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8:25:1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龙图世界
  4. 第一章 荣归故里

第一章 荣归故里

更新于:2018-06-15 10:53:08 字数:5160

字体: 字号:
龙图世界目录
共109章
  黄昏,太阳只剩下最后一抹身影还眷留在大地的边际。此时擎云城里一片热闹景象,仿佛许久没有被滋润的大地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甘甜。

  擎云城是人族势力最大的主城,位于一年皆为春季的生机之源大陆北部,有近半数的人族都生活在这里。

  而人族是龙图世界里几大古老的种族之一,他们大多没有壮硕的身躯,但却拥有引以为豪的聪慧头脑。他们博学善思,勤劳勇敢,无论是医术、淬炼术,还是锻造等职业,在人族中都能找出几个响彻整个世界的人物。当然,拥有这些还不足以让人族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屹立千百年而不灭亡,真正让其他种族不容小觑的是他们所拥有的远古血脉,擎龙血脉。

  相传,擎龙血脉是千百年前人族最早的首领与守护龙图(注解1)定下的守护契约。拥有擎龙血脉并能够驾驭龙的人族,拥有人族中最高的荣誉,称为擎者。但如今拥有擎龙血脉的家族已经少之又少......

  一位巡城的人族老兵刚刚回来,慢慢悠悠地走到了城门口,早出晚归的他早已经被一天的疲惫折磨地昏昏欲睡。年过半百,自己的身体早已不如年轻时那般硬朗,可如今却还要干着巡城这么累的差事。但是城内除了他们这些老骨头们,就剩下一些妇孺之辈,难道要她们来巡城吗?

  老兵摇了摇头,望着头顶上飘扬着擎云城的旗帜。旗帜上面是一个人族的擎者身穿红色铠甲,左手拿着弓箭,右手舞着宝剑,骑在一条红色巨龙上。

  老兵叹了口气,习惯性地摸摸腰间的酒囊,准备借酒消愁,可谁知道里面早已空空如也。老兵低声骂了句,无奈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干巴巴的熏肉干,丢到嘴里大口咀嚼起来,边嚼边嘀咕道:“要不是中州那帮该死的怪物肆虐边境,自己早已在这四季如春的擎云城里养老了。也不至于这一大把年纪还每天在城外巡逻,巡逻有什么用?哎,为了抵抗那些不要命的怪物,各个种族也史无前例地联合起来组成什么“正义之师”(注解2)。就连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对头都暂时言和,擎云城里的人族勇士更是倾城而出,只剩下我们这群老弱妇孺。哦,还有那些命比金子珍贵的贵族。”

  也许人老了的缘故,一犯起嘀咕就停不下来,他又掏出一块更大一点的肉干塞进嘴里。忽然想起自己孤苦伶仃地生活了一辈子,到老了连个婆娘都没有,还想着到晚年可以清闲一下,安享一下晚年。虽然这辈子没有晋升擎者的天赋,修习过医者也没有修习出个名堂,但平平凡凡地过完这一生不也挺好的嘛。有些人注定是上天给予重任,只不过那些人不是我而已,这都是命里注定的事啊,下辈子一定会脱胎换骨,风水轮流转嘛。

  老兵从埋怨到安慰自己只用了一块熏肉干的时间。看着天色也不早了,老兵收起情绪,像往常一样朝着家的方向缓缓走去。

  刚走了几步,突然从正前方猛地窜出来一个身影,这个身影的突然出现着实给老兵吓了一大跳。

  老兵向后一个踉跄,稳住阵脚后想都没想就急忙摸向腰间的铁剑。在现在这么混乱的时刻,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可是过度地紧张让老兵连这不算太重的铁剑都拿不稳,咣当一声,铁剑结实地摔在土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老兵的心咯噔一下凉了半截,这下坏了。

  “嘿,老文,大头鹰刚刚送回来的战报。你猜怎么着,西野边境又传来好消息嘞!”正当老兵转身就要跑路的时候,熟悉的声音让他绷紧的神经顿时放松了。原来那“身影”是和他一起留守城池的老兵阿鲁。

  “喂,老文,你干嘛这个眼神看我?”阿鲁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让老伙伴吓了一大跳。

  “我说阿鲁啊,你怎么还是那么冒冒失失的?怎么说我们也是保卫城池的人族勇士,在外面要有一颗沉着冷静的心。要不然当敌人真正来了的时候,别吓的连剑都拿不稳!”老文丝毫没有在意阿鲁说的话,相反他比较在意的是阿鲁的唐突让自己吓了一跳,他觉得有必须要教育一下这位只比自己年轻个几岁的老兵。

  “还有,在外面不要叫我的名字,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官。”

  “嘿嘿,是的。长官,有最新的战报,西野边境又传来好消息嘞!”阿鲁心情看似很不错,并没有在意老文说教,他只想让自己的伙伴早点知道这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又是正义之师取得突破性的胜利?”老文很不耐烦地反问道,他早已经对这种没有实质性的消息厌烦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没有将那帮怪物赶回地狱,就不算好消息!”

