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11:2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我道至尊
  4. 第一话

第一话

更新于:2018-03-15 19:10:52 字数:3907

字体: 字号:
  乌云遮蔽了最后一缕惨淡的月光,整座云间城瞬间便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已经宵禁的长街之上,本应空无一人。可此时,却有一名白衣男子捂着胸口脚步踉跄的走着。

  从他衣服上的斑斑血迹及数处还在流血的伤口可以看出,他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每走几步他便要停下来喘息一番,而后又加快脚步继续走着,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一阵寒风吹过,月亮从云层的缝隙中射出一缕光亮。不知何时,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斗篷里的怪人站在了白衣人的身后。他双手环抱在胸前,风帽下两只发着红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白衣人的背影。

  “看来,白某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你们的追杀。”白衣人停下了脚步,低头看着地面上多出来的一条人影。已经没有逃的必要了,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想走快一点都很困难。

  黑袍人开口说话了,声音有一些沙哑:“我也是奉命行事。要怪也只能怪您自己,何苦要与我们作对呢?以您的身份和能力,如果能与我们合作,何至于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白衣人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望着半空中那一轮残月,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白敬升就是再不济,也绝不会与你们这些没人性的畜生同流合污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不必多说了。”

  黑袍人点了点头:“我知道您的脾气,是不可能被劝降的。但念你我往日的情份上,明知不可为也要试一试。既然您意不肯,那我也只好尊主上之令,在此了结您的性命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白敬升忽然仰面大笑道:“那个败类也未免太高看你了,白某堂堂新月门十大执事长老之一,就凭你有本事留下我吗!”

  黑袍人缓缓伸出右手,一柄淡绿色的小剑自他的掌心飞出,凭空一晃化成一柄三尺长剑,虚空悬浮在黑袍人的身侧。

  “我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白长老试试便知。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最后问一次,您真的不愿意与我们合作吗?要知道,您现在没有得窥大道,一旦身死万事皆休。”黑袍人在做最后的劝说,他似乎总是很有耐心。

  白敬升冷哼一声,叹道:“白某一生光明磊落顶天立地,岂肯为了苟活于世向畜生低头。死则死矣,何惧之有?倒是你们,无恶不作倒行逆施。若是有朝一日天罚降临,你们有何颜面去见被你们害死的人!”

  话音未落,一柄血红色的长剑突然从背后刺入了白敬升的胸膛。剑体贯穿了他的身体,滴着血的剑尖从他的前胸透出。而握着这柄剑的并不是黑袍人,而是不知何时站在白敬升身后的,一名花白胡须的红衣男人。

  噗地一声,红衣男人将剑抽了回来,抬脚将白敬升的尸体踹倒在地。转过身对着黑袍人吼道:“对于这种食古不化的家伙,还跟他废什么话?你如果再心慈手软,本座定会对你严惩不赦,听明白了吗!”

  黑袍人连忙低下头,答道:“是,属下谨遵主上教诲。”

  红衣男人忽然将目光扫向西南方向,哼了一声道:“看来有几只杂鱼过来了,我们走吧。如果惊动了这里的势力,对我们来说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善后事宜就交给后面的人处理好了,我想他出面比我们管用。”

  黑袍人点了点头,红衣男人将左手搭在黑袍人肩上,右手掐诀口中默念真言。一阵灵力波动后,两人凭空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五名身穿软甲的男子赶到。其中一人蹲下身检查了一下躺在地上的白敬升,回头对其他人道:“发现了一具不明死尸,看样子应该是一位修士。留下两人看守尸体,其他人随我去禀报城主。”

  ……

  云间城地处东域,城池建在齐云山主峰之上。齐云山脉连绵八百余里,东临昌乐西连碧府,南通云海北达商宜。山中灵气浓郁,乃是一处福地洞天。

  云间城设有城主府一处,是云间城的统治中枢,设城主一名为一城最高统治者。府下分为三衙六司,辅助城主掌管一城的人事物。

  除城主府之外,云间城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南宫一族世居南城,齐云山脉灵石矿产尽是南宫世家的产业。司马一族世居西城,以经营灵果丹药为生,是东域两大药商之一。

  这三方势力,在云间城鼎足而立。表面上两大家族服从城主府的领导,暗地里却各自发展自己的势力。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是要你足够强大,称霸一方绝不是什么难事。

  城主府建在城北,一重外府一重内府。外府有瓮城环绕,由卫府衙麾下两千名亲卫军把守。内府才是城主的居所,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无不巧夺天工。

  云间城现任城主姓邱名子平,此人城府极深善于谋略,且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执掌云间城以来,力克两大世家,令其不敢越雷池半步。令云间城成为东域为数不多的没有被世家吞并的城池。

  巡城的府兵前来报告时,邱子平已经从入定中醒来了。确切的说,自从红衣人出现在云间城的同时,他便醒了过来。强大的灵力波动,却不是两大世家的流派。

  “死了一名修士?”听了府兵的禀报,邱子平略一沉吟:“能确定不是两大世家的人吗?”

  府兵:“回禀城主,从此人的衣着判断,应该不是两大世家的人。而且此人在宵禁之时死于长街之上,又是一名身份不明的修士。树下觉得此事十分的蹊跷,因此特来禀报。”

  邱子平点了点头,吩咐道:“来人,传令族领衙门,令他们速速加派人手严密监视两大世家的动向,一有异样即刻向我回报!”又对那府兵道:“你前头带路,立刻前往现场查看!”

