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49:4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名门暗战
  4. 第003章 大公子

第003章 大公子

更新于:2018-03-16 18:31:23 字数:3073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李复,正向叶婉儿是诚心诚意的作揖和鞠躬道:“婉姨,我知错了。”见他知错就改的叶婉儿,心中的怒气是随即就烟消云散,十不存一。实际上,她对于眼前李复的感情颇为复杂。恪守礼法和论及辈分,自己同他生母是结义金兰,而名义上确实高出他一辈。若是论及两人当下年龄,自己比他大不了几岁,仍旧属于平辈,也就是一个姐姐。这要是论及血缘,自己和李复沾不上半点儿关系。或许说,自己是给李复当了童养媳,更为贴切。

  两眼环顾周围无人的叶婉儿,脸上的表情是徐徐地舒缓过来。她前一刻爆发的主因,一方面是不满意李复抱了自己一下,另一方面是恼怒于他唤自己为“婉儿”。毕竟,他不是自己的男人。要是让搬弄是非,多嘴多舌的第三人听了去和传了开,那么势必会让他人误以为自己和李复有了不齿的勾当。虽说这一类肮脏龌龊的事儿在名门大族中屡见不鲜,往往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但是叶婉儿不越过雷池,不想成为其中之人。

  脑子里面转念一想的叶婉儿,似乎又从中是品出了另外一些味道。虽然自己不是过来人,但是或多或少也明白男女之间到底怎么一回子事情。不无想到李复已过及冠之年的她,也是时候给他说一门亲事。大概是等李复成亲以后,性子和举止也会好生的收敛,不再轻浮。

  “你老大不小,也是时候成一个家了。按理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至于你爹……”先把话是说到一半就便停顿了下来的叶婉儿,着实在李复亲生父亲这一个事情上面有所忌讳,不好再往下说,于是话锋不免一转道:“既然姐姐不在,那么我就替你做主,说一门亲事。”

  “不要。”掷地有声,丝毫没有犹豫的李复,若是没有听见赵汉和叶婉儿的那一番对话,很有可能就应下了。这人生在世,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和老婆一起热炕头,儿女绕膝,过着殷实富足的小日子,才是真生活。

  正是因为赵汉的到来,才使得李复不再想着只过自己的小日子。在他看来,自己当下拥有的一切,完全就是别人的施舍。要不然,身为一家奴的赵汉对李家大公子为什么敬重有加,夸赞的了不得,不得了,而把自己直接比喻成老鼠。虽不奢望自己成龙的李复,也是不愿意被狗不拾的角色把自己给看扁了。

  不只是说说而已的李复,决心已下道:“婉姨,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争气的。”不清楚是自己对他这样的话听得太多感觉到麻木,还是自己内心深处对他已然绝望却不自知的叶婉儿,脸上唯有轻轻的一笑算作回应,却没有打消自己要替他找媒婆说亲。

  经由这一事之后,晃眼间又过去了数日。

  待在屋子里面是正儿八经努力读书,刻苦练习毛笔字的李复,虽说早就意识到自己去走科举这一条未必通达,但是不干这一个被世人公认为扬眉吐气和光耀门楣的正途,又能做什么呢?经商?那可是贱业。即便自己今后能够做成大明朝的首富,也会被士大夫阶层,统治集团瞧不起。本朝的沈万三,出资修筑南京城,犒赏三军,那么有钱,还不是落得一个被朱元璋整治,士林和权贵都瞧不起,没有了好下场。

  感觉自己将来说不一定就会是范进或者孔乙己的李复,忧虑的还有一层,便是自己所谓的本家到底是何方神圣?哪怕自己三番五次的问叶婉儿关于名义上的爹,以及本家之事,始终没有得到过他想要的信息和答案。毕竟,叶婉儿在这一个事情上面,总是保持三缄其口。

  “公子,要不出去转一转?今日,街面上肯定会很热闹。”站在边上伺候的引泉,留意到了自家公子是心绪不佳,于是就想着到街面上去溜达,舒展了一下道。

  明白自己这一种状态是既看进去书,又练习不了毛笔的李复,去到城中的街面上逛一圈,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要是心绪由差变好,就能事半功倍。接受了引泉这一个提议的他,领着对方是一起走出了家门。

  刚一步入进城中正街面的李复,瞧见街道两边是乌压压的站满了男女老少。既不是来买东西,也不是来卖东西的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着一个方向是翘首以盼。对此,免不得会引起李复的好奇心,于是就看向了紧跟着自己的引泉,随口一问道:“他们都准备看什么呢?”

