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20: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无限深入
  4. 2 不宜出行

2 不宜出行

更新于:2018-03-17 12:29:20 字数:8569

字体: 字号:
无限深入目录
共153章
  而对于王大名来说,他能感应到东方狱雪的警告信号,那完全是巧合,事情还得从四个月前的一天说起,正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他整日都活在惊恐和绝望之中。

  他没有杀人放火,没去调戏人家小媳妇,他只是和别人偷偷地去云南与缅甸的边境线上盗了一回墓地而已。

  他们总共六人,带头的叫青叔,是个盗墓的超级地耗子,挖了一辈子墓,据说,从未失手。那天,他们从X市出发,开着越野车,带齐高精尖的家伙什,不远千里的直奔他们的目的地:缅甸东吁王朝的莽瑞体王后的墓地。

  王大名鬼使神差一样的跟着就来了,因为这里边有他的一个心狠手辣的损友,绰号:刽子手。就是他怂恿王大名前来冒险的,谁让他一心想着发横财。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样没边没影的事情,青叔第一次失手了。但是,在那条偏僻险峻,人迹罕至的山谷中却意外的发现了一架二战时一架美国二战时坠落的战斗机。

  在战斗机的不远处,他们发现了一个深深的山洞,他们在山洞中发现了一个有点像墓地,又有点像神殿的古怪之地,那里,阳光从山顶的一个天坑中,化成一束细小的光芒射下来,一座奇怪的兽头人身,背上还长着翅膀的石块雕塑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雕塑的后方有着像秘鲁马丘比丘古遗址的微缩城堡,城堡内除了各式各样的石头建筑,平地上,密密麻麻的全部是石头棺材,但是,棺材里都没有尸骨,空空如也。

  神秘,壮观,邪异,远古,悠荡,这个地方除了带给他们惊叹,震撼,诡谲,疑惑之外,当然,他们也有意外的惊喜,大惊喜!

  在雕塑的身上,他们看见了许多的符号,血色的,扭曲的,奇怪的图文,符号。

  这些东西,没人去琢磨,因为在巨型雕像上有五件宝物!

  雕像的右手上,是一把削铁如泥宝剑,历经岁月,却崭新雪亮。雕像的眼珠,是两颗巨大的无法形容的夜明珠装饰而成。雕像的脖子上,挂着一串镶嵌着几十颗珍珠宝石的骷髅骨,雕像的上半身,穿着一件闪着诡异之色的盔甲,青叔说,那价值连城,是黑金打造。雕像的左肩上,站着一只欲展翅腾飞的三头怪鹰,但是通体碧绿,活灵活现,显然也是一件无价之宝。

  五件宝物,六个人,怎么分?王大名抢不过,他不是这个盗墓团伙的核心成员,但是他也得到了一件所谓的宝物,在雕像的脚底边,放着一部二战的美军军用电台。

  一部古董电台当然不值什么钱,怪异的是。几十年了,这部电台居然还有电源。他还在电台的旁边发现一张发黄发霉的白纸,上边写了一行英文字母。

  意思是:老鹰,老鹰,我们遇到了怪事!1944年3月1日,中国南方,北纬35度。我们看见了...

  王大名当时就怀疑,这应该是那个飞行员发的电文,他看见了什么,王大名哪知道?

  青叔看见王大名郁闷的样子,说,等到大家将宝物卖了,倒时再匀点给他,王大名也只能这样,有总比没有的强。至于他们以后给不给,那就天知道了。

  这架二战军用电台,绿铁皮包裹,像个小学生书包那么大,上边有七八个旋转按钮,中间还有电压指针表,频率指针表,侧边有一行字母kg13097,应该是这个电台的型号代码。除去之外,整个电台外带一副大环耳机,一个火柴盒子一样的灰色通话机。

  王大名回来后,查了查资料,并未有得到这部电台的详细情况。也许这玩意儿根本不值什么钱,但是这部电台的电源为什么一直有,王大名需要找高人破解。

  王大名郁闷之际,哪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们回到X市区没几天,祸事接连二三的出现,首先是青叔在交易宝剑的那天出车祸死了,王大名知道后叹息不已。三天后,那个得到三头怪鹰的家伙突然发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紧跟着,一个星期后,得到两个夜明珠的那位仁兄莫名其妙的跳河死了。

  不会这么巧吧?王大名心里开始发毛。他想到埃及金字塔内那些法老的诅咒!那不成那个山洞也有咒语不成。

  巧合,肯定是巧合!

