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17: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独闯异世界
  4. 第二章 原来是穿越了!

第二章 原来是穿越了!

更新于:2018-03-17 08:54:58 字数:5930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原来是穿越了!

  林枫虽然是几百岁的老大爷级人物了,但他并不象别人那样迂腐,相反,林枫的性情就象他外表那样20几岁的年轻人模样,特别是最近几年,常在俗世游荡的林枫喜欢上了网络小说,他觉得他现在的情况他别象玄幻小说里写的那样,穿越到了某个不知名的星球,特别在杀一些恶心的野兽时,总能发现那些野兽能发出象小说里说的魔法,这个发现让林枫又欢喜又担忧,欢喜的是自己可能真的来到了自己好奇不已的异世界,可以好好的游览一下异域风情,而且可以在自己实力还不足以报仇的时候有一个地方能够让自己安心修炼,而担忧的恰恰就是报仇,茫茫宇宙,他要怎么回家。

  处理完九头蛇,林枫就头也不回的走进洞穴里,进去后才发现在外面看着不大的洞穴里面竟然相当的空旷,在洞穴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堆散发着魔法气息(既然怀疑自己到了异世界,姑且就先按小说里面的称呼吧)“废铜烂铁”(其实都是也不错的魔法器具,甚至有在人类世界里称之为神器的武器铠甲,不过这些在林枫这个炼器大家来看确实是“废铜烂铁”)

  林枫走过去翻了翻,发现制作这些器具的材料还是不错的,只不过炼制的手法林枫实在不敢恭维,不过,林枫秉着回收利用争取不污染环境的前题下,还是“勉强”的将这堆魔法器具装进了自己的乾坤戒里,而在其中还加着几本象是用兽皮制作而成的卷轴却引起了林枫的注意,他忙将几个卷轴挑出来,展开看来里面大多数都是用汉语(别问我为什么是汉语-.-!)写的武功秘籍只类的...

  不过这些所谓的武功秘籍在林枫的眼里不过是些三流不道的烂功法而已,他自己修炼的是在武当仙境里发现的《八荒戮神决》那是在修真界里人人见了都眼红不以的超级功法,《八荒戮神决》共分为“人”“仙”“神”三篇修炼功法和“炼器”“制丹”两篇杂学,而林枫现在只是修炼到了其中“人”字篇里的元婴期而已,就可以凭借元婴期的修为与七名同级别高手对攻两天而不落败,《八荒戮神决》的威力可想而知!所以这些在别人眼里视如珍宝的功法能被林枫称为三流,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到是其中一个卷轴上记载的大陆游记到是吸引了林枫的眼光,正如林枫所想,他现在正处在一个名叫克南大陆的星球上,而他所在的位置正是玄幻小说里常常被人提起的魔兽森林里,这个卷轴所记的资料并不是很多,只让林枫知道了他现在大体的位置.

  在这片陆上生活着许许多多的种族,自称神族的鸟人自称魔族的妖人(兽)矮人精灵野蛮人羽族兽人龙族海族当然还有普通的人类,其他的都是笔者去过的一些地方的风土人情。

  全都认真的看了看,不过卷轴上所记载的实在有限,让林枫觉得犹如隔靴搔痒,令他难受不已。不过他现在已经很肯定自己确实是穿越到了他向往以久的剑与魔法的世界。

  跟在林枫身后的小火在刚才林枫大开杀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不过当它看到林枫似乎很喜欢那些闪闪发亮的东西的时候,眼睛一转,它连忙叫上憨头憨脑的啊呆就象自己居住的巢穴跑去。

  林枫没有理会身后跑掉的两兽,因为他已经在两兽的灵魂上种下了自己的灵魂印记,除非他的魂魄灰飞湮灭,否则即使他死了,只要灵魂不散,两兽就还得听他的。

  不过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地方,林枫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快速增加自己的实力了,他忙跑回洞口,从乾坤戒里取出一些玉石,在洞口布上隐型阵和隔绝阵,这样就不会有人能发现他,他有在隔绝阵的后面又布上了一个四象阵,用以防止有人或兽无意间突破阵势打扰到他。

  做完这一切,林枫走到洞穴的中央盘膝坐下,取出琉璃神鼎,林枫运起体内的灵力,输入到琉璃神鼎里,紧张而艰难的炼丹就开始了.

