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20 00:30:4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邪神之怒
  4. 第一章 遗弃的少年

第一章 遗弃的少年

更新于:2016-05-25 13:35:27 字数:3189

  第一章?遗弃的少年

  素月大陆,南部,南城。

  作为一处低级的小城池里,南家庭院,不断传出习武的喝声,这些人都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们正在这只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习武场上努力的练习着。边缘处,一道身影,站在那里看着场中的练习,显得那么的独特。

  少年一身粗布衣服,如同一道透明的空气一样站在那里,与场上南家的青年才俊显得格格不入,好像他就只有观看的资格。浓密的头发,有些散乱的束起在脑后,深邃的眸子中,紧紧的盯着那些习武的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和自嘲,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场中一道目光像是才注视到他一般。

  “哟呵,这不是剑灵?一直看着我们修炼,难道你出现玄力了?”说话的少年,一身华丽的武服,眼神中露出一丝嘲讽和轻蔑。

  这是南家嫡系子弟南耀天,当代家主的亲孙子,而那一直站在边缘处的少年,则是南剑灵。

  南剑灵,南家的旁系子孙,他的爷爷是南家大长老,自己的父母在十年前就为了家族之事双双身死,留下孤苦的他,要不是爷爷一直照顾他,只怕早就被人赶出了南家。再说,南家家主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从小就没有玄力,玄力在大陆上是一个人生存的根本,如果连玄力都没有,那和废物无疑。别说是南家的旁系子弟,就是普通人家的儿郎,也会产生玄力,只是那些普通人家的儿郎没有好的功法,无法修炼罢了。

  十六年来,他受尽家族的白眼、嘲笑、讥讽、欺凌,彻底沦为最下层的人,就是一个普通的侍卫都可以嘲讽,讥笑他。

  长期忍受着这样的凌辱,他南剑灵对于那些嘲讽欺凌他的人,早在心里上烙下极度的恐惧。

  一度想要报复那些凌辱他的人,奈何自己无法生出玄力,除了暗骂自己是废物之外还是废物,灵魂深处隐藏着的深深恨意,无法成为现实。

  “南剑灵,你这个废物,给我南家蒙羞,竟然还敢出现在人前,要是我的话,早就找个偏僻的地方自杀了。赶紧滚出南家,不要白白浪费了南家的食物,南家不养废物。”

  心中的恨意,熊熊的燃烧着,南剑灵想要爆发,暗恨自己无用。强忍着怒火,手里的拳头死死的捏着,没有理会南耀天的羞辱,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南剑灵没有理会自己,想要转身离开,南耀天从后面拉着南剑灵的衣襟:“废物,敢不理会我的话!”

  说着,南耀天目光中闪现出一丝锐利的怒气,场中可是有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这废物竟然敢不理会自己,那自己的威严何存?

  “放开!”淡漠的看了一眼南耀天,南剑灵冷声道:“南耀天,请你放开!”

  看着南耀天阻止自己,还把自己禁锢在原地,南剑灵强忍着怒气,压下心中的不甘。

  “哼,一个废物,竟敢无视我,还在老子的面前捏起拳头,你他丫的,简直就是一个废物中的战斗机。”低声的话语在那剑灵耳畔响起。

  南耀天趁此机会,把自己右手中把玩的玉佩放在南剑灵的衣服里,南剑灵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上多了一样东西。

  想要伸手拿出来的时候,已然是来不及了,因为这个时候,南耀天对他冷笑一声。

  随即,转身对场中的人笑着开口道:“大家快来看啊!昨天我还在找玉佩,没有想今天会在南剑灵的身上找到,不是这个废物偷的,还有谁?”

  南耀天的话音刚落,场中的少年便围了过来。

  南耀天神不知鬼不觉的向其中两人挤了挤眼,两人心领神会,马上附和起来。

  “对,昨天我陪耀天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没有想到竟然在南剑灵的身上,看来,南剑灵不但是家族的废物,还是一个丢人现眼的小偷,这样的人岂能留在南家?那可是不堪想象啊!”

  “就是……”

  “就是,身为一个废物也就罢了,但没有想到素质这么低,还偷东西,这要是传出去,南家出现一个手脚不干不净的小偷,那我南家的颜面何存?岂不让人谈为笑柄!”

