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3-20 00:59: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南北封魔终
  4. 更多的

更多的

更新于:2017-08-21 14:25:19 字数:10207

字体: 字号:
南北封魔终目录
共2章
  女在演奏着五鼓舞,鼓声洪亮,其身姿更是没得说。渐渐地她仰着身子敲击着鼓,却丝从一千年前开始,就住着守护智異山的守护神。而此时林中,一个带着草帽,身着蓝色布衣的人,手持着一根拐杖慢慢走向丛林。穿过一颗颗茂密的树木,越过一片片青绿的小草。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前,这个山洞周围长满了花草和小树藤蔓,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越灵,越灵你在哪啊?是我,素正来了!越灵!”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声,鸟叫声还响在耳旁。“越灵,他不会又……”蓝衣人满脸担忧的看着远方。而在这片森林另一个地方。一个黑衣男子快速奔跑,蹦蹦跳跳,不时蹬着一棵树来一个空翻。跑了一会终于止步,呼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咚咚哒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黑衣男子不禁止步听闻,这优美的鼓声在这不曾来人的森林响彻,勾起了黑衣男子的好奇。左右看了看,辨对了声源,寻觅而去。“咚咚哒哒哒、哒咚哒、咚咚哒咚哒咚……”声音越来越近,黑衣男子站在了山顶之上,俯视群山脚下的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嘴角一弯,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咚哒咚哒咚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那片灯火通明之处,是一个客馆,场中央一名妓女在演奏着五鼓舞,鼓声洪亮,其身姿更是没得说。渐渐地她仰着身子敲击着鼓,却丝毫没有不足之处,其鼓技可见一斑。黑衣男子跑下了山,快速跑到了一棵树上,满脸兴奋不可掩饰。正看着看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一辆牛车拉着一个由木棍搭成的牢笼,牢笼中有着两名女人,一名男人,两女脸色看起来十分憔悴,男子的脸上满是担忧,他们衣着贵族家的衣服,上面还沾着几滴鲜血。牢笼旁边还有六名衙役的捕快,两名牵着牛,四名守护在牢笼四周,看起来十分威武。一直将牛车拉到一家打着灯笼的门前,方才停下。“已经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了,你们赶紧下来吧!”一名捕快一边用钥匙打开牢笼的铜锁一边慢悠悠地说道。而牢笼内的“还不下车干什么!?”捕快增大了声音,语气之中有一丝气愤。“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快些!”终于,最靠近门边的一名女子怯怯地走了下来,接着中间的女子也起身打量着周围。“你还在磨蹭什么!?”那个捕快不耐烦地用手一把将女子拽到了地上。在不远处的黑衣男子看到此幕后眉毛一挑,深吸了一口气。“小姐!”最先下来的女子急忙扶了过去。“姐姐!姐姐你还好吧?没有受伤吧?”男子也赶忙下来扶住,然后起身转向身后看着那名捕快吼道:“混账!你胆敢这么放肆!”“什么!?胆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罪人的儿子,现在还装什么两班啊!?”捕快脸上充满了不屑的回道。“混账东西!还不闭上你的臭嘴!”捕快闻言瞬间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大吼:“你个臭小子!闭上你的臭嘴!臭小子!竟敢跟大人这么说话!?扔你去马粪堆里才会清醒啊!?啊!?”在一旁最先下来的女子看不下去了,起身跑去阻止就快吵上的两人。“大叔,你还不快放手!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些年大叔你的家人是靠谁能吃上饭的!?不全靠我们家大人么!?你怎么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啊!?这怎么可以呢!?”女子声音颤抖地说道看着满脸怒色的女子,捕快有些口吃了,张嘴也说不出几个清楚的字。“今天可真是倒霉啊!”捕快说罢,双手一用力将男子狠狠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转身离开。“少爷!”“正允!”当两女怒视捕快的背影的时候,走在门前敲门的他又开口了。“来人啊!来人!我是朴狱卒!”只见一个女人将门打开一个缝隙,看清人后才打开小跑出来,身后随着一个男人。