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58:5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魔幻戒
  4. 第三章 新生报到

第三章 新生报到

更新于:2018-03-17 11:50:35 字数:3783

  见到此景,风大惊,突然之间感到了一丝不敢相信,风也是人,不管是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产生和风同样的反应,一觉竟然虚度了三年的光阴,这到底是时空穿梭还是其他的什么奇怪现象。

  想到这里,风决定先找到师父再说,但是他里里外外方圆50里都找遍了,就是没见师父的踪影,这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回到旧屋子里,偶尔发现桌子延边地下有一封信,应该就是师傅留给自己的,只是被风吹到了地下罢了。

  风拿起信斜身靠在大厅的桌子上,认真的读了起来。

  “风儿,为师也不知道你何时会醒来,但是为师知道你一定正在修行一种非常高深的心法,故而为师在这里等了一年,但你依然没见你有醒来的预兆,而此时为师在世上的时间依然不多,阳寿将尽,即将云蹬而去;我留了一点东西在你睡觉的床下面,为师知道你必定前途无量,但是切记不要心浮气躁,要记住盗亦有道,希望你好自为之。”

  自己睡一觉就过了两年,那个整天笑眯眯的老人、那个整天严厉教导的师父,居然就这么离开了自己,向着以前和师父度过的日子,风有钟非常特殊的感觉,那可能就是自己渴望已久的亲情吧,和孤儿院里的‘小妈妈’一样的亲情。然而,师父却突然的死了,这时多买可笑的事情。风看着那张陈旧的有些发黄的纸苦笑着,突然一滴眼泪滴落在纸上。些许后,风收起自己伤心的心情,走到床前,将师父留给自己的东西取出,风弹走了黑盒子上的灰尘,里面是一本书,是一本和无字天书一个材质的书,上面四个流金大字“飘渺武诀”,他抚摸了几手这师父的遗物,手中的信也放入盒子中。

  环顾四周,风突然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了,现在他已经十九岁了,今后的路何去何从都还不知道,一时间也只能愣在那里,看着手中的黑盒发呆。

  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睡了三年?难道是那《九转修仙》的缘故?可自己应该是在睡梦中修炼的,怎会虚度了三年的光阴?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风走向后院,这时自己修炼的地方,有一个篮球场大小。

  风站在空地的中央,试探的运起百会穴内储藏的灵气,果然一丝丝清纯的灵气在自己百会穴周围飘荡,风发现自己在梦中做修行做学到的东西是真的,他很平常的向前面的土墙发出指力,‘轰’的一声,眼前经常被他用来练习指法的墙壁,顿时出现了一个半米的大洞。

  ‘这……这样的威力?’,在以前就算把全身的内力全部集中在一起也没有这么夸张啊,以前自己弹指的威力也就比子弹大出些许,而现在恐怕能和炮弹一拼了。而且自己刚刚也只是发出了一丝丝灵力而已,要是散发周身的所有的灵力那威力有多大恐怕就连风自己也不敢想象了。

  看着眼前的大洞,风没有多想,立刻盘腿坐于地上,回想在梦中吸收灵力的方式,果然,一股股清凉的能量犹如清泉一样涌入风的体内,在周身的经脉聚积,而风则是以一种怪异的运行路线对其回旋,七七四十九圈之后,慢慢的荣汇入百会穴内。

  风从入定的状态苏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感官比以往修行内力是更加灵敏了,甚至四周的花草树木吐纳的声音自己都感觉的一清二楚,而且范围也扩大了不少,此时他清晰的感觉到不远方正有一辆跑车在道路上飞驰,车上一对年轻的情侣。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风在原地喃喃自语道。

  他终于知道了,也接受了这一切,不过这个《九转修仙》的功法什么时候进入到自己脑子里的呢?还有自己修行了几年的内力竟然全部转化成了灵力,为什么《九转修仙》会在我睡觉的时候出现,难道那枕头有奇怪的地方。

  回房间后,风翻了一下床褥,果然一直放在枕头底下的那本无字天书不见了,也不可能是师父拿走了,但是书不见了是怎么回事?屋子里没有人出入的痕迹,难道是长了翅膀自己飞走了?风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便不再理会,毕竟那本书是神偷门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能参透的奇书,就是被人拿走大概也是当引火纸用来烧掉了吧。

  四年后的现在,风已经二十三岁了,回想起那段时光时,他感觉就跟坐了一场梦一样,现在他凭借自己的实力,轻而易举的赚到很多的钱,这一切都是靠以前看过的书的来的。

  但是回头想想,风还是比较喜欢做一个普通人,可以尝到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苦与乐,不像现在的自己,一点目标,一点生活的压力都没有,只要自己随便接一个‘小生意’那酬金就够自己花上一阵字的了。不过自己身为神偷门唯一的传人,当然不能推脱这个责任,他始终坚持着师父临终的话——“盗亦有道!”

