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10:11:3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契丹秘闻录
  4. 猎鹿

猎鹿

更新于:2017-10-14 16:17:10 字数:2988

字体: 字号:
契丹秘闻录目录
共124章
  以契丹辽朝为背景的灵异小说,点开它会带来一个半小时的愉悦体验。我是作者鬼谷武藏,我对您的时间负责。

  ###

  丛林内光线昏暗,风渐渐的强烈,寒气越来越重了。

  眼见夕阳西下,赵铭双手合十,默默地在心中开始祈祷:山神爷啊,可怜一下啊贫病交加的子民吧。保佑我这次打到一头鹿,而且不被马员外的家丁发现。我的母亲正在咳血,大夫说得喝鹿血她的病才会好。否则到了冬天就难以活命。请您保佑。

  他庄重的磕了一个头,将额头抵在土地上,大地冰冷的寒气传到他的身上。他安静了片刻,想要起身,突然间又想起了重要的事儿,隧补充道:山神呢,很久没祭拜您了,这不是我不诚心敬仰您,最近实在是太担心我妈了,所以忘了向您祈祷。这次打到鹿,所有的鹿肉都用来给您献祭,除了给我母亲吃一点点儿。

  赵铭直起身来,整理了身上背着的桦木短弓和箭筒。小心翼翼地分开眼前的树枝,轻手轻脚的缓缓前行。嗖的一声,吓了赵铭一跳,原来是一只麻雀,还好。赵铭稳了稳心神,从靴子里抽出短刀,全神戒备着行往林中的“蛤蟆塘”——一个长约三丈,宽一丈的水洼。那里在马氏林场的中心地带。

  马员外的爷爷曾是朝中大员,便是“燕四大族”韩、刘、马、赵之一,世为辽庭显要。辽圣宗在世时,颇为得宠,在汉族官员中地位仅次于韩德让。落脚此处几年,马员外似乎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对治下的当地人,不论汉夷,刑罚甚苛。偷入其猎场打猎,除断右手外,还要发配到极北的贝加尔湖。

  这里已经是马员外家的私人猎场了,随时有碰到马家护卫的危险。赵铭侧耳听了一阵,确信周围无人,才紧了紧身上的外衣,继续前行。虽然还是九月,两日前却意外地下了一场雪。雪停之后,树林里特殊的冷。

  赵铭曾偷偷进入过马员外的林场两次,几乎一炷香的功夫就有一班巡逻的来过。而今,往里走了半里多路,居然一拨人也没碰到。还好,他们大概以为天冷了,猎场里出没的动物少了,就没人来了吧。

  赵铭缩着头,附身沿着矮草前行。“蛤蟆塘”就在眼前了,水没有结冰。他捡起一块石子扔到水塘的边儿上。几只鸟的扑棱棱飞了起来。

  没有人的动静,也没有动物的动静。

  赵铭不着急,将短刀放回靴子内,摘下背上的桦木箭,取了一只羽箭,搭在牛筋鞣制的弓弦上,耐心的开始等待麋鹿出现。

  在这个射程内,他几乎百发百中。

  鹿习惯在天刚刚黑的时候来这里喝水,一定会有麋鹿出现的。

  赵铭微眯起双眼,想象一只鹿来到水塘边。他拉弓,瞄准,松手,那鹿应声而倒。最好是小一点,那样可以不费力的把鹿背回去,还不容易被人发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鹿没有出现,天气却越来越冷。赵铭双腿麻木,那股寒痛已经升到了膝盖处。用不了几年,也许赵铭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得如村内的黑头陀那样,两个膝盖肿的老高,划着罗圈腿,像最笨的熊瞎子那样走路了。

  哎,有一块熊皮就好了,邻居武叔就有一张,特别厚实,裹在身上一点儿不冷,其实自家有半张熊皮的,却不知给母亲压到那个柜子里,怎么都找不到。这山上,其实还是有熊出没吧、、、赵铭想着,又摇了摇头,现在自己臀力不够,拉不开硬弓,想射死一头黑熊,尚且不行。

  赵铭不自觉的开始哆嗦。真冷啊,要不提前回去?身体要受不了了,手腕儿也僵硬了。不行,再坚持一会儿,我爸十四岁开始就在八部之内做经纪牙郎,即使素来与北地汉人不睦室韦人都成了他的兄弟。这点苦算什么?

