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3:41: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屌丝之异界纵横
  4. 第三章 女客

第三章 女客

更新于:2018-03-16 10:29:18 字数:3095

  天渐渐亮了,一缕阳光划破夜的宁静照进了房间。房间床榻之上一名少年在酣睡,口水打了湿被子,嘴边挂着一条长长的哈提。

  离少年大约一米远的桌上,一棵大约有二十厘米长,七八厘米大的‘萝卜’静静的躺在一堆衣服里,当阳光照射在它上面时,它再次闪起诡异的光。

  随着它闪烁的光芒越来越强,房间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参渐渐恢复平静,只见刚刚白如萝卜的人参长满参须。

  “呼…”少年渐渐的满脸挂满汗水,甚至连吐气声都变得越来越重。

  房间外传来苍老的声音:“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砰···砰···砰,少爷老爷请你去大厅!”

  少年双眼咋然睁开,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少年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向着空中乱打几拳,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次奥,好不容易睡个好觉,居然又被恶梦打扰了,不过还别说,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

  “咚,咚”。

  “谁啊”。

  “少爷,您爷爷叫你去前厅,说贵客马上就要到了。”

  “哦,就去。”

  何飞跳下床,套上裤子把衣服随便往瘦小的肩膀上一放,便往房外走。走到一半,男孩觉得有什么搁着背,取出一看见是昨天挖爷爷的人参,不以为然,便扔向凌乱的被窝。

  走出房间,少年对着房外的一名青衫老人微笑道:“走吧,刘叔。”

  “少爷可别这么叫,如果少爷不嫌弃叫我一声老刘即可。”青衫老人微笑道。

  “那老刘叔,我们这吧。”男者闻言看着衣衫不整的少年摇了摇头,但也没有多说。何飞跟着管家穿过开满鲜花的后院,最后在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老者走到这里便停下脚步,站在门外。何飞见管家没有进屋,还以为客人已经到了。便恭敬的敲了敲门,方才轻轻推门而入。

  何飞进屋,只见爷爷一人端着碗茶,擦擦眼角道。“人呢,怎么没人?”

  “你啊,脸都不要了是吧,快洗洗,别给我丢人。”何明见何飞用手挖着眼角,不满的指着桌上水盆道。

  何飞顺着爷爷指的方向,便看到了桌上放着满满一木盆温水。不由心中一暖,每次起床都会有温水准备好。何飞很享受这样的待遇,这让他觉得有家的感觉。

  何明望着少年稚嫩的脸庞,微微点头“今天进门时很给我面子,飞儿这样的事要多做。”

  正在洗脸的男儿眼前突然一黑,一双小巧白皙的小手突然遮住了视线。“猜猜我是谁?”轻脆得宛如风铃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被蒙上眼的何飞,哭笑不得的道:“不认识,怎么猜啊?”

  宽敞大厅只见一名粉衣美女秀发披肩,一对**被一条白色的丝巾恰到好处的包裹住,粉色的长裙呈现出一种独特的迷人气息。粉衣女子轻轻咳嗽一声,道。“见了长辈怎不行礼。”

  “啊”,蒙着何飞的女童一声娇呼,转过头来刚好看见何明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顿时,一片红云从修长白皙的勃襟顺路的燃烧上了脸颊,纤腰一扭,闪到了粉衣女子背后,露出一只眼睛好奇的看着何明道。“爷爷好。”

  “嘶”,粉衣猛的吸了一口凉气,银牙轻咬“倩儿,你太没礼貌了,墨玉姐姐平时怎么教你的。”

  少女嘟了嘟小嘴,轻声道。“谁叫导师带我乱跑,再说人家不认识人吗!”

  何明看着小女孩,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道“我叫何明,你叫什么名字啊?”

  “嘿,我名字叫何小倩,何是何苦的何,小是小鬼的小,倩是小倩的倩,我今年十二岁了。”女孩蹦蹦跳跳来到何明膝前,道。“何爷爷,我可以给您捶腿吗?”

