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6-18 19:41:0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莫笑我狂
  4.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 穿越

更新于:2017-01-20 15:24:36 字数:4170

字体: 字号:
  往事如幕,划过叶群心头,他微微闭上双目,一阵轻风恰好拂过脸庞,额角的几缕发丝疯狂的跳动着,有些凌乱、有些狂暴。

  真正凌乱的是叶群的心,曾经对于生命,对于未来,对于爱情,他也渴望过、憧憬过、努力过!

  但最终的结局,使他感到绝望。

  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血泊,看了一眼那张因为恐惧而极度扭曲的英俊脸庞,叶群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人的一生也许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吧?

  叶群笑了笑,露出一丝释然,决绝的抬起右脚,缓缓向前踏出了也许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步。

  耳边风声呼啸,凄厉刺耳,但他一直紧锁的眉头,却渐渐舒展开来。

  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头等三年。

  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在西子湖畔许下的约定吗?你一定还没有喝下孟婆给你准备的那碗汤吧。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叶群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当他从高楼跃下的那一刻,仿佛落进了一道磁暴中,接着他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阵嘤嘤哭泣声传入耳中,叶群费劲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灵柩,光线朦胧,看不清楚。

  这里就是地狱吗?叶群如此想到。

  动了动手指,叶群感觉有些生疏,方一张口,一股浑浊的空气急速窜入肺中,让他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咳完之后,叶群隐约发现那道若隐若现的哭泣声似乎消失不见了,继而传来一阵喧嚣。

  “灵柩,灵柩中有咳嗽声!”惊叫响起,伴随着散乱的脚步声。

  “快去喊老爷来!”

  叶群想要坐起身子,却发现必须要推开灵柩棺盖,他伸出双手,却觉得浑身虚弱无力,根本提不起一丝气力。

  吱呀声响起,一道模糊的身影趴在棺盖之上,似乎正吃力的推动着沉重的灵柩棺盖。

  片刻,一道刺目的光线豁然射入柩内,叶群眯起双眼,细细望去;几乎同时,一阵清新的空气传入柩内,他贪婪的呼吸着,这一刻,他有了生的感觉。

  再次闭上眼睛,脑海中一幕幕往事浮起,叶群仔细的回忆着。

  他叫叶群,二十一岁,孤儿院长大,XX大学大三学生,女友与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某局长之子将女友**,女友含恨自尽。叶群状告无门,亲手杀死了仇人,之后跳楼殉情,欲寻女友而去。

  想起那张梨花带雨哭泣不止的美丽脸庞,两颗剔透的泪珠从叶群眼角滑落。

  “群儿,你还活着!你真的还活着!”惊喜声传入叶群耳中,打断了他的回忆,同时一只白皙的手掌轻轻抚住叶群的脸庞。

  叶群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美妇,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神色间满是惊喜,但却掩盖不住眼角的那一丝深深的倦容。

  难道我没死?

  叶群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钻心的疼痛立刻传来。

  他果然还活着!

  那么这儿究竟是什么地方?

  叶群拼命的回忆着,自己的确跳楼无疑,但坠楼之后似乎落进了一道奇异的磁暴中!

  “你是?”叶群有些茫然。

  “群儿,你连妈都不认得了吗?”妇人脸上的惊喜戛然而止,露出一丝愕然。

  “妈妈?”叶群沉默,对于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叶群来说,妈妈这个词,实在太遥远太陌生了。

  在这世上,叶群最为珍惜的人只有她,没有了她的人生,了然无趣。

  一阵散乱的脚步声传来,很快,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了灵柩前。

  妇人站起身子,恭敬地喊了一声老爷,便站到了中年人的身后,但她的目光却一直盯着叶群,满是关切,不曾挪开半分。

  中年人身材魁梧,剑眉星目,不怒自威,他静静的看着叶群,惊喜之后露出一丝失望,“‘耀阳之刃’果真强悍,一枪之下,即便侥幸留得性命,天赋灵气却再也无法聚集,即便活着,也不过是个废人罢了!”

  “老爷…”美妇听罢,看了一眼中年人,欲言又止。

  中年人瞟了一眼美妇,淡淡道,“虽然失去战斗天赋,但好歹也还活着!”

  美妇听闻,默不做声,眉梢间的浓浓忧色却不减分毫,少顷,她低声说道,“老爷,群儿似乎不记得我了,他好像,好像失忆了…”

  中年人抬起眼角,目中露出一丝疑惑,再次细细打量起叶群,他目光如炬,一眼望来,似乎能洞察叶群全身。

  “群儿,你知道他是谁吗?”美妇急急说道。

  叶群缓缓摇了摇头,道,“不认识!”

  叶群没有撒谎,他确实不认识眼前的任何一个人!

  巴伐利亚州是德罗赞帝国第二大州,尤其是战斗值,更是与首都梅肯不分伯仲。

  如今距离第七次灵界大战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各国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元气都已恢复不少。

  在灵界,任何一位拥有战斗天赋的少年,都会得到最好的培养,身为灵界大陆第二军事强国的德罗赞帝国亦不例外。

  在这二十年中,巴伐利亚州涌现了无数新星,其中更有九位超新星,是公认的巴伐利亚希望之星,他们天纵奇才,年纪轻轻却实力强横,是巴伐利亚未来的希望。

  原本巴伐利亚超新星共有10人,其中以巴伐利亚双子星最为瞩目,但一场决斗,在诞生了最强新星“太阳骑士”凯撒的同时,也陨落了另一位绝世天才。

  他,便是叶群。

  叶群,方一出生就身具冰、火、雷三系自然天赋。

  在以武为尊的巴伐利亚州,一切荣誉、金钱、地位,都与实力挂钩,任何一位新出生的婴儿都会被安排进行天赋测试,拥有天赋者,百人未必有一;拥有双项天赋者,千人未必有一;至于同时具有三项天赋者,十万人未必寻得其一。

