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0 22:26: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四神兵传
  4. 第一章 屠村遗孤

第一章 屠村遗孤

更新于:2017-02-01 20:09:38 字数:8603

字体: 字号:
  残阳似血,血洒山坡!

  一座依山傍岭的小村庄,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有些三三俩俩荷锄而归的村民,纷纷走进在各自房屋内,门前几个孩童,正在嘻笑着的玩耍打闹。

  忽地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种平静祥和,整个村庄慌乱起来,一个壮汉边跑边对着村内惊惶失措的高声喊道:“拜血教来啦,大家快跑………啊!”

  “啊!”壮汉的头颅,滴溜溜滚落在地,那个“啊”字刚巧叫出,一股血色喷泉,从他的脖腔内,喷涌而出,形成一片血雾,与那残阳构成了一种诡异的红,“咚”的一声,尸身倒地!

  一匹红马,一个浑身黑衣的人,一把白光闪闪滴血的钢刀,身后涌出同样装束的许多黑衣人,这伙人开始疯狂的屠村!

  顿时鸡飞狗跳,人仰马嘶,哭喊声、叫骂声、杀戮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伴随着黑衣白刀,个个杀人如麻,如同鬼魅般的拜血教教徒的笑声,顷刻间形成了人间地狱!

  如血的残阳更加通红,流血的大地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身,众多的黑影正在搜寻着活着的人,时不时的补上一刀,继而被杀者发出撕心裂肺,间隔性的惨叫,忽地众多黑衣人发现了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个直立的人,于是他们便蜂拥而上,将之包围了起来。

  但是他们谁也不敢动手,因为他们面前站着一个浑身黑衣,身材魁梧高大的人,此人黑布蒙面,双目通红,手持一柄通红的血剑,剑身发出阵阵黑气。与他对峙的是一位年约十岁左右的似乎浑身闪着红光的小女孩,这个小姑娘一身艳丽的红裙,一头飘逸的黑发,一脸苍白的面孔,一对清明灵动的大眼睛,这对眼睛,正死盯着黑衣人观看!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脑中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自己正持剑刺人,突地从他身边跑过一个绝色艳丽的少妇,这少妇一身白裙,十分的扎眼,领着一个浑身红衣的小女孩,慌不择路的从他身边跑过,他不想都不想的手起剑落,女人惨叫一身,一条殷红的血蚯蚓,顺着少妇白晰的面庞缓缓的流了下来,流到她高耸的胸前,似乎堵住了,不过后续的鲜血越积越多,终于越过那到坎,流了下去,白衣少妇夸张的倒下,身体顿时被血水染的通红。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红衣小女孩,不由地大吃一惊,只见小女孩看到此情此景,居然不惊不叫,不慌不乱,既不跑又不动,既不扑在尸身上痛哭,也不扑向黑衣人索命,只是冷冷的站着,浑身向外散发着红光,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继而小女孩的双眼隐约也透出红光来,死盯着黑衣人的双眼不放!

  双眼通红的黑衣人,似乎被她的目光锁住,不由地的心想:自己一生杀人无数,从来都是手起剑落,一剑致命,从未看过受害人的双眼,想不到此次只因对这与她年龄不相符合小女孩好奇了一下,便会被这双会说话的眼睛给钉住,这可真让他无从下手,况且这小女孩红光遍体,胆识过人………

  他瞬间的脑中转了很多圈,身后的赶来的黑衣人见了,走近他说道:“教主,怎么不结果了她!”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一个黑衣人,手持一柄精钢铁锏,铁锏顶端是一个拳头大的骷髅头,他狞笑着走近红衣小女孩,口中说道:“既然教主不忍心动手,就由属下代劳吧!”说罢,他举起手中的精钢铁锏,向着小女孩的天灵盖砸去!

  “住手!骷髅血魔!!”被称为教主的黑衣人厉声高喝,声若洪钟,振聋发聩!

  骷髅血魔浑身一抖,高举的铁锏停在了空中,与此同时,红衣小女孩也抬起灵动的双睛,盯着他的双眼观看,骷髅血魔浑身再次一抖,铁锏径直向左落入尘埃,将地面砸了个拳头大的深洞,周围的血水立刻灌满了深洞。

  围在附近的黑衣人万分不解,又有两个人走近教主,一人说道:“教主,副教主他………”

  另一个黑衣接着说道:“教主,我们拜血教被人视为魔教,树敌太多,今日搬迁到此地,还是不要留活口的好!”

