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4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震霄
  4. 第001章 吕林

第001章 吕林

更新于:2018-03-16 20:59:05 字数:3130

字体: 字号:
  吕林跪在地上,浑身衣服脏兮兮的,还有几处被撕扯破了,看着床上躺着的中年妇女,眼中的泪水不注的流了下来,哭哭咧咧的道:“娘亲,您别激动,安心养病才好,下次孩儿不敢与人打架了,您千万别生气啊,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办啊!”

  吕林在过2个月,就是他9岁的生日了,为人忠厚老实,由于家里穷苦,时常被乡里孩子欺负,这不?平日里积攒的怒火一并都发泄了出来,还将村长的孩子给打了。

  这时,床上的妇人蠕动了一下身子,语重心长的说道:“林儿,你起来吧!娘不生气了,地下凉,别着凉了。咳咳咳!”顿时,剧烈的咳嗽声响起。

  吕父早年外出打猎,不幸落入山涧,撇下孤儿寡母在世相依为命,吕母身体又不是很好,吕林年纪还小不能为家做些什么,只能依靠吕母纺布来维持生计,万一吕母一气病倒了,犹如雪上加霜,他们的日子会更加艰苦。

  吕林见娘亲久咳不止,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跪在地上时间久了,腿都已经麻木了,没走几步便摔了一跤,吕林不顾身上的疼痛,艰难的来到了床边:“娘亲,您没事吧?”吕林一边用手为娘亲顺着气,一边问道。

  不一会,吕母止住了咳嗽,睁开了充满慈爱的双眼看着吕林,露出了微笑:“林儿,娘没事了,以后可千万别与人家争强斗狠了,咱们家穷,给人家打坏了都拿不起银子给人家看病。”吕母难道不心疼自己儿子吗?

  吕林刚要说今天的事不愿自己,是人家先骂娘亲的,骂自己吕林可以忍,但骂娘亲却万万忍不下,可是看着娘亲咳嗽的通红的脸,止住了到嘴边的话,想了想说道:“娘,你先歇会,我去烧火做饭去。”

  吕母点了点头,吕林轻轻的将房门关上,来到了院子里,看着曾经父亲用过的长弓,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油然而生:打猎!

  打猎可以为家增添口粮,剩下的还可以卖掉换钱,那样家里的日子也会好过些,跑到了挂长弓的墙壁,脚踩长凳勉强将长弓拿了下来,当长弓拿下来时,吕林才发现自己身高竟然与长弓不相上下,这怎么拉弓射箭啊?

  吕林嘴里嘀咕着:“吕林啊吕林,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娘亲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可让我怎么办啊?咦!对了,我可以问问隔壁的墨大叔,他可是村里打猎的好手,求他帮我做一把长弓不就得了。”吕林想到了打猎的办法后,很是开心,首先来到了井边打上来一桶水,将打架弄脏的手、脸都好好的洗了一遍,然后有换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服,打算现在就去找墨大叔说说打猎的事。

  还别说,洗漱干净后,吕林还算蛮精神的,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高高的鼻梁凸显性格刚毅倔强,将近一米四的身高在同龄孩子中也不算太矮,一切都整理完毕后,到院子里伸了一个懒腰,正要离去时。

  忽然,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与吕林年龄相仿的男孩,走了进来,那个男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眼便看见了吕林,那个男孩用手指了指吕林,对身边的中年男子小声嘀咕了几句,由于离的稍微有些远,吕林压根就听不见。

  看到鼻青脸肿的男孩时,吕林心里暗道:“坏了!周大胖找人报仇来了!”那个男孩正是村长的儿子周长青,由于长得胖,大家就给起了一个外号,大胖。

  吕林心里虽然有些心虚,一个孩子面对一个成年人,万一那人不顾及颜面,大打出手可怎么办呢?打又打不过,跑又能跑哪去呢?不过吕林心里素质还算不错,来到了二人身前,目露凶光的看着周大胖,恶狠狠的道:“周大胖,你欺人太甚了!竟然找到我家来欺负我吕林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想怎么样?”吕林嘴上说的硬气,但心中却一点底都没有。

  中年男子见吕林的样子,面带微笑的说道:“你就是吕林吧?你误会我们了,我是长青的二叔,特地带着长青来赔礼道歉。”说着话,就从怀里拿出了一袋钱,递给了吕林,道:“我大哥知道你们家的条件不太好,所以就让我给你们带来了一袋钱。”

