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1:45: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穿越之越光宝盒
  4. 第一章 异界

第一章 异界

更新于:2017-04-26 14:34:00 字数:4642

字体: 字号:
  莽莽大山,虎啸猿啼,树木郁郁葱葱,一派生机。森林中不时传来几声野兽的吼声。

  如果从天空俯瞰这座大山,似乎渗透着一种神秘而古老的气息,似乎回到了远古的洪荒的时代,但是就是这样一座深山,却突然传来几声怪叫,伴随着蛮兽的嘶吼。

  各种鸟类飞上森林的上空,不知名的小兽惊慌的四散而逃。

  而就在动物四散逃跑后不久,一条黑色的身影迅速的越过灌木林,嘴里更是哇哇怪叫,似乎是在奔命。

  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一个非常邋遢的人,身上的衣服乌黑,头发蓬乱,倒似一个野人。

  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便是萧笑。

  来自于东方地球的人类。

  萧笑已经彻底的无语了,看着不远处盯着自己虎视眈眈的火红色的狐狸,不禁有一丝后怕,若是刚才稍微慢那么一点点的话,怕是要被烧成焦炭,成为它的腹中食物了。

  那火狐浑身通红,周身更是有一层淡淡的紫气围绕。

  不过现在萧笑却不怕了,那火狐怕水,不敢来这海域,好在萧笑水性极高,深入海中却也是不怕。

  那火狐似乎极为不耐,呆了不久,便回到了森林深处。

  这里似乎是一座孤岛,四周都是海域,萧笑来这十多天了,却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有的只是无尽的蛮兽,像那冒着紫气的蛮兽倒是不多见。

  “清儿,我真的很没用,救不了你,不知道黄泉路上你会不会寂寞。”萧笑抬头看天,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似乎是地球的天空。

  可是他知道这里和地球是完全不一样的空间。

  他依然记得那个夜晚,那个泪流千变也未干,两行清泪如雨下的夜晚。

  那晚是他结婚的晚上,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刻,本以为可以一起白头到老,与她一起度过一生一世,没想到就在他的新娘去教堂的路上却遭遇了车祸。

  仿佛老天要跟他开个玩笑,雨一直下。

  但是就算是爱妻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冰凉,皮肤被水浸的如同一张白纸,萧笑也没用放弃希望。

  那是因为家族里面一直有个古老的传说,传说有一个宝盒,能够让时间倒回到过去,穿越时间的阻隔。

  这便是传说中的越光宝盒。

  而萧笑更是唯一一个知道宝盒所在的人,幼时,萧笑曾住在乡下,那是家里最古老的祖屋,自小贪玩的萧笑在祖屋中玩耍的时候,无意中检出来一个小盒子。

  而那个盒子样式古朴,但是却有着奇异的香味,萧笑一见便很喜欢。

  于是便把宝盒当做是笔盒使用。

  每天上课无聊,萧笑便会拿出宝盒,闻那股奇异的香味,还有就是看宝盒上的奇怪图案。

  宝盒上有一些奇怪的字,好像是上古的文字,萧笑怎么也看不懂其中奥妙,为了知道宝盒的秘密。他开始钻研古文学。就这样闻着宝盒气味长大,学习可以不用认真也能考出好的成绩,成为有名的少年天才。他的记忆力特别好,无论是什么奇异古怪的东西,只要让他看一眼,他都能记住。

  长大了,他便把宝盒藏了起来。但是那神秘的刻图却是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中。

  后来萧笑的脑海中经常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图像,就好像是一些吐纳的姿势。

  萧笑奇怪于那些姿势的奇特,便有意无意的学了起来。

  而就是那最简单的一记招式,萧笑花了三四年都没能学会,不过身体倒是发生了不少的变化,先是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多了,而身体内的力量更是成倍的增长。

  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原本一个长相平庸毫无气质的家伙,脸上的皮肤竟然比女孩子还要光滑,眼睛也更加的深邃了,身边总是少不了美女的青睐。但是萧笑却之只谈过一次恋爱。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和他一起走过了五年的时光。

  在萧笑二十三岁那年,和萧笑相恋五年的女友,终于答应他的求婚了,这应该是一个平凡人应该过的生活。

  可有些人的命注定不平凡。

  一切都因为爱妻的死而变得毫无意义。世界忽然没有了任何色彩。

  颜清的尸体被萧笑放置在一个冰棺中,而他则开始钻研起越光宝盒,直到一年后,萧笑才勘破了宝盒的秘密。

  在那一年的时间里,萧笑整个人都变得孤僻,在一个山洞中过着野人一样的生活,除了定期的去看爱妻,便是对着宝盒思索。

  终于有一天,萧笑的脑中竟出现宝盒中奇怪的文字,而他更是神奇的念了出来,宝盒将时间缩回了四个月。

  萧笑仰天长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已经成功了一半。

  但是上天似乎要继续跟他开玩笑,就在萧笑带着爱妻借用越光宝盒回到过去的时候,他便被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奇怪的空间。