“朴狱卒大人您来啦?”女人满脸笑容对着这个叫朴狱卒的捕快可爱地说道。“怎么才出来啊?这个给你,我这就把人交给你了,那我先走啦!”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令牌交给了女人,准备转身离去。“就这么走了多可惜啊,进来喝一杯吧!”“我也想啊,可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所以我还得回去!下次来,就给我来一杯米酒吧!”“那就这么着吧。”“那你们继续忙吧!”说罢转身对着身后同随的捕快说道:“我们走吧!走吧!”一行人拉着牛车走向了远方。一女一男走向了在地上的三人。“你们在干什么呀!?还不赶快进来!?”三人起身,被叫成小姐的女人对着女人问道:“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你们年春花馆都不知道吗!?”“什么!?春花馆!?那不……就是妓院吗!?”最先出来的女子忍不住插嘴问道,说完,那个少爷同女子一起看向了小姐。“姐姐!”小姐听后怒目圆瞪,眼睛有些水雾,但不仔细看却丝毫看不见。“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院中,汗水浸湿了演奏五鼓舞的妓女的衣衫。终于,在优美的鼓声中,她以完美的音调结束。沉寂几秒之后,掌声不断响起,赞叹声也不绝于耳。每个人都有着满足的笑容。“名不虚传!五鼓舞千行首可是天下第一啊!啊哈哈哈哈哈……”千行首向主堂贵宾方向鞠了一个躬下台离去。在后院里,两名打扮妖娆的妓女围着千行首不断的赞叹。“新来的县衙大人灵魂都出窍了!看着行首大人的五鼓舞直流口水啊!嘻嘻!”“何止是流口水啊!他裤裆都……”“诶!又,又从嘴里说出这种话!怎么都那么肤浅啊!”千行首打断了那名妓女的话,对着她们训道。两女立刻闭嘴,显然对这个行首大人深深顾忌。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赫然便是先前在门外随着那名女人而出来的男人。“大人!我是张石!”“什么事?”“那个,行首大人……”他将过程说了一遍,而后随千行首一起走向门外。而此刻在门外。“我是不会进去的!”小姐不屈地说道。“不进来的话,被卖到官妓的身份,你还能怎么样!?想死吗?”开门的女人对小姐劝说着。“直接把我杀了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跨过那道门的!”“孩子,现在因为县衙大人的宴会都快忙死了!所以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进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一个美丽而幽深的山林之中,石林耸入云霄,皓月高挂夜空。那里是崎岖,是人类不敢靠近的险峻山势。自远古以来只有一群灵物出没的地方,月光庭院。在这个月光庭院,从一千年前开始,就住着守护智異山的守护神。而此时林中,一个带着草帽,身着蓝色布衣的人,手持着一根拐杖慢慢走向丛林。穿过一颗颗茂密的树木,越过一片片青绿的小草。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前,这个山洞周围长满了花草和小树藤蔓,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越灵,越灵你在哪啊?是我,素正来了!越灵!”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声,鸟叫声还响在耳旁。“越灵,他不会又……”蓝衣人满脸担忧的看着远方。而在这片森林另一个地方。一个黑衣男子快速奔跑,蹦蹦跳跳,不时蹬着一棵树来一个空翻。跑了一会终于止步,呼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咚咚哒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黑衣男子不禁止步听闻,这优美的鼓声在这不曾来人的森林响彻,勾起了黑衣男子的好奇。左右看了看,辨对了声源,寻觅而去。“咚咚哒哒哒、哒咚哒、咚咚哒咚哒咚……”声音越来越近,黑衣男子站在了山顶之上,俯视群山脚下的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嘴角一弯,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咚哒咚哒咚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那片灯火通明之处,是一个客馆,场中央一名妓女在演奏着五鼓舞,鼓声洪亮,其身姿更是没得说。渐渐地她仰着身子敲击着鼓,却丝毫没有不足之处,其鼓技可见一斑。黑衣男子跑下了山,快速跑到了一棵树上,满脸兴奋不可掩饰。正看着看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一辆牛车拉着一个由木棍搭成的牢笼,牢笼中有着两名女人,一名男人,两女脸色看起来十分憔悴,男子的脸上满是担忧,他们衣着贵族家的衣服,上面还沾着几滴鲜血。