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30:2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我在古代图霸业
  4. 第三章:穷困潦倒

第三章:穷困潦倒

更新于:2018-03-16 13:34:31 字数:3415

  我感觉到我的脑袋,嗡嗡直响。虽然是灵魂体,但我感觉脑袋要有爆裂的气相。

  没多久我看到了,一条类似于隧道的长廊在我眼前,隧道好长,不知道那一头连在了那里,一种恐慌在我心里滋生,那是对未来的恐惧,迷茫。就这样一直在隧道里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轰〞的一声,我顿时晕头转向。一种撕裂般的感觉,越来越强裂。慢慢的我的魂体从脚开始分裂,痛苦、我被吓坏了。隧道开始扭曲、变形。我开始跟着摇摇欲坠。我转头往后面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后面的隧道在慢慢解体,露出了无尽黑暗的悬空,那么的阴森可怖。解体的速度很快,很快我就裸露在了空间之上,空间的压力让我的灵体在慢慢的变小,甚至到了爆炸的地步。在我无法在忍受痛苦的时候,意外发生了。〝轰〞我的灵体终于忍受不了空间的压力,爆裂了。场面那叫一个璀璨。

  就在我心灰意冷,魂飞魄散的时候,意外发生了,阎罗王给我的那个令牌,自动的飞过来,在我身边转了三圈。突然那令牌在急速的旋转着。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紧紧的把我包住,向着远处的虚空闪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的意识悠悠转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漂亮蓝色的星球在我面前由小变大的旋转着。我心里在想地球我又回来了,一下子我的脑子全是报复,充满了报复。

  红光穿过大气层,一闪消失在一个山要的后面。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里,行驶着一辆没有顶篷的马车,车夫在奋力的挥打着马。眼前一道红光闪过,他愣然,回头问坐在马车上的中年男子道:“老爷,你看见了吗?那是什么东西?”马车后面坐着一个面色发白,头花乌黑。还穿着一件白色长袍,还留着一络小胡子。他摸了摸胡子道:“天降异星,不是副,就是祸啊!劫数啊!”赶车的车夫挥打着马儿道,“老爷你也大惊小怪了把,就我来的路上,那么多死人,有哪个不是饿死的?劫数,难道那不是劫数吗?”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朝廷昏庸无道,这难道不是一种劫数。”他好像在说给车夫听,又好像是说给自己听。

  在一片水田里,其实已经看不出来,那是一片水田了,田野里长满了杂草,水已经干枯。在田野里横七竖八的人躺着,准确的说,他们已经死了。有男女老少,有刚出生的婴儿到七老八十的人,看不出的恐怖。在一片田野的一头,一个宵小的呻吟声,有气无力的动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身影慢慢的爬了起来。瘦弱的身体,仿佛风一吹就倒是的,那干瘦的身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头好晕。他看了看四周,啊!!!他在次光荣的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了,他揉了揉眼睛,他现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满地的死人。他已经麻木了,已经害怕不起来了,他努力在回忆这里是那里,他自己怎么到了这里?他记得他被一团红光包裹着降落在了一个蓝色的星球上,‘那不是地球吗?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他们的着装很奇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在电视上看到过。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怎么会有这种事,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死人啊!

  他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主角韦清真,也就是我。我无力的爬起来,要去找吃的。现在我是又饿又渴,我艰难的往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不要说吃的了,就是一口水都没有。就在我体力快到极限的时候,一根野草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咽了咽口水,快速的爬过去抓到野草,就往嘴里送。我实在是饿得不行了,这是一种又香又脆可以吃的野草,以前在老家山上的时候,无聊就挖一点来尝尝鲜,今天它终于救了我的一条命。

  野草不可能永远吃饱,还是要去找东西吃,要不然下次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看着漫山遍野的枯草,看样子已经好久没有下雨了,起码一年左右了吧!

  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开始回想现在的处境。‘看着他们装束,他们的发型,我难道到古代了吗?那也不对啊,我不是投胎转世吗?我应该还在娘胎里才是啊???’一连几个问号出去。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事,‘阎罗王不是答应我,让我当富二代吗?我怎么到了这里来?还这副样子。’我被耍了,天哪你评评理吧!!!前世被人耍了,死了还被鬼耍,我就那么不招人待见吗?

  〝轰〞〝轰〞天空两声雷响。额、‘要下雨了。’我左看右看没有躲雨的地方。MD我要快死了,在让雨淋一下不是死得更快吗?老天啊!你不会是又在捉弄我吧!〝轰〞又是一声雷响,‘MD你玩我,’我拿手指了指天。心想不对,‘要下雨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避避雨。要不然老天玩不死我,我自己玩死自己,那跟谁说理去啊?’

