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07:38
  1. 爱阅小说
  2. 体育
  3. 游戏篮球
  4. 第一章 颓 废

第一章 颓 废

更新于:2018-03-15 20:46:27 字数:3179

字体: 字号:
  第一章颓废

  “It‘sjustthetimetosaygood-bye,ahahtimetosaygood-bye……”妖娆迷茫的男音从只剩一只的手掌般大小的黑色小喇叭中传出,在这只喇叭旁边,那座黑色液晶显示器的左侧,睡着一只同样大小的倒在一张NBA球星海报上的黑色喇叭。断断续续的鼓点从这只喇叭中传来,“咚咚吱……吱……咚咚……”,那声音仿佛声线沙哑的老头,有一声没一声的和着它隔壁的隔壁的那个兄弟。

  显示器前面摆着一个银色的金属烟灰缸,那上面布满污垢,半只已经灭掉的香烟慵懒的搭在上面,烟嘴已经被噙得皱了。烟灰缸前横摆着的黑色键盘上的方向键上,懒洋洋的搭着一只黄色皮肤的手,它用三个指头掌控着整个方向键位,时不时的轻点几下,好像一只进食的鸟类,用自己的喙向眼前的食物发起进攻。顺着手臂向上,一个男人横睡在电脑桌前的床上,他头发凌乱,嘴上浓密的黑胡子都发青了,他此刻正用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显示屏。不过也不能就这么肯定,因为他虽然看的是显示屏的那个方向,但却的眼神涣散,使人无法分清他究竟是把视线集中在了那一点,而且他的面无表情,显示器的光照在他那瘦弱的脸上,看上去仿佛是一幅素描般,看到这里,再回去看他那搭在键盘上的手,那操控着电脑的动作,竟然也变得机械起来。好像他已经停止了思考,而它,则是用一堆高度精密的仪器组装起来的假肢,那敲击键盘的动作却是正在执行着某个早已设定好的程序。

  在这个十来平方米的昏暗房间中,只有显示器那萤火般的光亮照耀着他触手可及的一小块地方,四周空气混浊,让人无法想象他在这种糟糕的坏境里呆了多久。

  显示器上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小说什么的,这样的东西受到宅男们的普遍喜爱,内容偏离现实,许多在生活中脆弱的人,都被小说中那些奇异的能力与天马行空的想象所捕获。而深陷其中的人往往都能得到精神上的暂时放松,从而对这无聊的生活燃起一点点的希望。只是,在每个清晨,人们被莫名其妙的寒意惊醒时,生活又回到了那些过往的模式。

  当小说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他撑着他那瘦弱的身体坐起来,顶着凌乱的头发的脑袋左右摇了摇,“啊啊……恩!”,打了长长的哈欠,又伸了个懒腰,接着他又伸手进金属烟灰缸里拿出那半根皱巴巴的烟,叼在嘴上,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关掉显示器,在妖娆且迷茫的歌声中,梭下了床,套上搭在床尾的黑色长裤,提着裤腰,来到土黄房门前面,打开了那扇仿佛关闭了一个世纪的房间门。

  泛黄的灯光在洗手间的天花板上无神的照亮整个洗手间,他把嘴上的那一小半截皱巴巴的烟拿下来,放在他身前半米宽半米长的镜子下的碧绿色玻璃台上,扭开玻璃台下方四十厘米处那座锈迹斑斑的银色水龙头。他伸出双手接住水龙头里流出的水,直到清凉的水流盛满了他黄色的双手并且如春se中的鲜花般不住的往外冒时,他才懒洋洋的俯身将手中的凉水捂上脸颊,直到清凉的水充满他脸颊上的每一个细胞并且带着细胞中的疲惫和死气沉沉的气息顺着指缝间流失时,他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镜子中那个勉强有了一些精神的自己甩包袱般的呼出一口浊气,接着在“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中伸手取下毛巾,把自己的双手、整个脸部上的水渍擦干。

  “呈几何时我也是一个帅哥啊,怎么会变得这样颓废?”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自语,他用那无神的双眼来回扫视镜中的男子,仿佛要在镜子中找回那过往的时光,但镜中的人却用自己的模样完美的显示了时光便是如镜子下面那锈迹斑斑的水龙头里流下的水一样一去不返。那些年少轻狂的时光、那些只为梦想而活的时光,都在两年前他被国家队排除大名单后止步于自己的幻想中,从那时起他的一切骄傲都被彻底击碎,他的一切缺点都被无限放大、一切努力都成笑谈。于是,在“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中、泛黄的灯光下,他失神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仿佛一个轮回之后,他从失神中渐渐清醒,摇摇有些沉重的脑袋,捡起碧绿色玻璃台上那半只皱巴巴的烟随意的叼在嘴上,系好灰色的裤腰带,又伸手关掉水龙头,然后“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便在他手里戛然而止。