  “吕林,今天下午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骂你,对不起。”那个鼻青脸肿的男孩对着吕林深鞠一躬,足足停顿了三秒钟后,才直起身子。

  吕林双眼看着钱袋,真想伸手把钱接过来,但由于吕母从小给吕林讲大道理,做人的准则,别看吕林年纪小,懂得道理却一点也不必一个成年人知道的少,于是笑呵呵的道:“周叔叔,你们的道歉我接受,钱虽然好花,但我不会接受的,家穷,志不穷。”简短的两句话,将吕林的优良品质大显无疑。

  中年人听到吕林的话后,心中暗暗的点头,又看了看周大胖却摇头不止:“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你娘亲的身体还好吧?当年你娘亲可是一个大美人啊!谁想短短十几年时间……唉!”说道吕林的母亲,中年人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接着又道“你也不用惊讶,我是前天才从外面回村的,你娘亲与我是旧识。”(还有一句话,中年男子没有说出来,当年他还追求过吕林的母亲呢?嘿嘿……)

  吕林惊讶的看着中年男子,一听后面的解释后,才明白了过来,对着中年男子道:“周叔叔既然你与娘亲是旧识,就进屋里坐吧!”来者便是客的道理吕林还是知道的,刚刚看到了周大胖认为是找理的呢,也就忘记了这茬了。

  “哈哈!好、好啊!长青啊,你可要和吕林多学学啊,你看人家多懂事?你就是不知上进!”

  周大胖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后,乖巧的应声道:“是!二叔,侄儿记住了!”周大胖知道他这位二叔可是一位大能人,在城里可有一个响当当的身份,一个大户人家的账房!一月的收入绝对能赶上爹爹当村长一年的收入。万一二叔有什么好事拉我一把,我也就不用在这乡下受苦了。

  刚一进屋,从里屋传出一个微弱的声音:“林儿,外面是不是来客人了啊?”吕母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音,于是好奇的问道,家里可好一阵子没来过客人了,除了隔壁的墨家时常过来看望一下,还真不知道谁还能想起我们孤儿寡母。

  吕林撩开屋里的门帘,看到娘亲正要坐起来,急着说道:“娘亲,你不用起来!”吕林快步来到床前,让娘亲躺了下去,对着娘亲又说道“周叔叔来看我们了!周叔叔说与你还是旧识呢!”

  中年男子和周大胖并没进里屋,毕竟多有不便,吕母整理了一下床铺,让吕林将外面的客人让进屋里来,因为屋子比较小,一共就三间小屋,一进屋就是厨房,左右各一个卧室,也不能让客人在厨房站着啊。

  “周叔叔,你们进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进了里屋,看到吕母一脸病态的样子,中年男子皱起了眉毛,眼泪也在眼圈中打转,说道:“小琴,你!你怎么变的这般憔悴了?”吕母的名字叫王艳琴,曾经中年男子就是称呼吕母为小琴的。

  一听到小琴二字,吕母顿时一震,看着面前这位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道:“立国哥,真是让你见笑了,什么时间回来的?那边有座位随便坐吧。”从吕母的眼神中能看出一丝悲伤之意,当年周立国追求自己时,自己却没有看好他一向嚣张的样子,却嫁给了吕父,吕父现在还惨遭不幸,现在人家混好了,千万不能让他看笑话。

  随后,吕母对着吕林道:“林儿,快给你叔叔倒杯热茶。”吕母蠕动了一下身子,还是艰难的坐了起来。

  吕林倒杯热茶后,就做到了床边,听着二位长者随意的聊天,不一会周立国与周大胖就准备离开了,在离开前周立国说什么也要扔下一袋钱,最后与周大胖离开了吕家。

  吕林将二人送走后,回到了床边,吕母看着吕林,说道:“孩子,娘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要能超过刚刚那位周叔叔我就心满意足了,那样娘也就能安心的去找你爹了。”

  吕林只是静静的听着娘亲的话,并没有出声保证什么,而是牢牢的记在了心中,这时吕林出声说道:“娘亲,我想去一下隔壁墨大叔家,一会回来再做饭,你饿不饿?”

  “娘不饿,去吧!隔壁你墨大叔对咱家不错,常走走好。”

  吕林刚出门,却见到了隔壁很是热闹,院子里七八个人不知在说些什么,这时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哈哈哈,今个大家都别走,我们好好的和一顿,这个家伙可没少让大家挨累啊!”

  吕林快走了几步,走近了一看,在墨大叔家的院子里竟然躺着一个二十多米长的巨蟒,巨蟒时不时的还蠕动一下身子,竟然是活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