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3 14:06:2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太阳之手
  4. 第三章 不想相信的事实

第三章 不想相信的事实

更新于:2017-12-17 08:36:06 字数:3045

字体: 字号:
  到达华韵小区之后,向门卫拿了钥匙,在燕妮的帮助下开了公共防盗门,陈天炎不知从那里爆发出来的力量,飞奔上3楼,使劲的敲门,“容华,你在不在?容华,容华?”

  可惜没有人答应。

  燕妮上来后用钥匙开了门,令人惊讶的是整个家好像遭到抢劫一般,家具一团凌乱,地上满是杯子打碎的玻璃,好像有人在这里搏斗过。

  陈天炎急忙忙往书房走去,没人,往卧室走去,也没人。但是卧室的床上去很凌乱的丢着几件女人的贴身内衣,白色的床单皱巴巴的,都快搅成一团了,明显的显示出这里有过激烈的搏斗和挣扎!床单上还残留着一丝黏糊糊的东西,陈天炎脸色变得煞白。

  他对自己说,不可能,不可能的,容华不会出事的!他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自己就一个晚上没回来,就一个晚上!

  陈天炎转身出了卧室,突然燕妮喊了他一声“陈天炎,这里有一张字条,好像是你女朋友留给你的。”

  “在那里?”陈天炎闻言就急冲冲的走了过来。

  “书桌上搁着呢,你自己看。”燕妮指着书桌上一张纸。上面似乎还残留一丝的水渍,书桌上更是明显。陈天炎看到后,心里猛的被揪了一下,他可以想像得到慕容华在这里哭泣的情景。

  陈天炎有点忐忑的走了过去,身体似乎有点颤抖,默默的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容华!慢慢的走到书桌前,朝字条上看去,看完之后整个人突然之间神色变得很是颓废,仿佛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陈天炎慢慢的坐到书桌后面的椅子上,不断的自责,看他的神色很是痛苦,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燕妮赶紧走到书桌的另一边拿起字条看了起来。

  “天炎,我走了。我是个不洁的女人,没资格再留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记得按时吃饭,最近天气转凉了,记得多穿一件衣服。卧室的衣柜里,有我昨天刚给你买了一件夹克,你试试看合不合适。我走了,你也忘了我吧,不要来找我了!容华”

  燕妮没想到竟然是慕容华留下的离别之言,当下也有点同情陈天炎。在车上她就知道陈天炎这么着急的要赶回来就是因为担心慕容华。

  书桌上,摆着一台电脑、台灯和一张照片。照片中,陈天炎和另一个女孩子亲密的靠在一起,脸贴着脸,女孩子似乎还害羞,眼睛都没有看着镜头,两边的脸颊都红彤彤的,很清纯很漂亮的一个女生。虽然她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但是和眼前照片中的女孩子一比,就感觉自己有点自惭形秽,好像是自己就像丑小鸭一样,难怪陈天炎这么紧张她。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好好的干嘛要离家出走呢?燕妮想不明白,想问问陈天炎,可是人家正在痛苦之中,又不好开口。于是轻轻的走出书房,在各个地方转了一圈,来到卧室,看到一片狼藉,才明白慕容华说她自己不洁的意思。

  燕妮也有点惊讶,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到陈天炎家里来把他女朋友给糟蹋了!这也太没人性,太骇人听闻了把,登堂入室劫财劫色!现在她才知道为什么陈天炎的家里一片狼藉了,想来慕容华也是极力反抗才会这样的。

  燕妮突然有点担心陈天炎,身上的伤势那么重,再加上精神上的打击,还是要赶紧送他到医院去。想着,就快步向书房走去。

  另一边,陈天炎还在不断的自责,自己昨天为什么不按时回来!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想要赚一笔大买卖!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小心!为什么!为什么!陈天炎不断的自责着,心中的痛苦却越来越多,想哭但又哭不出来,想流泪却又好像流干了泪水似的没有眼泪,心中愤懑无法排泄出来,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燕妮进到书房之后,发现陈天炎已经晕了过去,掐了人中又按虎口,还是没法弄醒,急忙打了120,并跑到楼下请保安一起把陈天炎搬到小区门口,上了救护车。