  ……

  邱子平带领着数十名亲卫军赶到现场时,那里除了巡城府兵外又多了一老一少两人。老者一身紫袍身材瘦小,脸上皱纹堆垒一缕花白山羊胡,一双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另一位少年一身白衣,左胸口用金线绣着龙形图腾。脸上冷若冰霜没有一丝笑容,虽然面容俊美,却给人一种傲气不可一世的感觉。

  邱子平心中暗自哼了一声,表面上却连忙笑着拱手道:“这点小事,没想到还惊动了司马老兄及南宫老弟。”

  两人皆是对着邱子平拱手还礼,年长的司马风哈哈笑道:“城主大人有礼了,老朽只是感觉到有一位高手潜入了云间城,怕他图谋不轨。这才前来查看,望能助大人一臂之力。”

  白衣少年南宫默是南宫世家这一代家主,年少有为继承祖业。他没有那么多客套话,直接了当的说道:“死者应该是新月门十大执事长老之一,白敬升。新月门是天居城最大的门派,实力在整个东域都是屈指可数的。”

  司马风接口道:“南宫老弟说的没错,这新月门可不是好惹的。如今他们的长老死在了云间城,这事要是传到新月门的耳朵里,恐怕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邱子平背着手走尸身傍边,果然他二人说的没错,死者正是白敬升。邱子平表面上波澜不惊,而暗地里头脑却在飞速的转动着。究竟刚刚那个一闪即逝的高手是谁?白敬升之死与他有没有关系?南宫及司马二人又是否与此事有关?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邱子平来回踱步,眉头紧锁苦思冥想。司马风则来到尸身旁,蹲下身仔细的查看着。而南宫默却抱着肩膀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他二人。

  “城主大人,这白敬升虽然是被灵剑杀死的。但他在死之前,似乎还中了一种不知名的奇毒。而这种毒让他的功力损减极大,至被杀之时几乎与一个凡人无异。”司马风有了发现,立刻向邱子平禀报。

  “哦?看来事情远没有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邱子平对于司马风的能力还是十分肯定的。若论功力修为,几人可以说不相伯仲。但论起医道用毒,司马风确实是此中大家,在场的人无一可望其项背。

  南宫默咳了一声,对着邱子平拱手道:“既然没有发现外敌,对于查案在下也一窍不通,就不在这里妨碍城主大人公干了。城主、司马家主,在下先行告退了。”

  邱子平点头拱手道:“既如此,南宫老弟就请自便吧。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南宫老弟帮忙,我定会派人知会老弟的。”

  司马风也与南宫默拱手道别,但心中却暗自笑道:哼,后生小辈。虽然在修行上是个难得的材料,但毕竟年少浮躁难成大事。也不知道南宫羽那个老家伙怎么想的,竟然传位给这么个毛头小子。

  ……

  南宫默离开了案发现场独自回到了府中,却发现议事大厅上灯火通明。微微皱了下眉头,便快步走入了议事厅。

  厅内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南宫默扫视了三人一眼,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而这三人却似乎视而不见,并没有向身为家主的南宫默行礼。

  “这么晚了,几位长辈还没休息,聚在这里所为何事?”南宫默垂着眼睛,似乎是随口一问。

  三人中年纪最大的男子扭过头看着南宫默,首先开口道:“城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劳动家主亲自前去查看,身边连个随从也不带?”

  “哦,没什么要紧事,只不过死了一个修士。邱城主已经在那里处理了,我看没什么特别,可能只是寻仇杀人,因此就先回来了。”南宫默答道。

  坐在下手的中年女子拍案而起,对着南宫默道:“胡说八道!若只是一般的寻仇杀人,会劳动城主大人亲临?刚才那个一闪即逝的惊人灵力波动,恐怕整座云间城里的修士都感觉到了,你又何必瞒着我们!”

  “姑姑不必激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那个惊人的灵力波动与此事是否有关还很难说。而且我已经勘察过现场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死的人也完全与我们无关,我觉得没必要太过于关注。”南宫默道:“时候也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各位就散了吧,我也想早些休息了。”

  “你!”中年女子指着南宫默,气的满面通红。却被一直没有开口的另一位中年男人拦下道:“三妹,南宫默虽然是我等的晚辈,但却是家族的现任族长。对族长不敬,便是违反家规。既然族长要休息了,那我等也就散去吧。”

  看着南宫默起身离去的背影,中年女子愤愤不平的埋怨道:“二哥,你身为家族的执法长老,怎么能如此纵容这个家伙?即便他是现任的族长,也不能凌驾于族规之上吧?”

  年纪最长的男子从旁插嘴道:“三妹,二弟说得对,我们要尊敬族长。虽然南宫默并不是父亲嫡出,论辈分也小我们一辈。但他毕竟是家族目前修为最高强的一个,这一点毋庸置疑。如果家族想要在下一届族比崭露头角,必须要借助他的力量。”

  “三妹,记住,要隐忍,凡事以大局为重。”南宫一族执法长老南宫辉背着手,望着门外南宫默远去的背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字体: 字号: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