  现在的风早已经摆脱睡眠,三年前的那次意外,是他不敢在睡了,一般只要进入冥想境界降灵力运行几周后就可以变得精神百本,风现在还是喜欢看书,也许是小时候留下的习惯,书看的很杂,五花八门无所不看,他的知识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什么东西都能立刻上手,更是在今年突发奇想,报了一个成年自考,而已惊人的成绩考上本市名牌大学“工文大学”。

  至于为什要选择“工文大”风只是感觉那里位于郊区,比较安静而已。这句答案不知跌破了多少人的眼镜。

  虽然说‘工文大学’也不失为一个全国名校,但他和北大、清华比起来还是有些距离的。

  风会上大学只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做,不让自己每天浑浑噩噩的度日子,而且二十多岁上大学也属于正常现象。

  明天是9月18号,正是老生返校,新生报到的日子;或许这是个新的开始,一种直觉告诉风,以后的日子一定非常有趣。

  第二天,一身休闲运动服的风出现在‘工文大学’的门口,他微长的发海下带着一个黑黑的墨镜,双手插在裤兜里,肩膀上斜跨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望着周围海一样的人群,不禁露出邪邪的笑容。

  第一天,风除了肩膀上的笔记本之外,再无其他东西,就这样他向着‘工文大’的大门走去。

  ‘好大啊!’当他走到门口时候,不禁惊叹的发出了一句。

  这么热的天,他可不想被晒到中暑,于是便走向门口的保安亭,亭中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双手捧着报纸,旁边的桌子上还摆着一本散着热气的浓茶。

  风走近前去很礼貌的鞠了个躬,“请问老爷爷,中十四楼,B座六单元在哪里啊?”老人见有新生问自己问题,放下手中的报纸,很高兴的站起来为风指路。

  完后风礼貌的说了句谢谢,就倚着老人给指示的方向寻找。

  当风转身离开的时候,老人还不禁的多看了几眼,嘴中喃喃自语道“此子灵力深厚,礼貌谦让,将来一定有着非同常人的成就。”

  B座六单元的门前,有着一个正在执勤的女同学,她坐在椅子上,为新生办理入住的手续,脸上还时不时露出迷人的笑容。

  “你好,我是来报道的新生。”说完风摘掉了脸上的墨镜。

  那女孩子抬起头,接过风手中的报道单;“我是,10届的学生,叫楚嫣,欢迎你加入本校,更加欢迎你加入了咱们计算机系。”说完伸出自己的手和风握了一握。

  “咦?你没有带行李吗?是不是太多,需要帮忙说话啊。”女孩狐疑的问道。

  “哦,谢谢,等一下,有人会给我送过来。”风的话语有些搪塞。

  “原来是这样子啊,那我叫人将你带到寝室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打我电话,身为学姐的一定帮你。”说着将手中一个纸条递到风的手里。

  “谢啦!学姐!”风接过纸条揣进自己兜里。

  风刚要转身进入宿舍楼的时候,发现这个带路的男生并没有要动的意思,眼睛却一直盯着另一个方向。

  风也把眼光投向自己用灵识感应到的那辆白色法拉利身上。

  此时,一个身着白色卫衣的少女走下车子,身后还有两个大汉为她提着皮箱,看来那是女孩的行李。

  这个女孩如沙漠中一朵艳丽的鲜花似地,将在场所有男生的眼光都吸引了过去,每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呆呆的看着那个美丽的少女。

  风却感觉这个少女好像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意识却是比较模糊。

  突然他脑中一针灵光闪过,一副画面拂过他的脑海。

  风不禁想起白玉观音的那天晚上,那个被自己指力封住丹田的少女,看来选择‘工文大’是选对了,这次和他的相遇,与那天晚上我说话的不谋而合,看来找个机会是应该和他一起吃饭了。两个人一同学的方式再次相遇,老天爷真是开了一个玩笑。风想起他在楼顶保持着一个姿势站了整整两个小时,不禁笑出声音来。见自己的前方有一道凌厉的目光投射过来,风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过还好,对方只是好奇的看了一下,就再次转过头向前走着。

  很快这道丽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可那个男生还在张望着,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独自上了楼。

  风被分配在四楼的602房间,他上前推开了门,发现只有自己的那个床位是空着的,很显然自己的室友都在寝室内,他微笑着走进去,寝室里的三个人都把目光头像了自己。

  “你好,你就是韩风吧,我是SZ市来的杜跃,就读于机电系。”一个瘦瘦的人首先打破了沉默,对着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对,我是韩风,计算机系学生。”风礼貌性的和他握握手。

  “我是SH市来的佐助,和你一样也是读计算机的。”一个非常健壮的人站起来,并与风握手。

  握手时风用灵力探查到对方有着很深厚的内力,不过风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我叫杨天,人文工程系。你好!”一个太阳穴高高隆起的家伙自我介绍道,一眼就可以看出对方的内力非比寻常。

  “现在大家都到了,我提议晚上一起出去吃饭怎么样?”第一个介绍自己的杜跃提议道。

  “改天吧,今晚我还有事,可能不回寝室睡觉。”佐助毫不留情的破出了冷水。

  “我也是,晚上也有事,以后再说吧,到时候我请客怎么样?”杨天也符合着。

  “那就下次吧,正好我也要把我的行李搬到寝室,就这样,我先走了,你们聊。”说完风就出了宿舍门。

  杜跃见自己的提议被否决了,也闷闷的坐到床上,做着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