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6:46:19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世界之石三部曲
  4. 第二章 我为美女当向导

第二章 我为美女当向导

更新于:2018-03-18 15:43:55 字数:3874

  事情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当我把决定带天琴和珊珊到过天崖下的事告诉那个带队导游的时候,她是坚决地抽出挎包中的纸笔,要我和两个女研究生写份中途离队的责任自负书,并且要我们交了橡皮艇的租金和押金。好在这份东西不是生死文书,我拿起纸笔敷衍了事地写了几句,签上颇具特色的大名,当然租金和押金是我的女“主顾”们出的,接着天琴也拿起纸笔一丝不苟地写了起来,我假装看她写字,呵呵!这才看清楚,天琴穿着的是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脚上穿的是一双银色的皮凉鞋,而珊珊穿的是水红色带几缕橘色条纹的半透明水袖衬衫,肩上挎着一个时尚小包,下穿一条白色高脚裤,脚上是一双浅兰色皮凉鞋,她们秀美的面容,曼妙的身材,再配上那身青春的装束,看得我脚都不想动了。

  珊珊向湖边的小艇走去,中途又停下来从包里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转头看到我还傻站在那儿,很不满似地说:

  “哎,走了啦!”

  “哦!哦!”

  我赶紧跟了上去。

  初秋的阳光还有着夏日的火热,相比之下剑湖的湖水则显得分外清洌和悠然,平时静谧的剑湖在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到来后顿时热闹起来,在手忙脚乱地系上救生衣后,大家自发地组队搭上了橡皮艇,导游的橘色专用橡皮艇在最前面,其它的游客用黑色橡皮艇或远或近地跟随在后面,三三两两向下游的目的地进发了。

  溪水清澈见底,惊惶失措的大小鱼儿和它在水底的影子、或者青青的水草和飘浮水中的不知名的树叶时常掠过游人的眼帘,水流的速度非常适中,使两岸各种不同的树木、沙滩、卵石、野花、奇草或山石从我们面前缓缓地行过,又行远。偶尔有鸟类的身影划过树冠间露出的蓝色天空,抬起头来觉得晴空和那片白云似乎不曾运动,直到许久再去看时,才发现换了其它的样式,随人心而可以随意取名。间或溪流穿过的地方两岸满是大树,那种苍老虬劲的树干和高高遮蔽着天空的繁茂枝叶相映成趣,则又是另一种自然之于人类的馈赠。

  同坐在一个橡皮艇上的天琴和珊珊正在开心地笑,尤其是珊珊,银铃般的笑声在这一溪流水的涟漪中荡漾开去,在这时常静静蛰伏的森林中荡漾开来,这笑声也触动了我。我在想,作为长期处在学校那个封闭的环境里的她们,此刻的心情是否也是为了这美丽的景色和闲情逸致的自由而快乐着呢?而且两人的笑容之灿烂,使人不由想起“人面桃花”的词句,“人面不知今何在,桃花依旧笑春风”,想想古人真是形容得恰到好处啊!能与佳人同船,人生一大乐事也。记得老辈人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不知道我和那个叫天琴的女孩有没有百年缘分,如果能够一辈子跟她在一起,那该多好。此时身为“船工”的我正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着,突然又是珊珊打断了我的白日梦,“喂,还有多远啊?”

  我这才想起自己的“任务”。

  “哦,快了吧,看看你的手机,我们漂了多久了?”

  珊珊从她身上挎的包里拿出了她那款式奇特的手机看了看。

  “两小时三十二分十八点三十五秒。”

  不愧是研究生啊,时间卡得这么细,手机时间可以这么精确,看样子一定很高极吧,那她的家庭条件一定不错喽,再看看天琴,她的左手腕上一条银白色的丝绸腕带也是十分显眼,配在她的手上是那么好看,想不到现在流行这种手带装饰,难怪做生意的人老是说女人的钱好赚。我思忖着,随口答道:

  “大概还有十几二十分钟就到那条支流了。”

  一边说着,我一边打起十二分精神集中注意力观察起那条支流该在哪儿出现。

  十几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在我注视中,前方的溪流在右岸边一大簇芭茅和怪石后有一条不显眼的支流在阳光下显出点点波光,有一部分溪水从那儿流向未知的彼方。

  “哈,就是那儿了。”

  天琴和珊珊向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脸上现出急切和兴奋的神色。

  我们的橡皮艇离开大队,向支流中驶来,顺着水流的方向,在原始次森林的枝叶间,远处一座紫绿色山崖时隐时现,那就是过天崖。我对过天崖的情况知道得确实不多,只记得上次那个当地的村民说,过天崖是当地旅游部门一直打算开发的一个景点,但因为进去的交通极不方便,并且还牵扯到资金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关系,一直没能开发出来。远看过天崖,就象条很巨大的“棒槌”,“槌”身几乎垂直地立在地上,加上它本身就处在森林中的高地上,所以整个过天崖高出周围的原始次森林一大截,上面的“槌柄”则更高,“槌柄”上部有一个洞,因为太高,从来没人上去过,想来也就没人进过洞。有趣的是,远远看去,整个崖身的中间以下虽然披满植被,但高处的“槌柄”却是裸露的,可能是因为整个原始次森林处于一个更大型的谷地中的缘故吧,“槌柄”也不见得有什么风沙吹蚀的痕迹,如果有什么考察队能来搞个碳同位素年代鉴定,应该就可以更多地揭开它的神秘面纱了。

