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43: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丛林妖孽之邪魅
  4. 第一章 血溅酒吧

第一章 血溅酒吧

更新于:2018-03-16 17:08:32 字数:3933

字体: 字号:
丛林妖孽之邪魅目录
共159章
  F市位于华夏国东北,属于北温带大陆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光照充足。

  随着夜幕的渐渐拉开,在北市场的酒吧一条街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

  一间间装修风格各异的酒吧,在霓虹的闪烁下格外亮眼。

  街上的行人里,出现了一个瘦弱的少年,他径直走进了寻梦酒吧。

  少年叫韩明月。今年一十六岁,身高一米七左右,长得斯斯文文。一张俊俏的脸上,一双眼睛格外醒目。

  那双眼睛并不大,单眼皮,睫毛并不长,但又密叉黑,使眼睛围着云雾一般,朦朦胧胧的,显得深不可测。

  韩明月一进酒吧,就被酒吧经理三姐给拦住了。

  “我说小兄弟啊!你最近一个月天天来我们酒吧,也不消费,就在这里听歌,你当咱酒吧真是免费的啊?”三姐斜眼笑着对韩明月说道。

  韩明月看了看三姐说:“我只是来看蒋欣欣的,如果她不在这儿唱歌,我是不会来这儿的。”

  三姐用用右手在韩明月脸上轻捏了一下,嬉笑着说:“哎呦!看你年纪不大,情窦就开了啊!欣欣可不是你能喜欢的呀!要是你想找人陪你,三姐我可以陪你。”

  韩明月没理三姐,直接向舞台走去。

  三姐并没有再次拦住韩明月,她看着韩明月的背影喃喃地说:“这孩子真不错!就是冷了点。”

  韩明月走到了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他双目注视着舞台上的蒋欣欣,专注的听起歌来。

  “你微笑,不代表你想拥抱。你的拥抱,不代表一切美好。如果说,梦想是一个气泡。至少我能够,触摸得到……走过天涯海角,最后才知道。听得见你心在跳,最重要。”

  一首某天王的《心在跳》被蒋欣欣在舞台上真情的演绎。

  蒋欣欣是F市理工大学的一名大一学生。她不光人长得漂亮,而且还是个才女。唱歌和画画是她的特长。

  要说她来酒吧唱歌也是没有办法的。蒋欣欣的父亲是一名中学老师,母亲在一家国企做会计。家庭条件还可以。可是,蒋欣欣上大学不久,父亲就得了肾病。不光要定期透析,还要做换肾手术。而换肾手术需要很大一笔费用,同时还需要有合适的肾*源。

  蒋欣欣在得知父亲的病情后,瞒着家里,晚上来寻梦酒吧唱歌。她准备赚够换肾的钱,然后再用自己的一个肾,给父亲来换。

  台上的蒋欣欣歌声依然委婉动听,台下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这时,从外面进来了一伙人。他们来到了距离舞台最近的座位前。其中,两个人坐到了座位上,其余八个人站到了他们身后。

  后面的顾客,被挡的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一看这伙人个个纹龙画虎的,痞气十足,也都敢怒不敢言。

  最后,只好去找服务员调换座位。

  坐在座位上的两个人一个比较瘦弱。另一个却五大三粗,他剃了个大光头,在光头上有一道长长的疤,在酒吧的灯光照射下格外显眼。两个人年纪大概都三十多岁。韩明月看了看这些人,继续听着歌。

  这时候蒋欣欣又唱完了一首歌曲。她对台下观众说:“欣欣今天就唱到这里了,谢谢大家的捧场。明天欣欣还会在这里给大家唱歌。谢谢大家支持。”说完,转身就要下台。

  “等会儿,我们东哥刚来,你他*妈*的就要走,我们东哥特意给你捧场。你还敢走?今天绝对不许走。”秃头男子站起来吼道。

  蒋欣欣看着底下的秃头男连忙说:“虎哥,是我的错,我给你们再加唱两首,你看可以吗?”

  秃头说:“不好使,必须东哥什么时候说不唱了,你才可以下台。”

  韩明月冷眼看着秃头和那个被秃头称为东哥的人。

  东哥朝秃头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

  秃头坐到了座位上。蒋欣欣在台上又开始了歌唱。

  秃头坐到座位上问:“东哥,就为追这小妮子,咱哥们跑这儿来听歌多费事,直接甩她点钱,给包起来不就得了吗?”

  东哥看了一眼秃头说:“阿虎啊!你跟我混这么多年,怎么一点儿没提高?那小妞我打听过。在学校有很多有钱人追她,她都拒绝了。”

  “大哥,那帮人都是他*妈废物,咱就跟她来硬的不就得了。”秃头凶恶的说道。

  “那样根本就不行。此女外表虽然柔弱,实际乃烈性女子。你东哥我还就好这一口,就偏偏喜欢征服这样的女子。我要温水煮青蛙,早晚把她拿下。等哥玩够了,再给兄弟们都玩玩,咱们有福同享嘛!”说完淫邪地哈哈大笑起来。

  “东哥,高,实在是高。祝你早日成功!走一个。”说着两个人碰了一下酒瓶。一口气都喝尽了瓶里的啤酒。

  韩明月把两个人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眼睛不经意在黑暗里露出两道寒光。

  服务员此时托着托盘给这桌送点心和水果。

  韩明月从角落里走出来,不小心和服务员撞了一下。

  服务员马上对韩明月说了:“先生,对不起。”

  韩明月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待服务员走后,韩明月走到了东哥的座位跟前,双眼直视着东哥。

  东哥并没有说话,他和韩明月对视着。

  东哥旁边的秃头大喝一声:“操*你*妈*的,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扣出来!”