  林枫并不缺少治疗或回复灵力的丹药,他现在需要的是一种能让他冲级的丹药,这种丹药名叫韵神丹,是能够让元婴期的修真者快速冲级突破到出窍期的珍贵丹药,在地球上因为天材地宝的稀少,只有一些大门派里才存有十几颗而已,象武当这样才短短几百年“历史”的“小”门派里是不可能存在的,林枫也是因为学习了《八荒戮神决》里的制丹篇,又到了这个灵药遍地的异世界,才有可能炼制这种神奇的丹药!

  经过几次的失败,林枫逐渐掌握了炼制韵神丹的技巧,在努力了七七四十九天以后,终于炼出了一颗散发着五彩光芒的丹药,不过丹药是炼出来了,可是韵神丹应该是金黄色的啊,怎么他炼制出来的是五彩色的呢,林枫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一咬牙,一垛脚,发狠心的将这颗蕴涵着强大能量的丹药吞入口中,林枫只觉得丹由入一股清水般的顺着他的喉咙直流而下,一头钻进了林枫那处在紫府中的元婴口中.

  突然,强大的能量爆发出来,一股股彩色的灵力在林枫的经脉里肆虐,瞬间便把林枫的奇经八脉充满,瞬间的停顿以后,那彩色的能量再次猛烈的爆发开来,有如狂风扫落叶般的冲进督脉,蹿过任脉,在林枫的体内肆虐开来,林枫现在简直是生不入死.

  若不是坚强的意志,恐怕林枫已经疯了,体内的能量每经过一条经脉,都会把那条经脉冲的乱七八糟,不过后面紧随而来的能量又会迅速的修补好损伤的经脉,使之变的更加宽广与坚韧!周而复始,林枫只觉得自己仿佛在那无边地狱受尽千万种毒刑,终于,林枫因为精神坚持不住而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林枫轻轻的睁开眼睛,犹如实质的金光直射而出,林枫只觉得浑身舒服异常,闭上眼睛默默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林枫惊喜的发现盘坐于紫府中的元婴已经壮大了一倍有余,小小元婴的身上金光耀眼,犹如一尊活佛金身般不可直视,而自己的经脉相比元婴期的时候宽广了十倍,经脉里犹如液体般的能量散发着摄人的力量。

  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林枫直接催动灵力,瞬间将功力提升至十层,猛烈的气势爆发开来,竟然震塌了石洞,林枫一闪身便已经飞上天空,不用在借助飞剑就可以飞行,自己应该到了出窍期了吧!!林枫心理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虽然早有准备,可还是惊喜的林枫忍不住清啸一声,无边的气势展开,瞬间震慑无数强者。

  一日,在这片原始森林中,一只黑漆漆的野猪正带领它的孩子们吃着美味的嫩叶,忽然在前方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吓的它连忙带着自己的孩子们溜之大吉。

  “这是什么鬼地方,到处都是魔兽,还这么变态。”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

  “多谱,吵什么吵啊!人家爱琳是个女孩子还没叫苦呢,你一个男子汉一直吵个不停,真是替你丢脸啊,哎……”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

  “你们不要吵了,从开始吵到现在,你们累不累啊!亏你们说自己一个是未来的盗圣,一个是剑圣的。”一个女孩子说道。

  “谁要跟他吵啊,是他每天跟我抬杠!”

  “谁跟你抬杠啊!是你每天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的。”

  “都不要说了,我们现在在魔兽森林,是克南大陆的四大险地,很多高手都有去无回的,大家要提高注意力。”

  随着说话声,只见从这片森林的走来四个人来。

  这四人都是大约十八九岁的年青人,三男一女。

  只见那四人中间的女的身穿一身洁白的法师袍,手上拿着一根法杖,法杖的顶端镶着一个龙眼大小的白色的宝石,一双明亮而漂亮的眼睛,娇小的身躯散发出青春的活力,不过那洁白的法师袍上面灰的黑的一块一块,显的有些脏。

  其中一个少年身披一身银白色的铠甲,手上拿着一柄锋利的长剑,而那长剑现在似乎看上去也显的破烂,剑身上有好几个缺口,金色的头发扎着,垂在身后,一张英俊的脸庞还有点显着稚气。身上的铠甲也有点破旧,似乎经过了剧烈的战斗。

  另一个男的身上穿着火红的法师袍,那脸上一脸冰冷之色,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显的有点酷。脸形轮廓棱角分明,有着另一种味道,火红的头发犹如燃烧的火焰。

  而最后那一个,却让人有点不敢恭维,那不太英俊的的脸上有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到处看个不停,看上去整个人十分的滑溜和精明。

  只听那个穿着白法师袍的女孩说道:“我们在这魔兽森林里找了十几天了,还没有碰见那火云魔兽,真是倒霉!”