  说罢两人一左一右,意欲上前,教主一手一个拦住他们,叫道:“慢着,血狼、血豹!”

  两人不解的停了下来,看着教主没有说话,只是心想:教主一向是杀人如麻,嗜血如狂,号称‘血王’,不过,今天很是反常,不知是怎么回事?!

  两人正想间,却听教主举剑一刺苍天,仰天一声长啸,恰巧引起一阵阵闷雷声,残阳落去,只余下灰蒙蒙的天空,让人一眼望不透顶,忽地从那灰色的天空中落下了毛毛细雨,细雨柔柔的下着,落在这伙黑衣人的身上,使他们脸上身上的血水不断的滴落!

  教主看了看漫天飞扬的牛毛细雨,而后仰天长笑道:“哈哈,老子我师血仇纵横江湖大半生,从未见过你这样有胆识的小女子,小姑娘,从今以后,你就叫师雨柔,做我的女儿吧!我包你享福就是了!”

  副教主骷髅血魔上前叫道:“小丫头,你还不快谢谢教主!”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眨着一对灵动的大眼睛,不解的冷看着师血仇,还是没有动,血狼、血豹一左一右走上前来,凑近师血仇的耳边小声劝道:“教主,请教主三思,这是养虎为患,虎大伤人啊,咱们杀了她父母及全村的人,这个………”

  谁想这小女孩师雨柔的耳朵极灵,她启朱唇,咬贝齿,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叫道:“哼,他们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几乎所有的人对我都不好,因为我曾偷听他们念过我的血书,血书上说我出生时,浑身笼罩着的红光,那个产婆便说我这一生不旦自己有血光之灾,而且会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他们便把我遗弃此山,这才被养父母他们捡到。”

  谁知师血仇听了却兴奋的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黝黑的面孔,如针似戟黑胡须中,一口白牙张开,哈哈的笑道:“红光罩体,克人之命,好,好,怪不得有如此胆识,老子果然没有看错你!哈哈!”

  牛毛的细雨忽地大了起来,中间还加杂着阵阵冷风,吹的黑衣人们身后的一面黄底红血滴白色骨架骷髅头的旗帜呼啦啦的响,虽然众黑衣人不明白教主的话,但看到教主的兴奋的样子,也是满心欢喜!

  忽地以教主师血仇为主,骷髅血魔为辅,血狼、血豹为左右护法,身后几十余黑衣人全部齐刷刷的向着黄底血骷髅旗跪了下去,众黑衣人纷纷用手从地上捧起一掬血水,向着头顶浇了下去,而后又向了旗帜拜了三拜!

  然而红衣小女孩师雨柔,正在站在师血仇的身边,她傻愣愣的看着他们,突然面前出现一股奇异的现象:地上的血水忽然聚集,继而如同喷泉一般,形成一道血柱,这道血柱径直灌向师雨柔,小雨柔吓的紧急闭眼,尖叫着不停的躲闪,但仍被浇了一头一脸,浑身如同血水中涝出一样,拜血教上下见之无不惊讶,亦都盯着浑身是血的小雨柔半天不动!

  拜血教主师血仇见了,一脸兴奋,双眼放光,忙的转身,急切地以掌覆盖她的头顶,手中发出阵阵黑气,直灌入顶,师血仇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说道:“小柔,事已至此,别怪我,我只能用‘消心法’祛除你的记忆,你既是血灵神转世,功就肯定会超过我!”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被血水和雨水淋的秀发粘在了脸上,双眼迷朦之中,看到了一股黑气,忽地又感到自己的头顶上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使她浑身无力,脑中一片空白,迷糊之中只听到‘消心法’、‘血灵转世’几个字,便觉天眩地转的晕了过去。

  第一章屠村遗孤

  残阳似血,血洒山坡!

  一座依山傍岭的小村庄,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有些三三俩俩荷锄而归的村民,纷纷走进在各自房屋内,门前几个孩童,正在嘻笑着的玩耍打闹。

  忽地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种平静祥和,整个村庄慌乱起来,一个壮汉边跑边对着村内惊惶失措的高声喊道:“拜血教来啦,大家快跑………啊!”

