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23 00:01: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炼狱凡星
  4. 第二章 路指草庐

第二章 路指草庐

更新于:2017-12-31 08:50:22 字数:2674

  虞轩浑浑噩噩的走在去邻村的路上,对于复仇报仇,虞轩知道,现在还不时候,去了只是送死而已,坚毅而又冰冷的眼神突然浮现在脸上,握了握拳头,“或许,我该去学点武艺,而不去龟缩邻村,这样我何时才能报仇,但是现在,我又能去拿哪呢,,,”进过了一夜的悲伤,早上的阳光刺痛着虞轩的双眼,“太阳啊太阳,你要是心疼我就给我指一条报仇的路吧”虞轩自演自己的对着太阳说道,也许,亲人的离世,仇人的林立,冰冷的已是少年心,凉薄了少年的意,虞轩早已经明白,总计不再是自己,是追逐复仇的狼,一头渴望吃肉的狼,少年不再年少,忽然间,虞轩想起了大伯曾经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小轩啊,想要变强可不是空头说说啊,你看有志向的人都会离开村落,踏向远方,学习技能,修身炼体,成为一方强者,没理想的人,额,比如你大伯我,哈哈,才会安于现状,图个一世青宁,最后,来个安乐死,哈哈。”“大伯,哪哪里才能成为强者呢,等轩轩长大了,轩轩就要去成为强者,保护大伯,哦还有莫婷姐,还有我的义父义母,不让你们受到伤害。”“哈哈,大伯可不希望你离开呢,你要知道,武者修身炼体,修神养傀,那岁数就是岁武者的境界增长,到时候等你学成归来,那都何年何月了,估计你就见不到大伯喽,哎,说是这样说,你大伯也有武者梦啊,想你大伯十八岁就出村追逐武者梦,奈何辗转到了仙剑城,确落得个资质平平之流,没被选为仙剑城第一大宗飘渺宗的弟子,遗憾终身啊,这不,你大伯又回到了村里,娶妻生子,落得个安宁,哎,遗憾啊。”想着想着虞轩停下了脚步,仙剑城,飘渺总,抬头望了望太阳,双手紧握,坚毅的眼神就算狂风暴雨,也不可以拍打心中的武者梦,复仇情!只会愈演愈烈,转身,走向了去主城的大陆,飘渺总,等我!可走了几步虞轩又停了下了,小手摸了摸头,主城怎么走啊。。。我不认识路啊。。。郁闷了一下,忽然听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尹人~在水一方~”“好优美的诗句,”虞轩抬头望向前方,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牵着一个小女孩正向虞轩走了过了,“这歌因该是唱给小女孩的吧,正巧问一下老人,主城的路怎么走”这样想着,于是抬起脚步,走向老人,“老爷爷,你好”虞轩小手摸了摸头,面无表情的道。“小小年级,为何眉头紧锁,眼睛浮肿,遇到什么事了?”老人右手缕了缕胡须,皱了一下眉头道,虞轩面色一炳,老人答非所问,叹了口气道,“没事,没事,老爷爷,我心情不太好,唉?老爷爷,我怎么没见过你啊,还有这小女孩?”虞轩经常上山采药,所以别看小观察力好,他经常到邻村来送草药,所以才想起来,老人是朝邻村去的,可他在邻村没见过这个老人。“哦呵呵,小小年级,观察力挺好啊,老人家我是和我孙女才搬来的,享享清福,来灵儿,快叫哥哥。”“哥哥你好,”灵儿说完就往老人的身后躲,露着小脑袋偷偷的看着虞轩,“哦呵呵,灵儿别怕,别怕,呵呵我孙女从小怕生,呵呵,别介意啊。”虞轩又郁闷了一下,心想,我有那么可怕吗。。。"额。。。没事没事,老爷爷您还是告诉我仙剑城怎么走吧,,,”老人好像若有所思,抬头看了看虞轩的家乡,又看了看虞轩,叹了口气,好像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从左手的衣服里拿了一身新的衣服和一个折扇递给了虞轩,“给,乱世啊乱世,换一身新的衣服去吧,这是我孙子的,还有我一会给你说怎么走,到了主城,你吧折扇拿给你想拜入的门派,他们会知道的,看到没,一直沿着这条路路过一个草庐,在沿着草庐的路一直走就到了,好了,老人家我也该回去了。”