  但是,这还真不是巧合,邪门的很,十天后,抢到盔甲的那位倒霉蛋,居然是自己家中失火,夜半三更来不及逃命,被烧死了。而他的那位健壮如牛的损友刽子手,死的最离奇,走在大街上,忽然直挺挺地倒在地上猝死。

  如今六位豪杰中,只剩下王大名一个人还活着,并且,他洗澡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后背长出了一个图文,一个带着笑容的骷颅头。

  于是,王大名当机立断,去了跳蚤市场,又把这鬼东西卖掉了,血本贱卖!越快越好。

  然而,他手贱,就买家来买电台的前一个小时,他搬了一张凳子在阳台上开始捣鼓那架电台,就算卖,也得把事情弄清楚吧?

  那天,天空乌云密布,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王大名有个二叔,是个退伍的老潜艇兵,是潜艇里的报务员,是个特喜欢吹牛的老油子,从小就在王大名耳边吹嘘自己如何牛掰,如何厉害,时间长了,搞得王大名觉得自己都能发报一样。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他要验证一个问题,这部电台是不是像刽子手说的那样,没准还能工作。他随便调了一个频率,试着按了按发报机的那个蛇形发报手柄,滴滴滴,发报机发出了有节奏的滴答声,靠,还真的能用!一种不由自主的惯性中,他学着谍报员发报的样子,有节奏的连续按了几十下。

  正进入状态的时候,忽然间,一道拐着弯,标枪粗细的闪电袭来,不偏不斜地正好击在电台上的天线上,那一下,王大名立刻被电的弹出去好几米,好在没什么大事,神智也很清醒,电台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就在这时,电台的另外一个红色信号灯居然亮了,王大名心头一闪,他连忙戴上耳机,里边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妈蛋,我刚才给谁发报了,怎么还给我回了?

  正琢磨着,耳机里忽然传来一个貌似女人的断断续续的声音:魔域卡拉图特人,立刻滚出双逆通道,否则,你将变成西北风中的一块上好的烟熏咸腊肉,猎人火凸刹。

  王大名吓得将耳机一扔,半天回不了神。

  当他再拿起耳机,就再也没有声音,那电台也耗尽了最后的电源,直接关机了。

  王大名当时以为自己中了咒语,吓得是面无血色,买家过来后,王大名几乎是半卖半送将那部鬼电台打法掉了。

  不过,王大名打死都没想到的是,他根本没中什么咒语,电台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是真实的,她,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王大名当时以为自己也得完蛋了,惶惶不可终日,可后来嘛事也没有,也没什么猎人来骚扰他。但是,二十来天后,蹊跷的事发生了。

  那天上午,他正在路边的小报刊亭边看参考消息,突然间,王大名的脑袋中突然出现一个视频画面。

  在一个陌生,恍如仙境的时空中,朝着太阳的方向,一个戴着块青黑色铁面具的铁面人玩命的追杀一名背着弯弓,提着长剑,身穿豹皮,身骑一匹红色狼马的美丽年轻女子。

  随后,几乎每隔一天,类似的画面都要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而且是在正常的清醒状况,平和心态,没有受到任何刺激的情况下,脑袋里会平白无故,不受控制的突然跳出这么个东西出来,就像中了病毒软件的电脑一样,想删都删不了。

  视频影像中的铁面人,全身裹着一团妖异的黑雾,骑着一头黑色狮面怪兽,一袭青衣,对那女子处处是死手,招招都要命!铁面人的每一刀都带着海啸般的无形能量,所到之处,大树拦腰折断,巨石瞬间粉碎。美女则拼死反抗,一边打一边退,她手中的长剑幻化出无数奇幻的七彩光芒,竭尽全力对抗那恐怖的杀着!