  而那白银战士说道:“这魔兽森林也真奇怪,我们进来这么多天了,居然也没有碰上过一头4阶以上的魔兽。

  快听,什么声音?”那红衣法师说道。

  几人连忙停下了争吵,竖起耳朵,仔细听了起来,

  只听见周边清风吹拂着茂密枝叶所发出的“刷……刷……”声,枯叶飘落在厚土上轻微的声音,一切显的十分的安静,甚至安静的有点死寂。

  “什么声音啊!根本就没什么声音么。”那女孩子说道。

  的确,周围失去了鸟儿的“喳喳……”的叫声,走兽的吼叫声,万阑俱寂。

  “的确是不对劲,周围一点声音没有,有点安静的可怕。”那贼溜溜的少年严肃的说道。

  “大家小心点,注意周围的情况。”那白银战士抽出长剑,一脸戒备的说道。

  突然,前方森林深处传来了一声魔兽的巨吼声,紧接着,地面一阵一阵的震动,犹如一位天神狂奔而来,使得大地颤动不止。

  四人不由得都绷紧了神经,紧握手中武器,四双眼睛紧盯前方,脸上由于紧张而渗出滴滴冷汗。

  只听见前方不断的传来魔兽的怒吼声,巨树茂叶折断声,兽蹄践踏大地所发出的轰隆声,一切都让四人感到巨大压力。

  “闪耀的光辉啊,请让无助的我进入你的庇荫,外来之邪物将化为无形,在伟大荣光的守护之下,出现吧!--极光之壁!”那穿着白衣法师袍的女孩子吟唱道,给其他三人增加防护。

  顿时,三人全身周围光芒缓慢的向他们靠拢,发出淡淡的光芒,在他们周围形成了一个球形防护罩。

  正在此时,那恐怖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近,片刻之间就快到达四人所在之地了,只看见前方的参天大树被连根撞飞至半空,然后掉落在远处,顿时激起纷飞枯叶和尘埃。

  只见四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兽,那魔兽全身覆盖着密密麻麻的坚硬如甲的红色鳞片,头上生有两个鹿角,那两个角呈火红色,仿佛是跳动的火焰,鼻孔两侧下垂着两条长须,鼻孔还不时的喷出白烟,整个巨头几乎跟龙族的巨龙的龙头并无二致,头顶沿背脊至尾部长着白色的绒毛,四只健壮的脚蹄后根部也长着白色的绒毛,全身发出恐怖的气息和令人胆寒的无敌气势。

  “火……云……兽!”那贼溜溜的少年颤声说道。

  原来这只魔兽正是他们四人所寻找的火云兽,可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火云兽竟然如此恐怖,还没动手,几乎被它的气势所压倒。

  巨大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四人,眼神中还带一丝不屑。

  “大家不要怕!我们……在……一起……应该是可以对付它的!”那穿着白衣法师袍女孩子说道,但是明显的底气不足。

  “深埋於黑暗地底的红莲之炎,以吾之名召唤前来!”只听见那穿红法师袍的少年吟唱道,随着他的吟唱,他的手中慢慢凝聚出现了脸盘般大小的火球。

  那火球呼啸着从他的手中飞出,直击向那魔兽。

  而那魔兽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任由那火球击中自己,说是迟,那时快,只听见“碰……”的一声巨响,那火球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那魔兽。

  只看见火星四射,冒起一阵浓烟。

  “啊!中了……,亚森,你好厉害啊!”那穿白衣法师袍的女孩子欢快的叫嚷道。

  亚森也不由的长嘘了一口气,自己准确的命中了魔兽。如此快的结束战斗自己也有点出乎意料。

  但是,那魔兽那有如此轻易对付的了,只见浓烟散去,那魔兽还是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一点损伤也没有,不过铜铃大小的眼睛闪过一丝怒意。

  那四人不由的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想到,那魔兽竟然连个毛都没有伤到,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那白银铠甲战士咬牙说道:“跟它拼了,不然大家都要丧命在此了!”