  赵铭换了一条腿,保持半跪的姿势,继续等待。

  没多久,远处传来“嘤嘤”的鸣叫声。是鹿!那叫声是鹿。

  赵铭露出了笑容,暗中臂上发力,慢慢拉开弓弦,瞄准了树叶抖动之处。

  三十步之外的水塘边上,一只鹿由树丛里探出了头。没有角,是一只雌鹿,有点大,赵铭皱起了眉头,箭尖儿沉了下去。那鹿警惕的来到了水塘边儿,它身后还跟着一头幼鹿,只有那雌鹿的一半儿大小,来回跳跃着,似乎很是贪玩儿。它来到水边儿,俯下身低头去喝水。大半个身体暴露出来。

  “山神爷,谢谢您保佑!”赵铭心中窃喜,调整了一下呼吸,抬起来手。正在他要射出手中羽箭的一瞬间,那头成年雌鹿似乎注意到了树丛后的猎手,一下当到了小鹿身前。两只大大的鹿眼直勾勾的盯着赵铭。

  小鹿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没有跑,抬起头在雌鹿身后悲鸣起来。

  赵铭看着那成年的雌鹿,猛一咬牙,手指一松。

  “嗖”,羽箭如黑练一般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羽箭没入树干,箭尾不住颤动。竟然未中!赵铭欲抽箭再射,二鹿早已跳出多远,几个起落之后,消失在林间。

  赵铭长叹一口气,收起了弓箭。那两只鹿如同人间的母子一般,他实在是不忍心夺去一条生命。当下除了自嘲箭术太差外,也无他法。为防止落在地上的羽箭被马员外的家丁们发现。赵铭走到水洼边儿,去树上拔自己的羽箭。岂料没入太深,竟然无法拔出。赵铭无奈,拔刀断其外尾,悻悻而走。

  行了数步,突闻嘤嘤之鹿鸣声又起。赵铭惊讶,却道:“真个山神爷相助,那鹿为何往回返?”当即抽弓等待,准备再射那鹿,却听得一阵低吼,立时后背如触寒冰,浑身汗毛都竖将起来。

  原来那低吼的非是他物,乃是土狼。此物虽不及虎熊凶猛,然出现则成群结队,发现人后也不躲避,主动攻击,死在其口下的猎人远多于虎豹。赵铭正想之际,疾奔之声已近。他慌慌张张地爬到树上,手未扶稳时,一鹿自树下飞跃而过。又一瞬间,未等赵铭转睛之时,一头小鹿也由树下跳过。再往后看,三头土狼,各自双睛赤红,于其后紧追不舍。

  那成年雌鹿跃跑迅捷,小鹿却嫌腿短行迟,给后面的土狼追赶的急迫,见前面一棵矮树,慌不择路便跳,却听砰地一声作响,那小鹿后腿挂到树枝上,摔倒在地。它支了几下身体也未站稳,想必是后腿骨折了。

  眼见几只土狼就要赶上小鹿,却见雌鹿一跃而回,挡在土狼身前。几只土狼不明所以,竟然呆立片刻。然狼性凶猛,几头土狼快速扇面状围住两鹿。其中一只,低哮一声,飞身朝小鹿扑去。

  赵铭心下一紧,情到两只鹿活不成了,不想手上竟然做出了动作,本能下行云流水般搭弓任箭,箭弦一松,“嗖”地一声,羽箭飞出。赵铭心急,闪电般又射出一箭。却听树下两声哀鸣,有两只土狼后背中箭,踉跄跑了数步,猝然倒地。剩下的一只土狼扭头朝赵铭这望了一眼,弃了同伴儿转身便跑。

  那两只麋鹿也往树上望了一眼,慢慢跑远。

  赵铭在树上等了许久,确信那两只土狼已死,方跳下树来。而后一手持短刀,一手以弓梢儿为盾,缓步上前。却见羽箭已深深没入狼背,两只土狼已气绝多时。

  不意间秒杀两土狼,赵铭心中得意,再细看毙命之物,却又隐隐愁闷起来。一则狼性记仇,其跑掉同伴儿必然报复;二则狼肉腥膻无比,不能吃食。狼皮虽贵,但赵铭头一次猎得土狼,不晓得剥皮之法。冒然下刀,怕损坏毛质,买不上价钱。

  正踌躇间,远处竟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细听之下,有八九个人正往这里赶来。那些人想必是马员外的家丁,他们巡视到此若发现自己必然麻烦。赵铭一咬牙,狠下心肠,弃了狼皮,急匆匆闪到丛林之内,快速离开。

  却说赵铭回到自家低矮的草棚之时,已近午夜。刚一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赵铭打了个激灵,暗惊屋内之冷。

  “妈,我回来了!”赵铭知道母亲觉浅,遂低声喊了一句。

  无人回应,和平常不太一样。

  赵铭又提高声音喊了一句,仍无应答。他瞬间有了一股不祥之感,心悬了起来。当下急点了油灯,来到母亲常卧处一照,看清炕上的情景后,他眼前一黑,跌坐在地。

  片刻之后,赵铭无力的站起身来,口中喃喃道:“完了,妈,我回来晚了!”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契丹秘闻录目录
共12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