  起初萧笑还以为是地球上的某一个原始森林,但是过了几天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因为这里四处都是强大的蛮兽,巨大的火狐,变异的野猪,凶恶的狼群,斑斑白虎,在天上他甚至还看到了飞翔的庞然大物,而森林的深处不时传来啸吼,看起来这是个危险的世界,至少比地球上要危险万倍。

  吼.......就在不远处的海域,一个庞然大怪浮出水面,竟是一只巨大的甲鱼。

  “我他妈的,怎么就这么倒霉呢?”萧笑看着眼前的甲鱼,不禁呜呼哀哉。

  在地球萧笑也算的上是一个高手了,凭借本身强大的力量,通常十几个人是不在话下,可是面对这么奇异的怪兽,萧笑也只有奔命的份。

  这不,好不容易出去一趟,本想摘些野果冲击,没想到却闯进了火狐的窝了,暗道运气真是背,躲在水里却碰见这么大的甲鱼,这岛屿真是处处凶险。

  萧笑是那种不甘于现状的人,他喜欢刺激,也喜欢冒险,可是如果说喜欢这些蛮兽面前逃命,那就是疯子了。

  这头甲鱼浑身都是墨绿色,同样是氤氲着紫色的光华,一双眼睛在太阳的光辉下,照射出一片金红,整个龟甲就像一个加大的甲板,乘坐几十个人没有任何问题。

  萧笑彻底无语,刚入虎穴又如狼窝,还让不让人活了。

  拼命的游上岸,刚到岸边,那巨大的甲鱼就跟了过来,行动迅捷异常,哪像是行动缓慢的甲鱼,简直就是一条遨游的大鱼。

  萧笑不明白这甲鱼怎么也和自己有仇似地,竟然匍匐着跟上陆地。

  不过好在在陆地上甲鱼的速度终于缓了下来,整个身躯已经显现在萧笑的眼前。

  巨大的黑色甲鱼头,闪着黑色幽光的甲壳,一双眼睛也是大的吓人。

  萧笑也不敢往森林深处跑了,那边火狐可能就等着自己做红烧肉呢,萧笑委屈的想哭。

  从兜中掏出今天的收获,是一个红色的果子,散发着奇异的香味。

  这通红的果子一拿出来,那甲鱼双眼都冒出奇异的光芒,竟是对着萧笑嘶吼一声,似乎也想吃这奇异的果子。

  萧笑无语,你这乌龟王八蛋,还吃素啊,不过看那甲鱼一会祈求一会愤怒的眼睛,把果子掰了一半,仍给那甲鱼。

  甲鱼兴奋的往前一扑,两支前爪竟是像人一般的接住了红果,想也没想的就吃了下去。

  萧笑也感觉有些饥饿了,看那甲鱼吃的甚是享受,也往嘴里塞去。

  这红色的果子入口即化。一股浆液顺着喉咙直下小腹,就像是一杯珍藏了百年的醇酒,一股热气自小腹升腾而出。好似火烧火燎一般,小腹处有一股火苗窜起,而周身更是像置身于火海一般的难受。

  彭。。。。幸好旁边就是大海,也顾不得甲鱼是否将自己吞入腹中,这热气实在是难受的紧。在冰凉的河水浸泡下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但是还来不及高兴,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海竟然被灼热的温度气化了,沸腾了。一片片袅袅的水气冲天而起。而感觉好像是在一片陆地上,这是哪里啊,刚刚明明在海里的。

  啊,好热啊。

  碰,冰冷的海水再次侵袭,就像炎热夏天的一股凉风,直入骨髓。

  但是不久又似到了陆地,灼热又起。

  就这样循环往复。

  当萧笑感觉浑身舒畅过来的时候,才猛的发现,自己似乎在一艘大船上漂浮,只是这艘大船没有栏杆,没有水手,茫茫的海面上只有一人一龟。这........,这......,难道是刚才这甲鱼救了自己。

  “喂,老兄,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萧笑有点急了。‘难道是劫色’