牢笼旁边还有六名衙役的捕快,两名牵着牛,四名守护在牢笼四周,看起来十分威武。一直将牛车拉到一家打着灯笼的门前,方才停下。“已经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了,你们赶紧下来吧!”一名捕快一边用钥匙打开牢笼的铜锁一边慢悠悠地说道。而牢笼内的“还不下车干什么!?”捕快增大了声音,语气之中有一丝气愤。“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快些!”终于,最靠近门边的一名女子怯怯地走了下来,接着中间的女子也起身打量着周围。“你还在磨蹭什么!?”那个捕快不耐烦地用手一把将女子拽到了地上。在不远处的黑衣男子看到此幕后眉毛一挑,深吸了一口气。“小姐!”最先下来的女子急忙扶了过去。“姐姐!姐姐你还好吧?没有受伤吧?”男子也赶忙下来扶住,然后起身转向身后看着那名捕快吼道:“混账!你胆敢这么放肆!”“什么!?胆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罪人的儿子,现在还装什么两班啊!?”捕快脸上充满了不屑的回道。“混账东西!还不闭上你的臭嘴!”捕快闻言瞬间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大吼:“你个臭小子!闭上你的臭嘴!臭小子!竟敢跟大人这么说话!?扔你去马粪堆里才会清醒啊!?啊!?”在一旁最先下来的女子看不下去了,起身跑去阻止就快吵上的两人。“大叔,你还不快放手!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些年大叔你的家人是靠谁能吃上饭的!?不全靠我们家大人么!?你怎么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啊!?这怎么可以呢!?”女子声音颤抖地说道看着满脸怒色的女子,捕快有些口吃了,张嘴也说不出几个清楚的字。“今天可真是倒霉啊!”捕快说罢,双手一用力将男子狠狠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转身离开。“少爷!”“正允!”当两女怒视捕快的背影的时候,走在门前敲门的他又开口了。“来人啊!来人!我是朴狱卒!”只见一个女人将门打开一个缝隙,看清人后才打开小跑出来,身后随着一个男人。“朴狱卒大人您来啦?”女人满脸笑容对着这个叫朴狱卒的捕快可爱地说道。“怎么才出来啊?这个给你,我这就把人交给你了,那我先走啦!”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令牌交给了女人,准备转身离去。“就这么走了多可惜啊,进来喝一杯吧!”“我也想啊,可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所以我还得回去!下次来,就给我来一杯米酒吧!”“那就这么着吧。”“那你们继续忙吧!”说罢转身对着身后同随的捕快说道:“我们走吧!走吧!”一行人拉着牛车走向了远方。一女一男走向了在地上的三人。“你们在干什么呀!?还不赶快进来!?”三人起身,被叫成小姐的女人对着女人问道:“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你们年春花馆都不知道吗!?”“什么!?春花馆!?那不……就是妓院吗!?”最先出来的女子忍不住插嘴问道,说完,那个少爷同女子一起看向了小姐。“姐姐!”小姐听后怒目圆瞪,眼睛有些水雾,但不仔细看却丝毫看不见。“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院中,汗水浸湿了演奏五鼓舞的妓女的衣衫。终于,在优美的鼓声中,她以完美的音调结束。沉寂几秒之后,掌声不断响起,赞叹声也不绝于耳。每个人都有着满足的笑容。“名不虚传!五鼓舞千行首可是天下第一啊!啊哈哈哈哈哈……”千行首向主堂贵宾方向鞠了一个躬下台离去。在后院里,两名打扮妖娆的妓女围着千行首不断的赞叹。“新来的县衙大人灵魂都出窍了!看着行首大人的五鼓舞直流口水啊!嘻嘻!”“何止是流口水啊!他裤裆都……”“诶!又,又从嘴里说出这种话!怎么都那么肤浅啊!”千行首打断了那名妓女的话,对着她们训道。两女立刻闭嘴,显然对这个行首大人深深顾忌。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赫然便是先前在门外随着那名女人而出来的男人。“大人!我是张石!”“什么事?”“那个,行首大人……”他将过程说了一遍,而后随千行首一起走向门外。而此刻在门外。“我是不会进去的!”小姐不屈地说道。“不进来的话,被卖到官妓的身份,你还能怎么样!?想死吗?”开门的女人对小姐劝说着。“直接把我杀了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跨过那道门的!”“孩子,现在因为县衙大人的宴会都快忙死了!所以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进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那个,行首大人……”他将过程说了一遍,而后随千行首一起走向门外。