  而叶群,出生之后便同时具有三项天赋,且还是最强的术师攻击天赋,冰、火、雷。如此傲人的资质自然使他成为了巴伐利亚州令人瞩目的焦点。

  惊才绝艳的天赋使得叶群与身具黄金斗气的凯撒,并称巴伐利亚双子星。

  红颜祸水。

  巴伐利亚双子星之间最终爆发了一场令整个帝国都为之侧目的决斗。

  而最终的获胜者,是“太阳骑士”凯撒。

  凯撒与圣阶命兽“暗黑之魂”合力发出的最强一击“黑耀”,在击碎叶群“绝对防御”的同时,也让凯撒走向了巴伐利亚最强新星的神坛。

  而一代天才叶群,就此陨落。

  然而,在决斗结束的第七天,一条小道消息,在巴伐利亚州疯狂的传播开来。

  叶群复活了!

  那个孤傲绝艳的天才术师竟从灵柩中坐了起来!

  这不是诈尸,而是活生生的事实。

  叶群的父亲叶问是巴伐利亚州的一名男爵,他是原巴伐利亚城防大队大队长,拥有六级斗气。

  自从叶群与巴伐利亚大公之子,太阳骑士凯撒一战落败之后,叶问便辞去了城防大队长的职务,即便大公亲自出面挽留,叶问仍然坚决的带着家眷回到了他位于媚湖边的封地,远离了巴伐利亚权利争斗的中心。

  叶问男爵的封地算不上大,只有一个小镇和小镇周边几个小村庄,加起来不过数十里地,虽然封地不大,但叶问男爵却极得封地内村民的爱戴。

  叶群安静的坐在叶府后花园内,默默的看着水池内的游鱼。

  从醒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叶群已经逐渐接受了眼前的一切。

  他是叶群,又不是叶群。

  在另一个世界,叶群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罢了,也许现在还背负着一个杀人犯的名头;而在这个世界,叶群曾经是绝世天才,是叶家乃至整个巴伐利亚州的骄傲。

  有时候在梦里,叶群会遇见这具躯体曾经的主人,那道背影孤傲、清高、自负,犹如天上最耀眼的太阳。

  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却是一个极为普通的男人。

  至于为什么会进入这具躯体,叶群不知道;为什么这具躯体原来的主人也叫叶群,叶群也不知道!

  想的越多,叶群觉得脑袋越乱,有些事情,他根本想不清楚,即便他之前生活的那个世界科技先进,可仍然有着无数神奇的事情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

  叶群站起身,瞥了一眼水池,池内所映的男子年轻、英俊。

  他自嘲的笑了笑,同样都叫叶群,现在的自己如果放在那个世界,恐怕会被所有人称呼为高帅富吧!

  “群儿,你父亲让你去一趟书房!”一阵温柔的声音响起,叶群心中不禁一暖。

  叶群仍然记得那费力挪动棺盖的身影,仍然记得那美丽的妇人看见自己从灵柩中坐起时那惊喜的表情,这半个月来,她对自己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对于这个女人,叶群在心底已经将她当成了真正的母亲。

  书房。

  叶问皱着眉盯着墙上悬挂的一副巨大帝国版图一动不动。

  “你来了!”

  “是的!”

  “身为我的儿子,现在的你,还不配!”叶问的声音带着一丝落寞。

  叶群沉默,尽管才来到这个世界半个多月,但自从他复活后,前前后后拜访叶府的人群已经不下十波。

  个中原因,叶群心中清楚,当那些人在确认自己确实没有任何天赋之后,露出的一副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深深的烙在了叶群心底。

  “你是个男人,有些事情,必须让你知道!”叶问转过身,盯着叶群,“凯撒已经踏上了去往梅肯的马车,在教会经过一年沐浴之后,太阳骑士将会得到战神的祝福,正式加入神圣骑士团,成为十二神圣骑士之一!”

  叶群目光平静,静静的听着,神色没有一丝波动。

  叶问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但他并没有停下,“她也跟着去了,凯撒对神立誓,当他成为神圣骑士的那一天,将会娶她为妻!”

  “她是谁?”叶群心中突然泛起一丝疑惑。

  “李师师!”叶问淡淡道。

  叶群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一下,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三年前,西子湖畔,青柳树下。

  “群,你相信有来生吗?”

  “嗯!”

  “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认识你,是上天给予我最大的祝福!”

  “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我一定会在奈何桥头等你一起,听说奈何桥头可以等上三年哦,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投胎,一起相识,一起再度过一生!”

  “师师,不许胡说,我们一定会长命百岁,幸福的度过一生!”

  “嗯,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头等三年哦!”

  …

  “你说什么?她是谁?”叶群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言语急促。

  稳重如叶问,对于叶群的反应也感到惊诧。叶群的复活,对于叶问来说已经是一个谜,更是一个奇迹!

  一个被大魔导师确定死亡的术师,竟然会复活,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而复活后的叶群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完全没有曾经那个孤傲青年的任何一丝影子,更对往事没有一丝记忆,对于这个儿子,叶问已经绝望了。他更想不到,即便完全失忆,连父母都不记得的他,竟然还记得那个女人!

  “你还记得她?”

  叶群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太巧合了,这具躯体叫叶群,还有另外一个叫做李师师的女人!

  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是命运的安排?

  叶群不知道,但没有师师的世界,了无生趣。

  “我想见她!”叶群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她不会见你,因为你输掉了她!”

  “可我想见她!”叶群发疯抓住叶问的双肩拼命的摇晃着。

  叶问纹丝不动,掌握了六级斗气的强者,曾经的巴伐利亚城防大队长,根本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叶群所能晃动的了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