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7: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水货鬼师
  4. 第二章 活着走入了地狱

第二章 活着走入了地狱

更新于:2018-03-16 17:26:34 字数:3120

字体: 字号:
  这时,我听见了师傅叫我的声音,但我不敢回答,因为它会比我师傅先找到我。我很确定。

  “你被选中,作为魔的扑奴,你将会迎接魔的到来,”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很小却很清楚,我大声的尖叫,希望远处的师傅能够听到,只是!在下一秒,一双冰冷的手搭在了我肩上,我的声音冻住了,连我自己都听不到。我只能感觉到背上的疼痛,然后!我眼前黑了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甚至下一刻,我感觉不到了风的存在,我的触觉也完全的丧失,自此。我的身体不再只属于我,

  我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照进了房间里,窗台边上有一个人影。很宽的肩膀,略微消瘦的身体,

  “爸。”我微弱的喊道,果然他转过了身来,爸爸的背影我永远会记得,爸爸回过头来,连忙跑到床边,看得出来他很高兴,

  “终于醒来了,小命真大,杨师傅说你摔下了悬崖时我还不相信呢,这么久昏迷不醒我还认为摔成白痴了呢。”我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爸爸任何时候都会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但他心里有多担心,我很清楚。他在那窗前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很快妈妈也冲了进来。满脸的泪水,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哭。我一直认为她很坚强的。爸爸拉着我的手问:“你怎么摔下去的,我看你身上也没什么挂上,就是背上有个血洞,我都怀疑你是打架弄伤的,”

  我摇了摇头,我不想把那种事告诉父母,这样只能让他们白白的担心,仔细了解后才知道原来我已经昏迷过去了将近半个月,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妈妈给我在恒裁高中报了名,我又得回到校园了,那种日子并不是我想过的,虽然这次出去碰上了这种事,但我是不会放弃反抗学校的,

  “妈妈,你也知道我不想读书,我只想帮家里出一份力,而不是拖累家里,别人家都奔小康了,我们还在吃老糠。”

  妈妈没有抬头看我,还是认真的织着她的毛衣“反正名已经报了,钱已经交了。你已经拖累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交了多少学费,能退吗?”

  “七千多,是个私立学校,不能退。”

  我再次叹了一口气,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开什么玩笑,妈妈怎么会给我留后路。她一心想把我往学校逼。为此我没少被揍过。

  高中是在县城里,而我是个乡下娃娃,进城之前多少有些准备,例如看看地图,了解城里人的生活习惯,我可不想被人说乡巴佬,没见过世面。要是我心情好也就过了,心情不好我准扭下他的头。

  看到学校那一刻我心真的凉了,很乱,围墙上满是涂鸦,就连门牌也是粉笔写的。我连忙找了个公话打到村里,

  “妈,我的学校地址是在新秀路吗?”

  “嗯。对啊”

  “是51号?”

  “嗯。是的”

  我顿时气得想砸了电话,这他妈像学费七千的学校吗?简直是坑人。妈妈大概也猜出了我的想法,气着骂道“你个臭小子,五科加起来才一百多分,你想读书多好的学校?人家考虑收留你就已经不错了。去拜佛谢谢吧。”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我挠了挠头,怎么可能只考了一百多分,虽然我没去查分数,虽然我都是猜的题,但我运气也没有这么差吧!再次回到校门口,也只能苦笑了。

  “喂,乡巴佬,你是接新生的吧?来给我拿拿东西。”一个小个头指着我道。梳了个中分还敢叫人乡巴佬。我心里本来就气,这下终于找到发泄口了。不过看他皮肤挺白,真怕给他打皱了,于是暗自记住了他的摸样。秋后算账。

  “喂,你听到没有?”他提高了一下嗓门。

  “我不是接新生的,我是新生。”我不赖烦的说道,

  “你什么也没拿?帮帮我啦,不想被揍的话,我表哥可是在这里读大二。”小个头一副调戏的摸样,看得我拳头直痒痒。不过我可是很能忍的,谁也别想激怒我。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

  “喂,乡巴佬,在不来帮忙,我可要生气了哦。”

  “嘭。”

  我向着寝室方向走去,后面留下了个满地找牙的人,开什么玩笑,这种小个头也敢这么猖狂。后背隐隐传来一阵冷意,我隔着衣服摸了摸背上的伤。这是在深林里留下的,只记得当时那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就晕了了过去,这个伤也不知道是怎么留下的了。但奇怪的是伤疤附近的皮肤总是冰凉的,我知道那件事还没过去。只能祈祷我的预感是错的!