  将每天出现的影像连起来,王大名发现,这是一条残酷完美的追杀线路图,戈壁,古道,雪山,荒漠,森林,鬼城,古堡,地下通道......他一直狂追,没完没了,无休无止。

  每次视频出现的时候,长度约三分钟到五分钟之间,这区区三五分钟,对王大名来说,那就是灾难。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会像一种能够让自己融入其中的立体4D游戏一样完全浑然不觉的跳进去,将自己的驱壳遗忘,而忽略身边的一切,比如,走路的时候,他会掉进阴沟里,开车的时候,万一这东西蹦出来,那就听天由命吧。

  并且,他的肢体会像神经病人一样胡乱挥舞,不管在任何场合。

  最让他抓狂的是,每当影像开始时,随之而来的,他脑袋都会有一阵子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感,仿佛太阳穴的两边,有两个人拿着一把大锯子在使劲地锯他的脑袋,咔哧咔哧的,这种恶痛,持续约十分钟,然而,这十分钟足以让王大名有爬上顶楼往下跳的冲动。

  问题很严重,他不得不去了医院检查,医生对他的脑部用最好的设备做了最彻底的扫描,结果一切OK,啥问题都没有。

  他疼的实在受不了,那天,头疼发作,他来到大桥上,猛地跳下去,结果,被人救了,等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救她的是个英气飒爽的美眉,还没来得及瞪大眼看仔细些,姑娘的头扭开了,她身边的一个人在她的耳边嘀咕了两句,她站起身,也再不理王大名,就急急的离开了。

  王大名当时恨不得钻个地洞爬进去,羞到姥姥家了,自杀还被一个大姑娘救了,自此以后,他不在想着自杀,他要雄起,面对吧。

  那天在正准备去乘地铁,刚到地铁入口,又来了。

  画面中,那凄惨的美女被逼到一处万丈悬崖边,他铁面人挥出最后一掌!已经摇摇欲坠的她无法闪避,坠入悬崖。

  在她跌入悬崖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神幽怨复杂,她的左手伸出,彷如想要揭开铁面人的面具!

  忽然间,一头黑龙突然从云层中出现,将急坠的她稳稳的接住,他大怒,长刀化成一道黑色光芒击中那条黑龙,在黑龙吃痛的咆哮声中,一人一龙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天际中。

  铁面人呆呆地看着一龙一人消失的方向,对天长叹一声,缓缓的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王大名一看,惊得目瞪口呆,这混球的脸为何长得跟自己那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可惜,不等他惊愕错愣,画面一转,另外一个影像出现,王大名看见了那个女子好像躺在了一个古朴村落的,由灰白色松木构成的一栋房舍的屋檐下,她右手抓着半截长剑,紧闭双眼,侧躺在杂乱的,厚厚的,枯黄的稻草堆上,蜷缩着瑟瑟发抖的身体,她面如白纸,秀发蓬乱,看上去奄奄一息,她的眼角处,似乎还有两滴未干的眼泪。而她的周围,已经是皑皑的白雪世界,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一只饥饿的红嘴乌鸦站在一棵枯树顶上,一动不动的俯视着躺在稻草堆上的她......直到影像关闭。

  恍惚中,病情发作,控制不住的他好像打人了,清醒过后才知道,他把一个巡警打晕在地。为此他在派出所呆了一个星期。

  可奇怪的是,自从进了派出所后,这种怪病就再也就没有发作过,难道这就是结局?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只要东方狱雪的那个小塔震动一次,几乎是同步的,他的脑袋就要爽歪歪的疼一次,可王大名做梦也想不到世上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按照王大名自己分析,那铁定是中邪了,进了公安局后,里边的正气十足,所以压制了邪气。为此,他特别感谢将他送进拘留所的那位陈警官,也就是被他打晕的那位倒霉的巡警。他还死皮赖脸地给他送了一条中华烟,两瓶好酒,说是感激涕零,不胜感激。陈警官当时就傻了,他当差这么多年,还从没碰到如此咄咄怪事,若不是看在那点烟酒的份上,陈警官还想把他送进精神病院。

  游戏虽然结束了,不过,他还是有种别样的心情游荡在那个虚拟的神奇世界,并没有彻底的逃出来,那个铁面人到底是谁?视频中的那个女人是他梦寐以求的心中女神,假如人真的可以投胎重生,为她死八回,他都愿意,那家伙如何下得了手?