  “啊!”壮汉的头颅,滴溜溜滚落在地,那个“啊”字刚巧叫出,一股血色喷泉,从他的脖腔内,喷涌而出,形成一片血雾,与那残阳构成了一种诡异的红,“咚”的一声,尸身倒地!

  一匹红马,一个浑身黑衣的人,一把白光闪闪滴血的钢刀,身后涌出同样装束的许多黑衣人,这伙人开始疯狂的屠村!

  顿时鸡飞狗跳,人仰马嘶,哭喊声、叫骂声、杀戮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伴随着黑衣白刀,个个杀人如麻,如同鬼魅般的拜血教教徒的笑声,顷刻间形成了人间地狱!

  如血的残阳更加通红,流血的大地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身,众多的黑影正在搜寻着活着的人,时不时的补上一刀,继而被杀者发出撕心裂肺,间隔性的惨叫,忽地众多黑衣人发现了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个直立的人,于是他们便蜂拥而上,将之包围了起来。

  但是他们谁也不敢动手,因为他们面前站着一个浑身黑衣,身材魁梧高大的人,此人黑布蒙面,双目通红,手持一柄通红的血剑,剑身发出阵阵黑气。与他对峙的是一位年约十岁左右的似乎浑身闪着红光的小女孩,这个小姑娘一身艳丽的红裙,一头飘逸的黑发,一脸苍白的面孔,一对清明灵动的大眼睛,这对眼睛,正死盯着黑衣人观看!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脑中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自己正持剑刺人,突地从他身边跑过一个绝色艳丽的少妇,这少妇一身白裙,十分的扎眼,领着一个浑身红衣的小女孩,慌不择路的从他身边跑过,他不想都不想的手起剑落,女人惨叫一身,一条殷红的血蚯蚓,顺着少妇白晰的面庞缓缓的流了下来,流到她高耸的胸前,似乎堵住了,不过后续的鲜血越积越多,终于越过那到坎,流了下去,白衣少妇夸张的倒下,身体顿时被血水染的通红。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红衣小女孩,不由地大吃一惊,只见小女孩看到此情此景,居然不惊不叫,不慌不乱,既不跑又不动,既不扑在尸身上痛哭,也不扑向黑衣人索命,只是冷冷的站着,浑身向外散发着红光,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继而小女孩的双眼隐约也透出红光来,死盯着黑衣人的双眼不放!

  双眼通红的黑衣人,似乎被她的目光锁住,不由地的心想:自己一生杀人无数,从来都是手起剑落,一剑致命,从未看过受害人的双眼,想不到此次只因对这与她年龄不相符合小女孩好奇了一下,便会被这双会说话的眼睛给钉住,这可真让他无从下手,况且这小女孩红光遍体,胆识过人………

  他瞬间的脑中转了很多圈,身后的赶来的黑衣人见了,走近他说道:“教主,怎么不结果了她!”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一个黑衣人,手持一柄精钢铁锏,铁锏顶端是一个拳头大的骷髅头,他狞笑着走近红衣小女孩,口中说道:“既然教主不忍心动手,就由属下代劳吧!”说罢,他举起手中的精钢铁锏,向着小女孩的天灵盖砸去!

  “住手!骷髅血魔!!”被称为教主的黑衣人厉声高喝,声若洪钟,振聋发聩!

  骷髅血魔浑身一抖,高举的铁锏停在了空中,与此同时,红衣小女孩也抬起灵动的双睛,盯着他的双眼观看,骷髅血魔浑身再次一抖,铁锏径直向左落入尘埃,将地面砸了个拳头大的深洞,周围的血水立刻灌满了深洞。

  围在附近的黑衣人万分不解,又有两个人走近教主,一人说道:“教主,副教主他………”

  另一个黑衣接着说道:“教主,我们拜血教被人视为魔教,树敌太多,今日搬迁到此地,还是不要留活口的好!”

  说罢两人一左一右,意欲上前,教主一手一个拦住他们,叫道:“慢着,血狼、血豹!”

