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24:2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回到唐朝当炼师
  4. 1,我要穿越

1,我要穿越

更新于:2018-03-15 18:12:36 字数:4284

字体: 字号:
  我是一名炼师。

  炼师是一个有前途的职业。也许你不这么认为,其实在穿越前,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名炼师。

  本来我不想当什么炼师,我的职业是语文教师,而且是教中学的!可是有一天,我看完了起点所有能看得下去的穿越文,忽然雄心万丈,拍案而起,大吼一声:“我要穿越!”

  结果,我真的穿越了。

  象我这样主动积极要求穿越的人,恐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穿的那一刹那,心里特别得意,比起那些意外地靠点点网页,坠崖雷击,车祸空难的牛人来,老子我是主动穿越地!就凭这一点,也比你们牛!

  或许真的是活得无奈,活得闹心,才会想起做一个改变历史的牛人。在现代社会,既然没希望做个牛人,何不回到古代?意淫无罪,但意淫也是个技术活儿!

  穿越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老婆说的:“你******叫驴给踢了啊,成天意淫!”当时我在书房,她在客厅看泡泡电视剧。

  可是她再也不能骂我了,我的突然消失,不知会不会让她一改火暴的脾性,流下几滴鳄鱼的眼泪?顺便说一句,我老婆人称东北黑社会。脸蛋儿不逊刘亦菲,胸高腿长屁股大,老说自己是生儿子的料,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玩点家庭暴力。只是不知道我穿越走了,她肚子里有没有留下俺的种。

  穿越原来很容易。看那些起点的牛人老是在哪里唠叨:“吾生恨不能生于汉唐之世!”于是我的潜意识里充满了穿回汉唐盛世的幻想,尤其是老谋子把四大发明弄得美伦美奂、惊心动魄之后,一个愤青的热血被点燃了,一拍脑袋,说穿便穿!

  本来以为穿越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但如果突然出现在荒山野岭,就没有那么好玩了。

  站在高山上,冷风吹得我支泠泠打了个寒战。我是从书房里穿了过来,身上就是短裤汉衫!

  一腔豪情壮志被山风吹得烟消云散,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黑社会老婆的温暖被窝刹那间变成无穷的诱惑,冲动之后的我竟然变得软弱不堪,张开双臂,我大喊一声:“苍天啊,你快让我穿回去吧!”

  回答我的,只有凛冽的寒风。时空穿越管理局的人大概下班了,没人理我!

  正在不知所措之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了一句:“仙人板板,这龟儿子好像是玩尸解地!”

  一回头,我看到了一个老头,头发盘得高高地,上面插着根像筷子样的东西,身上皱巴巴地披件道袍,颌下几根山羊胡子随风而动,一对三角眼精光四射,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这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对我对他,都是太诡异了。这明显地是个老道啊,而且是四川的老道,天啊,难道我降临到传说中的蜀山老妖的地盘了?根据穿越定律,穿越后遇见的第一个人,往往是他这一世中最重要的人!我不及细想,当下纳头便拜,口中大叫:“师傅,你收了我吧!”

  老道大爷贼眼溜溜地转了几圈,对我看了又看,忽然狡猾地笑了:“娃儿,你耍我呢吧?你难道不是从天上来的?”

  我哭笑不得,立马明白过来,原来这老道居然认为我是天上飞来的“鸟人”!

  怎么跟他说呢?眼下我要是不入他的门,立马便要被冻死饿死!我的穿越大业在第一时间便会被无情扼杀掉,这怎么对得起我那“主动穿越”的万丈雄心呢?我脑子里的细胞骨碌碌转动起来,那些穿越牛人都是怎么说谎来的?

  “小人生在南海边,家里有船又有田,也曾进学习诗书,渔耕传家乐无边。不料有个南霸天,欺男霸女无法又无天。只因家姐容貌美,就要强抢做小妾。勾结海盗与官府,抢我渔船夺我田。家姐本是贞烈女,被他强奸一百遍啊一百遍……”

  老道被我整蒙了,一张大嘴半天合不拢,我心里在感谢周星星同学,接着继续:“父母爷娘皆被害,我去海边欲寻死,忽然海上起风浪,龙卷风将我送到你眼前……”

  眼泪哗哗地往下掉,鼻涕哗哗地往下流,我哽咽着再次跪求:“师傅,你就收了我吧!”

