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7: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赤翎录
  4. 第二章 惩罚

第二章 惩罚

更新于:2018-03-18 07:41:41 字数:2552

字体: 字号:
  邱无涯以其在家族学堂沉浸多年的身份,被家族学堂的子弟背后称为“长老”。

  整个家族学堂人数不过几十人,一般每个邱家子弟在学堂学习一年后,会在家族组织下的历练中参加关于修真常识的考试以及体能的历练,而邱无涯在学堂内沉淫近十年,体能训练早已及格,只是修仙常识方面却是一直未曾及格,这也许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炼气后,不再去想那些修真的事,只是一直躲藏在邱家的家族学堂。

  学堂内人数不过十几人,而且多数是依附于邱家的外姓之人,对于邱家核心家族中的人自小便已懂得修真界的常识,故不会进入学堂内学习这些表面的东西,而是直接参与了体能训练。

  邱子羽垂头丧气的坐在学堂的最前方,满眼都是对坐在自己旁边的邱无涯的仇恨,若眼神能杀人,恐怕此时的邱无涯早已被凌迟。

  邱无涯则是端端正正的坐在邱子羽的身旁,眼睛直直的盯在正在讲课的老师身上,丝毫没有发现邱子羽的杀人眼神。

  邱无涯做的位置让很多人气愤,只是邱子羽做到前边也就算了,而他一个已经十七岁的成年人居然也坐在前边,但邱无涯以其家族学堂长老的身份让他们这些满脸愤恨之色的家族子弟乖乖的在心里竖起大拇指。

  听着自己的这位老师千篇一律的说辞,邱子羽感觉到自己直接想睡觉,这些没有丝毫营养的东西邱无涯已经谆谆教导了无数遍,而此时,邱子羽再次找到了以前备受煎熬的感觉,他转过头看向自己身旁正在“全神贯注”接受老师教导的邱无涯,内心顿时闪过一丝疑惑。

  此时的邱无涯双眼怒睁,双手拖住下巴,手中还拿着一团叠成方块的手绢,正好遮住嘴角,这个样子无论从哪里看都是好好学习的样子,甚至于老师都在讲课期间都不止一次的夸赞邱无涯认真、好学的态度。

  而邱子羽则是越发感觉到邱无涯状态的不对,心中暗道“不对啊,以平时六叔大大咧咧、天生玩劣的性格,怎么会如此安静的听课呢”。

  想到此处,邱子羽趁老师转头的瞬间,立即起身站自己的凳子上,瞅向旁边的邱无涯,但是邱子羽如此大的动静,邱无涯仍旧没有任何反应,这让邱子羽更加确定:“六叔有问题”。

  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的的邱子羽愣愣的做回到自己位子,但他却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再次站起,瞟向邱无涯,只见此时的邱无涯的嘴角出正有一丝亮晶晶的液体缓缓流出,刹那间,邱子羽明白了,满脸坏笑的在老师回头之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老师刚刚回头,邱子羽突然将稚嫩的小手伸向了邱无涯的背部并使足力气拍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老师满脸狐疑的眼神随后向二人瞟来。

  邱无涯用手绢擦了擦嘴,转过头刚想问邱子羽发生了什么事。

  一句稚嫩的嗓音传进了他的耳朵“父亲来了,就在我们后边。”

  邱无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立即转身站起,低着头,大声说道:“五哥,邱无涯在此向你认错,我不应该在课堂之上睡觉……”

  但随后一声大笑从身后传来,邱无涯顿时明白了,在众多家族子弟的疑惑不解的眼神中,抬起满脸通红的头。

  此时,课堂之上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堂堂的家族学堂卫冕长老,今天居然闹了如此大的一个乌龙。

  邱无涯满脸尴尬的转身,看向正脸色铁青、满眼怒火的老师,尴尬的笑了笑。

  “你们两个立即前往炼体场,这件事情我自会禀告家主,你们二人扰乱课堂秩序就等着受罚吧。”那位老师手舞足蹈的狂喊而出,随后便挥袖而去。

  看着老师的这幅表情,邱无涯立即像泻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凳子上,喃喃自语道:“小屁孩,你这次玩大了,五哥一来,我们不掉一层皮才怪。”

  邱子羽并没有说话,转身看向身后,只见身后的这些人正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礼物,从他们的表情上,邱子羽发现我,有同情、有嘲笑、有幸灾乐祸。

  邱子羽无奈的摇了摇头,突然转身对满脸痛苦之色的邱无涯说道:“六叔,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睁着眼睛睡觉的,还有你总是自诩为家族学堂的卫冕长老,可为什么那老师丝毫不给你面子啊。”

  邱无涯狠狠的点了点头,忽又摇了摇头。然后满脸愤怒之色的对着邱子羽喊道:“小屁孩,这次六叔被你害惨了,赶紧的跟我去练体场。”

  邱子羽一愣,但随后便略过了邱无涯的眼神,直接无视他的表情,然后眨了眨其水灵灵的大眼睛,表示无辜。

  “邱无涯,邱子羽立即给我滚出学堂,前去练体场,给我跑五十圈。”冷漠的声音突然传进了邱无涯与邱子羽的耳朵。

  虽然只是声音传出,人还未出现,但正在斗嘴的二人显然是被这道声音惊住了,毕竟这个声音可是邱家家主的。

  邱无涯愣愣的看着门口,心中暗道:“这次完了,那老家伙真的告诉五哥了。”但当邱无涯转头看向身旁的邱子羽,满脸痛苦之色的邱无涯却被邱子羽怒睁双目的表情逗笑了。

  咯咯的笑声随后便传了出去。

  “邱无涯,你胆子不小啊,欺骗学堂先生,而且不思悔改,还在这里咯咯发小,还有你邱子羽,第一次上课就扰乱课堂秩序,小小年纪就如此玩劣,以后怎成大器?”随着声音的落下,门口走进四人,其中说话的正是邱子羽的父亲邱无月。

  而其身旁的三人则是邱家执法长老邱平,邱家大长老邱程。而另一个人正是学堂先生。

  邱无涯满脸的嘻笑之色,在看到邱无月时顿时僵在了脸上,但随着邱平于邱程的出现,邱无涯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满脸惊慌之色,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邱子羽,咬了咬牙,忽然站起身来,径直走向邱无月。

  静,此时的学堂内部静的让人恐惧。

  邱无涯额头之上开始渐渐露出汗珠,他手掌紧握成拳,努力掩饰心中的慌张之色,一步一步向门口走去。

  仿佛过了很长时间,邱无涯才来到邱无月身旁,随后双膝着地,低声说道:“子羽年幼尚不懂事,一切都是无涯的错,还请家主饶过子羽。”

  邱无月冷冷的看向站在座位旁边满脸不屑邱子羽,心中怒气更甚,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话。

  但站在邱无月身旁的邱平却突然开口说道:“年幼不是逃避责任的方法,家规可没有限制年龄。”

  看着气氛的越发的尴尬,这时站在最后边的那位学堂先生也从旁边来到邱无月身旁说道:“家主,此事不关公子的事,我刚才一时气愤,说错了话,还请家主宽恕公子。”

  “哼,做了错事,不但不承认,还要别人替你承担吗?”这时邱无月突然冷冷的开口道,一字一句,句句重音。

  听到邱无月的话,邱平、邱程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再次开口,仿佛在看戏似的盯着眼前。

  “家主,切莫武断……”邱无涯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句稚嫩的嗓音打断:“六叔,不必这样,我邱子羽接受惩罚便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