  两人不解的停了下来,看着教主没有说话,只是心想:教主一向是杀人如麻,嗜血如狂,号称‘血王’,不过,今天很是反常,不知是怎么回事?!

  两人正想间,却听教主举剑一刺苍天,仰天一声长啸,恰巧引起一阵阵闷雷声,残阳落去,只余下灰蒙蒙的天空,让人一眼望不透顶,忽地从那灰色的天空中落下了毛毛细雨,细雨柔柔的下着,落在这伙黑衣人的身上,使他们脸上身上的血水不断的滴落!

  教主看了看漫天飞扬的牛毛细雨,而后仰天长笑道:“哈哈,老子我师血仇纵横江湖大半生,从未见过你这样有胆识的小女子,小姑娘,从今以后,你就叫师雨柔,做我的女儿吧!我包你享福就是了!”

  副教主骷髅血魔上前叫道:“小丫头,你还不快谢谢教主!”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眨着一对灵动的大眼睛,不解的冷看着师血仇,还是没有动,血狼、血豹一左一右走上前来,凑近师血仇的耳边小声劝道:“教主,请教主三思,这是养虎为患,虎大伤人啊,咱们杀了她父母及全村的人,这个………”

  谁想这小女孩师雨柔的耳朵极灵,她启朱唇,咬贝齿,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叫道:“哼,他们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几乎所有的人对我都不好,因为我曾偷听他们念过我的血书,血书上说我出生时,浑身笼罩着的红光,那个产婆便说我这一生不旦自己有血光之灾,而且会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他们便把我遗弃此山,这才被养父母他们捡到。”

  谁知师血仇听了却兴奋的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黝黑的面孔,如针似戟黑胡须中,一口白牙张开,哈哈的笑道:“红光罩体,克人之命,好,好,怪不得有如此胆识,老子果然没有看错你!哈哈!”

  牛毛的细雨忽地大了起来,中间还加杂着阵阵冷风,吹的黑衣人们身后的一面黄底红血滴白色骨架骷髅头的旗帜呼啦啦的响,虽然众黑衣人不明白教主的话,但看到教主的兴奋的样子,也是满心欢喜!

  忽地以教主师血仇为主,骷髅血魔为辅,血狼、血豹为左右护法,身后几十余黑衣人全部齐刷刷的向着黄底血骷髅旗跪了下去,众黑衣人纷纷用手从地上捧起一掬血水,向着头顶浇了下去,而后又向了旗帜拜了三拜!

  然而红衣小女孩师雨柔,正在站在师血仇的身边,她傻愣愣的看着他们,突然面前出现一股奇异的现象:地上的血水忽然聚集,继而如同喷泉一般,形成一道血柱,这道血柱径直灌向师雨柔,小雨柔吓的紧急闭眼,尖叫着不停的躲闪,但仍被浇了一头一脸,浑身如同血水中涝出一样,拜血教上下见之无不惊讶,亦都盯着浑身是血的小雨柔半天不动!

  拜血教主师血仇见了,一脸兴奋,双眼放光,忙的转身,急切地以掌覆盖她的头顶,手中发出阵阵黑气,直灌入顶,师血仇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说道:“小柔,事已至此,别怪我,我只能用‘消心法’祛除你的记忆,你既是血灵神转世,功就肯定会超过我!”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被血水和雨水淋的秀发粘在了脸上,双眼迷朦之中,看到了一股黑气,忽地又感到自己的头顶上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使她浑身无力,脑中一片空白,迷糊之中只听到‘消心法’、‘血灵转世’几个字,便觉天眩地转的晕了过去。

  第一章屠村遗孤

  残阳似血,血洒山坡!

  一座依山傍岭的小村庄,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有些三三俩俩荷锄而归的村民,纷纷走进在各自房屋内,门前几个孩童,正在嘻笑着的玩耍打闹。

  忽地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种平静祥和,整个村庄慌乱起来,一个壮汉边跑边对着村内惊惶失措的高声喊道:“拜血教来啦,大家快跑………啊!”

  “啊!”壮汉的头颅,滴溜溜滚落在地,那个“啊”字刚巧叫出,一股血色喷泉,从他的脖腔内,喷涌而出,形成一片血雾,与那残阳构成了一种诡异的红,“咚”的一声,尸身倒地!