  手指缝里偷偷看去,只见老道犹豫再三,终于摸摸我的头,一把拉起我便走。可怜我拖着一双塑料拖鞋,身无长物,连手表也没戴一块,来到了一个山洞前。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那洞口上方写着四个大字:“青霞古洞”。

  入得洞来,只见这洞极大极广极深,一眼看不到底,似乎是洞中有洞。入口不远便是一个大厅,中间明晃晃地燃着松油火把。东一块西一块堆着许多坛坛罐罐的东西,还有一些木板做的案台,我心中惊疑不定,那老道早已松开了我,进到一个小洞里取了件道袍来给我披上,顿时止住了我不停往下滴着的清涕。

  虽然对我的来历仍然将信将疑,但老道这时一张老脸已经变得让我放心了许多。他忽然问道:“娃儿啊,你叫啥子名?”

  我脱口道:“我既已拜在师傅门下,就请师傅给赐个名吧!以前的俗名弟子不愿提起,提起来便伤心难过。”

  老道叹了一声:“无名无姓之人,我怎好让你入得我道门?”

  也罢,我真名叫田爱国,怎么也拿不出手,不说真名,诌一个难道还不容易嘛?

  “弟子姓李,名玄,字……草字子明。”

  “子明?”老道吃了一惊:“娃儿你多大了,表字都有了?”

  我回轮道我吃惊了,我想我二十有六的大男人了,又是读过书的,在古代要是没个表字,那还怎么混?看这老道吃惊的样子,难道我返老还童了?古人二十岁才弱冠,看来我是聪明过头了。

  镜子,快找面镜子来照照。明明没啥感觉啊。我游目四顾,却见边上的一堆杂物中赫然有好几面铜镜,奔过去随手取过一面,对着火光一照,昏昏蒙蒙的,竟然是一张稚气十足的脸。天啊,我真的还童了!

  “嗯,弟子今年十六了,这表字嘛,是家父提前给取的。”说罢,又作悲戚状。手里却翻看起这面沉甸甸的铜镜来。正面银光锃亮的,反面却是四兽,加上波浪状的云纹,还有个尖尖的纽儿。凭我每周日泡古董市场的经验,立马得出结论,祥云四兽镜!品相极佳,这可是真正的古董啊,看正面,这是道地的“水银沁”,老值钱了!这样的铜镜,一定是唐以前的东西。难道我真的得偿所愿,穿到大唐盛世来了?

  看我反复研究手里的铜镜,老道眼里闪过一丝狡诈的笑意。他也不再追问,只是偏头看着我。我当时还不知道,这一看,我竟然跟铜镜打了好几年的交道!我忽然醒悟过来,连忙再跪拜:“请问师傅名讳。”

  老道用手摅了摅那几根稀疏的山羊胡,悠悠然道:“先祖姓苏,讳元朗,官至前隋太史中丞,后来弃官云游,找到这青霞洞,他爱这青城山的幽静,便自号青霞子,开了我丹鼎一门。先父讳游,传下胤丹神方。贫道我叫苏耀,也有个道号叫做朗然子。守着祖宗传下的丹方,到也收得几个弟子。”说到这里,神色自得,颇有些感慨唏嘘的样子。说起祖宗旧事的老人,无论古今,都是一个德性。

  可是我根本就没听明白,只听到“前隋”二字,便已经大喜过望,真是的大唐啊,这传到第三代了,怎么也应该是开元盛世了吧。“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老杜的这首“忆昔”可是脍炙人口的啊,难道我真的来到了开元盛世?老道走神了,我也走神了。他沉浸在对先人的回忆中,我沉浸在对开创功业的意淫中。

  看到我呆呆的样子,老道以为我是听了师门的大号,给吓住了。其实我对这些名字,完全陌生,什么青霞子、朗然子的,历史上很有名吗?怎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呢?也罢,人家这是炼丹世家!这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炼丹家不也就魏伯阳、葛洪几个人嘛?我一个中学语文教师,哪里知道许多炼丹术士的大名呢?

