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5 10:49: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尽尘埃
  4. 第一章 武道茫然

第一章 武道茫然

更新于:2017-04-21 13:36:03 字数:3162

  灵武大陆,中州。

  雨夜,火如燃油,焚烧着迄立千年的莫家,残垣硝烟,陈尸遍野。

  “快快快!别让莫家那群杂种跑了!”

  一群黑衣武者,身若闪电,划过雨幕,奔行在泥泞的道路上。这一行人,各个气息悠长,日夜奔行,却浑然不觉疲惫。

  “前方山脉发现莫家的踪迹。”追寻数月,斥候终于传回消息。

  “一路追至北原,总算逮到了!”黑衣武者快速向山脉包抄过去。

  “这个山脉不对劲。”满脸刀疤的黑衣首领仔细扫视着山脉,眉头微微皱起。脸色忽然大变:“这是......死亡山脉!莫家这群杂种,竟然来此送死。”

  “此次家主下了死令,若是不能将莫家余孽尽数斩杀,老子只怕都会人头落地。”他神色阴沉,却并未阻止手下。

  “莫家的人竟然全死了!”林中突然传来一道惊奇的喊叫。

  黑衣首领快步上前,望着密林中遍地的白骨,脸色没有丝毫喜悦,反而露出深深的惶恐与不安:“尸骨无存!究竟是何人下此毒手?”

  “呜呜呜!”

  丛林深处,阴风呼啸,阵阵黑雾陡然涌现,形如狰狞巨兽,席卷着一切活物,顷刻间将数名黑衣武者噬为一堆白骨。

  “撤!快撤!”黑衣武者望着如此骇人的景像,纷纷逃散。

  然而,黑雾仿若无处不在,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血肉之躯......

  斑驳的阳光倾洒而下,驱逐着阴暗。堆堆白骨中,突然响起一道轻微的“喀嚓”之声。寻声而望,一只手骤然从死人堆里伸了出来。满是血污,森森骨节嘎吱作响。

  “嘭!”

  伴随着巨大的轰隆之声,一道满是血污的人影,缓缓从尸体堆中爬出,低头俯视着满地的尸体,齿缝隙中飘出一阵白雾。

  “莫云,我叫莫云。”人影低声喃喃,恍然间,想起刺痛脑海的画面。痛苦抱头,道道残缺的画面犹如浪潮般涌现。

  隐约之间,响起一道愤怒的咆哮声:“这个废物,把家族的脸面都丢尽了!十六岁居然还不能吸纳灵气,留他何用?送他走!”

  “父亲!父亲!不要赶我走,我也要留下来保护莫家......”

  “呵呵,我仅仅是一个废物,不能吸纳灵气的废物!”人影眼中尽是痛苦,大哭道:“都死了,只有我这个废物活了下来。”

  莫云失魂落魄般躺坐在地,肢体散发着腐败的气息扑鼻而来,他死灰色的眼瞳中掠过一丝惶恐。

  肉体已经腐烂,为何我还能复活过来?莫云脸色惨白,满眼痛苦。头脑酸胀无比,忽然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

  遥遥天际,招魂幡舞动,死气滚滚,弥漫虚空。寒风猎猎作响,一道暗影踏空闪掠,眼中幽光暴闪。望着下方积若成山的尸体,冷然一笑,伸出干枯骨手,掐印吟唱道:“苏醒吧!死去的亡魂!”暗影声音飘荡,漫野死尸纷纷复活,犹如傀儡般站立而起。

  “咦!”暗影望着莫云那僵硬的身形,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疑惑低喃道:“一个亡者,怎会拥有如此磅礴的亡魂之力?”手掌连连挥动,奇异的印结接连浮现,幽暗符印涌出,钻入莫云脑海。

  “好痛苦!”剧痛之感不断袭来,莫云的意识逐渐清醒,放声大嚎。

  “唉!老夫当真倒霉,在这暗无天日之地飘荡数年,好不容易寻得一个能吸纳亡魂之力的小娃娃,没想到这么快便要嗝屁了。这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得呛死。”莫云意识渐渐消失之际,一道苍老的抱怨之声从其体内传出:“本来老夫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便送你这小子一场造化吧!”

  “嘣!”

  苍老声音瞬落,一股无形的力量倏地从莫云体内涌出,摧枯拉朽般绞碎幽暗符印。

  “怎么可能?吾乃亡魂主宰,阴尸之王,怎会被亡魂反噬?”暗影嘶声大吼,满脸不甘,眼中幽光渐渐湮灭。

  “嗡!”

  一道残缺光影浮现,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吸引力,将暗影尽数吞噬,化为道道晶莹光线钻入莫云体内。

  晶线涌入,那腐败的肉体逐渐被淬炼,恢复着生机,散发出活力。细小筋脉缓缓扩张,道道晶莹光线,在皮肉下流动,如涓涓细流,朝腹部汇聚。熠熠晶光,倏地流溢而出,炫目无比。磅礴力量涌入体内,莫云只觉得头脑一阵酸胀,痛苦至极,不禁仰天长啸。良久,方才缓缓恢复意识。十指紧扣,手掌微微凝拳,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之感,他满脸惊喜,迷醉般的低喃道:“好磅礴的能量,皮肤似乎变坚韧了,难道我踏入了淬体之境?”