  为此,王大名特地长途驱车登门拜访了一个姓朗的知名物理教授,告诉了他近期发生的怪事,他希望物理老师能给他个答案。

  郎教授琢磨了半天,说:有可能你是看见了平行界中的另外一个自己,要不然没法解释。我们生活的空间是四维空间,就是长宽高,再加上时间。而与我们平行的就是五维空间,也叫平行界。但是,我需要声明一点,我说的平行界并不是小说中穿越到过去,未来,或者某个异域的某个时空。它是一个与我们现实生活同步进行的时空,同步,我强调,是同步,说的再直接点,平行界就像我们平常中的镜子。假如你娶媳妇了,你搂着你的媳妇站在镜子前,那是不是觉得你娶了一对双胞胎媳妇?镜子里一个,你搂着一个。你与你的媳妇在镜子前打KISS,镜子中的你们自然也在做同样的动作。

  王大名有点蒙。

  朗教授又道:别急,我们又打个比方,假如我们有一面长宽高都超千米,甚至是万米的镜子,让它竖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边缘方向,在镜子中是不是都会有一个和我们同步的城市?而平行界就类似于一面镜子的功能,但它和镜子的本质区别在于:镜子可以反映出我们的幻影,但是,平行界的那个老婆你就看不到了,是被隐藏起来了,但她却是存在的。说的通俗一点,冬天洗澡的时候,水蒸气将镜子的镜面遮住了,你只要随手一擦,就看见你自己,平行界就如同被蒙上水雾的镜子,但是,没人能够擦掉那层水雾。因为,它和我们的这个世界是两个完全封闭的空间,连思维都过不去,更别说用手去擦。假如有人真的能过去,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王大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朗教授继续说:不过,奇怪的是,你大脑中的一切又好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也许是你无意发的那道电波在发送的传输路途中遇到了什么特别的干扰,恰好让你看到了平行界中另一个你的活动轨迹。而且,那里边的你还能像传说中的修真者一样那么能打,呵呵,没准,传说中的修真人士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也不一定。而从平行界那边的角度看,我们的这个世界在他们的眼中,我们反倒变成了虚拟的平行界,他们是真实的世界。说的直接一点,假如平行界刚好处在一个黑洞中央,那么他们的生活方式肯定与我们不同,他们需要更高阶的生存手段才能生存,所以你看到的你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你,我只能这么解释。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你就创造出了一个的神奇的历史!好了,我才疏学浅,不好过多猜测,我看,你可以去找别人再去问问,也许你能找到更好的答案。

  王大名只能默默而去。

  王大名走后没多久,郎教授右手掌托着下巴想了一阵,拿起客厅中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六位数字的号码,电话接通后,郎教授激动兴奋的说道:邓局长,我遇上了一件很蹊跷的事情,我觉得你肯定会感兴趣.......

  而郎教授拨通的那个号码,有点特别,那是国家安全总局的秘密号码。

  郎教授天书一样的解释,王大名着是弄不懂,游戏既然结束,他打定主意,今生再不去干盗墓的歪门勾当,得走正道,回来后不久,他参加了X市区的公务员考试,岂不知,人家考公务员那是卯足劲备战,你却跑去云南盗墓,可想而知,他考的是一塌糊涂。