  只听见他怒吼一声,全身运起斗气,发出蓝色的光芒,双手紧握长剑,凌空跃起,双手持剑,斩向那魔兽。

  而那魔兽似乎对他不屑一顾,微微抬起它那恐怖的龙头,张口向空中的战士喷出一口赤红的火炎。

  而那白银铠甲战士身在空中,根本是避无可避,眼看就要被那火炎击中,只见这时空中又多出一道身影,猛的向那战士扑去。

  “雷克,小心……!”原来那到身影是那贼溜溜的少年。

  正是他那一扑,那雷克的身体被撞偏了几分,正好躲过了火炎的攻击,而那火炎差半分就射中了雷克,而他手中长剑却遭了殃,正好被火炎射中,顿时那长剑只剩下了个剑柄。

  两人一起跌落在地上,幸好两人都没有什么大碍。

  “多谢你了,多谱,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了!”雷克豪爽说道。

  “没什么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多谱腼腆的一笑说道。

  多谱和雷克迅速的站了起来,退到亚森和爱琳的身边,四人清楚的知道自己几个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们一起攻击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亚森一脸坚决的说道。

  四人眼神坚定的互望了一眼,分别使出了自己最强的绝招。

  “地狱深处燃烧不息的妖火啊!以我之名,呼换你们前来!成为我的魔剑,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火神爆炎!”首先亚森吟唱道,只见他手中慢慢的越来越红,在手中出现了一把熊熊燃烧着火炎的火剑,虚空劈去。

  “光明、神圣光之利刃啊,化成无敌的长剑,斩破黑暗的时空吧!--光剑斩!”爱琳紧闭双眼,手持魔杖,聚精会神的吟唱道,只见那位于魔杖顶端的宝石,发出令人刺目的光芒,渐渐的汇聚成一把光芒四射的光剑,光剑飞速的向那魔兽射去。

  而雷克狂吼一身,聚集自己全身的斗气,身上的蓝色斗气看上去越发的浓厚,双拳紧握,大喝道:“百裂拳!”蓝色的斗气从双拳涌出,向那魔兽轰去。

  多谱也从裤脚处拔出两把精光闪闪的匕首,用尽了吃奶的力向魔兽射去。

  四股力量一起向那可怕的魔兽直射而去,威力看上去也是煞是惊人,可是今天他们碰到的是那魔兽森林里最顶级的魔兽,这些力量对其而言,根本是不值一提,只能给它挠挠痒而已。

  只见那魔兽仰天发出巨吼,飞速喷出四个火球,迎上那四股力量。

  呼吸之间,双方的力量就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只见那四股力量在瞬息之间便被那魔兽所发的火球给击溃,那撞击所产生的反弹之力顿时把四人给撞飞了,重重的跌落在铺满枯叶的土地。

  只见四人脸色苍白,嘴角渗出鲜血,可见他们都受伤非轻,他们挣扎着努力想站起来,可是他们所受的伤却使他们的努力头徒劳无功。

  看着那恐怖巨大的魔兽毫无损伤的站在那里,四人不由的都心头一冷,暗道:完了,我今天恐怕是要小命不保了。

  那散发着恐怖气息的魔兽,睁着它那双巨大血红的龙眼,一步一步的向他们靠近,阳光照在它那红色密密麻麻的鳞甲上,反射出红色的诡异的光线,好似死神的微笑如此的令人恐惧。

  四人一见如此,都不由的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死神的来临,过了许久,发现毫无动静,禁不住好奇,四人慢慢的睁开双眼。

  让他们惊奇的,他们看到一幅不可思议的情景,都不禁睁大了双眼,目瞪口呆。

  只见那个恐怖的魔兽象一个宠物一般匍匐在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子的身边,一幅乖乖的样子,怎么也无法跟刚才散发恐怖气息的魔兽联想在一起。

  只见那男子身着一身白色奇异的服饰,俊郎的相貌,玉面朱唇,猿背蜂腰,一头飘逸的头发粗粗的扎了一下,垂在身后,一双明亮漆黑的眼内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此时他正坐在一头同样恐怖的大地魔熊的背上,有若星河般的眼睛正向他们望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