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53: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不洛星辰
  4. 第二章 灾难的降临

第二章 灾难的降临

更新于:2018-11-06 14:07:42 字数:2467

  第二天,村口聚集了十数人。以村长和大虎为首。“东西都带齐了吧,出发!”大虎说到。一行人沿着树林,进入了山里。山里是茂密的森林,攀天大树随处可见。叶片遮天蔽日。只有点点阳光透露下来。说来也奇怪,平时这树林里少不了各种鸟儿鸣叫的,今日却是静的出奇。“村长,今天这山里怎么这么安静阿?”村长神色一片凝重,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对着远处说到,“既然都来了,还躲什么?”众人诧异间,远处传来一阵笑声。“不愧是我的师父阿,这么远就能感觉到。”随着声音,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面如刀削,身材高大。看起来还算英俊,但眉宇之间却透露一丝邪气。在这个人后面,还有三个年级稍微大点的人。“真是看得起老朽阿,门里七大护法就来了三个,连我的爱徒都来了。”提到爱徒这俩字的时候,村长明显加强了语气。“师父这是哪里话,您的爱徒好久不见您,甚是想念阿。”听这人如此说话,村长嘴边的胡子都气的抖了起来。“混账东西,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就是你这个徒弟。”“师父你这样说话,真是伤碎了徒儿的心了!”中年人一脸痞笑。“跟他说什么废话,洛老东西。你应该知道你的下场,就别负偶顽抗了。”中年人身后的一个老者说到。那个中年人听到这,立马收起了笑容,换了一副阴狠的脸色。回头一巴掌扇在那老者的脸上。老者立马横飞了出去,撞在树上。中年人一个闪身,瞬间出现在老者面前,一手掐住老者的脖子,像抓小鸡一样举了起来。“我跟我师父叙旧,有你说话的份吗。不要仗着资历老一点,就能跟我指指点点,我是你的少主,未来的主人。知道吗?”中年人一脸阴狠。老者被打的嘴角流血,又被掐的喘不过气。“知…知道了…少主!”中年人随手一甩。那位护法便飞了出去。随后中年人便不再看他。转向村长。立马换上一副笑脸。“看来少主之位给了你不少好处,不过你这行事风格倒是和那个混蛋如出一辙。”“师父,你也知道。我们门是不讲情这个字的。不然的话我还真舍不得杀你呢。不过看在师徒的份上,可以让你选择一个死法。”听到这里,村民们都知道来者不善。大虎冲到前面,“疯子你瞎说什么。”村民们都拿起了手中的武器。中年人一脸不屑,只说了一个字“滚”。大虎立即感觉胸口如遭重击。八尺高的大个,直接就飞了出去,吐了一口鲜血。所有的人都被吓住了。呆立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一切被后面的洛辰看在眼里,他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泪水不争气的流就下来。除了村长之外没有人比他清楚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了。这个事情的缘由要从血杀门开始说起了,血杀门。人称“冥王之血,千里必杀”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杀手组织,被他们盯上的人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而村长洛千,正是血杀门的一位长老。资历甚老。而这位中年人,正如他所说,是洛千的徒弟。而如今师徒为何刀剑相向呢?那就要从门派之争开始说起了。血杀门内部分为两个派别。一个是以现任门主为首的一方。另一个就是以洛千的儿子洛青为首的一方。两方人马虽为一派,但却各不服谁,明里一派合作,暗里勾心斗角。上一任门主一死,两方为夺门主之位更是大打出手。而两方实力却是不相上下。然而,再洛千的徒弟李峰的出卖下。洛家一方惨败,洛家上下几乎无人幸免,连洛青也身死殒命。唯有村长老头带着孙子逃了出来。来到这荒野山林之中。没想到今日,当上门主的那位为了斩草除根,都找寻到这里来了。派来的人也是实力极强,想必也是有把握杀掉这逃走的祸患。

  洛家被灭门正是在两年前,而那时,洛辰也是刚懂事的孩子。那血腥的一幕幕到现在都经常出现在他的梦里。当他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就明白了。不禁哭了出来,旁边的大狗和毛猴也吓傻了。;“不要哭,辰儿”就在洛辰手足无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声音,正是爷爷的声音。洛千也曾是实力可怕的杀手,早就知道孙子在后面跟着。此时正用秘法传音与远处的洛辰说话。“爷爷!”洛辰听到爷爷的声音,立即感觉心里踏实了许多。“辰儿,你让大狗他们回去告诉村里人赶快逃走。你自己也快逃走。”虽然这些人的目标是洛家爷俩,但对于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杀手来说,杀掉一村人和杀掉两个人相比,只是多了一点乐趣而已。“爷爷,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孩子,你是洛家最后的希望。你想让你爹和我都白死吗?你活下去还有报仇的机会。我尽量拖延时间,你快点走。”然而此时,站在一旁的李峰突然笑了起来。“师父阿师父,是不是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呢。以我现在的功力,刚才的传音简直就像是对着我耳朵说的一样。”洛千心里一阵绝望。“冥王血,那家伙连这东西都给你用了。看来你的背判还真是有价值啊!”

  李峰笑而不语,走向洛辰三人藏身的方向。随手一挥,三人如同麻袋一样甩了出来。看到洛辰,李峰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小辰啊,还记得叔叔吗?叔叔以前可是经常带着你玩啊!”“你这个无耻的混蛋!不要伤害我爷爷!”然而李峰对此充耳不闻,原本的笑容又是换成了阴险“好了,旧也续完了。该办正事了。动手吧。”话音刚落,李峰身后一个黑衣人闪电般冲了出去。冲入村民中,如虎入羊群。手起刀落间,已有三人倒了下去。洛千刚一动手。立马两名黑衣人缠了上去。身为长老,论实力的话。洛千不输于这里任意一个人。但这二人合力下,洛千根本无暇照顾村民。若是几人一起出手,洛千绝无生机。不过一会功夫,刚才说说笑笑的活人就变成了一具具尸体。洛千不是没见过死亡,相反,死在他手里的人绝对不会少。在他的生命中从未有人与他谈笑风声,家长里短。但在他隐居山林之后,这些和善的村民让他感觉到了另一种人生,他甚至想放弃洛家的仇恨,就这样在这山林里终老。然而,想终归是想。他知道,很快他也会和村民们一样倒在地上。一切都完了,做尽孽事,这也许就是最好惩罚了,想到这里,他放弃了抵抗。任由敌人的刀在身上划过。他看向洛辰,留下了也不知道多久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的泪水。“辰儿,爷爷对不起你。没办法保护你了。”“爷爷!!!”洛辰声嘶力竭,双目圆睁。就这样看着爷爷慢慢倒下去。洛辰脑子一黑,竟然昏了过去。此时村里人已经没有一个站起来的了。李峰冷笑,走向洛辰。“洛青啊,这就是你的废物儿子。吓都被吓晕了。”说完举起了手中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