  可一个星期前的晚上九点,他接到一个电话,是X市组织部刘部长打来的,说,他被录取了!工作地点,政府的文教宣传科。

  王大名以为那是愚人节弄出来的东西,哪知道,这是真的!刘部长说,宣传科缺一个懂法律的,王大名刚好是法律系毕业的,所以破格录取。

  这叫什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大名乐的都找不着姥姥了。

  刚上三天班,科里的人都还没认齐,昨天,又是刘部长亲自给他打电话,说,明天上午十一点来他的办公室一下。

  好事,肯定是好事,没准刘部长看上自己的能力了,没准要重用自己,经过多方打听,据小道消息,原来,刘部长要在政府机关刚入职的小菜鸟中选一个人,说要提拔一人下乡镇当乡长镇长什么的,机会好像来了哦!一定是刘部长看上了自己,一定是!王大名胡思乱想了大半宿。

  “这是个陷阱!”

  “刘部长那个老毒物,搞得煞有其事的,这回又不知道谁要倒霉了。去一刀村,那还不是找死!”

  上午十点五十分,王大名刚出X市政府主体大楼十八楼3号电梯,就听到两个准备进电梯的一男一女耳对耳悄悄对话。

  一刀村?!声音虽小,王大名却听清楚了。

  王大名在电梯口站了十秒钟左右,往前直走五十米,再拐右,他低着脑袋,走的很慢。满脸的孤疑。

  十点五十五分,王大名来在走廊那头远远地看到门牌上写着‘组织部’的那个房门,站住了。

  十点五十七分,他不打算去找刘部长了,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什么好事,突然间,冷不丁的,从办公室里出来一个瘦瘦的,高颧骨的中年人,他一看到王大名就说:王大名,你还愣着干甚,就等你了!

  王大名只好鼓起脸上的肌肉,僵硬的笑了笑,跟着他走进了办公室。

  但他很奇怪,这个人,他从来没见过,他为何认识自己。

  隔音效果奇佳的办公室里边,那宽大的檀木办公桌后,肥胖的X市组织部刘部长像一堆松弛,油腻的五花肉堆在他那张宽松的浅黄真皮办公椅上。他该减肥了,他胖的脖子都不见了,偏偏那气囊一样的下巴上还放着一副大嘴,像极了一只吃饱了蚊子,而慵懒的晒太阳的白皮蛤蟆。

  办公桌前,站着两排毕恭毕敬,神经紧张的年轻人。

  王大名被安排站在第一排,正对着刘部长。

  咳咳!刘部长一手拿起桌上的一份写有绝密二字的白色文件,一手捏着拳头顶住嘴巴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就这么一下,两排站着的年轻人顿时身子都不由自主的挺了一下,神色中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刘部长将眼镜扣在鼻梁上,瞪着一对鱼泡眼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又将眼镜戴上,徐徐而道:不要紧张,你们的消息都很灵通啊,我知道你们都很想知道,这最后的一个空缺是什么地方是吧,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是,一刀村。

  王大名心中直骂娘:妈蛋的,还什么镇长乡长,原来就是一村长,还真他娘的一刀村,见鬼!

  六年内,一刀村已经挂掉了四个村主任,而且都是莫名其妙死的,那第四个主任上任不到四个月就死了,据小道消息说,他是被什么东西吓死的,古怪的连办案子的警察都吓傻了一个。这一系列案子中,有些东西用现代科学已经没法解释,通俗点讲,就是有邪祟作怪,闹鬼。这事因为一直没个结果,已经被上边列为一级绝密灵异档案,任何新闻媒体不得介入,这个事情,在X市的政府机关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一听是一刀村,人群炸锅一样,议论纷纷。

  而此时的王大名更是后悔不已,刚才为什么不走?天做孽尚可活,自作孽,去死吧。他现在最怕听到死人的东东,都死了四个了,还去干嘛?

  安静!

  刘部长使劲拍着桌子,等到大家安静下来,刘部长犹如看落入陷阱的猎物一样,在每个人的脸上逐一扫视了一遍,然后问: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有气无力的回答声在办公室里回荡。

  那好,话不多都说了,大家都是人才。一刀村这个空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事情总要人去做,问题总要人去解决,我相信大家能够充分理解这一点,今天请大家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这件事,经过组织慎重考虑,组织决定在你们之间挑选一个最优秀的人去当古猛镇一刀村的村主任!来,谈谈你们的看法,不要有什么顾虑,畅所欲言。

  当希望变成了肥皂泡的时候,沉默就是金子。

  刘部长的笑容慢慢地,慢慢地凝固,说道:既然没人主动说话,那我只好点名了啊!