  甲鱼回过头来,双眼变的异常友善,一支前爪直指前方,萧笑看去,前方不就是那座孤岛吗。难道是要把我送回去。

  果然当萧笑问出来的时候,那甲鱼竟是点点头。

  萧笑似乎有点明白了,刚才那海水似乎异常的冰冷,不似这里的海域,而且朦胧间似乎看到了一片冰山。难道是甲鱼把自己带到那去了。

  萧笑不知道的是那火红色的果子乃是一颗至阳的阳果,而如果没有至寒至阴之物相抗,他早就爆体而亡了。

  而萧笑今后的命运和这阳果却是分不开了。

  上的岸来,那甲鱼竟是朝萧笑摆了摆前爪,以示告别。

  萧笑也无力的摆了摆手,今天还真是凶险的一天啊。

  突然萧笑感觉灵觉被打开了,竟是能感知到大地草木的脉动,那些细细的血脉,蕴藏着无数的生机,就连大海中水的脉搏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而他更是感觉在十里处有两个蛮兽在恶斗。

  萧笑忍不住慢慢的靠了过去。对于灵觉的变化心中当真是兴奋不已,多有一份能量就代表生存下去的希望越大。

  果然一个鳄鱼般的怪兽正和一条巨大的花斑蛇在恶斗。

  那个怪兽有着恐龙一般巨大的头颅,每只眼睛都有足球般大小,还有那鳄鱼的尾巴,两条腿异常粗壮,就如一个巨大的石柱般。

  而那条花斑蛇体积也不小,整个蛇声有几十米长,一个巨大的头颅愤怒的盯着眼前的巨兽,蛇身上流着血,一大片鲜红的血肉置于空气中,发出一股腥臭。显然已经受伤了。

  巨鳄般的怪物闻着恶臭的的气息,仰天长啸,疯了一般的朝着巨蛇扑了过去。

  顿时山崩地裂,狂风大作,整个大地都摇晃了起来,而一颗颗巨大的树木成片的倒下,石土飞扬。可见战斗之惨烈。

  萧笑不敢多留,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修炼起来。

  一个相同的招式不停的在萧笑脑海中盘旋,一个身影在萧笑的意海中不停的做着同一个动作。这乃是八字真言的第一式’劈‘字式,而这八字乃是“开天劈地,吟扫合一”

  就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招式却花了萧笑五年的时间,却仍然不得要领,虽然感觉本身的力量有所增加,但是却没有丝毫明显的效果。

  比如萧笑曾试着用这记招式去劈一颗大树,却险些震断手臂。

  这简单的一记‘劈’式,就如此的耗费心力,要把那八个身法炼成,估计早已成为一片黄土了,萧笑不觉有些气馁,也已经很久没去修炼了。现在到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才知道实力是多么的重要了,光是几个畜生就搞的自己屁股尿流的了,以后肯定混不下去了。不禁又修炼起来。

  今天自己的身体有些奇怪,那个果子奇特异常,吃了身体燥热不堪,,但是身体除了热却没有很大的反映,相反的是萧笑觉得身体很是舒服,看那火狐对那果子如此看重,必定不时凡物,要不然不可能爬山涉水的跟了自己那么久。

  左劈山岳,右劈河海。

  萧笑感觉这次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力量,那个招式不停的‘劈’出,似乎真的要移山填海。

  而那一记‘劈’式,每一式‘劈’出,似乎身体的负荷减轻了些,动作越来越快,变成一个幻影。

  而那内心中积压的痛苦如江水决堤般的宣泄而出。

  啊.............萧笑发出一声大吼,手中不知从哪抓来一个木棍,对着前方打出拉了一字真言的‘劈’字式。

  顿时狂风大作,一道无形的气流从他手中崩裂开来,击向前方的丛林。发出一声巨大的炸响。

  那两头巨兽似乎早已分出了胜负,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森林中兽吼连连,各种异兽都被惊醒了。

  萧笑感觉浑身畅快,但是听得那些兽吼还有那些刷刷的野兽奔动声,有点无语,好不容易炼成了八字真言的‘劈’式,绝对不能成为野兽的腹中餐。

  哇哇怪叫着,撒开两条腿,狂奔起来,却是回到了刚才的那片海域,也许只有那里才是安全的吧,毕竟那巨大的甲鱼不会伤害自己。

  就在萧笑走后不久,就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响起了更加剧烈的吼声,或者可以说是惨嚎。那无数的巨兽正在进行着生死大搏斗。

  听着那边的惨叫,萧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如此多魔兽的厮杀,可见这些蛮兽的凶残,弱肉强食,在这个岛屿,不是杀便是被杀,似乎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动物的生存法则,心底已经初时的那般反感。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