而此刻在门外。“我是不会进去的!”小姐不屈地说道。“不进来的话,被卖到官妓的身份,一个美丽而幽深的山林之中,石林耸入云霄,皓月高挂夜空。那里是崎岖,是人类不敢靠近的险峻山势。自远古以来只有一群灵物出没的地方,月光庭院。在这个月光庭院,从一千年前开始,就住着守护智異山的守护神。而此时林中,一个带着草帽,身着蓝色布衣的人,手持着一根拐杖慢慢走向丛林。穿过一颗颗茂密的树木,越过一片片青绿的小草。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前,这个山洞周围长满了花草和小树藤蔓,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越灵,越灵你在哪啊?是我,素正来了!越灵!”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声,鸟叫声还响在耳旁。“越灵,他不会又……”蓝衣人满脸担忧的看着远方。而在这片森林另一个地方。一个黑衣男子快速奔跑,蹦蹦跳跳,不时蹬着一棵树来一个空翻。跑了一会终于止步,呼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咚咚哒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黑衣男子不禁止步听闻,这优美的鼓声在这不曾来人的森林响彻,勾起了黑衣男子的好奇。左右看了看,辨对了声源,寻觅而去。“咚咚哒哒哒、哒咚哒、咚咚哒咚哒咚……”声音越来越近,黑衣男子站在了山顶之上,俯视群山脚下的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嘴角一弯,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咚哒咚哒咚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那片灯火通明之处,是一个客馆,场中央一名妓女在演奏着五鼓舞,鼓声洪亮,其身姿更是没得说。渐渐地她仰着身子敲击着鼓,却丝毫没有不足之处,其鼓技可见一斑。黑衣男子跑下了山,快速跑到了一棵树上,满脸兴奋不可掩饰。正看着看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一辆牛车拉着一个由木棍搭成的牢笼,牢笼中有着两名女人,一名男人,两女脸色看起来十分憔悴,男子的脸上满是担忧,他们衣着贵族家的衣服,上面还沾着几滴鲜血。牢笼旁边还有六名衙役的捕快,两名牵着牛,四名守护在牢笼四周,看起来十分威武。一直将牛车拉到一家打着灯笼的门前,方才停下。“已经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了,你们赶紧下来吧!”一名捕快一边用钥匙打开牢笼的铜锁一边慢悠悠地说道。而牢笼内的“还不下车干什么!?”捕快增大了声音,语气之中有一丝气愤。“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快些!”终于,最靠近门边的一名女子怯怯地走了下来,接着中间的女子也起身打量着周围。“你还在磨蹭什么!?”那个捕快不耐烦地用手一把将女子拽到了地上。在不远处的黑衣男子看到此幕后眉毛一挑,深吸了一口气。“小姐!”最先下来的女子急忙扶了过去。“姐姐!姐姐你还好吧?没有受伤吧?”男子也赶忙下来扶住,然后起身转向身后看着那名捕快吼道:“混账!你胆敢这么放肆!”“什么!?胆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罪人的儿子,现在还装什么两班啊!?”捕快脸上充满了不屑的回道。“混账东西!还不闭上你的臭嘴!”捕快闻言瞬间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大吼:“你个臭小子!闭上你的臭嘴!臭小子!竟敢跟大人这么说话!?扔你去马粪堆里才会清醒啊!?啊!?”在一旁最先下来的女子看不下去了,起身跑去阻止就快吵上的两人。“大叔,你还不快放手!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些年大叔你的家人是靠谁能吃上饭的!?不全靠我们家大人么!?你怎么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啊!?这怎么可以呢!?”女子声音颤抖地说道看着满脸怒色的女子,捕快有些口吃了,张嘴也说不出几个清楚的字。“今天可真是倒霉啊!”捕快说罢,双手一用力将男子狠狠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转身离开。“少爷!”“正允!”当两女怒视捕快的背影的时候,走在门前敲门的他又开口了。“来人啊!来人!我是朴狱卒!”只见一个女人将门打开一个缝隙,看清人后才打开小跑出来,身后随着一个男人。“朴狱卒大人您来啦?”女人满脸笑容对着这个叫朴狱卒的捕快可爱地说道。“怎么才出来啊?这个给你,我这就把人交给你了,那我先走啦!”