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3 11:18: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斗君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4-20 18:39:12 字数:18840

字体: 字号:
斗君目录
共2章
  (这个书名我目前还无法驾驭,写都市文,新书还在这个作者号内创建。)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三个死党在青衫茶馆用瞩目的眼光看着女人摇曳的走进茶馆内,那回眸一笑的杀伤力足够强大,三人都面部表情却各有不一。

  奎子的眼神只是一味的欣赏看过去,美女嘛,俗话说的好,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奎子有自知之明,从不奢望那样气场的美女是对自己所笑。就算真的有所笑,也不是给自己笑的,应该是身旁的两位死党吧!

  钱放的眼神更多的却是好奇,这样气场的女人,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场,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去寻求的欲-望。和陈峰火在一起的时候,钱放从来不给陈峰火抢女人,不是钱放清高或者什么别的,只是钱放想起这几年中陈峰火对自己爷爷的孝敬,比自己要强很多很多。

  陈峰火的最爱,就是传说中的黑-丝控,只要穿黑丝的女人,不管年纪如何,只要腿好,黑丝漂亮,陈峰火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的势头去看,去追寻。但这样气场的女人并不是陈峰火能够左右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招呼道兄弟们逛西湖去了。

  三人漫无目的的逛游着西湖边,却并没有真正的去欣赏西湖的风光,从小在此长大的三人,可以说西湖边的每一个地方都是非常的熟悉,闭着眼睛也能描绘出西湖的每一处。找到一处靠湖边的椅子。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这种得道高僧的境界又有几人能够免俗?

  陈峰火躺在椅子上,手放在脖子下面枕着,嘴里叼着一根烟,望着天空出神。说出这样话语的人,绝对让人不敢相信这厮吊儿郎当的还在浙江某野鸡大学担任过教授。这厮放着大好的前程不干,却是因为院长孙女齐亚轩对他又深深的爱情火苗,不愿糟-蹋良家妇-女的他毅然决然的把院长孙女给甩了,换来的却是自己大好前程的葬送。

  钱放坐在另一端,垫着一本佛家典籍在身下,这样一个浙大的高材生毕业的牛-逼人物,除了有一点点傲世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个性,毕竟没有几个每星期都到寺庙里拜佛的人,会给典籍如此待遇。闭幕养神的他撇了撇嘴,有点不苟同陈峰火的说法,道佛法上的东西,应该还是他最有发言权。轻扯了一下嘴角,露出让众多浙大女生仍旧不死心,所向往的微笑道,这可不像你陈峰火所说的话。你从来不信佛的,怎么会想起这一出,不会是馨予给你的打击太大了吧,是你甩了人家好不?

  她?怎么会给我打击,爱一个人,爱的时候就是爱,不爱的时候就不爱了,没有所谓的打击。都说富贵病要不得,但我却想得这样的富贵病。陈峰火随即自嘲的一笑,道:“这个社会让富人富的百八十万不当回事,穷人一辈子是否能挣个百八十万?”

  “我一直坚持的认为,在社会上给人打工去挣钱,想成为富人的,寥寥无几啊!”

  钱放顿了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并不怕你对钱有所执着,但别想着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挣打钱的,可不打工,连启动资金都没有,又凭什么说去挣大钱,这个畸形的社会所造成的社会百态,谁也无力去改变什么!”

  依旧躺在椅子上的陈峰火并不想再说些什么,弹了弹烟灰,道:“你说的话我也想过,不过,这几年有所牵绊,并不能放手一搏。你有个爷爷要照顾,奎子虽然没亲人要照顾,但老大不小了,等我挣够给奎子娶媳妇的钱,就会放手一搏。”

  钱放无奈的看着陈峰火,不愿意接话,他从来不去对陈峰火的思想所评价什么,他说怎么做,钱放就会跟着做,从无怨言。喃喃自语道:“社会无情人有情,人非圣人,孰能无牵挂!不过,我坚信,如果让你放手一搏,我们应该能搏到一个美好的明天!”

  “就这么信任我?”

  陈峰火像是听到一个有趣的笑话,忍俊不禁道:“市井小人,我又不是凤凰男,没有让我去继承亿万家产的公子哥,父母也确实不是哪种有出彩成就的人,更没有让人羡慕的家世,你说我凭什么搏得一个美好的明天?”

  “美好的明天?”现实和理想,差距天壤之别啊!”随即问道“奎子说说你的想法?在我和钱子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奎子依旧那副痴痴呆呆的表情,淡淡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想法,只要你和钱子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别无他想。

  陈峰火无奈的看着奎子,摇了摇头,道:“奎子,你的身材和你的精明不成比例,有个好的想法我们仨也少走点弯路啊!”

  “没有!”

  奎子回答的异常干脆。

  “听说晚上,馨予在家族的主持下要和公子哥订婚,正好带奎子去溜达溜达,看能否找到一公主喜欢上我们奎子。”

  “我对公主没什么想法!”

  陈峰火看了看奎子,笑了笑道:“那我们晚上就去嘉年华喝酒吧,看能否给奎子找到一良家妇女。”

  这次奎子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了。

  钱放起身,拿起那本典籍,在椅子上拍了拍,用行动表示赞成。

  “猜猜那女人是干什么的?这样的气场,可不多见啊!家里是政客?富家女?或者是一书香门第下教育出来的叛逆人物?”陈峰火或许觉得走着无聊,挑起了个头。

  果然,钱放不发表任何言语了。

  更不用想从奎子嘴里知道任何看法。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追到天鹅的,那个后来不是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虎人?”

  陈峰火显然又问了个两人无视的问题,早就习惯了钱放不想回答就不回答的个性。就像更早就知道,奎子从来不会在自己面前发表任何建设性意见一样。

  忽然间,道路上一辆比奥运少个圈的红色轿车从三人面前闪过。

  依旧是那么惊艳的感觉,这次却没有任何的交际,一闪而过。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斗君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