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5: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炼狱凡星
  4. 第三章 梦魇之言

第三章 梦魇之言

更新于:2018-03-15 20:49:31 字数:2064

  黑暗中,虞轩茫然的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抓了抓头发,“这是哪,草庐呢?那副画呢?为什么一片漆黑?”虞轩感到了害怕,慢慢的蹲了下来,双手抱住膝盖,在瑟瑟发抖,突然间一道声音凭空响了起来“懦夫,小小的黑暗就困的你在发抖,小小的迷失就怕的要死,还胸怀大致当一个武者,报仇?做梦去吧~”说完声音便消失天际,虞轩楞了,疆再原地,心里弱弱的想着“,我的仇还没有抱,我还有莫亭姐的仇没有报!还有村子里百口人的仇没有报!我不能懦弱,我不能懦弱!”虞轩发疯是的站了起来,到处都是黑暗,对着黑暗大吼道“我不懦弱!我不管你是谁,谁也无法组织我去报仇,黑暗,怕什么!我不怕!有种你来和我决一死战,我要杀了你·啊~”虞轩疯狂的奔跑着,仿佛这黑暗无边无际,这么也跑不到头,怎么也看不到希望,突然一个老头骑着一个一只眼的牛对着虞轩走了过了,满世界都是黑的,突然多了一出光亮吓了虞轩一条,老头对着虞轩过来,而虞轩却望着老头后退,老者择哼哼两句“你不是说要和我决一死战吗,我来了你却后退了,你说道却没做到,你看似坚强其实就是个懦夫,懦夫!”“懦夫!懦夫!”虞轩脑袋里就像是一个回音壁,一直重复着,懦夫两个吃人的大字,他抱着脑袋停在了原地,却对着老头大吼到“你才是懦夫你全家都是懦夫,我有血海深仇,我要杀人,我不是懦夫,我要变强!”“哦,是吗?我一直在向你靠近,此时此刻,我是对你最有威胁的人,那你还站在原地,为什么不来杀了我,我要是你,我就会先下手,不然,老头我怕遭殃的!”“虞轩定了定神,双手放了下来,双眼早已遍布血丝,深邃的眼神看向老头,道“别逼我,别逼我,!别逼我!”吼完之后,仿佛是在为自己壮胆,便冲向老头,而老头泽一直在朝着虞轩而来,嘴角弯了弯,虞轩一只再跑,老头一只迎面而来,那么近的距离确怎么也跑步过去,仿佛过了几个世纪,虞轩不跑了,因为他早已经累摊了,站在了原地,慢慢的双膝跪地,倒了下来。而此刻老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还是个孩子,老不死的你这样去激发他的斗志我感觉不怎么靠谱啊~”老头坐下的一只眼老牛缓缓说道。“夔牛啊,他虽然年纪小,这可是种子啊,你不知道干什么事都要从娃娃抓起吗?哈哈”说完,看向虞轩的老头明显的一愣,“可他还是个小孩,你叫他从小树立复仇之心,如果他心生善意还好说,若坠入魔道那你岂不是亲手毁了他。”“你没发现他的奇特之处吗?”老头满意的笑了笑道“看他的丹田之处,感受到了什么?”夔牛闻言便用它仅有的一只眼看了看,便惊奇的道“这~这丹田是~好熟悉,我安逸久了,叫不上来了。”“哈哈,我来告诉你吧,那是起源之力,远超洪荒!”老头抚摸这夔牛的头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着。夔牛笑着说道“哎~这小子~呵呵,有毅力,这起源之力早晚会被他发觉出来,那可就不得了了。"而老头泽摇了摇头道"嗯~不见得,你像远古神界之王帝释天,他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来的,一出生就有人激发他的起源之力,可以说他是不费丝毫力气就有人引导他,教他怎么驾驭这种力量,而他呢,随时随刻会死掉的小娃娃,还好,不只是那位高人指引他来到了这里我也是才发现的,你看他累倒了,可身边却又一层淡淡的黄色能量围绕,在助他回复疲劳的肌肉,但是他并不知晓,因为哪中力量是在他不自觉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任他活一生他都发现不了,只有人去指引他,刺激他,才会知道的。”夔牛半悟半懂的道“那你去引导他?”“呵呵,你太高看我了,你我尚且才是洪荒之力,全靠他自己,或者奇遇吧,千万年一遇啊,我们帮不了他什么,况且我们还只是一丝丝神魂而已。他一个小孩能靠毅力跑那么久,不倒你以为呢?其实他已经在半路中就已经累倒了,只不过是心中的那一点点执念使得他坚持下来,别小看执念这东西,会成就一个人,会毁掉一个人,看他以后的造化了,老牛你知道该这么做了吧。”夔牛看了看躺在地下的虞轩道“嗯,他既然接触了山海藏经,那就证明他和我有缘,撇开他的起源之力不说,嘿嘿,这只是开始,或许,在他的身上,你会看见奇迹的发生,也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山海藏经会从现天下~。”“或许吧,只可惜,第一次远古魔界的失败,也宣告着山海藏经被打碎分散在外啊,或者我会见证奇迹呢也不错,老牛我们该走了,既然找到了有缘人我们该消失了,你做好准备了吗?你去跟着他创造未来吧”夔牛眼睛一亮“走吧!”说话,一人一牛化作两道白光摄入虞轩的身上慢慢散落开来,而虞轩,择痛苦的大叫一声"啊!”虞轩泽惊恐的眼睛,摸了摸脸,又摸了摸身子,抬头看了看四周,“呼,原来我在做梦啊。”或许是想到了什么,虞轩转头看向那幅画,话还在,只是越看越别扭,好像少了点什么,虞轩摸了摸头,少了点神韵吧,好奇怪,”哎,虚惊一场,该走了,”伸手摸了摸肚子,心想怎么不饿了,刚才还饿的给头狼弄,“该走了,再耽搁天黑之前就到不了主城了”自言自语的说完便看了一眼那幅画,扭头就出了门,而那幅画,在虞轩出门的片刻,便一点点的化作虚无消失在空气里。虞轩忘了他昏倒的时候遇到了什么,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一头牛曾来过他的梦,忘了有那么一股白烟曾围绕着他,只记得,来到这个房间,看了一眼那幅画,便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