  陈天炎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在梦中,陈天炎和慕容华一起在公园里散着步,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寂静的可怕。他们两个人很幸福的坐在路旁的长椅上,偎依在一起,说着温馨的情话。这时候突然冲出几个人,不由分说的把慕容华从他手中抢走,并在他面前百般凌辱。慕容华一直在喊“天炎,救我!天炎,救我!”,他却只能眼睁睁的被人打倒在地而无能为力。他想爬到她身边,但是慕容华却离他越来越远,直到消失。

  “不——!容华,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啊!”陈天炎声嘶力竭的喊道,把病房里的其他人和护士都吓到了!燕妮知道他可能做噩梦了,赶紧过去叫醒他。

  “天炎,你醒醒!醒醒!”燕妮推了推陈天炎,陈天炎猛的一睁开眼,眼神惊恐的望着天花板,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闭上眼,眼角处溢出一滴眼泪,和汗水一起流下。

  陈天炎躺在病床上自责的同时,开始怨恨老天的不公。世上比自己大奸大恶的人多了去,为什么自己会活的这么辛苦,而他们都一个个活的好好的,活的那么逍遥,那么自在!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的坎坷经历,以及和慕容华相遇的那一刻的甜蜜和温馨,容华痛苦离去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陈天炎眼神变得冰冷,凶狠起来,自己究竟做错什么了,要让老天这么惩罚自己!连唯一一个关心爱护我的人也要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乖乖的受命运摆布。陈天炎痛定思痛,决定要向自己的人生发起挑战。他要找回慕容华,与她厮守一生,还要把慕容华逼得远走他乡的凶手找出来,用自己的方式让他们得到应有的代价。

  旁边的燕妮正忙着请护士过来量体温,自己便离开病房跑去叫医生。陈天炎睁开眼看了看周围,旁边还有两张床。右边躺着的是一个大概60岁的老人,好像是骨折了,整条小腿都打上石膏,脸上看起来很是镇定,一点痛苦的神色也没有,好像受伤的不是他的腿一样。此时他正戴着一副老花镜在看报纸。左边是一位小朋友,大概刚上小学,正打着点滴,估摸着应该是发烧感冒之类的,旁边坐着一位中年美妇,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妇人眼中满是心疼和关爱,一边看着自己的小孩,一边不厌其烦的问自己的孩子要不要吃苹果,那里疼之类的。陈天炎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自己被家人关爱的情景,可惜每次回过神来还是要独自一人坚强的活下去。此情此景,让他又想起关心爱护他的容华,心里又是一阵剧痛。

  这时的燕妮正和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在说着什么,脸上满是希冀的神情。估计是在向治疗他的医生询问自己的伤势和病情。那医生不知道说了什么,燕妮的神色突然变得有点惊讶和惋惜、同情和自责。

  结束谈话后,燕妮回到陈天炎的身边,向护士询问了一下体温,发现已经恢复正常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陈天炎说他的伤势。其他的地方都没什么,修养一段时间就会恢复如初,可最大的问题是他的手掌。虽然之前经过燕妮的简单清洗,但是耽误了一段时间,没有及时送到医院救治,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医生告诉燕妮,陈天炎的手就算康复了,以后也没办法在拿起超过五斤的重物,虽然力量还是有的,但是手掌太脆弱了,超过五斤的重量手掌就受不了。

  尽管燕妮知道如果没有她的帮助,陈天炎能不能自己一个人坚持到医院还不知道,但是因为自己没有及时送他到医院,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让陈天炎的一双手变成这样,心中还是充满了愧疚。她完全把错归结在自己身上。其实昨天晚上,燕妮被陈天炎身上的血迹和伤势吓得不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快点救他,加上自己是一个护士,也会做一些紧急的治疗,再加上错误的认为陈天炎身上的伤并不是很重,就没有送去医院。其实就算当时及时送到医院,陈天炎的手掌经过治疗也一样拿不起多少的重量。

  如果陈天炎知道后,也会感叹真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

  燕妮正考虑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陈天炎,他正思考着自己赌场被抓和慕容华离家出走有没有一丝关联。一时间,整个病房略显有点安静,只剩下那个中年美妇的说话声以及报纸翻动的声音。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