  寝室里已经来了一些人,我最喜欢的门边也已经被捷足先登了,于是我选择了个相对较暗的角落,铺了条毯子。表示此床位已有主人。

  “哥们,我叫杨虎,你叫什么名字?”对面床位的高个子问我道,他生得很结实,看起来力气很大,但我相信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王天,大家可以叫我门。”我大声的说道,希望这个寝室的每一个人都听到。并且记住我的名字。

  “我知道,是man对吗?男人的意思。”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子说道。我看过去,真不知道带那么个眼镜为什么还考了这么所垃圾的高中。我很不愿意和他说话,但有些事情我必须解释清楚。

  “是大门的门,因为我喜欢站在门边,所以高中的兄弟们都这么叫我。”

  “嘭”

  突然一声巨响,寝室门连门带框飞了起来,小个子眼镜被吓得一哆嗦,外面站着一个大个子,强壮的肌肉相当刺眼,而他的身后,则是刚才我在校门口揍了的中分头,看来这是寻仇来了,只是竟然来得这么快,我和寝室的室友都还没聊熟。还不算我的场子便来砸了。

  杨虎苦着脸骂道“什么狗屁学校,质量也太差了吧。竟然一脚门就被踢坏了。”

  门外的大个子指着杨虎问道“小立,是他打了你?”

  杨虎连忙摇了摇头,而那个叫小立的中分头也摇了摇头,并且指了指我。我苦笑了一下,竟然被认出来了!当时打了也没考虑道善后的问题,现在竟然被找上门来了,早知道先威胁一番的,

  “胆汁够多的啊!才来学校报道,也想去阎王殿报个名是吧。那里可不收学费的。”话未说完拳头已到近前,只是两步便从寝室门外跨到了我的面前。看来是想给我个下马威。不过提到学费,想是也对学费的事耿耿于怀,想拿我出气吧。我侧身避过拳风,一步跨到了他身后的中分头面前,直接一巴掌便往他脸上盖了下去。他本身就是小个子,这一巴掌直接将他砸翻在地上,我打架从来都是先挑弱的,这叫做避其锋芒。大个头一看顿时气得双手直发抖,不过他转身可是需要时间的,我又一脚踩在了中分头的头上。

  “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乡巴佬的发型。”踩完后我便想校外跑去,我并不在确定我打得过那个大个子,还在走为上策,我就不信他会一直守在我们寝室。

  要说打架我可能不是很行,但要说逃跑我相信很少有人追得上我。学校外面是自由的,只要走出校门,我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很多,此时校园里响起了广播

  “亲们,在这个温暖的校园里,我们有缘才聚在一起,今天是最后一天新生报到,所以现在请各位新生道操场上举行开学典礼。”我摇了摇头,什么时代了,还搞开学典礼,简直是荒唐。

  “同学,开学典礼了呢,你怎么往外走?”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心里想到,谁多管闲事呢,这学校不好,事到不少,但当我转身那一刻,刚冒到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汗水瞬间在额头凝聚,划过眼角。“这。这。哦我,我正要去参加呢。走错了方向。”

  面前的女孩明显一愣“你好笨哦,这样都会迷路啊?我们一起去广场吧。”我诺诺的点了点头,女孩名叫芸,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大约一米六左右,并着肩走时多半能到我的耳朵,不过我都只走她后面,

  “你怎么啦?脸那么红,是生病了吗?”她回过头来甜甜的问道,我慌忙的摇了摇头,

  “没,没。”我慌张的回答道“怎么可能,我身体好着呢,在那个不久前啊,我从一千多米的悬崖上掉下去都没摔死。”

  芸笑了笑,默不作声,我挠了挠头,这一听可真像假话,可是爸爸就是给我这么说的,当时是师父送我回来的,但当我问道吴航时爸爸只是摇了摇头,女孩走得很慢,像是特意等我,我可是很不想去搞什么开学典礼的,就是校长主任团支书的长篇大论罢了,升旗都是辅助的,国歌不过是给他们打气的音乐而已!

  “你,你倒是走快点啊,都快迟到了。”芸埋怨的说道。

  我埋着头看着芸的脚后跟,跟着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