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1:3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蓝桥不断魂
  4. 剑客的心

剑客的心

更新于:2018-03-15 20:33:27 字数:3123

字体: 字号: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票面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这首词本为宋朝苏轼为悼惠州温都监女而作,着笔出皆是该女才高心傲,不肯与世俗想协的矜持。上阕的“缺”“疏”“断”“静”,下阕的“寒”“冷”写尽了幽人有恨无人省的孤独和落寞。从古至今,很多事情都变了,唯有孤独没有变,孤独的人也相差无几。即便如此,在这无几之间,却也有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风景。谁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漫步?谁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在雨中漫步?谁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杀人之后在雨中漫步?

  对许多人来说,花前宴饮,青楼买醉才是娱情遣兴的圭臬,因为他们可以因此忘记自己。如果一个人可以完全忘记自己,他的世界里还会有什么烦恼?这样的人生,不正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么?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几何,漏尽一壶千古的忧愤,你会发现,醉酒不一定就是坏事,至少还不是很坏的事。

  然而他从不喝酒,也绝不驻足青楼,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太吵,就是因为酒和女人。他绝不愿意自己的世界里面出现喧嚷。他很执着,但是执着并不只属于他一个人。有的人坚持,只是太爱自己,其实,褪下一层层美丽的外衣,你会发现,自私才是坚持的唯一理由。他的坚持也一样,纯粹的自私,谁说纯粹的自私就不能展开美丽的花朵?

  他哦你从来不愿意去多想一些他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精力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此刻的斗志昂扬,免不了某一刻的偃旗息鼓,所以,他绝不会无故的摆摆手,挪挪脚,哪怕是嘴唇微翕。他很少笑。但是他为什么喜欢在雨中漫步呢?也许他喜欢单纯,因为雨就像一条帘子,把世界隔开了。在有雨的世界,没有多余的声音,没有多余的人,就算偶尔闯入寻处避雨的匆匆的过客,也只是一瞬间的而已,并不会引起长久的不愉快。他常常想,过客们匆匆而逝,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雨的美丽。因为步履匆促,所以忽略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人生也是一样。很多人只是为了走完别人或者自己为自己预定好的路程,生命中的种种美好,沿途的风景,他们不曾留心,从一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他们的人生不是连贯的线条。这样的人生,有意思么?

  所以,对于人生想的多一点的人,往往会有所寄托,所以才会有了艺术家,他们期望不朽的艺术能证明他们短暂的一生。人真是悲哀,连自己的存在都要靠外物来证明。其实他们何尝不知道,艺术也不是永恒的,只是不甘心而已。对于人生,谁会甘心?

  他不甘心,所以他手中有剑,一柄雪残剑。

  这柄剑的特点是剑身每一处的轻重不同,用铁片可以在剑身的每一处敲击出不同的声音。剑身有三个大小各异的缺口,所以叫残剑。

  他叫段心已。面貌白皙英俊,脸上带点落拓,沾些深沉。这种男人,往往很受女人的青睐,尤其是肤浅的女人。他很爱自己的脸,所以尽管身上伤疤遍布,但脸上却连一条都没有。他身穿一条洁净的青衫,已经洗的泛白了。修长匀称的身材点缀一些风霜,就象秋天的白杨树。寂寞,真会让人染上沧桑的颜色。年方二十八,两鬓却已皤皤。即便如此,岁月并没有掩盖住他的风流。风流是在骨子里的,尽显于外的,不是风流,是风骚。

  他在雨中行走。对于雨,他还是很了解的,就像对一个知己好友,但是他没有朋友。每一种雨都有独特的风情,好比每一个女人都有别具一格的美丽,绝对的丑女并不存在。他走了好久,雨快要停了。