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令牌交给了女人,准备转身离去。“就这么走了多可惜啊,进来喝一杯吧!”“我也想啊,可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所以我还得回去!下次来,就给我来一杯米酒吧!”“那就这么着吧。”“那你们继续忙吧!”说罢转身对着身后同随的捕快说道:“我们走吧!走吧!”一行人拉着牛车走向了远方。一女一男走向了在地上的三人。“你们在干什么呀!?还不赶快进来!?”三人起身,被叫成小姐的女人对着女人问道:“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你们年春花馆都不知道吗!?”“什么!?春花馆!?那不……就是妓院吗!?”最先出来的女子忍不住插嘴问道,说完,那个少爷同女子一起看向了小姐。“姐姐!”小姐听后怒目圆瞪,眼睛有些水雾,但不仔细看却丝毫看不见。“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院中,汗水浸湿了演奏五鼓舞的妓女的衣衫。终于,在优美的鼓声中,她以完美的音调结束。沉寂几秒之后,掌声不断响起,赞叹声也不绝于耳。每个人都有着满足的笑容。“名不虚传!五鼓舞千行首可是天下第一啊!啊哈哈哈哈哈……”千行首向主堂贵宾方向鞠了一个躬下台离去。在后院里,两名打扮妖娆的妓女围着千行首不断的赞叹。“新来的县衙大人灵魂都出窍了!看着行首大人的五鼓舞直流口水啊!嘻嘻!”“何止是流口水啊!他裤裆都……”“诶!又,又从嘴里说出这种话!怎么都那么肤浅啊!”千行首打断了那名妓女的话,对着她们训道。两女立刻闭嘴,显然对这个行首大人深深顾忌。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赫然便是先前在门外随着那名女人而出来的男人。“大人!我是张石!”“什么事?”“那个,行首大人……”他将过程说了一遍,而后随千行首一起走向门外。而此刻在门外。“我是不会进去的!”小姐不屈地说道。“不进来的话,被卖到官妓的身份,你还能怎么样!?想死吗?”开门的女人对小姐劝说着。“直接把我杀了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跨过那道门的!”“孩子,现在因为县衙大人的宴会都快忙死了!所以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进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你还能怎么样!?想死吗?”开门的女人对小姐劝说着。“直接把我杀了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跨过那道门的!”“孩子,现在因为县衙大人的宴会都快忙死了!所以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进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一个美丽而幽深的山林之中,石林耸入云霄,皓月高挂夜空。那里是崎岖,是人类不敢靠近的险峻山势。自远古以来只有一群灵物出没的地方,月光庭院。在这个月光庭院,从一千年前开始,就住着守护智異山的守护神。而此时林中,一个带着草帽,身着蓝色布衣的人,手持着一根拐杖慢慢走向丛林。穿过一颗颗茂密的树木,越过一片片青绿的小草。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之前,这个山洞周围长满了花草和小树藤蔓,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来。“越灵,越灵你在哪啊?是我,素正来了!越灵!”可里面却迟迟没有回声,鸟叫声还响在耳旁。“越灵,他不会又……”蓝衣人满脸担忧的看着远方。而在这片森林另一个地方。一个黑衣男子快速奔跑,蹦蹦跳跳,不时蹬着一棵树来一个空翻。跑了一会终于止步,呼了一口气,继续向前走去。“咚咚哒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黑衣男子不禁止步听闻,这优美的鼓声在这不曾来人的森林响彻,勾起了黑衣男子的好奇。左右看了看,辨对了声源,寻觅而去。“咚咚哒哒哒、哒咚哒、咚咚哒咚哒咚……”声音越来越近,黑衣男子站在了山顶之上,俯视群山脚下的那一片灯火通明的地方,嘴角一弯,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咚哒咚哒咚哒哒、咚哒哒、咚哒咚哒咚哒咚……”那片灯火通明之处,是一个客馆,场中央一名妓女在演奏着五鼓舞,鼓声洪亮,其身姿更是没得说。渐渐地她仰着身子敲击着鼓,却丝毫没有不足之处,其鼓技可见一斑。黑衣男子跑下了山,快速跑到了一棵树上,满脸兴奋不可掩饰。正看着看着,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旁一辆牛车拉着一个由木棍搭成的牢笼,牢笼中有着两名女人,一名男人,两女脸色看起来十分憔悴,男子的脸上满是担忧,他们衣着贵族家的衣服,上面还沾着几滴鲜血。