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16:5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无尽迷局
  4. 序章 光人

序章 光人

更新于:2018-01-02 16:21:11 字数:2011

字体: 字号:
  “这里是……我……”郭崴洺睁开了双眼,然而扫视周围,却只能看见周围一片无尽的黑暗。便如同堕入了地狱的深渊,莫名的心悸。耳边极度的安静,仿佛隔离了尘世的安静,甚至能够清晰地听见胸腔中心脏那强有力的跃动和自己鼻侧重重的喘息声。周而复始。“我死了么……死后的世界便是这个样子么……”意识仍然保留着昏迷时的混混沌沌,郭崴洺仍然并不清楚状况。手指揉按着地面,直到生疼。坚硬的感觉,冰凉彻骨,感觉不到纹理,极端的细腻。根本摸不出的材质,仿佛根本就未曾在人间出现过一样。“死人,也会有触感么……如果说是灵魂的话,灵魂又怎么会有实体……或者说我根本就没有死,那么这又是哪里……可恶,我怎么什么印象都没有……”空白,一片空白。脑海中充斥着白色的巨大空洞,记忆的一片空白造成了强烈冲击,即使将要展开回忆,却只能感觉到大脑传来一种似有似无的胀涩感,隐约,却又深刻。不堪忍受,只得徒劳地用双手紧紧摁住太阳穴,使劲的揉动着。然而就在这时,黑暗中仿佛有什么异动。一个又一个的亮点渐渐闪烁着浮现,杂乱却紧密的散布在这黑暗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以一种凡人难以理解的轨迹律动着,宛若天体运行。而点点微光使得这一片空间一时间变得星光灿烂,便如同无尽宇宙的浩瀚星海。眼前的景象远远超出了郭崴洺的认知,只使得他深深地为之感到惊异,甚至痴迷。而意识中一种叫做狂热的情绪,更让他忘记了大脑的疼痛,思索于那独特的星痕。“星罗棋布……这里是外太空么?不对,我还能呼吸。地面上,坐着,拥有重力……”,郭崴洺摸了摸鼻翼,喃喃道,“可是,地球上,21世纪的今天,怎么可能有哪个国家的科技达到了这样的水准?如此庞大的数据,人类这么能够计算?这些东西,应该只有神才有能力创造吧。”并不在意他的痴语,亮光仍旧自顾自地盘旋闪烁,却又纷纷朝着郭崴洺的面门前的一点汇集着。一切重回黑暗。而顷刻间,千万道白光从那集结而成的光点迸射而出,点亮了周遭的一切。刺痛,强烈的光,使得郭崴洺那久经黑暗的双眼承受宛若着针扎一般的痛苦。触目,自然惊心。一声痛叫随即而出,郭崴洺用手紧紧地护住了双眼。正在此时,一道宏大却冰冷像冰块一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就像是平时有声小说播放时的平静语调,并没有参杂丝毫情感。“你醒了。”郭崴洺把手张开一条缝,感觉面前光线已经变得柔和起来。才慢慢打开了眼睛,寻找着这声音的源头。乳白色,没有掺一点杂色的乳白色。坐在一块乳白色的地面,放眼扫视,前、后、左、右、乃至于上方穹顶,目所能及的一切都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乳白。只有正前方,唯一一个不同于乳白的,是一个完全由澄澈洁白光线构成的立体光人。身形清晰,棱廓分明,有手有足。只有五官全是一片模糊,根本无法看清楚。实质一般的光线不断闪烁跳跃着,印彰这它的真实存在。至少现在的郭崴洺认为它与所谓的全息投影技术没有丝毫关系,它的存在,不过是这个神奇地域里的又一个神迹。“请问这里,是神的国度吗?”而那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平静而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死人,没有知道真相的权限。活着回来,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说话间,一个奇点在它的左手边出现,不断的吞吸着周围的光亮,扩充为一个昏暗的不规则的椭圆形空洞。空洞周围的光线剧烈抖动,却变成了一种如雪如银的澄澈白色,一面硕大的光门于是形成。而后,光人缓缓抬起了垂下的左手,手指指向光门;眼睛也随即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却只是淡漠地看着郭崴洺,那种感觉便如同上位者审视着他的附庸一般。“那么您是要我进去么?”郭崴洺皱起了眉头,然后抬右手指了指自己,会意地问道。光人点了点头。“我想,即使您是神,您也需要给我一个理由。”说着,郭崴洺从地面站起,眉心舒展开,平静地与光人对视起来。光人似乎楞了一下,而后缓缓将头昂起,模糊的嘴微微张阖着。顷刻间,周围便升起了一面圆形的烈烈火墙,那火焰足有一米多高。跳动的火舌如同游蛇一般翻涌,带起一阵阵灼人的气浪,不断地向正处在中心的郭崴洺推近着。四周温度随即迅速升高,灼热的气息直刺激着郭崴洺的皮肤。感受着高温随带来的不适感觉,郭崴洺终于清楚的认识到: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因为你没有选择,除非、你想死。”冰冷的声音与周围的灼热气浪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凌冽的感觉,就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架在脖子上,完全失去了自由。此刻,郭崴洺已经完全相信这个冰冷的家伙根本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这个理由我接受。”随即头也不回的迈步,缓缓向那张硕大的光门走去。“那我也没有资格知道我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什么了吧,是么?”没有回应。然而就在他踏入光门的前一瞬间,光人似乎顿了顿,终于再度开口道:“作为先行者之一,你有权限查看你的属性,而作为代价,你需要付出你生命的价值,为我战斗,或者为我死亡。”说着,郭崴洺左手手臂汇集出一团白光。再消散时,那里已然带上了一只手表。而后,光门中心空洞处散发出无可抗拒的吞吸力量,根本来不及挣扎。郭崴洺只感觉身体一重,便被卷了进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