  找了好久,找到了一个小山洞。应该可以挤四五个人上去吧!等我走进山洞里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天慢慢的黑了下来,一个人的夜晚是那么的静。我摸黑找到了一块比较平整的地面,就开始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要尽量的保存自己的体力,在天还没有亮之前,保证自己的安全,山里什么样的野兽都有,要保证天亮之前不要被吃掉。

  天的尽头慢慢的升起了一躲朝阳,朝阳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亲切。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现在肚子已经在打鼓,在找不到吃的,可能自己过不了今天了。‘人家投胎有父母照顾,为什么我就那么倒霉,魂穿到了一个死人身上,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吗?倒霉的人,就永远那么倒霉吗?’

  我慢慢的站起来,走出了山洞,阳光照在身上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畅意。我从旁边拿起了一根木棍,当着拐杖柱着走。找了好久,没有找到食物。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我在树枝上看到了,不知是什么时候死的一只山鸡,我兴奋的跑了过去。可是树太高了,其实也没有多高,可现在我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那里还有力气在爬树啊。

  在我左右找不到东西把它弄下来的时喉,我却忘了我手中的拐杖,我手里有现成的东西啊,我这是饿糊涂了。我把拐杖往上一抛,正好打在那个山鸡上。山鸡随着拐杖一起掉了下来,我兴奋得立马跑过去把它捡起来,左右看了看。‘于昨晚刚死的,这下有口福了。’可我立马就小不起来了,我没有火种,生山鸡怎么吃?

  (你们有没有过,拿到好东西但不知道怎么下口啊?)

  找了好久还是找不到什么东西生火,可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不管了,生吃。一想到生吃,我就悲催的流下了眼泪。我把山鸡的毛和内胀清理干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生吞下去。那个辛味无以言表,说出来全是泪水。

  我把山鸡处理完了之后,看了看天边,太阳已经西下。心想,‘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能睡在山里了,完了要是被什么野兽叼走了都不知道。’我看好一个方向,就跟着太阳西下的方向走着。

  走了差不多十公里的时候,我看到了远处有个城墙,很低矮,那个城墙,要是有个水灾什么的,肯定一冲就倒。很快我到了城墙下,那低矮的木门和那摇摇欲坠的门扣,让我心里有些感叹,这就是古代啊!多么艰苦的生活。要是我投胎到王孙贵族家那该多好啊!我好好的一个人被阎罗王给坑了。‘要是我在看到他,我非把他那胡子拔光不可,〝呸、呸〞我可还不想死,可不要去见那个老家伙。地府、阎罗王:“啊切、、、、、、谁骂我,可能是我的小乖乖想我了。”臭不要脸。

  天快黑了,所以城门口三三两两的人进城去。我跟在他们身后,门口有两个守卫,正在无精打采的站在那里看都不看我一眼,对于他们来说这年头像我这样的乞丐数不胜数。对我的衣服已经明显只能裹到重要部位就已经很不错了,跟乞丐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进到城里,我被里的风景吓呆了。整个城里看不到一个楼房,全部都是拿几颗木头搭起架子来,在用枯草盖起来,只要不漏雨,就勉强着住了。我现在最想的是我要找一个人问我现在是在那里,那个朝代?

  我走到一个看起来已经破落得不能在破落的房子外面,向里面叫道:“你好、有人吗?”叫完,一个老头柱着拐杖走了出来,嘴里道:“小伙子,找谁呢?”“老人家我能问你个事吗?”“什么事啊?问吧,”“这里是那里啊?”老头看了看我,摇了摇头道,“看你不是本地人,奔荒来的吧?”反正我的样子说不是奔荒谁相信呢,所幸就说奔荒吧,“是的老人家,这里是那里啊?今年是哪一年呀?”老头摇了摇他那瘦弱的身子,看了看我瑶瑶头道,“这里是文县,现在是周朝洪文二十五年。”

  我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到,中国古代有什么洪文朝廷的,我只听过朱元璋搞的洪武而已啊。我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出来有这么个朝廷,可能是我读书少吧,只能归功于我读书少了。我抬头问了问老头,“老人家我今晚能在你屋檐下借宿一宿吗?”“嗯你进来吧,看你也可怜,”我立马愣住了,我确实可怜。

  ―――――――――我码字那叫一个龟速啊!!!―――――――――四个小时才三千字――――――――――我是作者―――――――――――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