  一匹红马,一个浑身黑衣的人,一把白光闪闪滴血的钢刀,身后涌出同样装束的许多黑衣人,这伙人开始疯狂的屠村!

  顿时鸡飞狗跳,人仰马嘶,哭喊声、叫骂声、杀戮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伴随着黑衣白刀,个个杀人如麻,如同鬼魅般的拜血教教徒的笑声,顷刻间形成了人间地狱!

  如血的残阳更加通红,流血的大地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身,众多的黑影正在搜寻着活着的人,时不时的补上一刀,继而被杀者发出撕心裂肺,间隔性的惨叫,忽地众多黑衣人发现了除了他们之外唯一一个直立的人,于是他们便蜂拥而上,将之包围了起来。

  但是他们谁也不敢动手,因为他们面前站着一个浑身黑衣,身材魁梧高大的人,此人黑布蒙面,双目通红,手持一柄通红的血剑,剑身发出阵阵黑气。与他对峙的是一位年约十岁左右的似乎浑身闪着红光的小女孩,这个小姑娘一身艳丽的红裙,一头飘逸的黑发,一脸苍白的面孔,一对清明灵动的大眼睛,这对眼睛,正死盯着黑衣人观看!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脑中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自己正持剑刺人,突地从他身边跑过一个绝色艳丽的少妇,这少妇一身白裙,十分的扎眼,领着一个浑身红衣的小女孩,慌不择路的从他身边跑过,他不想都不想的手起剑落,女人惨叫一身,一条殷红的血蚯蚓,顺着少妇白晰的面庞缓缓的流了下来,流到她高耸的胸前,似乎堵住了,不过后续的鲜血越积越多,终于越过那到坎,流了下去,白衣少妇夸张的倒下,身体顿时被血水染的通红。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缓缓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红衣小女孩,不由地大吃一惊,只见小女孩看到此情此景,居然不惊不叫,不慌不乱,既不跑又不动,既不扑在尸身上痛哭,也不扑向黑衣人索命,只是冷冷的站着,浑身向外散发着红光,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继而小女孩的双眼隐约也透出红光来,死盯着黑衣人的双眼不放!

  双眼通红的黑衣人,似乎被她的目光锁住,不由地的心想:自己一生杀人无数,从来都是手起剑落,一剑致命,从未看过受害人的双眼,想不到此次只因对这与她年龄不相符合小女孩好奇了一下,便会被这双会说话的眼睛给钉住,这可真让他无从下手,况且这小女孩红光遍体,胆识过人………

  他瞬间的脑中转了很多圈,身后的赶来的黑衣人见了,走近他说道:“教主,怎么不结果了她!”

  手持血剑的黑衣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一个黑衣人,手持一柄精钢铁锏,铁锏顶端是一个拳头大的骷髅头,他狞笑着走近红衣小女孩,口中说道:“既然教主不忍心动手,就由属下代劳吧!”说罢,他举起手中的精钢铁锏,向着小女孩的天灵盖砸去!

  “住手!骷髅血魔!!”被称为教主的黑衣人厉声高喝,声若洪钟,振聋发聩!

  骷髅血魔浑身一抖,高举的铁锏停在了空中,与此同时,红衣小女孩也抬起灵动的双睛,盯着他的双眼观看,骷髅血魔浑身再次一抖,铁锏径直向左落入尘埃,将地面砸了个拳头大的深洞,周围的血水立刻灌满了深洞。

  围在附近的黑衣人万分不解,又有两个人走近教主,一人说道:“教主,副教主他………”

  另一个黑衣接着说道:“教主,我们拜血教被人视为魔教,树敌太多,今日搬迁到此地,还是不要留活口的好!”

  说罢两人一左一右,意欲上前,教主一手一个拦住他们,叫道:“慢着,血狼、血豹!”

  两人不解的停了下来,看着教主没有说话,只是心想:教主一向是杀人如麻,嗜血如狂,号称‘血王’,不过,今天很是反常,不知是怎么回事?!

  两人正想间,却听教主举剑一刺苍天,仰天一声长啸,恰巧引起一阵阵闷雷声,残阳落去,只余下灰蒙蒙的天空,让人一眼望不透顶,忽地从那灰色的天空中落下了毛毛细雨,细雨柔柔的下着,落在这伙黑衣人的身上,使他们脸上身上的血水不断的滴落!

