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8:20: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补心录
  4. 第一章 从此断

第一章 从此断

更新于:2018-03-17 12:44:07 字数:2906

字体: 字号:
补心录目录
共104章
  “我不甘心……”

  面对两人间竟是无话可说的沉寂,纪然喉头似乎被什么哽住了,咕哝着道。

  “是啊,你只是不甘心,那并不是爱。”对面秀丽的少女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吐出,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放手吧。”

  “芷诺……”

  “纪公子,请自重!若是不想更尴尬的话,还是叫我施姑娘吧。”少女脸庞上隐隐有冰冷之色浮现,生硬地打断了纪然。

  听了这话,纪然涩然一笑,本来似乎有无数话想说,这一刻却觉得什么都不必再说了。蓦然间许多往事一幕幕掠过心头:

  碧水茶楼的初识,那个只要一笑,便会浮现酒窝,暖人心脾的少女;

  卫城后山绵密的星空下,倚靠在他肩头,同天上的星星一道,闪着灵动眸子的女孩,还有萦绕在她周身的淡淡芳香,如痴如醉;

  如今清寂的临渊桥上,她却飘然而立,面若寒霜。

  记忆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若是已然失去,那么回忆便像饮一碗最苦的茶。

  纪然木然地想着,眼光中神色变幻,两人间长久的默契,纪然此时心中所想,少女岂有不知?

  但她却半转过身子,没有看纪然的眼睛,似乎在说:

  “我早忘啦!”

  “为什么?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是我有哪点没做好吗,我可以改啊……”纪然咬了咬牙,放弃了仅存的自尊,声音中竟然带着一股祈求的颤音。

  “很简单!因为我想要的生活,你给不了!”少女仍然没有看纪然的眼睛,偏着头道,“就凭你初元境四星的实力……你觉得我跟着你,会幸福吗?”

  少女的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纪然的胸口,愣了半晌,像在风中抓住了最后一丝芦苇般,急促地说道,“修炼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看即使是欧阳城主,已经是上元境后期的实力,也不见得他比平常百姓快活多少,整天处于勾心斗角的环境中,而且还时常担心着被他人取代。咱们就过着简单快乐日子,不好吗?”

  少女叹道,“你这话说得轻松,可是……”旋即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一直的愿望,便是远离那些让我想想都可怕的纷争,找一处安静的地方。”顿了一顿,纪然鼓起勇气,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少女听了这话,看起来却没有丝毫触动,轻呵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最后一句淡漠的声音远远地飘来:

  “我就是讨厌你这种幼稚。”

  纪然凝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向前跨出一步,终究还是收了回来,就一直呆呆地望着,凝立不动。

  天色渐渐暗了,临渊桥上的清寂逐渐被打破,陆续有劳碌了一天的人们走在了归家的路上,大多数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像傻子一样站着不动的青年。纪然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回家中的,暮色苍茫中,黯然的背影说不尽的孤寂萧索。纪然心头一沉,只觉得天地之间,事事都是萦然无味不知不觉间,纪然看到了那个坐落在山间的茅屋,微弱的灯光似乎是家的召唤。

  茅屋很简陋,却收拾得很是整洁,一位穿深蓝长裙的妇女借助着淡淡的灯光,正一针一线地缝补着什么,或许是因为长久的操劳,使她的鬓间已过早地开始发白,但是灯光摇曳下,还是可以看清,她脸庞上的秀丽之色,可见年轻时她也是一位美人,只不过时光容易把人抛。她便是纪然的母亲,何苑。

  “然儿,回来了啊。”何苑没有抬头,只听脚步声便知道是纪然回来了。

  “娘。”纪然应了一声,便往内室走去。

  只见桌上摆满了一桌丰盛的菜肴,虽然都是很简朴的食材,但明显是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浓郁的香气萦绕着整个饭桌。

  纪然一直压抑着心微微泛起些许感动,他这才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施姑娘今天没跟你一起回来吗?”外面的声音传来,纪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咕哝了一声。

  “唉…”何苑叹了口气,也走进了内室,给纪然盛上了满满一碗饭,道,“应该叫施姑娘一起过来的,今天是你十六岁生日,她每次来,我们也没什么可以招待,今天难得还算有些菜。”

