林虽然侠义锋行,有许许多多的武林侠客经常互相切磋武艺来提升自己,绝大部分的人进行切磋的时候都是选择好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进行,这样做不仅能够避免外界因素的干扰而且还能防止别人偷学并且了解自己的老底,当然向这种切磋对决往往大有收获的都是那些围观的人,虽然对决的双方在切磋中也有很大的提升,可是围观的人绝大多数不仅只是看个热闹,更多的是了解他人的武术技巧从中学习。而这种高手的切磋对决更加是罕见,当然从中围观的人收获到的东西也就是更加珍贵的。小道士心里默默地想着这家伙运气真不错,随处逛逛都能碰到这种好事,想一想自己从师傅那里听说到这件事就立马从道观里赶了过来,骑着大黄走了三天才到洛阳,想想都是郁闷。年轻人被这么一问挠了挠后脑勺笑道:小兄弟,其实蛮不好意思说的,我听说长风一脉刀锋见涨当为武林之最,于是想跑来和他们切磋一下,不过没想到还能碰到这种好事,也算是涨涨见识,不坏,不坏。“哦,你想挑战长风谷的刀法,有意思”还没等小道士开口,一边一个劲装男子走了过来,他的衣服上纹着一朵金丝云朵,左手腕上套着两个铁环,小道士张大了嘴巴结巴道:金蟾……云天鈡……年轻人皱了皱眉头,他觉得眼前出现的这个男人感觉很不舒服,一种迎面扑来的气势仿佛在压制着自己,年轻人淡淡的开口:你在挑衅我吗?云天鈡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我很好奇武林当中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位阁下这样的高手,不过你说你想挑战长风谷,那么我也想知道你有几斤几两才敢说这样的大话。小道士先前看到云天鈡实在是感到吃惊,不过现在才回想起来那个没有礼貌的年轻人确实说了一句大话,周围的人群也因为这点变故不少人都把眼光聚集到年轻人身上,无形之中的一种压力在往他身上压去,小道士心想这家伙是挺失礼的刚才还一直盯着自己看,不好现在云天鈡借助众人形成的气势来压制这个家伙也该吧!虽然这家伙夸大其词,也没有必要让他这么难堪么?自己还是帮帮他啦!想到这里小道士骑上牛背微微一笑开口道:云少侠,还有不到一时三刻就是两位前辈的决战时刻,现在何必因为这点小事挂怀,我知道云少侠向来对燕前辈神往以久,所以可能觉得我这位朋友有些太过浮夸,不过我这朋友向来就是这个性格,也许碰到海外三仙他也想上去讨教两招呢?年轻人两眼转了转瞧了一眼小道士心想小道士对自己还挺照顾的,还为自己说话,不过小道士长的真好看,不过想归想年轻人顺着小道士的话茬接腔道:的确,的确,若是碰到海外三仙我也想去讨教一番。小道士一听白眼一翻,这家伙没救了。云天鈡冷冷的哼了一声甩头就走。不过就在这时,年轻人向前跨出一步拦住云天鈡淡淡的开口道:你来挑衅我,这么多人看着若是让你走了我心里可不好过,你能否让我顺顺气。云天鈡双眼闪过一丝光芒冷笑道:哦,你想和我比划比划是么?小道士坐在牛背上摸着额头一脸无奈,这家伙咋不知道见好就收,金蟾云天鈡可不是好惹的,这下要是打起来了自己顶多帮他收尸吧!话说还不知道他叫啥名字,难道墓碑上刻着无名氏之墓么?呸呸呸……自己都是在想着些啥啊!小道士急忙开口道:少侠,云少侠还是莫动手,免伤和气,打打杀杀多不好。年轻人看着小道士就觉得心里挺舒服的,不过有些事他还是要做的,比如现在就要狠狠地收拾这个所为的金蟾一顿。不过先前这只金蟾用气势压制自己,本身实力估计已经在武学殿堂里面登堂入镜了,达到由外而内引导气机。看来自己要揍他还得要动真家伙。就在年轻人拦住云天鈡那一刻,云天鈡体内的气机毫无保留的就宣泄出来,在云天鈡看来自己的确是事出有因把自己的怒火宣泄在别人头上挑衅了别人,不过现在貌似自己终于可以好好出气宣泄一下怒火,所以当下云天鈡就直接伸手往年轻人胸口拍去,年轻人一不留神挨了一下直接被击飞倒地,年轻人躺在地上看着小道士苍白的说道:小兄弟,我快死了,多谢你为我说话,都怪我做人太浮夸,不过临死前你还不知道我名字,对不住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叫杉宫毅,我有句话相对你说不知道可以么?小道士赶紧跳下牛背双眼红红的,虽然这家伙很失礼但是人至少不算坏吧!虽然自己跟他并不是很熟悉,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就要死了呢?