  场中的人跟着附和起来,尤其是心领神会的两人,你一言我一句。

  呆在原地的南剑灵想要解释什么,只是场中的声音一道盖过一道,场中的人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或者说就算知道不是他做的,也不会有谁出来帮他说一句公道话。

  众口铄金,顺理成章。

  南剑灵被带到家族刑法堂,罚到后山,永远不得离开南家后山。

  后山,枯草从生,几乎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一点,这里根本没有人会管南剑灵,南剑灵在这里就只能自生自灭。

  径自抱着腿,南剑灵痴痴的待在原地。

  此时,正值秋季,寒冷的大风无情的吹动着,让他受单薄的身影疲惫不堪。

  从早上就被刑罚到这里,现在已经是晚上,南剑灵饥肠辘辘,却没有一点办法。

  粗布衣服让他的大腿之下暴露在空气之中,寒风瑟瑟,让他自觉蜷缩着的身体不由得打颤。

  星辰皓月,繁星点点。

  这个时候,天际一道绿色的光芒射来,南剑灵看着这道光芒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却是没有一点办法。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有一点勇气,面对这未知的东西。

  绿色光点停落在他身前一米的枯草上,没了动静,南剑灵蹑手蹑脚的向前靠了靠,想要看清这道突然闪现而来的光点,却不想,这个时候,周围发出一道虚弱的声音。

  “孩子,你独自一人在这里干嘛呢?”

  这道声音很温和,但南剑灵何时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慌忙的向后缩了缩,拼劲全身的力气戒备的看着四周。

  “你是谁?你给我出来!”

  南剑灵捏起冷得都起了鸡皮疙瘩的拳头,象征性的向四周挥了挥。

  “我是谁?我是一代风云大帝剑南天,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剑南天探查一番,知道自己身前的这个少年的身上连一点玄力也没有,这还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现象,身为武帝的他也一阵咋舌。

  “风云大帝,我不知道。我叫南剑灵。这里是南城南家,而我是南家的旁系子弟。”

  南剑灵胆小的看着这道绿光,没有放松戒备,但循迹着声音的话还是回答道。

  “既然你是南家的子弟,那为什么独自一人在这里,而且我看你很饿似的,还没有吃饭?”

  一代武帝剑南天很会洞悉人心,一看南剑灵没有玄力,定是被南家视如废物,他瞬间明了眼前小家伙的处境。

  对于一个家族而言,根本不会在这种废物身上浪费资源。

  他不问还好,一问,南剑灵彻底的崩溃。

  十六年了,十六年来,他没有一丝一毫放弃过修炼,可不管用什么办法,就是不能产生玄力。

  家族的白眼、嘲笑他算是受够了,在家族之中坚强的不让自己哭泣,现在四周没人,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却是颤抖的哭泣了起来。

  “我...今天的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他们陷害我,我是无辜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一直避让他们,到头来却是更加汹涌的报复,为什么?”

  “我从小没有父母,只有爷爷一个亲人,而爷爷一年也没有多少时间陪我,随时为家族事业奔波,他们为什么总是欺负我?”

  此刻的南剑灵狠狠的释放着自己心里的委屈,如同泻闸的洪水般,汹涌的奔腾出来。

  现在这里没人,听到声音里的温和,毫无忌惮的哭诉出来,他才不用担心家族之人会看到他脆弱的样子。

  然而,声音来源的剑南天,听到南剑灵述说的一切,打定了一个主意,那就是要夺舍南剑灵的身体。

  唯一的办法就是和这个废物子弟的灵魂重合。

  剑南天抛出一个诱惑“孩子,别哭,你想要变强?”

  “想,我要让这些欺负的人知道招惹我的下场!”南剑灵根本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可刚说出来,一下没有了声音,他知道自己没有玄力,想要变强怎么可能。

  “你想拥有力拔泰山,通天彻地的本领?”

  “你想要受万人敬仰的高手?”

  “爷爷保护你怎么多年了,你想要保护爷爷?”

  “你想让那些给你白眼、嘲笑你的人对你刮目相看?”

  剑南天的声音就像道道魔音,狠狠地撞击在南剑灵的脑海之中,南剑灵紧紧的拽着拳头,眼眸之中散发出一股对实力的追求。

  自己的父母是被何人杀害他不知道,他不能让自己的父母就这样白白的死去,他要报仇,他要变强。

  想到这些,他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炙热,对力量更加的渴望。

  “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也是被人陷害才重伤逃离此地,下面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剑南天没有选择逼南剑灵,现在的他很虚弱,要是吓坏南剑灵的话,那岂不是破坏自己的大事,那自己连报仇的机会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