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16:0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指中仙
  4. 第一章 醉酒

第一章 醉酒

更新于:2018-03-17 17:30:56 字数:3910

字体: 字号:
  沈林枫,今年24岁,现居湖南,特爱吃辣,常常出去吃饭都要点辣死人不偿命的菜,因此也闹下了严重的胃病,由于父母移民美国,不愿意移民的他却一个人留在了国内,只是每逢节假日都会赶过去跟爸妈团个圆。

  话说每个男人都需要一个女人,这话一点都不假,沈林枫一个人住的时候,那是臭袜子满天飞,天天胃痛的在地上滚也懒得下去买瓶药吃,痛完了又继续吃辣,根本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自从认识了同事小惠后,沈林枫这才知道了什么叫妻管严,每天必须按时吃药不说,小惠还隔三差五的就去他家搞检查,什么臭袜子没洗拉衣服又乱放啦,那他就逃不过一顿臭骂。

  并不是沈林枫怕女人,而是他实实在在觉得这小惠对自己是真的好,所以事事都听话,都尽量让着她,并打算在过一阵子就带她去美国见爸妈,把这事给定了,毕竟现在这社会,四条腿的蛤蟆好找,但要找个长的又漂亮,对自己又好的女人实在不容易,既然现在有,那就别错过了。

  沈林枫是个比较自恋的人,当然,自恋也得有自恋的资本,他长的还真挺帅的,只是因为皮肤太白,偏瘦,又有些儒雅的气质,往往会让别人产生错觉,以为他是小白脸,甚至觉得他有点“娘。”

  但他个人还是觉得自己挺MAN的,经常爱现现自己那小虾米似的肌肉,同时他也算个富二代,爸爸是个华裔,中国人但有美国国籍,这也是为了做生意少交点税。

  而妈妈以前则是一位明星,风头正劲时突然退出娱乐圈嫁给了沈林枫的爸爸,成了贤妻良母,两人生下小林枫不到一年就移民美国,在那边搞了个证劵公司,天天坐在家里等钱收。

  沈林枫是在美国长大的,但天生的中国血统却一直都在作怪,他从小就喜欢中国文化,天天看电视都要点中国电视台。

  自从沈林枫懂事以来,每天都想着回国,回到自己的国家,因此也跟父母闹了不少矛盾,终于在沈林枫22岁的时候,父母拗不过他,同时也觉得孩子大了应该尊重他的想法。

  就这样,22岁的沈林枫带着对故土的热爱,和心中美好的幻想毅然收拾行装回到了中国,并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养活自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2011年2月14的晚上8点,沈林枫捧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站在市中心一咖啡店门前,脸上满是笑意,但因为天气冷,他站在那很不老实的又蹦又跳,活脱脱一大顽童。

  “我的小心肝啊,你怎么还不来呢,冷死我了。”沈林枫一边哆嗦一边自言自语道。

  就在沈林枫等的有点不耐烦,打算先进咖啡店坐坐时,只见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停在了自己身旁,一位身材高挑且打扮的很时尚的美貌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沈林枫一看,心道长沙出租不都是红色小轿车么,怎么还有绿色的,真不吉利,可当看见有名熟女下车,沈林枫顿时喜笑颜开道:“亲爱的,我等你好久了,今天装画的真美。”边说还边把手上的花递给了这名女子。

  熟女接过鲜花,脸色有些难看,唯唯诺诺的道:“林枫,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沈林枫似乎没发现对方脸上的异样,拉着她的手就往咖啡店里走:“我也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来,外面冷,我在里面订了位子,咱们进去慢慢说。”

  女子一甩手道:“咱们别进去了,就在这把话说完吧。”沈林枫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甩手搞的有点蒙:“小惠,你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生我气了?咋手都不让我牵了?”

  小惠表情尴尬,把手中的鲜花又递回了过去道:“林枫,这花,我不能要。”沈林枫见了一愣,这才发现小惠有些异样道:“小惠,你怎么了?今天情人节,别给我怄气啊。”

  小惠用手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眶道:“林枫,我们分手吧。”

  沈林枫听了这话,身子一震道:“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我们分手吧。”小惠见对方这么问,继续肯定道。

  “为什么啊,这是问什么啊,告诉我个原因啊。”沈林枫见对方突然要分手,急的跟个猴样,忙迫切的问道。小惠听了把头一甩,不敢再与对方那热切的眼光对视,很小声的道了一句:“没有为什么。”

  沈林枫急的直跳脚道:“没有为什么那干嘛要分手,这不是好好的吗?”“我们分手吧,没有为什么了。”小惠淡淡道。

  “给我一个理由好吗?”沈林枫仿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虽然他都24了,可这小惠却是他的初恋,初恋是最珍贵,最快乐的,同时也是最痛苦的。

  小惠好似对沈林枫不罢休的追问很是反感,忍不住吼了一句道:“没有为什么,都说分手了,既然都要分手了,那什么都不重要了!”说完转身便要走。

  沈林枫一把拿住她,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小惠,为什么要分手,我哪做错了?你给我个理由啊。”小惠一把甩开沈林枫道:“你真想知道为什么?”

  “恩!”沈林枫重重的一点头,小惠见对方如此执着,撕破脸狠心道:“那好,我告诉你,你要理由我就给你理由!你太孩子气,什么都做不好,我要的男人是来照顾我的!我要的不是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屁孩。”

  沈林枫听了急道:“是!是我孩子气,我不会照顾我自己,我改!我改还不行吗?我不要分手!”小惠很不耐烦道:“滚开啊,我要的是男朋友,不是儿子!”