  “可以啊。”

  女孩听何明这样说,得意的对着粉衣女子道。“墨玉姐姐你看,爷爷多喜欢我,才不会怪人家没礼貌呢。”

  “我爷爷不怪你,我怪,我认识你吗,你蒙我眼睛,瞎了你赔啊。”何飞表情严肃道,可这个严肃的表情在大人看来明显漏洞百出,因为那份严肃中是带着笑意的。

  可女孩看不出来啊,女孩见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孩那么凶自己,瞬间脸便垮了下来,两滴泪珠来回在眼眶中打转。

  “你坏,人家蒙你,不是因为喜欢你吗,大家都是小孩有什么关系吗,你为什么凶人家。”说完,女孩眼中那两滴泪水便流了下来。

  “嘿,我说你们俩个小崽子,还真当老头我不存在啊?”何明见到小见两孩子斗起嘴来,不满的道。

  何飞听爷爷这么说,也不再逗女孩。只见他找了一张椅子,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另一只脚微微提起抖啊抖,摆出一副市井流氓的架势。

  “明老爹,您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啊?”粉衣女子见孩子们安静下来,对着何明笑问道。

  说到正事,何明收起笑容,对墨玉轻声道,“再有一年这小子就十四岁了,我想送他去你们学院学习。”

  墨玉看着倩儿那红通通的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说道。“这我恐怕做不了主,没有通过考核,院方是不会承认孩子身份的,就算去了学院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何明闻言微微皱眉,陷入沉思。

  小倩见何明皱起眉头,还以为他不信导师说的话,于是安慰道。“爷爷,墨玉导师说的是真的,我去年就没有达到学院最低年龄要求,虽然天赋够了,但也没收我入院。”

  “爷爷,我···我···我不想去学院。”何飞看着爷爷苍老的身影,低声道。

  “胡闹,”何明怒道,看着衣衫不整的男孩,心中一痛,柔声对何飞说道。“,爷爷昨日告诉你我时日不多,你以为开玩笑啊。我让你进龙骑学院学习,那是为你好。你知道龙骑学院是什么地方吗,那可是我们迦南国最好的学院,别人要不要你还是个问题呢。”说完何明还故意看来一样粉衣少女。

  何飞可不管那么多大道理,转过身指着身前粉衣少女,道。“我说了,我是个懦夫,我只喜欢这样的美女。我宁愿庸庸碌碌,快活的活几年,也不愿为了追逐成功,被生活践踏。”

  “我要的是,如蓝宝石的大眼睛,精致的小脸,樱桃小嘴。它们不用一切都那么的完美,只要我喜欢,就够了。人活在世上不就是为了有吃有喝吗,为什么没有那个本事,却一定要追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墨玉闻言先是一惊,身子一僵,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孩子,她完全想象不到,眼前的孩子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就算是学院里那些被称做纨绔子弟的家伙,也没有纨绔到这个地步吧。

  墨玉见少年还想说,“咳”,一声咳嗽声打断了何飞的话。

  何飞的举动似乎有些让得少女略感诧异,虽然她并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但也不喜欢这种消极理论。身为一名老师她再清楚不过,何飞说这番话的意思。不过这话从看似只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嘴中说出,倒真让她有点意外,当然,也仅此而已!

  “咳,实在抱歉,孙儿顽劣,让您看笑话了。”何明看着墨玉咳嗽一声,以为她生气,淡淡的笑了笑,“自责”的拍了拍额头,只是其眼中的渴望,却并未有多少遮掩。

  少女淡淡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啦,孩子吗,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何明闻言一愣,目光移向角落中安静的合肥,嘴巴蠕了蠕,带着恳求的语气道。“墨玉我希望您在考虑一下,就当报答当年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你看行吗?”

  望着何明沧桑的脸庞,墨玉便软下心来。“何老爹这是说哪里话。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可以把他带去学院学习,可要是他通不过考核,学院肯定也不会承认他的身份。如果您是希望他得到学院栽培,那我也无能为力,毕竟我只是学院一名普通老师。”

  “那太感谢您了,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在这个世上也算无牵无挂。可就是这小子让我不放心,您能答应替我照顾他,我便安心了。”何明见少女答应下来,对着少女微微点头说道。

  何飞见爷爷如此求人只是为了自己安排一个去处,泪水便不自觉的爬上眼头,为了不让泪水流出来,何飞稍稍抬起头,可是泪水还是涌满眼眶,顺着鼻梁流下。回忆像涌泉一样从脑海中涌现。

  两年前,何飞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老头子,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自己,开始何飞还以为自己遇到变态爷爷。回忆中美好的一幕一幕不断出现在脑海,其实在内心深处何飞早把这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老头子当做亲身爷爷。可突然老头子告诉自己,他不能再陪自己,这让他怎么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