牢笼旁边还有六名衙役的捕快,两名牵着牛,四名守护在牢笼四周,看起来十分威武。一直将牛车拉到一家打着灯笼的门前,方才停下。“已经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了,你们赶紧下来吧!”一名捕快一边用钥匙打开牢笼的铜锁一边慢悠悠地说道。而牢笼内的“还不下车干什么!?”捕快增大了声音,语气之中有一丝气愤。“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快些!”终于,最靠近门边的一名女子怯怯地走了下来,接着中间的女子也起身打量着周围。“你还在磨蹭什么!?”那个捕快不耐烦地用手一把将女子拽到了地上。在不远处的黑衣男子看到此幕后眉毛一挑,深吸了一口气。“小姐!”最先下来的女子急忙扶了过去。“姐姐!姐姐你还好吧?没有受伤吧?”男子也赶忙下来扶住,然后起身转向身后看着那名捕快吼道:“混账!你胆敢这么放肆!”“什么!?胆敢!?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罪人的儿子,现在还装什么两班啊!?”捕快脸上充满了不屑的回道。“混账东西!还不闭上你的臭嘴!”捕快闻言瞬间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大吼:“你个臭小子!闭上你的臭嘴!臭小子!竟敢跟大人这么说话!?扔你去马粪堆里才会清醒啊!?啊!?”在一旁最先下来的女子看不下去了,起身跑去阻止就快吵上的两人。“大叔,你还不快放手!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这些年大叔你的家人是靠谁能吃上饭的!?不全靠我们家大人么!?你怎么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啊!?这怎么可以呢!?”女子声音颤抖地说道看着满脸怒色的女子,捕快有些口吃了,张嘴也说不出几个清楚的字。“今天可真是倒霉啊!”捕快说罢,双手一用力将男子狠狠摔在了地上,拍了拍手转身离开。“少爷!”“正允!”当两女怒视捕快的背影的时候,走在门前敲门的他又开口了。“来人啊!来人!我是朴狱卒!”只见一个女人将门打开一个缝隙,看清人后才打开小跑出来,身后随着一个男人。“朴狱卒大人您来啦?”女人满脸笑容对着这个叫朴狱卒的捕快可爱地说道。“怎么才出来啊?这个给你,我这就把人交给你了,那我先走啦!”边说着,将手中的一个令牌交给了女人,准备转身离去。“就这么走了多可惜啊,进来喝一杯吧!”“我也想啊,可今天是我母亲的祭日,所以我还得回去!下次来,就给我来一杯米酒吧!”“那就这么着吧。”“那你们继续忙吧!”说罢转身对着身后同随的捕快说道:“我们走吧!走吧!”一行人拉着牛车走向了远方。一女一男走向了在地上的三人。“你们在干什么呀!?还不赶快进来!?”三人起身,被叫成小姐的女人对着女人问道:“到底,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你们年春花馆都不知道吗!?”“什么!?春花馆!?那不……就是妓院吗!?”最先出来的女子忍不住插嘴问道,说完,那个少爷同女子一起看向了小姐。“姐姐!”小姐听后怒目圆瞪,眼睛有些水雾,但不仔细看却丝毫看不见。“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咚哒哒哒哒……”院中,汗水浸湿了演奏五鼓舞的妓女的衣衫。终于,在优美的鼓声中,她以完美的音调结束。沉寂几秒之后,掌声不断响起,赞叹声也不绝于耳。每个人都有着满足的笑容。“名不虚传!五鼓舞千行首可是天下第一啊!啊哈哈哈哈哈……”千行首向主堂贵宾方向鞠了一个躬下台离去。在后院里,两名打扮妖娆的妓女围着千行首不断的赞叹。“新来的县衙大人灵魂都出窍了!看着行首大人的五鼓舞直流口水啊!嘻嘻!”“何止是流口水啊!他裤裆都……”“诶!又,又从嘴里说出这种话!怎么都那么肤浅啊!”千行首打断了那名妓女的话,对着她们训道。两女立刻闭嘴,显然对这个行首大人深深顾忌。这时一个男人跑过来,赫然便是先前在门外随着那名女人而出来的男人。“大人!我是张石!”“什么事?”“那个,行首大人……”他将过程说了一遍,而后随千行首一起走向门外。而此刻在门外。“我是不会进去的!”小姐不屈地说道。“不进来的话,被卖到官妓的身份,你还能怎么样!?想死吗?”开门的女人对小姐劝说着。“直接把我杀了吧!我就算死,也不会跨过那道门的!”“孩子,现在因为县衙大人的宴会都快忙死了!所以好好跟你说话的时候,赶紧进去吧!好了!赶紧给我进去!”女人走过去拉着小姐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去。“放手!赶紧给我放手!我都说了不进去了!”“你没听到叫你放手吗!?赶紧给我退下!不要碰姐姐!”少爷和那个女子也跟上来帮助小姐摆脱女人的手。“怎么这么吵啊!?”。“怎么这么吵啊!?”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南北封魔终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