  他从洗手间出来,嘴里叼着烟,在昏暗的房子里来回渡步,最后在肚子的“咕咕”声中他打开了那扇同往外界的门。

  穿透窗户的曙光透过又窄又长的走廊,照在刚刚打开房门的他的脸上,惹得他的眼睛一阵刺痛,随即下意识的伸手挡在眼皮上方,然后便带着有些凌乱步伐的快速穿过这条好像看不见出路的狭长走廊。他在曙光照射不到的楼梯中间停了下来,靠在白色瓷砖铺成的墙上,右手伸进裤兜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一个小巧的打火机,点燃叼在嘴上的半截香烟,缓缓吸进一口烟,吐出时表情古怪,那样子却是让人觉得他抽得不香。

  下了一段阴暗的楼梯,当他从楼梯口的大门走出时,更多的曙光已不可避免的照耀他的全身,在大楼下那阳光明媚的小道中,他仍是用手挡住阳光,用浑身颤抖的瘦弱身躯,亦步亦趋随着阳光照射的方向走入大楼拐角。而他头顶的阳光的势头仿佛无人能挡般的,穿透了他住的那栋大楼,照向大楼拐角外的大马路上,照在马路旁的早点摊上。

  “赵叔,豆浆、油条老三样。”沙哑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听上去仿佛好久都没有讲话了一样生硬。

  “诶!先坐到,小风啊,又熬夜啊?”朝气蓬勃的声音从四十多岁但看上去精神十足的赵叔嘴里发出。

  “是啊。”他继续用他生硬的声音回应。

  “呵呵,年轻小伙一点朝气都没得,萎兮兮嘞,咋个要得?少熬点夜。”还是那朝气蓬勃的声音,赵叔说话的同时还露出那口洁白的牙齿,直让人感觉说不出的亲切。

  “嘿嘿,没事,我还年轻着得住,恩,我会注意的。”一如既往的沙哑。

  “算了、算了。”赵叔苦笑着摇头,把做好的早点抬到他坐的桌子上。“吃吧,新发的面,新磨的豆浆,尝一下。”

  他把油条拿起,吹了一会,咬下第一口,又把它放入盛豆浆的青花大碗里。在他吞下嘴里的油条时直说:“好吃!”

  “呵呵呵,你先吃到,慢慢嘞!”得到肯定的赵叔,脸上更是笑的开了花,阳光在他脸上包裹上一层明亮的光辉。

  随着早餐的摄入,他的身体渐渐有了暖意,四周的空气已不在让他浑身颤抖,特别是腹部,暖洋洋的,好像整个人躺在热水里。头上的太阳仿佛一下子温度升高了好多。

  “呼,好热,赵叔,来,给你钱。”他的声音好像一下子活过来了,说话听上去都有了底气。

  “好嘞,下次再来啊。”一如既往的朝气。

  “嗝!好!嗝!”

  “哈哈哈!”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赵叔笑得很是开怀,阳光透过空气照在他脸上、洁白的牙齿上,让人觉得温暖舒心。之后赵叔看他走出小摊便转身把钱放入面板下的小盒子,接着在面板上揉起面来。

  走出小摊,他抱着有些涨的肚子,打着饱嗝,看着街对面的小铺,那里的冰柜里摆满了汽水、冰激凌,他摸摸裤兜,感觉到里面的富足,于是便迈开脚步,在洒满阳光的街道上横穿而过。

  他踩在道路两岸树荫铺成的影子上,太阳透过白白的云、绿绿的树叶的隙缝化成一缕缕柔和的光线,投在他的身上,好像它正在救赎一个失落的灵魂。于是,在这条叫不出名字的大街上灵魂在温暖的阳光中缓慢的重归站在马路中央的他的身躯,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化成永恒。他看到眼前的景色,感受到身体的充实感,终于感到满足,那是他失去了很久的一种感觉,没想到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时刻给他找了回来。眼前的一切突然清晰,耳朵中的声音也变得明确,于是他在满心欢喜中放慢了步子,在微风的细语声中,树叶的摇曳声中带着一脸满足的微笑,走向街对面。

  阳光突然膨胀了数倍,连树叶也当不住这光亮,微风也带不走这片温暖,他就这么注视着阳光在树叶隙缝和空气中折射出的一片祥和,一点也没听到离他仅有不到一米的那两白色大卡车发出的警鸣!也未曾察觉那辆白色大卡车是什么时候驶近他的身侧!

  ……

  昏暗的房间中,依然回荡着那首妖娆且迷茫的歌声。

  “It‘sjustthetimetosaygood-bye,ahahtimetosaygood-bye……”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