  教主看了看漫天飞扬的牛毛细雨,而后仰天长笑道:“哈哈,老子我师血仇纵横江湖大半生,从未见过你这样有胆识的小女子,小姑娘,从今以后,你就叫师雨柔,做我的女儿吧!我包你享福就是了!”

  副教主骷髅血魔上前叫道:“小丫头,你还不快谢谢教主!”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眨着一对灵动的大眼睛,不解的冷看着师血仇,还是没有动,血狼、血豹一左一右走上前来,凑近师血仇的耳边小声劝道:“教主,请教主三思,这是养虎为患,虎大伤人啊,咱们杀了她父母及全村的人,这个………”

  谁想这小女孩师雨柔的耳朵极灵,她启朱唇,咬贝齿,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叫道:“哼,他们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几乎所有的人对我都不好,因为我曾偷听他们念过我的血书,血书上说我出生时,浑身笼罩着的红光,那个产婆便说我这一生不旦自己有血光之灾,而且会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他们便把我遗弃此山,这才被养父母他们捡到。”

  谁知师血仇听了却兴奋的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黝黑的面孔,如针似戟黑胡须中,一口白牙张开,哈哈的笑道:“红光罩体,克人之命,好,好,怪不得有如此胆识,老子果然没有看错你!哈哈!”

  牛毛的细雨忽地大了起来,中间还加杂着阵阵冷风,吹的黑衣人们身后的一面黄底红血滴白色骨架骷髅头的旗帜呼啦啦的响,虽然众黑衣人不明白教主的话,但看到教主的兴奋的样子,也是满心欢喜!

  忽地以教主师血仇为主,骷髅血魔为辅,血狼、血豹为左右护法,身后几十余黑衣人全部齐刷刷的向着黄底血骷髅旗跪了下去,众黑衣人纷纷用手从地上捧起一掬血水,向着头顶浇了下去,而后又向了旗帜拜了三拜!

  然而红衣小女孩师雨柔,正在站在师血仇的身边,她傻愣愣的看着他们,突然面前出现一股奇异的现象:地上的血水忽然聚集,继而如同喷泉一般,形成一道血柱,这道血柱径直灌向师雨柔,小雨柔吓的紧急闭眼,尖叫着不停的躲闪,但仍被浇了一头一脸,浑身如同血水中涝出一样,拜血教上下见之无不惊讶,亦都盯着浑身是血的小雨柔半天不动!

  拜血教主师血仇见了,一脸兴奋,双眼放光,忙的转身,急切地以掌覆盖她的头顶,手中发出阵阵黑气,直灌入顶,师血仇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说道:“小柔,事已至此,别怪我,我只能用‘消心法’祛除你的记忆,你既是血灵神转世,功就肯定会超过我!”

  红衣小女孩师雨柔被血水和雨水淋的秀发粘在了脸上,双眼迷朦之中,看到了一股黑气,忽地又感到自己的头顶上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使她浑身无力,脑中一片空白,迷糊之中只听到‘消心法’、‘血灵转世’几个字,便觉天眩地转的晕了过去。

  师雨柔昏倒在地,师血仇见了,抱起她和众黑衣人冒雨向着深山内走去!

  小雨柔在颠簸中,恍然惊醒,却见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婴儿,口不能言,只是一味的哭,忽地一个一头白发,满是皱纹的老脸伸了过来,继而这老太婆的老脸四处绽放,笑开了花,急忙对着一旁一个四十余岁,面皮白净,长着几络山羊胡,手拿一串念珠儒商模样的人,说道:“恭喜了,杜先生,生了个千金啊!我去给小孩清洗一下!”

  儒商杜先生,挤出些笑容,顺手拨了几下念珠,再看看了看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美貌娇妻,那美妻见生下孩子,放松紧绷的神经,不想却忽地晕了过去。

  老产婆走到水盆旁边,清洗婴孩身上的血污,洗掉一盆血水,小女婴全身仍是一片通红,忽地小女婴突地不哭了,继而全身红光大放,小女婴的身体红的透明,亮可照影,隐约可闻血声淙淙,产婆大叫一声,差点将女婴扔到地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