  慢着,三代所传的丹方?炼丹世家?呵呵,看来入了这炼丹道门,到是可以娶妻生子传给下一代的!还好还好,本以为入了道门,便要绝了女色,这下倒可以放心了。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当下我便要推金山、倒玉柱拜师入门。

  “慢着,这拜师之礼,却要等明日良辰吉时,焚香设案,祭过祖宗才能行得。眼下你这娃儿到是要想清楚了,入我门中,便是炼师,须得日日劳作,再也不能读书求取功名了。”

  “这个……徒儿明白。”其实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来到大唐,真要干一番大事业,还是得做官啊!大唐科举取士,不考功名,怎么做官呢?不做官,怎么能改变社会呢?可是真的要考什么科举,我肚子里这点货色,连门都没有!难道就没有其它途径了吗?路是人走出来的!未必就没有办法。我现在最关心的是,现在到底是什么年代?安史之乱暴发了没有?要是恰恰穿在历史的几大拐点上,不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之时?心急如焚,偏偏又不好直接问出来,如果连今夕何年都不知道,我不就是个白痴嘛!这老道还能收我入门吗?得想个法子!

  “师傅既有家传神丹,想必有返老还童之术,弟子心向往之,恨不能早投师门,求得长生之术。”我做出一副无限神往的表情,然后怯生生地问道:“敢问师父今年可有一百岁吗?”看这老道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但我必须无耻地拍拍马屁。

  “呵呵,贫道生于开耀元年,虚度了六十八个春秋,只是大丹尚未炼成啊。”老道先是得意,后又感慨起来,想来对于返老还童的仙丹,信心却也不足。

  开耀元年,六十八,我脑子飞快地转动,开耀元年是哪一年?开耀改元,681,对!是681年,加上68,那就是749,天啊,安史之乱是天宝十四年,大唐由此转盛为衰,是756年,这一年我记得最牢了!756减749等于7,十四减七等于七,天啊,现在是天宝七年!我出了一身冷汗,这算术题,做得我几乎虚脱。还好还好,为了记住大唐的历史,我把年号都背熟了,老天有眼,终于让我回到了大唐盛世,虽然不是开元全盛日,但也还是歌舞升平的日子啊。天宝七年,离安史之乱还有整整七年,七年,可以做很多事情!

  可是,我现在莫名其妙地成了一个炼丹师的徒弟,却又如何能成就一番事业呢?印象中,炼丹术就是炼那些吃死人的丹药,毒死了唐朝十来个皇帝,连唐太宗这样一代英主都是被丹药毒死的。另外就是弄些假金假银来骗人。对于我那个时代来说,炼师,完全就是骗子!

  难道我现在就要当个骗子?

  回到大唐盛世的狂喜转眼间便化成了巨大的失望。慢着,好像炼丹家还发明了火yao?还有什么呢?穿越牛人制火yao,造火炮,吹玻璃,烧水泥,这些,会不会和炼丹有关?好像没人提过啊。

  穿越到大唐盛世,突然变成16岁的童子鸡,原来的世界里我可已经是26岁的老鸟了!也好,呵呵,少年情怀总是诗,至少我们还有梦!

  师傅并不是一个道士,他应该是一个道人,但他说他自己是个炼师!炼师,看来就是炼丹师的简称了。原来在大唐,炼师真的是一种职业,而且是非常非常受人尊重的职业。这一点,我应该从李太白的几首诗里就能明白,送某炼师归山,赠某炼师,似乎在唐诗中经常出现。

  我眼巴巴地看着师傅苏老道,期望他能给我带来光明的未来。

  苏老道眨眨眼,有些神秘地对我说:“炼师,是大唐最有前途的行当。”

  他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悟空的师傅菩提祖师,可惜他既没有敲我的头,也没有伸出三个指头,背手而去,只是将我安置在一个猫耳洞,里面到是有小小的木床,还有粗麻做的被褥。

  奇怪的是,这一夜我竟然没有做梦。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