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01:58:1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大宇
  4. 第一章 地底世界

第一章 地底世界

更新于:2018-01-31 12:19:41 字数:3223

字体: 字号:
  大宇星,一个被金属生命统治的星球。清晨当第一缕亮光照进大宇星时,这些自诩为宇宙创造者的莫洛丝生命体已经开始在大宇星上横行狂欢,然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些金属生命体却好像什么东西穿上了一身盔甲一般。可在这满布金属的地面下却也是亮如白昼,几乎九成的人类生活在这样的地下,他们正在为这些莫洛丝生命采取他们唯一所需的能源——红晶石。

  “父亲!”“向叔!”从矿洞深处传来两声略显稚嫩的童音,远处从黑夜区跑来两个清秀的少年一个身穿麻衣一个却赤裸着上身,他们看起来只有八九岁大,却因为长年劳作的原因身上隐隐有些肌肉疙瘩。

  “小声点,小声点,你母亲生病了现在需要静养。你们两个混小子又忘了不成。”岩石后一个端着土碗的健硕中年人踱步而出,他身上随意的披着一件粗麻布衣,露出了身上刚硬的肌肉线条,身上却是在地面上经年日晒才有的黝黑皮肤,而不是常年生活在地下合成太阳照耀下的苍白肤色。脸上虽是责骂的表情,可眼中有着藏不住的宠溺

  “父亲,刚才我和秦风跑去问何叔去地面上的事,何叔知道娘亲体弱现在又病倒了,决定把他们家去地面上的名额让给我们,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们一起去地面上了,我们还一次没去过地面呢。地上的太阳也和这里的一样散发着苍白的光吗?地面的夜晚也和这里的黑夜区一样黯淡无光吗?还有还有。。。。。。”

  “子渊,安静点。”中年男子挥手打断了少年的追问,可又觉得自己好像太过严厉了些转而道“你看小风多么沉得住气,再看你,我每天跟你们讲外面的故事你怎么还这么多疑问,我们去地面的目的是为了给你娘治病,何叔把名额让给了我们你有谢谢他吗?”说完他把手中的碗递给了麻衣少年“小风你把这个药端过去给张姨他喝了,子渊陪我去谢谢何叔。”

  “才不要和你去,我要和小风一起去给娘亲送药。”打着赤膊的少年对父亲做了个鬼脸,拉着麻衣少年就要往石后去。中年男子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朝黑夜区走去,似乎又觉得不妥遂从地上拿起了一个土泥罐才放心向前走去。

  “小风,我怎么感觉父亲更喜欢你,他每次看我都瞪着一双眼,可看着你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慈父该有的样子。”赤膊少年打趣道,一边说着还一边学起了中年人瞪眼的模样。麻衣少年翻了翻白眼做出了一个懒得理他的表情,端着碗朝前方不远处的木屋走去。

  “哎,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嘛,我要先进去告诉娘亲这个好消息。”赤膊少年一阵风似的冲向了木屋,快到门口时却突然停了下来安静的挪动步子走向屋内。

  “娘亲你醒了吗?”少年小声的问到,只见前方的木板上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妇女,虽然屋内物品略显陈旧妇女身上也没有任何首饰,可是也无法掩饰妇女的清秀样貌,她的身上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宁静让看到的任何人心中都会安静下来。“小渊,我隔着老远就听到了你的声音,怎么还睡得着呢。”妇女睁开双眼,眼中满是慈爱。

  少年却仿佛犯了错误般低下了头,踌躇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了小渊,娘跟你开玩笑的,有什么好消息让你这么兴奋。”妇女微笑道。

  “娘,我们五小时后就能去地面上了,何叔愿意把机会让给我们你的病马上就好了。”

  “呵呵,你要多谢谢你何叔,不仅让我能去治病,还能让你这么小就看到地上的世界。”妇女笑道,可是眼底深处却藏着一股不安和害怕

  “张姨,药来了向叔要你趁热喝了。”麻衣少年从门口走了进来。

  “谢谢你了秦风,你这孩子像个小大人一样比子渊懂事多了,以后我们家向子渊就要麻烦你多照顾了。”妇女接过药。向子渊听了努了努嘴不过看见母亲正在喝药,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头朝秦风吐了吐舌头。妇女喝过药将碗放在桌上,犹豫了半天,还是招手将向子渊和秦风叫到了身边“等下去地面上的时候你们两个要小心不要冲犯了莫洛丝,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不要和他们接触,你们从小到大没学过什么礼数等下万事小心听到了吗?”子渊和秦风听到后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但是他们眼里却写满了好奇,因为他们发现莫洛丝在父母眼中和在其他人眼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不过却很乖巧的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们知道父母一直很避讳莫洛丝,关于莫洛丝的问题还是不提为好。