  淬炼肉体分为淬皮、淬肉、淬血、淬筋、淬脉、淬骨、淬髓、淬脏、淬脑、淬魂十重境界。淬体完成,便能凝聚元魂,正式吸纳灵气,成为一名受人尊崇的武者。

  可是我苦修十年武艺,肉体虽然强横,但却始终无法感知灵气波动。莫云脸上满是落寞,目光扫过天际,迷茫叹道:“武道茫然!我的道,在哪里?”

  天不弃我,不管因何缘故,竟然重生一次,那我莫云,绝不会再做一只卑微的蝼蚁,任人揉捏。

  若是无道,我便创道!

  “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为我莫家讨回一个公道!”莫云豪气冲霄,默念着修炼法决,调动着体内如丝丝细流般流动的能量,在筋脉中流淌,汇入丹田。

  “呼!”深吸了口冰冷的空气,莫云缓缓起身,瞟了眼自己赤裸的身体,连忙拾起暗影掉落于地的黑袍,糊乱套在身上。目光在地面扫动,陡然一滞,停留在一枚晶芒闪掠的青色戒指之上。

  难道是储灵戒?他心中猛然一跳,狂喜不已。储灵戒极为珍贵,其内部有着极大的空间用以携带物品,十分方便。当下迅速拾起戒指,急忙套在自己的中指上。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还想创道。”他转身离去之际,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涌入脑中。

  “你是何人?”莫云声音轻颤,后背冒出些许冷汗。

  “老夫都已经快忘记自己是谁了!”苍老声音毫无边际的响起,似呓语轻喃。

  “你在哪?”强忍住心头的惊骇,莫云平静的问道:“方才是您老救了小子?”

  “嘿嘿,还不算太笨。”苍老声音带抹戏谑,怪笑道:“老夫便在你眼前。”

  眼前!莫云眼角一缩,视线凝固在前方,丝丝黑气渐渐泛起,凝为一道虚影老者。

  虚影老者看着莫云,状若疯狂,龇牙咧嘴道:“小子,你要如何报答老夫?为了救你这小王八蛋,老子消耗了最后一丝亡魂之力。”

  “但凡您老所令,莫不遵从。”莫云干笑道。心中暗自警戒,虚影老者让他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嘿嘿,说的倒好听。”瞥了眼满脸忌惮之色的莫云,虚影老者吹胡子瞪眼道:“老夫也不怪你这小娃娃,本来老夫不过一缕残魂,迟早是会消散。弥留之际,的确有个不情之请。”

  “您老请说,能帮上忙的小子定不推脱。”莫云知道此时拒绝不得,否则便有杀身之祸,满口应道。

  闻言,虚影老者眼中掠过一抹喜意。上下打量了一番莫云,迟疑片刻,从指间弹出一道令牌,沉声道:“若你离开死亡山脉,麻烦前往北原天荒郡一趟,将这道令牌交给天荒城方家家主,我族内必有重谢。同时,老夫还将传承给你一些武学与强身之法,即便你无法吸纳灵气,也能成为一方强者。”虚影老者眼光犀利至极,一眼便洞穿了莫云体内的情况。

  接过令牌,莫云小心的将其收好,神色肃穆,仰天起誓道:“小子定不负您老所托,如违此誓,甘遭天谴。”

  “好!”虚影老者满意一笑,目光扫视着莫云,怪声道:“小家伙,是不是很苦恼无法感知灵气?”

  “您老有方法解决?”莫云双眼闪烁着亮光。

  “没有。”虚影老者瞅着莫云那张满是失望的小脸,大为痛快:“不过,老夫可以指引另外一条道路。”

  “不能感知灵气,如何淬体?不如淬体,如何成为强者?”莫云满脸不信。

  “嘁!”虚影老者不屑的撇了撇嘴,道:“你这小娃娃当真无知。灵气,乃万物之灵,恒古存于天地间,被人体吸纳后,便能淬身健体,成名气动山河的武者。这世间除却灵气,亡魂之力亦能淬体,而且,比灵气淬体的效果更好。但亡魂之力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寻常武者莫说以其淬体,即便稍有沾染,就会尸体无存。”说着,虚影老者斜睨了眼四周的残肢断骨:“老夫当年便是无意间吸纳了一丝亡魂之力,肉体侥幸未被侵蚀,甚至还以其淬体,方才战遍同辈无敌手,人号亡魂尊者。”

  “您是尊者!”莫云惊呼道。尊者,乃是无上强者特有的称谓,踏入此境,皆是名动一方,划地为王的人物。

  “哈哈哈!这个名号老夫早已忘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