虞轩伸手接过了老人家送的东西,眨了眨眼睛,“谢谢老人家,有生之年定会报答你的。”虞轩说完,老人看了看虞轩,摇了摇头道“孽缘啊孽缘,有生之年?小伙子,你可真有趣,走了灵儿。跟大哥哥再见。”“大哥哥再见。”说完又偷偷的看了看虞轩便被老人牵着离开了,嘴里此刻还哼哼着那句歌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为尹人~在水一方”虞轩定了定神,转身走向老人所直的路,马上又停下了脚步,还不知道老人叫什么呢,回过头,虞轩茫然了,老人家呢,这么没了,虞轩又摸了摸头,自言自语的道“算了,我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知道了老人家的名字又如何呢,哎、”扭头离开。艳阳当头,虞轩小手摸了摸肚子,“好饿啊,老人家明明有吃的,却没给我点。。。还好,老人家说道有个草庐。”不到片刻,虞轩便看见草庐的身影,刚好自己肚子也饿了,于是飞快的跑向草庐,草庐位于一个池塘的中心,池塘里满是荷花,而草庐的外墙则是又一些树枝搭建起来的,门口一个匾额挂在上面,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心轩静堂",门是半掩着的,虞轩敲了敲门,没人吗,抬头望了望里面,一个人影没有,于是轻轻一推,门便开了,虞轩伸了伸头,四下看了看,的确没人。。。走了进去,此刻啊虞轩不知所措了,没人怎么办啊,要不进大唐看看去?万一主人回来了怎么办,想到这,虞轩看了看四周就释然了,因为草庐已经好久没人住了,缸里的水都没了,而且都落了一层灰,虞轩放心了,大步向草堂走去,屋里只有一张床,和墙上挂了一幅画,虞轩没怎么仔细看,既然没吃的,就把老人给的衣服换上,总不能拿着新衣服,穿着旧衣服进城吧。。。片刻的功夫虞轩便焕然一新,一张干净的小脸,薄薄的嘴唇,坚挺的鼻子,一双迷死人而且又冷酷的眼睛,弯了弯嘴角,把折扇放在了手里,看了看又放进了怀里,便抬头看向了那幅画,画中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骑着一个只有一只眼的牛,手里拿着一个葫芦,旁边则是云雾,虞轩摸了摸头,道“好潇洒的老头,还有这头牛,真奇怪,就一只眼,画的好逼真。”说完,虞轩便伸手去摸那幅画,小手刚碰到画时,脑海里放佛一听到了一声牛的怒吼,和一个老头的笑声,虞轩吓的退后两步,四处看了看,又看向了那幅画,“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可能吧,哪这幻觉太逼真了。”虞轩定了定神,又撞着胆子去摸了摸,而这次啥幻觉也没有,“奇怪,难道刚才真的是幻觉。”虞轩又看了看画中的老头,好熟悉啊,好像~好像刚才的老人家啊~突然,虞轩被自己吓了一跳,不可能吧,为了能看仔细些,趴到了床上,站在床上,伸头又看了看老头,老头的眼睛是闭着的,突然睁开了,便如一阵烟是的环绕在虞轩的周围,虞轩怪叫了一声,手忙脚乱的就要跳下床,谁知道一脚踏空便摔像地面,眼看就要落地了,而且还是头着地此刻什么也不想了“这是画是鬼啊,我这张帅气的脸要破相啦~啊~”怪叫这闭上了眼,等到命运的安排,可是,虞轩没绝的疼啊,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的周围环绕这许多烟雾,这下子~虞轩冷汗直流,而烟雾泽慢慢的落在了地上,落在地上的那一刹那,烟雾随之不见,虞轩仿佛听到了一句话,“等了上万年,终于等到有缘人啊,哈哈”虞轩泽不由自主的看向画中的老头,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