  就在刘部长张口吐字的一瞬间,突然间,人群里传来一个奇怪的,像只迷途的小绵羊找妈妈槑槑叫一样的声音,哆--蕾--咪,一声比一声高,芬芳的空气中忽然冲出着一股子浓浓的生大蒜,生大葱,酸大肠,腐烂章鱼的混合味,紧跟着,前排的一个身影啊呀的惊叫一声弹出来,直直地撞在刘部长的办公桌边。

  好,王大名,很勇敢,果然没看错你,就你了!

  刘部长左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嘭咚一下,将桌上的茶杯都震得弹了起来!茶盖与茶杯剧烈的碰撞下,发出一连串悦耳的声音。

  王大名摇摇头,旋风般的地转过身,恶狠狠的吼道!

  谁踢我出来的,难道还不允许人放屁不成!他娘的给老子站出来!

  他的面前一二十号人,人人表情像僵尸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王大名估计,当时他身后的两个大个子最可疑,可惜,人家长得那么巨大,目光冷漠,浑身带着杀气,你不是对手,他只能忍着。他只是更奇怪,像这等带着杀气的人是怎么考上公务员的。

  “王大名同学,这不是你耍横的地方!”刘部长极为不爽,两只大眼袋内的脂肪都上下跳动了几下。

  “刘部长,我可没同意,是有人踢我出来的!”

  “既然你不去,那就抓阄,抓阄最公平,我们今天一定要选出一位有魄力,有能力的负责任的人,小梁,准备一下。”刘部长的脸拉得老长,像头正在拉磨的老公驴。

  小梁是刘部长的贴身小秘,袅袅娜娜的从外边飘进来,她柔柔的说了声:好-------的。那音符又长又软,那音调甜的像一大团刚出炉的棉花糖,嗲的让你紧绷的神经可以一下子断掉好几根,有人甚至明目张胆的在盯着她浑圆的,扭动的屁股,而带头的,正是王大名同学。

  小梁手脚利索的像高智商的机器人,小剪刀在她手中那就是武林高手的长剑,灵巧迅速,唰唰唰的,上下翻飞,王大名目不转睛盯着那两只粉嫩的像葱花一样的小手,心想:这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五分钟内小梁将写好的抓阄纸条大小一致的整齐弄好,放在一个密封的橙黄色小纸壳箱里,笑容可掬的送到了大家的面前。

  各位,开始抓阄!请吧,谁先来呀?

  这回,小梁秘书的声音更甜,像是给大家派礼品,发糖果一样。

  女士优先!

  不知道哪个瘪三在哪个角落里闷声闷气的冒了一句出来。

  有个矮个,短头发,文文静静的女同学,也是唯一的女同学开始抓,她抓阄前低低的骂了句:有病。

  王大名是第十三个抓阄的,他的手伸进纸壳箱那个拳头大小的小口子,抓了一张出来,他拆开小纸条,偷偷的瞄了一眼,上面写着两个娟秀的小字:不去。

  哇,王大名长长的松口气。踢我屁股的那个混蛋,你一定会抓到那个独一无二的阄。

  三分钟后,抓阄结束,刘部长说:“抓到去的举手!”

  哗啦啦啦啦的一大片,全部都是去的!现场,就剩下王大名一个人没举手。

  什么情况?

  抓到去的,都可以离开了,抓到没去的,留下。

  什么意思?

  抓到不去的,他就是一刀村的新的村主任,恭喜你,王主任,命中注定,你就别推辞了。

  刘部长首先祝贺鼓掌。

  顿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之后,所有人的用最快的速度哗啦啦的都跑了个没影。

字体: 字号:
无限深入目录
共15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