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3 17:08:3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扶桑纪
  4. 楔子2追忆篇

楔子2追忆篇

更新于:2018-03-18 19:41:18 字数:2194

字体: 字号:
扶桑纪目录
共85章
  很多年以后,当他身穿黄袍,站在城楼之上,俯望沿着他的江山的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俯望他曾经放马过的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俯望金甲铁衣披坚执锐从城楼列阵而过的属于他的军队,俯望遥远的海平线上渐渐归来的庞大身影,俯望臣服于他的所有子民时,他总会想起那些冰刀雪剑风雨飘摇的日子,想起那些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日子,想起那些甘甜苦涩明媚而忧伤的日子,那是他的年轻的记忆,属于他的最美好的金色的年华,也是他的青春…

  玄术…忍术…忍者…武士…战船…战争…火药…樱花…雪,啊,雪…雪国,他想起了扶桑,想起了在扶桑下起的似乎经年不散的雪,以及那个美丽纯洁得就像雪一样的人…

  那个女人,她还在痴痴地等着我吗?她说她会每日坐在阁楼上,她的阁楼能看到渡口,她说她会坐在那里守望着渡口,一直就这么守望着,直到我最终的到来。

  那个女人,她果真如此?

  他的胸口忽然一阵的隐隐作痛,虽然他说过他会回去找她,并答应带她回中土,因为那是他曾经向她许下过的承诺,但如今却成为了无法兑现的承诺。

  不知她现在该怎么样了呢?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她应该不再等了吧,应该嫁人了吧,那个男人应该会对她很好吧,她应该会过得很幸福吧,不知她的头发开始发白了没有?不知她的容颜可曾有过改变?她应该还是像以前那么的美丽吧,她应该和我一样,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了吧…

  但愿如此。

  这时城楼上方放起了无比盛大的烟火,噼里啪啦地迎空破鸣,引得四下一阵的欢呼呐喊。

  他听着四下的呐喊,心头一触,忽然想起了那些战火绵延动荡不安的日子。

  他本不想再想起的,因为那是一段痛苦的岁月,他失去了太多太多,尤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也一并失去了,无奈记忆却像洪水一样决堤而出,汹涌澎湃而来,侵占了他全部的身心。

  他闭上双眼,眼角有泪,但很快就被风吹干了,他缓和了一下情绪,然后看着城楼下一队又一队列阵而过的火枪队和火炮队,忽然笑了笑。

  他的火枪队和火炮队全部都配备了由帝国精心研制的最新一代也是最强一代的火枪和火炮,配以此枪此炮,他的军队将无往不胜,神机营统领甚至在他面前扬言,给他百人,他可攻占一城,给他万人,他可攻占一国。

  对此豪言,他当然一笑置之。

  但火药的威力,他确实深信不疑的。

  他记得有人曾经对他说起过,不知是什么时候,也忘了是什么人,但那句话的内容他却记得很清楚,那人说,未来的天下,将是火药的天下,得火药者,得天下。

  如今看来,此人确实很有先见之明。

  对于此言,他记得他一开始是很不认同的,他依稀记得,太学的先生曾经反复教导过他,为君之道,必须先存百姓,得民心者方能得天下。

  他一直以为,先生的话是对的,可后来却证明,先生所言,只是片面的,并不完全正确。

  因为先生毕竟只是先生,他未曾身穿黄袍,坐于金銮王座之上,接受文武群臣万国来使的俯首朝拜,他不过是个臣子,试问又如何能懂帝王之道?

  父皇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属于他的时代也正在过去,即将到来的是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全新的开放的时代。

  即使深居皇宫之中,他也能很明显地察觉到,时代的力量,正在悄然推动着他的帝国,那样强大的力量,任谁也无力阻挡。

  他本想拿起他心爱的宝剑,随着时代的步伐一同前进。

  只可惜,他已经老了,老到拿不动他自己的宝剑了。

  若是能再年轻个30年就好了,一想到这,他不禁笑了。

  因为他想起儿时读过的那些古代帝王企图长生不老的故事,那些帝王,面对自然造化的演变力量无力抵抗,只能一天天衰老下去,可又不甘心任其衰老,于是千方百计地不惜倾尽一国之力去挽救自己日渐式微的身体,妄图永葆青春,享尽千年万年的帝王之乐。

  对于那些古代帝王,他曾经一度嗤之以鼻,须知死亡是一种自然的演变,是每个人不可避免的最终命运和归宿,无论你有多么的留恋多么的不舍,无论你如何的千方百计想尽办法,人,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他本以为自己和那些古代帝王会有所不同,他本以为自己会坦然面对已经到来的衰老和即将到来的死亡,他本以为自己会勇敢地接受这一切,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等他意识到衰老已经侵占了他的全部身心,意识到死亡离他越来越近,近到甚至能听得到死神的脚步声时,他一下子恐慌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了起来。

  他看看身上的黄袍,啊,它穿在身上的感觉是如此美好,美好到一旦穿上,就再也不想脱下来。

  他忽然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第一次穿上黄袍,坐在金銮王座上,接受满朝文武百官山呼海啸俯首臣拜时的情景。

  他记得当时他坐在金銮王座上,左顾右盼,紧张得瑟瑟发抖,待文武百官行完礼之后,他甚至忘记了叫他们平身起来,以致满朝文武众臣长跪不起,面面相觑,那样的情景,即使如今回想起来,也依然记得好笑。

  不过紧张也仅此一次而已,后来他也就不再紧张了。

  不仅没有再紧张,反而深深地、不可救药地迷恋其中,那种坐在金銮王座上一呼百应颐指气使不怒自威的感觉,是如此的妙不可言,那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至高无上的帝王神威,是如此的令人向往。

  黄袍在身,江山在手,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他本该知足的,但一想到他会老,他会死,他最终会放手曾经拥有过的这一切,然后赤条条而来,赤条条而去,他就一阵的遗憾。

  或许,人生的美好,正是由于有遗憾的存在,没有遗憾,反而成了不完整的人生。

  但他终究还是心有不甘。

  他抬头仰望天空,烟火依旧灿烂,噼里啪啦地迎空破鸣。

  苍天啊,就让我再多活500年吧…

字体: 字号:
扶桑纪目录
共8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