  段心已的步伐仿佛永远都是一样大小,不急不缓,不焦不闲,但是你若一不留神,他会犹如鬼魅一般的走出很远,你仔细再看,还是那不急不缓的脚步,你只能怀疑自己的眼睛。

  雨已经停了。青衫早已湿透,白乐天的青衫是被眼泪浸湿的,段心已的不是。眼泪和最大的区别在于,你可以从容惬意的欣赏雨,但是你绝不敢欣赏眼泪,不论是别人的,自己的,男人的,女人的。他是赴约而来的,昨天,他向泰山派第一高手阮经沉下了战书,地点在泰山的日观峰顶。阮经沉并不是泰山派掌门,但是一手“追风赶月一十三剑”据说已经超过他的掌门师兄了,近二十年在江湖上声名显赫,北方江湖号为北方一侠。追风赶月,顾名思义,阮经沉的剑法以迅捷狠辣见长,他曾经八剑就击败了久负盛名的江北八侠,只用了十一剑就打败武当长老广越子。自广越子之后,没有人再见过阮经沉十剑以上。他很少出手,而且从不杀人,他的剑每一次都在对手的眉前半寸停下。他尊重生命,他很清楚,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只有一次,谁也没有毁灭生命的权利,在他的眼里,不论理由有多么正义和迫切,杀人都是大恶。只有真正懂得生命的人,才会尊重生命。高手往往都高傲,因为他们站在了别人梦寐以求的高点。他们也有理由骄傲,因为他们在不为人知的记忆里,充满了汗水和艰辛,甚至是血泪,所以,一个真正的高手高傲,是可以原谅的,也许仅仅只是犒劳自己过去的努力罢了。但是阮经沉不一样,他很谦卑。他是一个凡人,平凡到几乎平庸。你绝对想不到堂堂北方一侠会在青州城成心街卖豆腐,大侠也需要糊口,不是打几趟拳,扫几圈腿就可以填饱肚子的。也许他和平凡的人不同的是:凡人往往因为生活忘记了自己的追求,他没有。他没有娶妻,邻居的李大婶已经向他介绍了好几个贤惠端庄的姑娘,但是他都没有答应。因为他觉得自己随时会死,随时会死的男人绝不会是一个好丈夫。他已经卖了十多年的豆腐了,街坊市井的人都对他的豆腐赞不绝口,他做的豆腐不仅均匀细腻,口感香而不腻。他还有一身的好体力,街坊的搬运物件等琐事,他常常不会袖手旁观。他是一个好人。他唯一的嗜好就是酒,偶尔深夜,有人会到他踉踉跄跄的扑向家门。

  三天前,阮经沉接到了一封战书,是飞燕客栈的小厮送来的。挑战书尾署名段心已。段心已在一年之中声名鹊起,恍若武林神话,只因为他已经连续击杀青城,武当,少林,华山,衡山一百多名好手,连峨眉的一心师太都弃剑乞命。所以,阮经沉知道段心已,他只是对这个年轻人感到奇怪,决斗而已,输赢既分,何必要取人性命呢?昨天,泰山派的大弟子郭林赶来汇报,泰山掌门师兄的大弟子向阳没有使出第三招就已经倒下。阮经沉了解向阳,还有仅仅三招,知道这些,对他来说,足够了。所以在段心已下战书的第三天,北方一侠去了,有剑,有酒。

  泰山的日观峰挺拔雄伟,四下云海翻涌,天边闪现一抹淡红,还没有日出。段心已已经站在峰顶,仿佛雪岭孤松。他正闭着眼睛,放下心中所有的幻想和思考,认真体会太阳将出未出的那一刻酝酿,就像花朵含苞欲放的瞬间。背后突然又了细碎的脚步声,拖拖踏踏,绝不是武林高手的步履。段心已没有回头,已经判断来人不是阮经沉。也许有的人成功,仅仅只是少做了很多多余的事。

  脚步声段心已一尺之后停止,仿佛也站立不动了,接着是咕咚一声,竹叶青的清香四散开来,来人居然还带了酒。段心已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酒。他握了握手中的雪残剑。

  太阳还是没有出,可能是云层太厚,新日需要更多的积累。底蕴越足,突破之后的光芒将更加眩人。段心已不在乎光芒,他只在乎爆发的那一刹那,就像他拔剑,出招,杀人,他喜欢那种一气呵成的快感。时间一点流逝,几乎慢到可以读懂每一秒钟的感觉。太阳是羞涩的少女,轻易不肯露面的。慢慢地,出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身后的人虽然站立不动,但是段心已可以准确的感受到他的呼吸声时强时弱,粗细有致,长短嵌合,低沉流畅,暗潮汹涌,似乎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仿佛与脚下云雾翻腾的节奏乡吻合,一节一拍,就像一曲古筝的轻奏。难道他能读懂大自然的韵律么?

  突然,身后的呼吸戛然而止,刹那间,太阳破云而出,红光散射,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那种激动人心的美。段心已已经知道身后的来人是谁,阮经沉,才是真正的高手,难道在美轮美奂的绝顶,就要发生一场残酷的杀戮么?有些事,终究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人在江湖,杀人和被杀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段心已转过身,脸上恢复了王如的从容和冷静,他已经准备拔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