  从来没见小惠发过这么大火的沈林枫有点不知所措,只知道一个劲的说道:“我改!我改,有什么错我都改,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你不能离开我。”

  小惠见这男的这么说不通,有点发毛的道:“改你妹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都晚了!知道吗!”沈林枫刚还想说点什么,只听的一阵排气管的轰鸣声。

  一辆很拉风的赛车摩托停在了两人身前,车上一名长发男子很是英俊,但此时他看到沈林枫却是一脸厌恶。

  只见男子一坐在摩托车上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假装就要撞沈林枫,吓的沈林枫忙向旁边一闪骂道:“没长眼睛啊!”

  坐在摩托车上的男子吐了一口唾沫道:“你才瞎了眼!我女人你也敢拉拉扯扯!”沈林枫听了一愣,望了望眼前的小惠又看了眼骑摩托车的男子道:“你女人?”

  小惠此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跳上摩托车的后座,一把抱住摩托车男子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别来吗?我自己会解决。”

  摩托车男子暧昧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小惠道:“我这不是不放心嘛。”沈林枫见这二人如此暧昧,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而小惠见对方都知道了,也不再装,彻底的撕破脸露出本来面目道:“没错,就是你看见的这样,我要的是男人,不是男孩!”

  “你给我带绿帽子!”此刻的沈林枫话里除了伤心之外还增添了不少愤怒,小惠则是满脸不在意的道:“是又怎么样,反正谈恋爱不是你劈腿就是我劈腿,很正常,至于我,反正都这样了,随便你怎么想。”沈林枫把手中的花随意的一扔,点了点头道:“好吧,我懂了,我答应你分手。”

  其实沈林枫此刻的心中就想百万条虫子在噬咬一般,疼的不能呼吸,可树要皮人要脸,他故意装的这么潇洒,只是想给自己留点尊严,爱不用你还了,只求你给我点尊严。

  小惠见对方终于答应了,搂了搂长发男子的腰道:“老公,我们走吧,现在我是你一个人的了。”长发男子听了嘿嘿一笑,很是得意,再次发动起摩托车,瞪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沈林枫道:“小子,今天算你识相,下次给我小心点!”说罢便载着小惠跟开推土机似的扬长而去。

  沈林枫见两人走远,再也忍不住心中郁闷,对着路边的垃圾桶就是一脚,破口大骂道:“骗子!都是骗子!还说什么要跟我一辈子,现在竟然当着我的面叫别人老公,还叫我小心点,小心你妈啊!下次看见你头都打断你的!”

  沈林枫心里五味杂陈,很是难受,失恋了,被欺骗了,还被别人给**了,心里又难过又生气,但仔细想想,这样的女的不爱才好,不要我是你的损失,找男人找男人,等下那男的把你给卖了你都不知道。

  这样一想,沈林枫心里才好过了点,但仍旧忘不了曾经跟小惠开开心心过的每一天,身体仿佛被掏空,脑袋嗡嗡作响,脚也一抖一抖的不听使唤。

  沈林枫遭受如此打击,也没回家,而是像个游魂一般在街上到处乱逛,直到走到一间酒红灯绿的酒吧门前,从来不喝酒的沈林枫好似想到了什么,一头栽了进去。

  古人不是说过一杯解千愁吗?我今天就买醉一次,看看是不是真像他们说的那么神奇!

  走进酒吧,绕过群魔乱舞的舞池,沈林枫径直来到吧台,服务员见有客人入座,忙笑着打招呼道:“先生要点什么?”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的沈林枫也不知道要点什么好,于是想了想道:“我要烈酒,喝死人的那种!越烈越好!”

  服务员见了一愣道:“我们这烈酒有很多种,不知道先生要哪个?”沈林枫见这服务员这么罗嗦,掏出口袋里的银行卡往桌上一拍道:“怕哥哥没钱么?这里的酒只要是烈的,一样给我来一杯!”

  服务员一见那张银行金卡就知道这是个财主,忙笑呵呵的接过卡道:“先生您要的酒马上到,我这就去帮您刷卡付钱。”沈林枫不爽道:“快点就是了,我今天要喝死!”

  其实沈林枫那张卡是他爸爸给的,上面存款不知道有多少,总之刷不完,但沈林枫也是个很有骨气的男生,独自在中国这两年没用过父母一分钱,全是靠自己养活自己,也因为这样,他在所有人眼里都只是个穷小子,国内也基本没人知道他是真正的财神爷富二代。

  而跑去刷卡的服务员看到卡里面的存款时都傻眼了,忙报告经理有大客户到,同时也给沈林枫上了店里最好最贵的各种名酒,沈林枫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就喝,一顿牛饮,完全偿不出味道,通通一口闷,甚至有些太猛的酒,呛的他眼泪鼻涕直流。

  可沈林枫丝毫不停,拿着就喝,这么疯狂的举动,引来不少人围观,就连酒吧的经理看见这位财神爷这么不要命的牛饮,都忙跟个奴才一样在边上叫道:“先生,慢点!慢点喝。”

  不到十分钟,沈林枫就干掉二十几杯烈酒,而他自己也是脑袋一蒙栽在吧台桌子上睡死过去,这时候经理忙叫来几名服务生,让他们抬着这位老爷到里面包厢好好休息。

  本来酒吧是不接受客人留宿的,但有钱能使鬼推磨,鬼都会心动,何况人呢,就这样,沈林枫躺在了酒吧最高级的包厢沙发上,沉沉的睡了,除了眼角流下的两行清泪,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