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9:16: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涯寻悦
  4. 第二章 孤星

第二章 孤星

更新于:2018-03-16 14:28:24 字数:3776

字体: 字号:
  我昏昏沉沉的跟着师傅——这几天一直没睡好了,一睡着就是那个怪梦,那梦中的怪人重复的做着相同的事。我现在一闭眼就想到那个怪人的刀法和背诵的文章,根本睡不好。摸摸腰里的残叶,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兴奋,不知道是因为我有了名字,还是因为我有了行侠仗义的本钱。

  路上师傅和欧小姐和凌小姐一路畅谈。哎!都不要我这苦命的徒弟了。我挤过去,听到他们说的都是什么什么钢什么什么铁的,晕死,俩个女孩子还能去打铁不成?真是的,三句不离本行,也不管人家爱不爱听。

  “这样怎么行呢,那样是治标不治本啊。”

  “那能怎么办,波老爷子还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还不扒他一层皮?混一天算一天吧。”

  “我看不行,就算是能天衣无缝,看不出来,但重量一定会有所差异。波老爷子只要一掂量就必然发现。”

  “哎!那怎么办?”

  “重铸。”

  “那样就不一样了,而且与寒月的合璧剑法就有问题了。”

  “那就一起重铸。”

  “季世福,我是看我家姐姐看得上你我才找你的。别以为我多怕你,毫无名气的粗人,哪山哪岭不抓个千八百的!别以为请教你了,你就多了不起,人家欧家也是铸剑世家,什么样的蘑菇还都惦记着上席面呢!”

  “凌丽,不要这样。毕竟人家是前辈,懂得比我们多。我也觉得季先生说的对。”

  “可是……”

  “好了,到铭剑山庄再说。”

  “可……”

  “没有可是。”欧小姐生气了,一扭头走了。那凌小姐也不再数落师傅,去追欧冶宁兰了。

  “师傅,你们怎么吵起来了?”

  “哎,一言难尽啊。”

  原来数月前凌丽与波万青一起出去疯,与人打架。凌丽不敌,波万青就与那人比划。因为内力较弱,也可能是对方兵器有古怪,波万青手中寒月剑被人砍断了。现在波万青的父亲,波震云还不知道这件事。要是那老爷子知道了祖传的宝剑被人砍断了,还不吐血啊。所以。凌丽就找到儿时玩伴,欧冶宁兰,铸剑欧家的现任传人,来想办法,希望可以把这事给解决了。但是,欧冶宁兰翻遍了祖上留下的笔记心得,也没找到一个能完美的接合断剑的方法。在得知铭剑山庄的剑祭即将举行的消息,就一同来到这里,希望能在剑祭上遇到高人,能把剑给接上,或者得到点提示启发,回去自己接也行。

  “师傅,那她们为什么找你啊。你也不是很出名啊。”

  “麟儿,你是不知道你师傅是谁啊。”师傅看着远处的天空轻声叹息。“欧冶子怎么化原料,都是跟我祖上学的。”

  “哦。”

  “但欧冶子不但在我祖上那里学会了基本的铸剑常识,还创出了注灵,锁灵的方法。虽然给后世留下数把宝剑,和改进创作了很多铸剑方法,但却给了后世以人为引的恶习。很多帝王权臣,为了铸造一把剑,竟然以数十甚至上百人为引,弄的是一剑在手,十室九空!”

  说到这里,师傅又是一声长叹。

  “春意融融傍朝霞,夏秉夜烛观昙花。秋觐圣上伴君王,冬为长剑佞臣拿!”那个欧阳震凑过来吟了一首诗,也不知道是他自己作的,还是背的拿来显摆。

  “呵呵,欧阳大侠好文采啊。”师傅的吹捧让这位大侠很舒坦,他这话匣子一开,还关不上了。

  “那里那里。那首诗是在下偶然从一夫人口中得知。说的是一位贤人被召入宫,为官不到一年就因得罪帝王宠臣,被投入火中烧死。在火堆余烬中,得铁一块。帝王感动,追封爵位。但不还未满六个月,那宠臣以百般借口惹怒那帝王,最后,那位贤人在火中溶出的铁被那奸臣拿去,铸了把剑终日挂在腰间。”

  “哎,真是无聊。”我的话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师傅和那个欧阳大侠都吃惊的看着我。

  “小兄弟这话什么意思?”那个欧阳追问过来,就像能从我这问出什么似的。

  “小孩子吗,能有什么意思。就是路上闲着了。小子,不许胡说!等剑祭完了回家收拾你!”师傅把我拉向一边,暗中还对我眨眼睛。

  “不是大夫就别动那火疖子!”凌小姐的出现让师傅和那个欧阳大侠都心头一紧。这丫头刁蛮强横,真是无人能及。天知道谁能比她刁。就她这一句话,把师傅和那个欧阳(其实也包括我)都数落了。

  “丽儿,你怎么了。嘴巴又管不住了?”

  “兰姐。”这下这刁丫头遇到克星,只能撅着嘴走到欧冶宁兰身后。

  “欧阳叔叔,”欧冶宁兰转头看着欧阳震。“这也怪不的丫头撒野,堂堂的铭剑山庄竟让我们在这山路里磨脚丫子,是不是太……”

  “嗯哼。”欧阳震干咳了一声,然后警惕的看了下四周。除了些或看书,或谈话的之外,确定没有什么可怀疑的,魔剑大侠压低声音说:“这群人有问题。”欧阳震小心样子翼翼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是成了名的侠客。

  “庄子里现在乱着呢!庄主说先让我带这这些人在庄子范围内转转,一来,显示下庄子的雄伟;二来,庄里需要整理整理,顺便,让我查查这群人是否混有不该来的人。”

  “那剑祭的日子……”

  “不会耽误的。我们每天的行程都是计划好的,不会耽误时间。”

  听到这里,凌丽笑的都直不起腰了。欧冶宁兰暗中掐了下凌丽,凌丽这才止住笑声。

  欧阳震皱了下眉,显然对这个刁蛮的丫头的表现有意见:“凌小姐似乎对在下所提之事很有兴趣,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就请小姐鼎力支持啦。”说完还对凌丽一抱拳,弄得凌丽骑虎难下,只好答应。

  四周都是这次剑祭请来的客人,到底是哪些人会让铭剑山庄庄主感到不安呢?