  纪然每次听到“施姑娘”三个字,心头都如同被撞了一下,赶紧扒了一大口饭,含糊了过去。

  何苑自己却没坐下来吃,转身拿过一件淡绿色的长裙,递给纪然,道:“人家不嫌咱们家穷,还愿意跟着你,凡事都忍让些她,若是她不嫌我这粗手笨脚的,这件衣服你明儿给她送去。”

  纪然听到这里,一直木讷的心居然有些疑惑,暗想:“为什么一直话不多的娘,今天要交待这么多呢?”但是也不知怎么回答,只得垂下头去,也没有接过衣服。

  何苑是过来人,见到这个纪然的表情,当下也就明白了,叹了口气:

  “咱们家这个条件,的确是留不住姑娘啊…”

  纪然听了这话,忙道:“不是,是我跟她性格不合罢了,不关家里的事,娘您别多想…”

  话虽如此说,但纪然眉宇间的那股伤心神色却是掩饰不住。

  何苑看在了眼里,知道他心里很苦,看了一眼门口,出了会神,心中反复踌蹴着:

  “十六年了啊,也就是今晚了,然儿长大了,该不该把一切都告诉他呢?”

  ……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耳朵听到的很有可能是假话。

  就在何苑反复思忖着是否要将这个她守了十六年的秘密告诉纪然时,但还有一个场景,纪然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了。

  卫城,临渊桥。

  当施芷诺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她一直强忍着,长袖中粉拳紧握,因为太过用力,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带起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刚一转弯,施芷诺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一个踉跄,委顿在地,脸庞上两行清泪潸然淌下。望着路的尽头出了好一会儿神,脸上浮现一股挣扎之色,终究还是低下头,喃喃自语道:

  “也许,这是最好的方式了吧。”

  路的尽头,一辆马车缓缓行来,马车极其豪华,卫城只是金州的一座小城,平实很难见到如此豪华的马车,鎏金的装饰,两匹高头白马并排而驰,驾车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皱纹像蛛网一样攀爬着满脸,不时的便有一阵急促的气喘,似乎随时都有跌落马车的危险,但修炼之人却可以看出,这老人拉绳的双手极为稳健,挥鞭的力道拿捏得恰当好处,而且每次挥鞭都有收敛不住的元力涌动。

  越看越是心惊,修炼之途,境界越高,眼力便是越深,几位已经达到中元境的武师更是心中冒起一股寒意:这举手投足之间的境界,即使是卫城的欧阳城主,也达不到。

  而当马车行过,看到后厢那烫金的凤凰族徽时,最有资望的那位中元境武师眼中的寒意,则是在瞬间衍变成呆滞,忍不住喃喃道:

  “凤凰族徽…帝京城…朱家!”

  随即想要握起拳头定下心神,却发现整个手臂都在发抖,怎么也握不住。

  旁边几人见这位平素沉稳的武师竟然如此失态,心中微感诧异,略一分神,再定睛看去,那鎏金马车早已绝尘远去。

  马车一直稳稳地行着,却在瘫倒在墙角的施芷诺面前停了下来,苍老的声音缓缓吐出:

  “都解决了吗?”

  “嗯。”施芷诺早已擦拭干泪水,点头道。

  但她白静俏脸上的泪痕却没有逃过那位驾车老者,老者若有所思地道:

  “这是你的命…”

  “我知道。”施芷诺低下头,声音几如蚊蚋。

  “上车吧…”老者不再犹豫,微一抬手,施芷诺感到全身被一股元力包裹,然后便是稳稳地被抬入了马车之中。

  咚...咚…咚…

  随着马车极有节奏的声响,车内的施芷诺忍不住掀起了车帘,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从眼前消失,但那曾无数次让自己魂牵梦绕男子面貌却清晰地在脑海中浮现,她怔怔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可刚一碰,便如水泡般破开了。接着一股苦涩如涨潮般涌入脑海,耳畔却还是回荡起老者刚才的话:

  “这是你的命…”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补心录目录
共10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