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2: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笑看人间界
  4. 第二章 他、他欺负过我

第二章 他、他欺负过我

更新于:2018-03-16 16:28:36 字数:3043

  一望无垠的雪地上,漫天的雪花随风漫舞,远处的雪峰高耸而连绵不断。早已经被冰冻结的湖面上,一位白衣少女手碗玉笛悬在空中轻轻吹奏者,笛声清新而悦耳。

  “小姐,老爷和夫人在山下等你呢?老爷说有事让你去做。”一位青衫少女玉足轻触地面积雪一边飞向白衣少女一边说道。

  白衣少女微微睁开双眸,冰冷道“我知道了,晴儿你先下去准备食宿吧!”说罢,白衣少女脚踏虚空从山顶上消失了,山下一座还算宏伟的宫殿中一对中年夫妇互相攀谈着,男子举手投足尽显一股王者应有的威严,女子美丽、高贵优雅。

  “晴天呀!我们好久没和女儿见面了吧!也不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好不好”中年女子依偎在男子怀中轻声道。中年男子轻拍女子的肩:“是有好长时间没见面,不过夫人不用担心,雪儿自小就喜欢独立,照顾自己不是问题的,再说我纳兰晴天的女儿又乞是平凡之人”。

  纳兰晴天扶夫人起身:我们的宝贝女儿回来了,你们娘俩好好聊聊吧!话声刚落,白光一闪,一位五官精致、柔和的双眸略带几缕英气的绝美佳人立在了大殿门口。

  此白衣女子正是纳兰晴天的长女叫纳兰冰雪,几年前取代他的母亲被誉为“雪域第一美女”,出众的外貌,显赫的地位,这些在别人的眼里已经羡慕不已了,认为这已经是上天给予得最大眷顾了。

  然而更让人敬佩的是,纳兰冰雪年仅十六岁修为便达到气者七层境界,这对于普通人来说需要三十年、四十年、甚至一生都没有机会。显然纳兰冰雪俨然跻身成为雪域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之列。

  据传言,纳兰冰雪为人孤傲、冷淡、朋友也不多也不喜欢参加权贵宴会,喜欢一个人在雪峰山上潜修。

  “父亲母亲,你们怎麽提前来了不是说一月后才到的吗”纳兰冰雪一边说着一边向母亲父亲走去,纳兰晴天站在原地没有动,到时纳兰冰雪母亲抢先一步向女儿迎去,“你这孩子,哪有抱怨父母提前来看望你的,过来让我看看是不是瘦了”。

  纳兰晴天的夫人拉着女儿坐下两人慢慢交谈着。纳兰冰雪秀眉轻动,美丽的双眸眨呀眨着听着母亲叙说着琐事。纳兰晴天看着母女俩聊着那么开心,眼睛也眯成了线。

  母女俩真能聊,一聊就聊了一个上午,当然纳兰冰雪更多的时间是扮演听众,无论纳兰冰雪在世人面前显得多么孤傲冷淡,但是在父母面前还是很亲近的。

  突然纳兰冰雪打断了母亲的话题道:“弟弟没和你们一起来吗?”纳兰冰雪的亲弟弟纳兰通今年七岁,同样继承了纳兰家的武学天赋,小家伙聪慧很是淘气。

  纳兰冰雪的母亲和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说笑道:“通儿说要给他姐姐一个惊喜,差不多几天后就来了,雪儿你知道吗?你这个宝贝弟弟两个月前可把整个府里折腾的够呛,就连你父亲也没幸免”。

  母亲说完,纳兰冰雪也忍不住轻笑起来,母女俩聊着正欢,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的纳兰晴天终于开口道:“雪儿,有件事需要你去办一下”。

  纳兰冰雪立马回过神来问道:“父亲大人,什么事!”。

  “在我们雪域与人间界的交界处,有一座繁华的小城叫双叶城,对了,你五岁那年我带你去过”,纳兰晴天继续说道:“双叶城三大家族之一的习家,是我昔日故友的家族,当年他有恩与我和你母亲,现在他不在了,我也只能尽力保全他的家族了”。

  纳兰冰雪看着脸色逐渐威严起来的父亲,一脸的迷茫和惊讶,因为之前他从未听父亲说过,即使说过可能也忘了。

  “晴天你也不要太在意,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暗中保护习家,倘若云天他在天有灵,也会感谢你这为挚友的”。

  习云天,习家有史以来最惊才艳艳的族主,十年前的五域落帝山之战后,五域虽恢复平静,然而习云天夫妇却是在大战后销声匿迹,世人多传言两人已不在人世。习家也从此一蹶不振,当然这也成为纳兰晴天最大的遗憾,眼睁睁地看着故友离去而无能为力。

  “此次与以往不同,我估计几个老家伙是想彻低摷灭习家,我若不出手,习家此次真的难逃厄运!雪儿,你去援助习家,关键时刻实用雪域圣令,那几个老家伙看到我雪域插手,也就不敢肆意妄为了!”