  此时正是初夏,众人走在路上,聊着铁的熔炼,剑的呼吸,刀的逆顺倒也不亦乐乎。从铭剑别院出来后,这几日跋山涉水,徒步行走在山间湖畔,虽然么没有乘车骑马来的舒坦,但空气中的花香弥漫,眼前的蝶舞蜂飞,能与数位知己在这些花香蝶舞的相伴中谈笑也是无尽的趣味。虽说是山路漫长,但这一路走来也不缺少让人休息的亭子,每当天色稍暗,前方的路一转,就会有一方院落给众人过夜。

  一点烛火在微微的夜风中摇曳,凌丽坐在烛火旁擦剑。孤星剑长约二尺,宽约二指,剑身黝黑暗含点点星光,剑没剑尖,看起来像把尺子。挥动起来,像一方缀着星星的黑布。她用洁白的丝绸仔细的擦拭着。擦剑的布料一般都是丝绸,或者纯麻,前者温润,后者干燥。具体用那种布要看剑的性情。若是轻柔飘逸的剑,就适合用丝,擦拭时要保持九分干燥一分湿,在烛火边慢慢细抹。剑如其主,这种剑的主人一般是性情温顺的女子,或着是身份高贵的公子哥。但孤星黝黑的剑身,凌丽的伶牙俐齿,很难与这温润的丝绸联系起来。持剑将军,绿林豪侠拭剑喜用麻布。擦拭时大湿大干,没有太多的讲究,烈日下,篝火旁喝一口烈酒,用麻布粗略擦一擦和自己出生入死的长剑,这些剑少了一分灵动,多了三分豪气。火上烤着刚刚打到的野味,无需讲究的作料,就着烈酒,草草吃过,便会曳剑而去、血战天涯。那样是种生活,更是种境界。

  凌丽把孤星剑放在桌上,那起了孤星的剑鞘,摁下暗藏的机关,剑鞘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缓缓的倾斜剑鞘,里面传出细微的金属摩擦声,一尺长的剑身滑落出来,这一截和孤星剑等宽,下端如削,和孤星达平直的剑尖刚好吻合。这一截和那一截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孤星剑!用凌家独门内功可以控制这一截,分,可作标打远处;合,亦可或劈或刺,与人近身搏斗。而且,“孤星夜空舞,金甲也白穿”的秘密也与这一截剑身有关。当这一截飞出去时,可用持剑手施展“流星诀”控制飞行方向、速度、旋转,可以攻击敌人铠甲的薄弱环节,且一击就走,根本看不清。那一手伤人背后的惊世一剑,也不过是流星诀小小的应用而已。

  等擦完这一截,凌丽轻叹一声,又把孤星收回鞘内。孤星依旧,寒月渐远,妾道是相思,却是闲愁;寒山一别俩分去,君言莫相念,愁缺上心头!朱唇欲启,欲说还休,我叹这相思,可

  有尽头?盼剪烛西窗坐竹楼,只闻相见欢,不语黄花瘦!

  不知过了多久,凌丽才缓过神来。波万青也不知怎么样了。他那边会有所进展吗?桌上的烛已燃到了尽头,摇曳挣扎着。东方的太阳也开始露头。昨天的疲劳还未得到休息,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欧阳震坐在大厅的椅子上,品着茶,时不时还偷看一眼左手边的凌丽。这丫头手里拿这这次剑祭的来宾名单,她从头到尾看了无数遍了,并没有异常。孤星剑放在桌子上,桌上的一盏清茶早就凉透了。

  “这些人每年都来参加剑祭吗?”

  “这个,不是。有的来一次就再也不来了,有的却是隔几年来一次。”欧阳震放下手中的茶,拿起了随身的折扇,缓缓的打开赏玩。

  “有没有第一次来的人?”

  “不少啊,你不也是第一次来啊!”欧阳震的目光凝在随身的折扇上,折扇的正面是一个小篆的震字。

  “那有没有不请自来的人?”

  “更有了!那季老头的徒弟、你、陈家的伙计,不都没正式受邀吗!”欧阳震话语暗含着对凌丽的不满,但语气轻柔,又像是无意的。他把扇子翻了个面,把深邃的眼神挡在扇子后面。欧阳震随身折扇的背面写着:往昔戎马岁月稠,欲道相思,满殇浊泪何去留?大江滚滚向东去,浊酒难过喉,欲说还休,轻歌将进酒!

  凌丽看着扇子上的题字,想不到狂妄的断空魔剑竟会带着题有这样词句的扇子,自己也思念起波万青来。真不知道这小子做什么去了。

  “小姐若喜欢这玩物,在下送与小姐,不知小姐可会嫌弃?”

  “多谢,我只是看到上面的词句颇有感悟。再说,我何德何能,可任意夺人随身之物呢?”也许是和欧阳震混熟了,凌丽仅收起了平时泼辣刁横,展示出温柔来。

  “那我就不勉强了。”欧阳震坐起来,收拢折扇,又拢了拢头发。在整理好后,向门外走去。“走吧,在不动身就过午了。”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