  “哈哈,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次是真的好消息!城主……城主他们要回来了,凯旋而归!那帮怪物已经被正义之师赶回中州深处,而且中州的外围由几大种族共同派出重兵把守,估计那帮怪物永无出头之日了。”阿鲁一口气把所有消息都说了出来,生怕一个停顿又被老文打断。

  老文听完阿鲁一气呵成的消息后,怔怔地看着他,给阿鲁看的有些不自在。

  足足两年了,每次消息来了,他都是满怀期待,期待着城主带着荣耀而归,自己可以回归到平凡的生活。但是每次都是无关痛痒的消息,而归期却遥遥无期。渐渐地,他对这种消息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了,而如今当这份迟来的好消息终于到了的时候,他的双眼早已浸满了泪花。

  “真的?好啊,好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这把老骨头也算没白遭罪。”老文苍老的脸颊止不住地颤抖。

  看着伙伴激动的样子,阿鲁也不禁动容。“是啊,你我都是人族的勇士,现在城里大家都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大家伙儿都在狂欢庆祝,我们也早点回去好好地痛饮几杯。”

  一听到阿鲁说要痛饮几杯,老文顿时来了兴趣。加之又听到了这么令人兴奋的消息,更应该把酒言欢,他可不想把这美好的时光都浪费在这光秃秃的大门口,搓了搓僵硬的双手和阿鲁笑容满面地向城内走去。

  此时天色更暗了,两人背后的一丝阳光拉长了他们的身影。光芒映射在地面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铁剑上,竟显得格外锋利。

  刚进入城内老文差点都没有认出这里就是今早离开的擎云城。真是热闹非凡,这种景象老文有很久都没有见到过了,记得上一次如此欢庆还是三年前庆贺少城主成功晋升为擎者。那场面老文这一辈子都记得,万千平民百姓的攒动,人族精英闪亮的铠甲,还有少城主手中那把据说由远古炎钢铸成的“龙舌剑”。但最让人无比震撼的是少城主身旁那条黑色游龙“黑骑士”。游龙体型巨大无比,一身黑色的鳞片像是一件黑色的铠甲披在了身上,巨大的头颅上长着无数根如同铁鞭一样坚硬的龙须,牙齿锋利如剑,两只眼睛彷佛能喷出火一般有神。老文只不过就在人群外看了几眼,就足够他向老伙伴们吹嘘一辈子的了。

  如今又见到如此的盛况,老文不禁长叹:“两年了,当初的小子应该变得更加英俊、更加强大了吧?”无意之间老文才发现自己居然叫少城主为“小子”,这要是让别人听到可是要掉脑袋的。他急忙看向旁边的阿鲁,才发现自己多虑了。阿鲁早已经沉浸在欢庆的氛围中,丝毫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欢快的时光,总是光阴似箭;痛苦的岁月,却是度日如年。老文苦笑了一声后便与族人一起享受这久违的狂欢,今夜注定无眠。

  清晨微凉,路边的草木上跳跃着新生的露水。

  在临近擎云城的北源之路(注解3)上一群近万人的队伍正浩浩荡荡的赶往擎云城,放眼望去,这近万人的队伍在北源之路上形成一条壮阔的长龙。

  人数众多的队伍里面不单单只是擎云城的勇士,还包含了人族的三个部落分支(注解4)和另一个拥有擎龙血脉的家族,牧之都。

  走在队伍最后的是巨人族,巨人的身高一般比普通人族高出小半个身子。他们天生神力,皮肤正如他们的族训“勇如刚石”所说的一样坚硬。但是他们颈部以上的部分相比之下就脆弱多了,移动缓慢也是他们致命的弱点。走在巨人队伍中间的是巨人的首领,被誉为“岩石巨人”的泰克。泰克看上去比其他巨人还要高出一头,表情威严,肌肉发达的有些吓人,坚硬的棕色皮肤上面伤痕累累,足以显示战争的残酷。

  巨人族的前面是矮人族和驭猎族,两个种族都是以狂野彪悍著称。矮人族的旗帜上是两把交叉的短柄斧,这也是他们的武器。矮人族是个好斗的种族,他们脾气火爆,“犯者必杀”是他们的族训。虽然他们的身材不是那么高大,但是速度迅猛爆发力强,没人愿意与他们为敌,因为稍不注意他们就可能跳起朝着你脖子上的动脉狠狠的来上一斧,如同猎豹一般死死地咬住猎物的脖子。矮人族的首领是被称为“西野猎豹”的奥哈力,此时奥哈力正和自己的副将津津有味地聊些什么,背后两把锋利的短柄斧干净可以当镜子用,但谁也不知道死在斧下的亡魂又有多少。

  驭猎族是西野的狩猎种族。他们的身手敏捷轻盈,眼睛像老鹰一般锐利,经常游走在猛兽出没的地方。他们拥有和鸟兽沟通的本领,拥有自己的守护兽的猎人称为驭猎者。他们的守护兽都是鸟中之灵、兽中之王,而且凶猛无比,但对主人忠诚至死。他们的族训是“万兽皆友”。驭猎族的首领是外号叫作“熊父”的汉特森,外号的由来是因为他的守护兽,狼熊。相传狼熊是由母狼和熊王交配而来的异种,基本没有成活的可能性,但是一旦成活就不会轻易死去。在狼熊面前所有狼和熊都会俯首,据说百年的狼熊与一条游龙的威力不相上下,可见其威猛程度。

