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23:23:3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紫莫庸
  4. 第三章 酒吧风波

第三章 酒吧风波

更新于:2018-03-18 18:45:26 字数:2396

字体: 字号:
  一下车,刘诣便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招牌!——旋风酒吧,一个大大的旋风代表着是这里的标志!整个墙壁渲染成深蓝色,门前两个蓝色的琉璃灯把整个酒吧的康廊大道幻化成整个蓝色,这样的作用远远比门前站两个惜玉怜香的美女好得多。

  “怎么样!吃不吃惊!惊不惊讶!靓不靓!这个地方是我爸一位好友开的,一般人很难进去,除非有这里特定的贵宾卡。”邓亚群一看刘诣一脸吃惊的样貌,急忙哈哈大笑的简绍道。

  “着实吃惊到了”刘诣舔了舔嘴唇收回目光“贵宾卡你一定有,不知道可不可以带人!?”刘诣问道。

  “当然!每个贵宾卡可以带上十个人,我这次就带了你,也招呼上了两个哥们!”邓亚群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张黑色卡片,上边画着一个小小的旋风,卡的左边上镶嵌着三枚紫色水晶珠。煞是好看。

  “群哥!”这是从远处一辆出租车上下来两位少年,两个人个子都很高,一下车便看见了邓亚群,急忙喊上一声,又快步的冲向了邓亚群。“群哥来的好早啊”左边那个略显消瘦的青年向邓亚群打了声招呼,因为他们从来没看过邓亚群来这么早,更没有这么准时过。“群哥,这位是?”那右边的青年一看到邓亚群旁边还有一个白白净净并且比自己还要低上一头的男孩问道。

  “那个,诣,左边这位叫周白朗,右面那位叫王奇,这俩都是跟我打过狠架的兄弟,不过嘛,打架打不过我,所以才认我做大哥哈哈”邓亚群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周白朗和王奇向刘诣介绍。“老周,王奇,跟你们两隆重介绍我的好哥们,刘诣!”邓亚群转向周王两人跟他们说了一下刘诣的情况。

  “你们好。”刘诣简单的向他们打了声招呼。

  “群哥,这就是你跟我们说过的你那小兄弟,也太娘了点吧。就这小身板,五个也扳不倒我呀!呵呵”周白朗有点吊儿郎当的说道,看向刘诣的目光略有些不屑。

  “老周,我警告你,我这兄弟可经不住打架,不过,谁敢跟他过意不去,就是也不把我放在眼里!”邓亚群笑着跟周白朗说道,笑似乎像冷笑。邓亚群学习不好是一回事,但并不代表他笨。

  刘诣似乎看出来了场合气氛有些不一样立即上来说道“那个亚群,你这几位好朋友远道而来不能在这站着吧,进去再说吧,今天白天那么热连街边的小狗都会伸出舌头乱叫的!哈哈”刘诣开了个玩笑。

  邓亚群一拍脑门说道“是啊,走走,”那二人也没感觉到不妥就说“是啊,进去喝点,解解渴!”

  一行四人,急忙进了酒吧,谁也没注意刚才刘诣说的话中狗说的是谁!刘诣就是这样,敢对我不敬,我就骂你个狗血喷头,但是就不让你发现。跟刘诣在一起的人,脑子必须机灵,否则就算什么时候骂了你,你也会毫不知觉。

  一进酒吧一股清凉之气扑面而来,没有刘诣想象中全是酒味。刘诣环顾四周,整个酒吧现在还没多少人,整个空间竟全是蓝色,光线设计的刚刚好,没有一丝重叠的痕迹,给人感觉就像是沉浸在完全就是一个蓝色的海洋,异常优美。刘诣眼中开始没那么拘谨了,这些东西给刘诣的印象就是亲和。

  邓亚群看着此时的三人,眼中露出笑意想当初他初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这种差异的表情。正准备嘲笑刘诣时,发现刘诣眼光没那么迷离了,动作也变得没那么拘束了,邓亚群吓了一跳,他当初刚来的时候足足沉浸了好长时间,哇哇的赞叹了好长时间。可刘诣除了刚进门那段时间,到现在一分钟都没有就变得自然多了。反观周白朗和王奇此时比邓亚群的表情还要夸张。毕竟邓亚群从小家庭富裕,虽说不常到酒吧玩但是高档次的也经历不少。像周白朗和王奇他们都是中等家庭,也就经常出入一些不正规的小酒吧,像这种如此规模的酒吧还是第一次来。

  这时,一名服务员刘诣这边走了过来。“你好,请出示您的贵宾卡。”像这里的服务员也是经过高档训练的,并没有看这几位年龄小就露出任何轻视。

  邓亚群把卡片递给服务员,服务员仔细看了一下就说“尊敬的几位客人请跟我来,邓亚群没有说话,周白朗和王奇还在沉迷这里的环境。刘诣一边走着一边说了声谢谢。因此,服务员露出一丝微笑。刘诣认为人人都是平等的,不论你在哪个行业,干什么事。所以以后刘诣在面对他的敌人时依然是那么毫不留情.

  “几位现在可要酒水?”服务员问道。

  刘诣和刚从沉浸就把环境中的周王两人同时看向邓亚群。邓亚群此时不急不缓的说道“威士忌吧!”

  “好的,请问你要什么品种的威士忌,我们这里有芝华士,百龄坛,黑牌,杰克丹尼,皇家礼炮。”服务员依旧是那么好的服务态度。邓亚群看了看刘诣嘴角不禁露出阴险的笑容。“来两瓶皇家礼炮!”“好的,请稍后。”服务员说完便去取酒了。此时刘诣将邓亚群自以为隐藏很好的阴险笑容尽收眼底,不过他也没有说话,刘诣想看看邓亚群到底想干些什么。

  很快服务员将酒拿了上来一边打开一边说道“皇家礼炮!果香四溢,浓郁奢华。成熟李子浓郁的香气与雪利酒的甘甜完美融合。细腻黑巧克力的浓烈香气点缀以肉桂的温和辛辣。浓烈的酸橙甘甜予以味觉强烈冲击,交织着坚果和橡木的馥郁芬芳,微微的烟熏感带来卓尔不群的口感。余味绵长,带有顶级陈年威士忌特有的悠长回味。请慢品尝。”

  邓亚群听完简绍便一一给听傻的那三位倒上。“不!不!别给我倒,我不会喝酒!”刘诣一看邓亚群要给自己倒酒,连忙摆手。

  “为什么不喝,这里没有果汁,所以我猜点了一个跟果汁差不多的酒你没听刚才简绍么,这酒很像果汁。”邓亚群一瞪眼。把刘诣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其实刘诣也想喝,毕竟他今年16岁了,多少有点叛逆。

  液体入杯,刘诣拿起杯子,小抿了一口。甘甜带有李子的味道冲入口腔,紧接着一股干辣散发出来,刘诣刚想吐掉,干辣味道没有了,一股舒服像是刚蒸桑拿的感觉出来了,可怜的小刘诣并不知道桑拿什么感觉只是觉得舒服,刘诣此时也像个小孩子一样吧唧吧唧了嘴,小脸通红通红的。

  有些事情陷进去便不可自拔,尽管刘诣还只是小口抿着喝,渐渐地便有了一股飘飘欲仙的感觉。周白朗王奇此时也是不知所云,喝上一口便着迷了,邓亚群端着杯子边喝边向四处看去,酒吧这种地方不是从来不缺少辣妹美女,及时邓亚群此时才17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