  “今日是新任县太爷到任的日子。他们一个个都是来一睹县太爷的风采。”知情的引泉,据实以告道。

  而站在靠近前面,距离两人最近的一名陌生汉子,一面叠着脚尖向那一处张望,另一面是对边上的三名年轻女子,讲述道:“我可听说,咱们这一位新到任的大老爷,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一个人是赤手空拳就打死过一只白老虎。”

  “我还听说,这一李大公子可是科场扬名。不但如此,还颇有来头。他是礼部尚书,内阁次辅李文轩大人的嫡长子。”一名穿着长衫,头戴方巾的秀才,侃侃而谈道。

  “我们的县太爷不但文武双全,而且人还长得貌似潘安,一表人才。”其中一名盘子脸上有少许雀斑,相貌马马虎虎的年轻女子,着实展现出一脸花痴的模样道。

  站着一声不吭的李复,听他们是左一句,右一句的全是对新任大兴县太爷的赞美之词。对此,他自然而然就回想起了赵汉曾经说过的话。这一位新上任的县太爷,可是自己名义上同父异母的大哥。没有就此走掉的他,倒是也想看一看李家的大公子是如何不凡?

  没过多久,街面左右出现了两拨差人。他们是好似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进行维持起了秩序。随着“当当当”的声音是从远处传了过来,便直接就引起了看热闹人群中不少人的莫名亢奋。而高举着“回避”二字牌子的衙役,如同运动会开始最前行的仪仗队高举的彩旗一样,首先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

  不但没有坐从六品官轿,而且还没有身着朝服的李子默,身着一席便装,胯下骑着一匹皮毛油光发亮的乌骓马是徐徐前行。他的这一出现,如同天皇巨星驾临一般,瞬间就引爆了在场男人们的欢呼,女人们的尖叫。

  骑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的李子默是果真名不虚传,不但外貌俊美,而且流露出的英雄气,颇具当年楚霸王项羽的风采。紧随在他身后,分成两列,每一列都是四匹,总共八匹的黑色高头大马。而位于马身上的八名精壮汉子,清一色的全是李府护院家奴。一个个自信满满,昂首挺胸的他们,可不仅仅是中看不中用的仪仗队,而都是曾经战场上面杀过好一些人,建立过一定功绩的男子汉。

  一辆由两匹白马拉着的花梨木马车,跟着慢慢地前进,而位于马车两边算是有一些头脸的丫鬟,一个个不但长相出众,而且还身着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的头面首饰是一件不缺。哪怕是位于马车后面的其余大大小小地丫鬟,仆妇,等等都能从中看出其中的不凡之处……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睛里面的李复,着实从心里面生出有一种李子默是高富帅,而当下的自己和他一比,就是不折不扣的矮穷挫。当然,仅仅是和自己这一个名义上的大哥相比。实际上,自己倒不算矮,176公分的净身高;穷是不算,好歹也有铺面,田地和宅子。至于长相挫,也就更加扯淡,毕竟是客观还有几分小帅的模样在。可是,自己的身价和普通人一比,自然就是又成了高富帅,但是再和权贵一对比,就是TMD一个穷瘪三。

  李复眼望这一拨拨从自己眼前走过的人是不难想到,李子默是把在李府伺候他的全部奴仆班底都从京师大宅搬动了大兴县来。非但如此,恐怕李府的当家人又少不得额外调拨了好一些人手给其使唤。

  李复大概默数了一下,也是有三,四十人的规模。从中可见一斑的他是猜测着,京师的李府必然会像《红楼梦》中的贾府一般,甚至更加气派。作为这一家主假冒私生子的自己,终于理解了谨小慎微叶婉儿的苦楚,便是不敢轻易评论息息相关李家的是非。像他们这样身份的人,完全有可能也会招致本家某当权主母的不喜欢,就此算计和抹掉。

  前前后后和仔仔细细阅读过不少于十遍,称之为社会百科全书《红楼梦》的李复,不是不可谓清楚什么叫做侯门深似海的道理。主子斗,奴仆斗,丫鬟斗……高墙内外,上上下下相关联的人等是无有不在为“利益”二字明争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