小道士望着云天鈡哭着说道:你怎么就把他打死了呢?云天鈡虽然那一掌是含怒而发,可是不至于真打死吧!还是说这家伙确实是个弱鸡,那他没事装什么逼拦住自己,还说啥挑战长风谷,挑战海外三仙。小道士看着云天鈡没说话,赶紧把杉宫毅抱在怀里,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滴,不知怎么的杉宫毅看见小道士这副模样不禁心口有种疼痛的感觉,小道士看着杉宫毅说:你想说啥你说吧!就算我不看这啥决战,你要我送你回家还是做啥我都答应,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不死啊!杉宫毅苍白的脸色喃喃道:小兄弟,你知道吗?我看着你我就喜欢你,大概是一见钟情,虽然你是男的可我还是喜欢,希望下辈子你能做女孩嫁给我好么。小道士脸色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小道士咬了咬牙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一旁的人群里原本别人还在因为这个年轻人被人打成重伤而显得气氛沉重,不过此刻听到这样一句话都忍不住哄笑起来,而小道士仿佛听见别人的哄笑哭的更加伤心了,只见小道士大声喊道:你别死好么,不用等下辈子,我是女孩,只要你别死,我就嫁给你。说着小道士扯开自己的道冠长发随风吹动散开,云天鈡默默地看着不由惊艳道:的确是个美人。杉宫毅躺在小道士怀里呆呆的看着小道士说:能告诉我,你叫啥吗?小道士哭着说:我叫雨馨宁,你别死好么,你不死我就嫁给你。一旁云天鈡似乎看出来了什么脸色忍不住变得十分阴沉,杉宫毅望着雨馨宁说:媳妇,我怀里好像记得有一颗丹药是我师傅留着给我保命用的,你帮我拿出来给我,或许我能不用死。雨馨宁也没在意杉宫毅是怎么称呼她的,连忙从他怀里掏出一个布裹,打开布裹里面放着一本书是论语还有一把破旧的柴刀还有一瓶药丸,雨馨宁赶紧掏出药丸给杉宫毅服下,这时一道掌风袭来,云天鈡怒说道:小贼,想死的话我成全你。杉宫毅连忙抱起雨馨宁一跃而起,雨馨宁望着一脸怒气的云天鈡说道:云少侠,你都已经害死杉宫少侠一次,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么?仅仅因为一点口舌之争何止如此?雨馨宁虽然在道观里听师傅说过外面江湖人心险恶,可是却也没料到会如此险恶,云天鈡一脸怒气说道:姑娘你让开,这小贼用心险恶,让我一掌拍死他。杉宫毅此时也一脸怒气道:姓云的,你要不是偷袭能打死我一次么?这次看我报仇!雨馨宁拉着杉宫毅不愿松手,杉宫毅看着这张满脸泪水的容颜心口忍不住疼痛突破吐了一口鲜血,雨馨宁一脸慌张的脸色十分苍白的开口道:你别去打了,会死的。杉宫毅摸着雨馨宁的脸颊说道:没事的,以后我在也不会让你哭了,只是因为我不想再次错过你,你还是老样子,放心我保重打得这家伙半死,刚才只是被他偷袭而已。云天鈡越看越火,右手一抖一把铁剑直接劈了过来,杉宫毅直接捡起地上的柴刀格挡住云天鈡的这一剑,云天鈡铁剑错开剑峰横扫,杉宫毅反手换刀直劈云天鈡胸口,这两个一个要割掉对方头颅,一个要劈开对方胸膛,这两招都是极致杀招。雨馨宁看到这一幕大声哭道:不……!杉宫毅双目闭眼喃喃自语,又一次见到你我怎么舍得去死,骗了你对不起,可惜你却是忘了我。不过,这辈子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嫁给我。杉宫毅双目闭上,手中柴刀直达天门劈开铁剑,“姓云的,你若是能正式接我我一刀,我便认输”云天鈡冷冷哼了一声但是招式更为淋漓,一剑快过一剑。杉宫毅柴刀层层递进不断积累气势,猛然一点柴刀直接劈断铁剑,刀锋划过云天鈡的脖子却未伤害到他,云天鈡脸色苍白:你这是什么刀,居然能斩断北冥玄铁剑。杉宫毅收回柴刀放进布裹里说:这一刀是以文养刀,名曰蚀文刀。文气三千论语圣人气机又岂是你能抵挡的?说罢杉宫毅拉着雨馨宁的小手说:媳妇走吧,我有个好东西给你看保管你喜欢。雨馨宁脸颊通红:可是,燕大侠的决斗……杉宫毅微微一笑道:那个没什么好看的,武林中人打打杀杀哪有我们风华雪月的快活,呵呵呵。额……疼疼,媳妇你别扭我耳朵,话说这头老黄牛怎么敢顶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