  韩明月并没有理秃头,他对东哥说话了,声音很小,听得出来他还很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能坐你的座位吗?”

  秃头一下跳起来:“你说什么?”

  东哥伸手挡住了秃头,他很诚恳地问韩明月:“为什么呢?”

  韩明月又回答东哥,只是小声地说道:“如果你坚持坐在这里,那我就只能坐你身上了。”

  东哥看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竟敢向自己挑衅,突然来了几分兴趣。

  东哥的眼神开始发光了,好像一个迷失在沙漠的人,突然在沙漠里发现了水源。

  秃头看着东哥胆怯地说:“东哥,你别生气。”

  然后秃头杀气腾腾地盯着韩明月,慢慢地站起身来:“操*你*妈*的,你个小*逼*崽子还真是吞了熊心,吃了豹胆啊!”

  东哥再次挡住了秃头。慢着:“让他跟我聊聊。”

  韩明月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东哥。

  东哥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韩明月回答:“不知道。”

  东哥说:“整个F市,不管是在社会上混的老人还是新人,没有不认识我东哥的。噢,也难怪,你还是个小孩。是不是初中都没毕业呢?”

  韩明月说:“对。我是在山里长大的,我连学都没上过。只是我很好奇,你的名气为什么那么大呢?”

  东哥笑了笑说:“因为我凶残。”

  东哥看着秃头问:“凶残这个词我用的怎么样。”

  秃头连忙点头:“大哥,你用的这词简直完美。”

  韩明月问:“那你凶残到什么程度呢?”

  东哥得意的一笑:“凡事跟我作对的人,不是现在坐着轮椅,就是长眠在公墓。”

  秃头忙说:“前几年,我在外面遇见了东哥,不识相,被东哥一脚踢出了个脑震荡,要不是东哥手下留情,我也长眠公墓了。”

  韩明月睁大眼睛对东哥说:“那你得踢多高啊!”

  东哥谦虚的笑了笑说:“小时候学过几天跆拳道,后来没坚持下来。”

  停了停,东哥问韩明月:“小孩,你打过架吗?”

  韩明月回答:“山里没啥人,和动物打过几次。”

  韩明月又问东哥:“你杀过几个人?”

  东哥想了想回答:“太多,记不清了。”

  韩明月很服气的点点头:“确实很凶残。但是,我还想知道,杀了那么多人,警察为什么不抓你啊!”

  东哥回答说:“你问题还真多啊!不抓我,是因为有兄弟替我顶罪。”

  韩明月说:“那你还真是真牛*逼啊!”

  东哥说:“小兄弟,看我们很聊的来的份上,这里还有位置,你也一起坐在这里吧!”

  韩明月摇摇头说:“不,我还要坐在你的位置。”

  东哥愣愣的看着韩明月,似乎很难理解。

  秃头‘呼’的一下从座位上跃起,一下把韩明月扑倒在地上。

  秃头按着韩明月,一拳接一拳打在脸上和身上。

  后边站着的几个人也一起过来帮着打韩明月。

  这些人很有打架经验,只打人,不出声。而韩明月也一声没有吭。

  就这样除了附近的几个客人,其他客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几分钟后,秃头停手了,其他人也停手了。

  他们都以为这个瘦弱的小子被打晕了过去。

  韩明月满脸都是血,他挣扎着爬起来,两只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很费力地看了看东哥,东哥的表情不再和善,他死死盯着韩明月,双眼充满了杀气。

  韩明月又看了看秃头,看了看其他那些打手,咽了一口血水,嘶哑地说:“我错了……”

  秃头这才坐到了座位上,讥讽地说:“我*操!你没那么硬的骨头,装什么钢管。给我滚出这酒吧!”

  韩明月摇摇晃晃向酒吧门口走了两步,一扭头又踉跄着走了回来。

  到了东哥跟前,小声地说:“今晚我能坐在你的座位上吗?”

  东哥皱了皱眉头,给秃头使了个眼神。

  秃头立马再次站了起来。

  韩明月突然把目光射向了秃头:“你别动,我只想问他!”

  韩明月的眼神和声调透着死神一般的冷,竟然把秃头吓住了。他就那么站着,犹豫地看着东哥。

  韩明月的眼睛又转向了东哥:“我只要你一句回答。”

  东哥说:“不能。”

  韩明月突然把两手同时伸进口袋,各兜里分别掏出了一把叉子,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直接朝东哥的两只眼睛戳过去。

  看得出来,韩明月绝不是在吓唬人。

  韩明月使尽了全身力气,动作就像闪电,两只叉子都戳在东哥的眼眶上,他仰面摔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哇哇”惨叫起来。

  这时候酒吧里的人,才发现这里在打架。

  三姐挤到跟前,差点没吓晕过去。

  韩明月踉跄了一下,收回手来,站稳了,他手里的两把叉子已经不见了,都是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东哥的。

  韩明月并不在意东哥的眼睛。他直接坐到了东哥的座位上。

  韩明月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血。问秃头:“你坐哪儿?”

  秃头“扑通”一声跪下了:“大哥!我坐地上!”

  东哥后边几个大汉,一转眼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酒吧里发生了流血时间,客人们有的离开酒吧,有的在这里看热闹。

  舞台上的蒋欣欣也看到下面发生的一幕了。只是她觉的这个男孩子有些眼熟,但是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了。

  三姐吓得腿都不能走了,要靠服务员搀扶着。

  寻梦酒吧门前,一辆金色加长限量版劳斯莱斯,停到了酒吧门口。这辆车车牌是东F99999。象征九五至尊。

  车停稳后,司机下来拉开车门,下来一个身着藏青色西装,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体态偏旁的中年男子。他会是谁呢?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丛林妖孽之邪魅目录
共15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