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9:08: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宵暗之夜
  4. 第二章 武器的煞气不见了?

第二章 武器的煞气不见了?

更新于:2018-03-17 17:03:07 字数:2412

  本来还挂着笑容的蒋言一愣,一瞬间便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看着叶莫,杂乱的煞气没有丝毫掩盖就散发出来,紧紧逼迫着叶莫。

  叶莫却好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拿起那把宽刀,仔细地打量起来,眼神十分专注。

  “给我两个小时,都搞定给你。”

  蒋言没有答话,那股煞气却是稍稍收敛起来,默默地坐在一边,静静看着。

  蒋言这次很仔细地看着,他是担心这名铁匠做出些奇怪的事情。要知道,自己可是正在被通缉中的。

  长达两个小时的沉默,终于是熬过去了。那名收钱的姑娘似是已经打烊了,早已在一旁等候着,看到叶莫工作完毕,默默递过去了毛巾和温水。

  “哦,你的武器。”叶莫招呼了一声,蒋言这才上前拿起武器,好好琢磨一番,似是没做什么手脚。而当他把做好的武器拿在手上的时候,才真实地感觉到,眼前这名铁匠的手艺不是一般的好,这几把武器都做得非常好,从平常的角度来讲,无可挑剔。

  蒋言点点头,转身想离开此地,却是被叶莫叫住了。

  “哎,去哪呢,不是说要吃饭吗?”叶莫连忙叫道。

  这话一出,蒋言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已经见过了我手中满是煞气的武器,为什么这家伙还要留我吃饭,难道这家伙刚才用了种我没能察觉到的方法,通知了官府吗?难道是刚才那姑娘递水递毛巾的时候收到了暗号了吗?

  蒋言一下子警觉起来,使劲地打量起了四周,担心哪个地方就翻墙跑出来了几十个管制者,把自己围堵住。当然,他是完全不怕会被抓住,但是这样在一个小镇闹起来,恐怕只是徒增无辜的牺牲,难道这家伙也是算到了这点吗?但是既然看出我刀上满是煞气,那应该知道我不是把人命看得很重,难道说,这家伙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吗?

  “怎么了?”叶莫有点纳闷,见到蒋言的表情变化得十分丰富,就那么几个瞬间,估计都能拿去说书说上好几天了。

  “出来吧!”蒋言冷冷地大声呼喝,并且紧紧握住手中的短刀。

  但是周围仍是只有些许路人的吆喝声,并没有想象中的几十个管制者。

  正想继续大叫的蒋言,却是被叶莫打断了。

  “喂喂,干啥呢,我又没报官。”叶莫似是有点明白了蒋言在想什么,连忙说道。

  蒋言听到这话,冷冷扫了叶莫一眼,道:“哼,那只得改日再来打扰了。”

  “那,好啊,恭候你的大驾。”叶莫笑笑,没有挽留。

  蒋言冷哼一声,没有多话,转身便走掉了。

  目送蒋言离开,叶莫淡淡一笑,轻轻说:“你总会回来的。”忽地感觉自己的衣袖被轻轻扯着,转头望向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姑娘,笑道:“恩,知道了,吃饭吧,不怕,我把他那份吃掉就可以了。”

  姑娘神情很是平静,也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瞪了叶莫一眼,叶莫抬头望天,讪讪地干笑几声。

  蒋言回到客栈后已是傍晚,约七点了。

  “我靠,水水水我要水!”蒋言推门进来就是大喝特喝,被女人白了几眼,却毫不自知,发出一声满足而悠长的**。

  “武器怎么样了?”成熟男人问道。

  “好了好了都好了。”蒋言连忙打开包袱,拿出了那三把武器。

  “咦,这次的铁匠手艺不错嘛!”女人拿起长剑,也是有点惊奇,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额……是挺不错的。”蒋言拿着自己的新短刀,也是十分满意。从手艺上来说,叶莫也是无可挑剔。

  两人赞叹之余,忽然发现他们老大的神情有些奇怪,定睛一看,看到他们老大脸上阴晴不定,吓了一大跳。

  “魏……魏老大,你怎么了?这宽刀你不满意吗?”蒋言结结巴巴地问道,如果真是出了问题,自己一定会被训得很惨。

  被称为魏老大的男人,全名叫魏横江,此时,他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表情,叹了一口气,缓缓道:“算了,不怪你,遇上这种铁匠,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怎么了?魏老大,我看这武器都弄得不错啊。”见到魏横江平静下来,女人也是敢说话了,忙问道。

  “木玲玲,从表面看来是这样,但是,你们不觉得刀变钝了吗?”

  “钝?不觉得啊……”木玲玲试着对空挥舞了几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钝,不如说是比以前更锋利了不少。

  “到杀生的时候,你就会知道的。”魏横江叹道。

  木玲玲和蒋言都是神色一变,沉声说:“魏老大,你是说……”

  “没错,这个铁匠把我们的刀上的煞气都去除了,我们杀人能刀刀致命,就是靠这千锤百炼的煞气,现在大概又要从零开始了。”魏横江摸摸自己的宽刀,小心翼翼地放下了,并没有一丝嫌弃的意味。

  蒋言和木玲玲两人大眼瞪小眼,他们虽然不像魏横江那样能敏锐地感知到煞气,但是也深知一股煞气对自己是多么的有利。气势,煞气本来就是一股气势,有甚者更是一刀挥下,便有千万鬼神袭来一般,让人闻风丧胆。魏横江三人的武器随没有这么逆天,但是在战斗中也是能提升不少战力。现在一下子没有了一股煞气,就感觉是开打的时候自己亮出了一个娃娃一样,幼稚,天真。

  “这世界上还有能去除煞气的人啊……”木玲玲倒是对这个铁匠有了不少兴趣,但是对煞气的去除,也是十分惋惜。

  “世界上是有不少能人的,去除煞气倒是还在理解范畴之内,有一类人,却是有着超自然的力量。”魏横江抱着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

  一听到这话,木玲玲就来劲了,忙问:“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啊?”

  魏横江放下茶杯,思索了一会,叹道:“其实我也不是太了解,不过听前辈说就是呼风唤雨,或者是取人命于千里外,这些我们常识外的事情。”

  蒋言听着,一言不发,但忽然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嗖的一声站了起来。

  “我去找这个铁匠,或许有什么方法可以复原。”蒋言认真地说道。

  “没用的。”魏横江直视着他,说:“煞气不是宠物,驱则去,唤则来,这是不可能的。况且遇到这种事,也算是一种机缘,就是不知道是福是祸,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大不了猎杀几个野兽,也算是见见血。”

  这种事,蒋言又何尝不知,但是这件事也是因他而起,如果之后的什么任务的失败,就是因为自己这次的过错造成的,那自己怎么能容忍?

  “没事,我去去就来。”蒋言没有听魏横江的话,如风一般离开了房间。

  “这孩子,就是太死心眼。”魏横江摇摇头,不住地叹息。木玲玲在一旁,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看着蒋言的背影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