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06:4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神九
  4. 第二章 移花接木(一)

第二章 移花接木(一)

更新于:2018-03-15 19:08:16 字数:2509

  第二章移花接木(一)

  2001年九月一日,娘娘宫镇中学开学了。

  虽然辰静的年纪比自己的弟弟大了两岁,但是由于上小学时退过一级,所以她也只比辰杉高了一年级。

  初二四班,紧邻窗户,后排第二个座位,辰静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过往学员,出神的盯着一朵粉红色的月季花骨朵。

  初中不比小学,所用的花销略大一些,不过相对于辰静来说,这笔花销却是能省则省。

  辰静的书桌,椅子是表哥刘彬用过的,正好留给了她。

  课本乃是用的表姐的,表姐范思琴上完初二变辍了学,正好空下了一套初二的教科书,留给了辰静使用。

  尽管这样,学杂费仍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足足能有两百元上下。

  弟弟辰杉原本也想找人借书桌,借课本,可是教科书的推新速度实在太快,一年能够给你换一套,这点无不在体现教育部门的“辛劳”

  书桌,课本加之教科书,一套下来,辰杉就花费了四百九,尽管任婉柔的文化程度不高,却也是一股脑拿出了五百元,支持儿子。用她的话讲“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

  说完这一句她又问辰静“静儿,这初中的书本咋就这么多呢?都学得了吗?”

  “娘。这初一的主要课程也就是四样,代数,语文,英语,历史,其余的一些书本也就是当做一些课外读物,类似于地理,其实对照一张世界地图,明白地形分布,地壳走势,也就能明白了。”

  任婉柔听不明白,却也是嘀咕道“那咋还发这些书呢?足有十好几本呢?看着就像一本本小画书,这有关部门该不是想要变相挣咱穷人的钱吧!”

  辰静笑靥如花道“娘,哪能呢?虽然我也不知道为啥,但是他们这么做,自然也是有理由的,不然国家养着那么多教育局副局长干嘛呢?”

  想到这段轻松诙谐的对话,辰静便觉得好笑。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钱啊!罪恶的源泉,多少人为它忧愁,为它感伤呢?

  她是一个开朗的女孩,此刻却由于那腐朽的金钱,让她在16岁的年纪便懂得了过日子的艰辛。

  “小静?你怎么对着窗户发呆呢?”

  付媛媛是一个很漂亮的大眼睛女孩,她也是辰静的同桌。

  “哦?没""""没什么。”辰静性格上偏向于那种大姐头,自主能力极强,这令她在班里的人缘极好,不论是班里的文静女孩,或是那些一眼看去就像是小太妹的女孩,与她关系处的都倍好!

  正直早自习有几名男生两名女生,也凑了过来。

  “咱静儿八成是早恋了吧!”

  一名染着黄头发的女孩一边大笑,一边指着班里最帅的男生,帖耳道“八成就是他吧!”

  辰静娇羞道“去!刘梅你八成是偶像剧看多了吧!”

  几人有说有笑,一名男生突然转变话题,将声音压倒了极低“听说这一届初一,分了高低班。这可是在历届初一不曾有过的事情。”

  这名男生,高个子,高鼻梁,剑眉星目,很帅气。

  他名为任帅,父母,都是中学的老师。身为“体制内”的家庭,这条消息可信度极高。

  镇中学历届到了初三才会分高低班,这一届却是及早的就分了,这不能不引起学员的怀疑。

  “你们也别纳闷,我听说这一届初一学生,有好多学习成绩优秀的学员呢?学校领导为了提高升学率,便决定从初一开始抓起,这便分起了高低班,你们可要为我保密啊!这消息知道的人虽然很多,却都不敢说出来!”

  想一想,若是把这消息讲出来,那托关系找人送礼的人,还不海了去了,到那时还办什么高低班啊!直接改成柴头班就是了!

  刘梅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静儿的弟弟,升初中的成绩就考了181分呢?而且数学还是全镇唯一的满分。排名绝对在前十。”

  众人惊讶的望向辰静。

  “我的个姥姥"""满分啊!这份殊荣若是我该有多棒啊!”

  刘梅笑骂道“任帅,你跟谁叫姥姥呢?我才没有你这么大的外孙呢?”

  “滚!!!”任帅帅气的脸黑成了一条线。

  """"

  此时此刻,分完班的辰杉,正在与自己的同班同学,初一六班的二十多名男生围在学校墙边拔草。

  这是学校历届为新生们安排的大扫除任务。

  辰杉与几名男生蹲在墙角,拔着草。唯一熟识的就是同村的连凯。连姓也是陈村的独门独户,别说是陈村,就是整个娘娘宫镇,连姓也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张涛是一名瘦弱的男生,他开玩笑道“还好,我们六班被分在了西北角,可惨了西南角的十二班了!”

  众人闷声一乐,西南角那是学校厕所的所在区域,真真是臭不可闻,苍蝇成群啊!

  连凯也是有说有笑道“咱们蹲在这里拔草,知道的人以为咱们在大扫除,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再挖社会主义墙角呢?”

  众人闻听,纷纷大笑。只有一人面色发紧。

  辰杉与连凯的关系本就熟络,此刻又是同班同学,不禁提醒道“老连平时看你话很少,今个怎么话这么多,这样的话可不许再说了,玩笑归玩笑,但也要有个限度,千万别往这方面扯。是要被禁言禁足的!”

  中午放学回家,学校门口,经元勋正等着辰杉。

  “我分在了十班,杉子你是几班。咱们班金悟道还有两名女生被分在了一班,另外三名则是十六班。”

  “我分在了六班”

  初一正好十六个班,这几人平时的学习成绩与辰杉相差无多,却是一头一尾被分在一班与十六班。

  “一头一尾?怎么学习好的都分了这两个班呢?”经元勋不解的挠了挠头,又望向辰杉,“也不对啊!这不还有一个你呢吗?你可是全镇唯一的一个满分哦!”

  晚上回到家,辰静将高低班的事情讲了出来,又得知了辰杉被分在了六班。才不解的说道“杉子的成绩早就够的上高班的分数线了。不对啊!按照初三历届分的高低班,不是一二班,就是一头一尾两个班级,娘,您是不是上国娇叔家问一问,看是不是学校把分数给弄错了。”

  薛国娇,陈村人,也是镇中学的一名老师,接管着学校一些琐事,隐隐有荣升为教务处副主任的可能。

  吃完晚饭,任婉柔来不及收拾桌子,焦急的走了,直到十点多才回来。

  与薛国娇的交谈,任婉柔了解到,镇中学的确在初一分了高低班,一班和十六班,至于为何辰杉没有被分在高班,薛国娇给出的解释,可能学校把分数搞错了。

  “明天正好是十月一,我去给你姥爷烧纸,回来后就到镇中学去问一问。”

  任婉柔斩钉截铁,略有些焦躁,儿子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未来,她是个脸面人,儿子是全镇唯一的一个满分,181分更是再全镇里排进前十。这在整个陈村早已传遍,都夸赞辰锦家的儿子有出息。

  可是如今这个有出息的孩子,却被分在了低班,这让一些人如何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