  纳兰晴天轻呼一口气,有些戏谑道:“习家那个小家伙很久没见了,也不知道现在长成什么样了,雪儿你此次顺便见见他”。

  听到这里纳兰冰雪的身体轻颤了一下冷冷说道:“女儿不知道父亲所指何人,此事无关紧要,忽略尚可!”。

  纳兰晴天诧异地看着她道:“他指谁?当然是你的未婚夫,习风呀!难道你....。”

  “习风,他就是一个混蛋,他....他欺负过我”纳兰冰雪打断父亲的话,银牙紧咬有些愤怒的道。

  此次不仅纳兰晴天感到吃惊,就连纳兰冰雪的母亲也是一头雾水忙问道:“风儿那孩子怎么会欺负我女儿,你们好像才见过一次面呀”!

  纳兰冰雪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眼神闪烁,这对于平日里处事不惊、冷淡、孤高的纳兰冰雪来说真是难得的稀罕场面。这也不怪,纳兰冰雪当然不好意思说,这要从十年前说起,纳兰晴天夫妇带着小冰雪来习家叙叙旧外,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定娃娃亲。这也是习风与纳兰冰雪的第一次见面。

  说实在的年幼的习风还真不是什么好孩子,纳兰冰雪与习风相见时,习风不是礼貌的给对面的小女孩打招呼,而是一直盯着人家小手看,接着两三步走来到小女孩面前,伸手把小女孩手腕上的玉珠给摘了下来,拿在手里放在眼前眯着眼睛对着阳光看,自己是玩的不亦乐乎。

  而人家小姑娘呆在原地,傻傻的睁着大眼睛随后放声大哭,后来好像哄了老半天才哄好。习风这小子,一时的贪玩可给人家小姑娘幼稚的心灵留下了不少阴影。

  纳兰冰雪沉默了一段时间,忽然纤手紧握,似乎下定了决心,冰冷道:“我要解除毁约,我不承认他是我的未婚夫”。“胡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约哪能说解除就解除”纳兰晴天明显有些动怒了。纳兰晴天夫人见状连忙拉住了纳兰晴天语气温柔的询问女儿:

  “雪儿,为什麽要解除婚约,难道因为那小子做了对比起你的事,或是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都不是,我只是想自己掌握我自己的人生,我不想自己的人生被别人操控,更何况!为了还上辈的恩情而让自己的女儿去抵债!”

  “混账”,“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了纳兰冰雪清秀的脸颊上,清晰的手印,印在白皙的脸颊上显得那么不和谐。纳兰冰雪右手捂着脸颊茫然地看了父亲一眼而后白光一闪从大殿中消失。

  “雪儿,你去哪儿”,呆在原地的纳兰夫人才回过神来说,“老爷,你怎么能打雪儿,雪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麽办”。此是纳兰晴天的右手还有些颤抖,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竟然真的打了自己视若珍宝女儿。

  “雪魅跟着小姐,把她给我带回来”青光一闪,殿外的4名护卫消失不见。“夫人,这也不能全怪我呀,雪儿她太不像话了”纳兰晴天将桌前的茶水一饮而尽道。

  纳兰夫人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说道:“老爷!难道雪儿说的有错吗?老爷你就没有用女儿还恩情的想法吗?”听到这里,纳兰晴天抬起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纳兰夫人看了一眼纳兰晴天继续说道:“我知道,习云天是你的挚友,而且他也的确有恩于我们夫妇,现在他不在了,我们照料他的遗孤也是情理之中,可使用这种方式报恩,即使习云天活者以他慷慨大义的性格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这麽多年来,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努力的培养雪儿是想让雪儿辅佐习云天的后人重振习家!说这些,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活的开心幸福”。

  纳兰晴天起身轻轻将夫人搂在怀里,“夫人,我也知道折磨多年来真是委屈你了”

  “老爷快别这样说,只要全家人过的幸福我就满足了”纳兰夫人依偎在纳兰晴天怀里温柔的道。

  过了一会儿纳兰晴天问道:夫人,那我现在该怎麽办呢?“随缘吧!他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就不要太多干涉了,我们只要保护好云天的遗孤就足够了”纳兰夫人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