  “好了也没有多可怕,你们快去收拾收拾,等下我们好出去。”妇女补充道。

  两个少年听到,便一起走出了木屋,想到能看见地面上的世界,心中也满是激动。“小风。。。。。。从你出生到现在见过那些莫洛丝吗?”突然走在前方的向子渊迟疑的问到,秦风摇了摇头“我一出生下来就在地底,连父母的面都没见过就成了孤儿,还好碰见了向叔和张姨不然我早就没命了,这八年来我和你一直呆在地底每次上交红晶石的时候也都是何叔帮我们去交,我哪有机会看见他们。”秦风说完默默的低下头,双手扯着自己的衣角,眼圈隐隐有些红色。

  向子渊见状一脸懊恼,赶忙拉住秦风的手“好了小风不要难过了,我父母就是你的父母,我也就是你的兄弟不管在任何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向子渊坚定的说道,脸上写满了认真。顿了一下,向子渊又说道“可是我好像见过莫洛丝,那是在我刚生下来的时候,但是。。。。。。可能是我做的梦吧”向子渊没有继续说下去。“我没事的我一直把你们当自己最亲的人,至于我父母是谁我早就不在乎了,子渊关于莫洛丝应该是你的梦吧,不过我也对莫洛丝很好奇,其他人都说他们是神是创造了我们的生命,可是向叔却说他们只是一个会动的铁疙瘩,反正不管是什么我们马上就要看到了,走我们先去收拾下东西,咱哥俩也要去地面上看看了。”秦风带头向一个小土坑走去。

  于此同时黑夜区,向子渊的父亲向潜正在同一个一袭白衫的文士模样的中年饮酒“老何啊,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这是九年前我私藏下来的酒,今天我们就把它干了。”

  “呵呵,老向你和慕青与我们不同,我们是在地底下出生生活在地底下,我也只是因为运气好才在这最偏远的北矿区混了一个小工头,如果我的孩子十岁之后没被检测出具有操纵莫铠的天赋,我们一辈子都会在地下了。可是你们却是九年前从地上下来的,我还记得你当时浑身是血的样子,这些年就连矿石都是我帮你们带上去,这些年我们天天都在和孩子讲述关于莫铠的事,无非不是希望孩子能有一天一飞冲天被神使选中,冲出地底,可你却对莫铠避之若浼,不但自己不对孩子们说,也不让我们告诉他们。我老何不是多事的人,但是此次去地上你一定要小心啊。”老何手里拿着泥碗定定的看着向潜,碗中的酒水轻轻震起波纹,仿佛老何的心绪一般毫不平静。

  向潜听罢,静静的放下泥碗,左手胡乱的扯了扯麻衣的衣襟,右手抬起指了指头顶上干硬的黑土说到“有些事你们知道了不但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给你们无故平添烦恼,只是这地面上的世界,这莫洛丝却与你们知晓的。。。。。。哎,不说也罢。”向潜无力的放下右手,努力摆出一副平静的模样,可是却藏不住脸上的潮红和眼中深深的悲哀,那不仅是愤怒的悲哀,更像一种怀念的悲哀,悲哀的想念!

  “簌!”的一声向潜猛然站了起来“老何,我回去收拾下东西准备去地面了,有什么事回来再继续说吧,这酒你可得慢慢喝咯。”说罢向潜朝白昼区走去。剩下老何担忧又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向潜走到拐角处,发现墙边突出来一块人头大小的青石,却突然站定不在走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块青石,褐色的瞳孔内彷佛升腾了起了什么似的,在黑暗中好似会发出精光一般熠熠生辉,原本是在黑暗之处却能在他的瞳孔中看到那大青石的倒影,然而向潜的神智仿若完全不在洞内一般,只是脸上又升起了那似激动又似病态的潮红,眼中的精光却好像越来越亮,给人一种要照耀这黑暗洞穴的错觉。

  黑暗中,向潜好像快速的挥动了一下右手,无声无息但又似一种平地里炸起一声惊雷的矛盾之感,就好像那九天神雷一般照亮矿洞深处,但细看却发现任然是那黑暗的一片,向潜已然朝前方走去,感觉刚才他只不过是发了一下呆根本没有动过,只是在他身后有莫洛丝三字传出却又飘忽不可闻。

  地底恢复了黑暗的孤寂,但在向潜走后不久,拐角处响起了“啪”的一声,那突出的青石已经碎成了零散的石块散在地上,就像开矿之后留下的碎石与其他的石块混在一起,丝毫不起眼。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