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6-23 00:42:3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拉普达战记
  4. 第一章 卡嘉琳

第一章 卡嘉琳

更新于:2018-03-19 21:47:47 字数:2281

字体: 字号: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哇、哇……”在岛国波罗地皇宫里的某处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卡嘉琳就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早上降临到了人间。当新生儿被包上襁褓,迫不及待地送往母亲的身边时,她年轻的母亲的心理却埋上了一层阴影——不是个男孩子。

  第二个孩子还不是男孩子,约翰娜感到十分懊丧,这本来是对自己的责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怨气,它们转嫁到了卡嘉琳和她的姐姐戴安娜的头上,姐妹两成了可怜受气包,即使日后,约翰娜成功诞生下一名男孩,这一点也未曾改变。成人后卡嘉琳在回忆录中写道,三个孩子中,母亲把她所有的爱都给了她的儿子,哪怕是一丁点,我和姐姐都没有感受到母爱的温暖,她总是用粗暴、偏见、不公正来对待我们。与母亲的态度截然不同的是,作为父亲的——哈尔特·乌拉希尔则十分慈祥的,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重男轻女的思想,相反他反而更疼爱女儿,只要他有空——他就会让姐妹花穿上漂亮的蓝色天鹅绒上衣,戴上扎有名贵丝制绸带的帽子出去玩,他们坐上马车,离开皇宫,沿着大路来到花田,来到湖边,或各种怡人的地方。只要父亲在她们就不怕查克斯(她们的弟弟)耍狠、胡闹,每当这个时候她们是最开心的。可是作为一位国王,即便波罗地只是个小岛国,哈尔特陛下也是很忙的,只有很少的时间陪在儿女们身边。母亲的另眼相看与父亲的不在身边,这种双重的灾难,终于使可怕的事发生了。在卡嘉琳七岁那年,她坐在一个小山坡上观看从远处雪山上流下来的溪水——绿色的草地,溪水像一条白带横穿而过。她看的入迷了竟不知许查克斯来到了她的身后,许是为了好玩,这个混蛋小子,扎稳脚步,冲锋,然后像一个结实的酒桶一样撞向了卡嘉琳的后背,冲击力使她一下就滚下了山坡,接着脊椎传来一剧痛阵。伤势很严重几乎要了她的小命,在医生的努力下卡嘉莉最终还是平安的活了下来。但脊椎因为撞击发生了变形,医生们都对变形毫无办法,只好求助一位土骨科大夫,实际上这人是当地的刽子手。这个可怕男人的疗法如下:卡嘉琳必须日夜穿一件由他特制的紧身衣,只有在更换内衣是才能脱下。经过四年的“治疗”,终于在卡嘉琳十一岁的时候,脊椎显得和其他孩子一样了。也是这件事之后,卡嘉琳和自己的母亲成为了敌人,因为即使查克斯犯下这么大的错,约翰娜还是包庇他免受一切责罚,且对自己也没有表现出一点的愧疚。那时她躺在病床上流着眼泪对自己说:“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你还指望她什么,卡嘉琳,你要变得坚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坚强。”

  家庭的压抑使得卡嘉琳显得比同龄的孩子更加成熟,她用知识来武装自己,在家庭教师卡德尔小姐的帮助下她学会了阅读高乃依、拉辛(那个时代最杰出的两位思想家),凭借着聪颖和勤奋,她还狼吞虎咽般的吸收了许多其它知识,锻炼出了敏捷的思维。今天看来是很好的事,当时却加剧了母亲对她的“粗暴和偏见”,女子无才便是德,“把那没用的书扔掉。”约翰娜经常这么说,她认为知识只会增加女人的个性,而不会增加女人的魅力,一个不温顺没有吸引力的女人将来有谁会娶她,“让她多听听音乐,再把舞蹈跳的更好一点。”她想让哈尔特把家庭教师辞退,好完全用自己的方式教务女儿,但是哈尔特不同意——他很能理解女儿。

  宫廷生活永远离不开宴会,而对于待嫁闺中女孩子们来说,宴会则更有另一层意义——这是她们选择未来夫婿得神圣的场所,这是刚进入社交圈子的小女孩也知道——女孩子的前途取决于婚姻。在十三岁时卡嘉琳便已是社交场里小有名气的小美人了,这一部分得益于她的身份,大部分来自于她的美丽,高洁的额头配上光泽亮丽的栗色卷发,熠熠生辉蓝色眼睛下,是纤细的鼻梁和尖细的下巴,除了花骨朵儿般未长开的纤长身体让人觉得些许瘦弱敢外,她的一切都给人一种灵秀之感。

  此时,她正在向一名少年还礼,准备离去,这已经是今晚她第三次拒绝与男性共舞的请求了,事实上这些仪表堂堂的男性能够极容易的聚集在她身边与她亲密交谈,但如果是共舞的话,这位公主殿下极其的吝啬地给予这样的机会,在大多数时间她的舞伴就是她的父亲,今晚也是。而之所以这样卡嘉琳有自己的担忧——她感到害怕,因为她的身份,按家规,她是不可能与地位不高的小伙子结婚的,如果爱上一个年轻有为却地位低下的男人,那未来会怎么样,有多痛苦!同样,即使她有美丽的容貌,相当有地位的求婚者也会对她不屑一顾,她只是一个小岛国的公主,在整个拉普瑞拉(拉普达大陆及周边岛屿的总称)比她条件优越的公主多如过江之鲫,她听到太多那些有身份的人玩弄那些纯情小姐的故事却很少听说哪个不知名小姑娘一下成为公爵夫人的事。情投意合又门当户对,哪有那么容易啊!想到这里卡嘉琳目光不由地黯淡了几分。

  “看,他来了。”

  “谁来了?”。

  “安内特·冯·洛诗琳大公(大公为储君尊称)。”戴安娜凑到卡嘉琳耳边说道。

  哦,一时间,卡嘉玲明白了——难怪在场女眷之间的窃窃私语突然多了起来。

  安内特·冯·洛诗琳,奥古斯大帝的外孙,洛诗琳王位的继承人(洛诗琳统治了整个拉普达大陆)。

  “王子长得真英俊。”戴安娜兴奋道

  “他瘦的像个火柴棍一样,我还听说,这家伙胸无点墨很懦弱的。”

  “那又怎么样,他可是奥古斯大帝的外孙。”

  “对,他是奥古斯大帝的外孙。”卡嘉琳不想再与戴安娜争,那样很无意义——戴安娜懂的是在这个讲究门第与出身的年代,拥有了如此显赫出身的安内特,就是她们们的梦中情人吗?你看,那班有女儿要婚配的母亲们,不都在以恭敬而贪婪的目光觊觎着他吗——包括自己的母亲——饱食终日的贵妇人就是那种样子,卡嘉琳生出一阵厌恶——好好宴会气氛让她们一下就毁了,接下来的情节不是很明显了吗?她决定独自离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