  还记得村民讲述的关于它的传说:为什么叫过天崖呢?据说是古时候有一对相好的青年男女逃婚,结果当晚被族里追捕的人群围在这片原始次森林中的巨大石崖脚下,眼看就要被抓住了,就在她们打算自杀徇情的关键时候,她们俩真挚的爱情感动了上天,崖顶“槌柄”上的洞穴里忽然出现一道黄色夺目的光柱射向二人,只见二人竟然溶入光中,一阵无声的闪光后,再也不见了踪影,追赶的人惊得目瞪口呆,认为是上苍派神仙把二人接上天去了,所以就把这里叫过天崖了。传说归传说,因为久远的传说没人会当真,偶尔有一两个药农来了,看到高高的的崖身,再看看光光的“槌柄”,也只有摇头走人的份了,至于传说中的那个洞穴,倒是还在“槌柄”上经受着日月沧桑的变化,估计现在是被某些可以飞行的动物占了作巢,反正应该是没人进去过了。

  我们的橡皮艇划行得越来越慢了,一方面是因为水流速度慢了下来,另一方面是因为溪流变得很窄,两岸的野树野草枝叶过于茂盛,经常挡住去路,我们不得不用手中的桨拨开它们,加上我非常怕蛇,就拨打得更勤快了。穿过一大片高高的水芦苇地,穿过一大片长满了水生灌木的沼泽,在我们累得够呛,并且已经觉得很久看不到我们的目的地的时候,溪水一转,变得开阔,眼前景色更是使人豁然开朗起来,林中高地的岸滩就在我们眼前,一大片宽阔的青草甸中,立着的正是过天崖。

  “真是象人生经历一样啊,正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自认为恰到好处地卖弄着那点粗浅的汉语知识和人生哲理。

  “真是好漂亮的景色呀!”

  珊珊也是情不自禁地喊出来,一时好象又觉得不符合自己的“淑女”形象,脸红了红,接着又好象觉得这并不会损坏自身魅力一样,继续着自己的赞叹起来,神情真是十分可爱。一边的天琴虽然也是满脸的兴奋,看到珊珊的张扬样子,却是摇了摇头抿着嘴轻笑起来,也许是早就见惯了珊珊这样的情形,那种笑容倒是另一种惹人神魂颠倒。

  “喂,木瓜,看我姐姐漂亮,就发呆了哇!我姐姐可是有很多男孩追的哦。”

  我想自己是脸红着缓过神来的,好在我的肤色够黑所以才没被看到吧,一转眼,正好看见天琴的脸也有点红。

  “哪里啊,我,我是在想前面是谁在说我们这里的山水比不上她家乡的景色哦!”

  我赶紧反击着,因为我知道“进攻是最好的防守”的道理。

  “哦,你还蛮记仇的嘛,人家那不是随便说说的吗,前面大家又不是很熟。”

  珊珊一脸认真的样子。

  看到反击马上奏效,我的心里暗暗得意,决定继续反击。

  “还有,你刚才说谁是木瓜啊?我象吗?”

  我笑嘻嘻地说着,一脸的不正经。

  “哎,你的名字里都有两个‘木’了,还不是木瓜呀!”

  “你——!”

  我差点气昏了头,被这么个小丫头开涮,岂不是要被我教室里的哪些小毛孩子们耻笑。

  “珊珊,看你,别乱说呀,楚大哥可是在免费给我们带路呢!我们还是赶快上岸吧。”

  “收到了啦,我们快上岸吧!”

  珊珊一边娇嗔地应着她的天琴姐,一边竟然还是对我发布着命令。

  I服了YOU,

  “坐稳了!”

  我喊了一声,很有男子气地一撑桨,艇很稳很快地驶向长满青草的岸滩,然后我一纵,第一个跳上了草甸,天琴把艇绳丢给我,大家很快全上了岸,我把艇绳捆在岸滩边一根比较粗的杂木树干上,我可是指望着赶快帮她俩找到标本,然后在黑夜来临之前带着她们赶到原计划中的旅游宿营地。

  看我捆牢了艇绳,天琴很礼貌地对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了,楚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在这儿等我们一下吧,我们采到标本马上就来。”

  “不用我陪你们过去吗?”我诧异地指了指那边的大石崖,“你们不是打算就采集这些青草或者是那石壁上的苔藓吧?”

  “不是啦!”珊珊好象急于去那座巨崖下的样子,“我们找标本的工作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了,你又不内行,就别跟着我们碍手碍脚的了。”

  “珊珊看你,楚大哥对不起,她就是这么毛手毛脚没有礼貌啦。”天琴在旁边解释着,珊珊一副委曲的样子。

  “你在这儿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看看景色,我们很快就回来的,这里只是一个大草甸子和一座山崖,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好吗?”

  看珊珊神神秘秘的样子,再看看天琴仿佛恳求的眼神,我想我一个大男人老跟在她们女孩子家后面太紧,确实——好象——不太方便。

  “没事没事,你们去忙吧,有什么事喊我一声,我就在这里,不会离你们太远,你们也是,不要太跑远了,就算这里没有什么危险的大动物,就算遇见蛇阿毒虫阿什么的也挺危险!跑太远我包里的蛇药可就救不了你们哦!”

  “喂喂喂,你是唐僧啊!”

  尖牙利嘴的珊珊不客气地打断我的说教,拉起她还没反应过来的天琴姐向过天崖跑了过去,只丢过来一句。

  “木头,等着吧,我们就回来。”

  看着跑向过天崖的一白一红两个快乐的背影,心头有点茫然若失,但那只是瞬间的感觉,我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摇了摇头,然后释然地坐下来决定先好好吃点东西,再在周围转转,看看风景,毕竟这里的景色可不是能经常能见到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