  队伍的最前面是来自北方擎云城和东方牧之都的人族。其中擎云城的人族穿着黑红色的铠甲,而牧之都则以墨绿色作为他们铠甲的颜色。两种颜色交叉的混在一起,色彩斑斓。士兵们大都沉浸在回家的喜悦之中,一路上谈笑风生。

  “嗨,威利,你说城主为什么要带上后面那些野蛮人回主城?”在人族的队伍边角里一个穿着红色铠甲的人族士兵一边厌恶地盯着部落人族,一边悠闲地骑着马,带着浅浅地笑意对着身边的伙伴问道。

  “这牧之都的女医者们个个貌美如花,身材丰满,就算不让我碰,光看看我就知足了。”

  见伙伴没有搭话,士兵色眯眯的眼球转到右前方那群衣着墨绿色衣裙的女医者身上。

  “哈瑞,谈论别人之前记得要保护好自己的舌头,别说完才发现舌头已经被叼走了。你看天上那些畜生,那可不是普通的雄鹰,而是驭猎者的守护兽。它们不仅速度迅猛,爪子锋利如刀,而且能听懂你在说些什么。它们就算把你的舌头叼下来,也不会怪罪到它们的主人身上。”威利看向空中盘旋着的野兽,善意地提醒着哈瑞。

  哈瑞听完伙伴的话,看向天空。果真天上盘旋着几只比雄鹰大几倍的飞禽,吓得后背发凉,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威利看见哈瑞如此滑稽的动作鄙夷地笑了笑。

  哈瑞本是个酒鬼,一天到晚除了酒后吹牛就是在妓院里鬼混。如果没有发生战争,估计他只会醉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威利不同,威利家底充实,父亲是城里有名的商人,威利从小就对五州史学感兴趣。他喜欢了解各族的习性和族史,他的志向是想当一个像博多尔(注解5)一样享誉世界的大学者。

  战争就这样把所有人都聚到了一起。一起吃睡,一起生活,无论你以前是什么。

  “你可不要小看那些部落勇士,如果不是巨人、矮人和猎人冲在前面,我们能在后面杀的这么‘勇猛’么?”威利自嘲地说道,“再说战争胜利后去势力最大的人族主城庆功比武,选出最勇猛的人族勇士授予英雄称号,这是千百年来人族的传统。”

  哈瑞自知没有威利有学识,就闭口不再说话。但他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他们不是真正的士兵,只是由于战争爆发应征而来。在中州之战中,大多还是真正的人族勇士和那些“野蛮人”冲在前面,而他只是在后面看看躺在地上的尸体如果还有一口气,他便会用锋利的剑刺向已经几乎不跳的心脏,这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快点走吧,咱们都落在队伍后面了。”威利看哈瑞不再说话,也没有了说教他的意思,轻轻地夹了夹马肚。他只想快点回到城内,恐怕自己的那些书都已落上厚厚的灰尘了。

  转眼间天色就暗了下来,虽然只剩下一天的路程,但是城主发来号令,大家休息整顿。

  近万人的长龙瞬间变成了一条火龙。队伍里面灯火通明,每几个士兵围着一堆篝火,烤着野味,唱着歌,津津有味地听彼此说着战争、打猎的故事,想着家里面正在等待的女人。

  有时幸福的感觉就是距离远方的等待越来越近。

  注解1:在龙图世界里“龙”原指一种守护种族,古老的传说中龙图世界是由五条“龙图”守护着,并衍生万物。五条龙图分别为东炬炎、蓝洛帝、绿幻风、白入天、黑罗刹。几千年过去了,五条守护龙图早已不知去向,而龙族现在只被视为一种难以驯服的生物存在,而在龙图世界里只有人族能够驾驭龙。按龙的能力以及生存的年头分为:类龙、游龙、枯龙、古龙。

  注解2:在龙图世界里种族有人族、亦龙族、幻族、半兽族、精灵族、暗傀族、魔岩族等,每个种族又有不同分支。中州大战中“正义之师”是由人族、亦龙族、幻族、半兽族、精灵族等所组成,对抗暗傀族、魔岩族等组成的“黑暗联军”。

  注解3:北源之路,是指由另外两个人族聚集地“荒蛮西野”和“牧之都”到擎云城的必经之路。牧之都是位于生机之源东部的人族第二大势力主城。

  注解4:人族分支是指属于人族,但与纯正的人族在血脉和身体力量上有所差别的种族。有巨人、矮人、驭猎人,这三个部落主要生活在生机之源的西部荒野,荒蛮西野。

  注解5:博多尔是擎云城的大学者。学者是指人族中知识渊博、饱读龙图史册、通晓各个种族的人。大学者是学者达到一定级别后的称呼。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龙图世界目录
共10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