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17:30:1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枪道霸主
  4. 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更新于:2017-04-21 14:45:30 字数:3747

  一团灰蒙蒙的虚影在泛白的空间中飘荡着,这里没有日月,没有鸟兽,也没有花草树木,什么物体也没有,甚至没有时间空间的概念,寂静苍白的可拍。

  突然这团虚影抖动起来,一股特有的韵律从中生出,在虚空中掀起阵阵淡淡的有形的波痕,直至这片空间的最深处。

  “咦,我不是死了吗?”

  “这是哪里,不是阴曹地府吗?牛头马面呢?喂,喂,喂——,有人吗?”

  原来这团虚影是一个灵魂,而这些有韵律的波动正是这个灵魂要说的“话”。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很久,见没有人回应,这个灵魂变得可能有些焦躁,虚影剧烈的波动起来。

  “有人的话‘吱’一声。”

  虚空中依旧没有丝毫动静,空空荡荡,显得更加诡异。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谁把我弄到这里的?我要去地府,我要轮回投胎,我要修炼。”

  这个灵魂害怕起来了。

  “难道这里是绝对域,要把我永生永世封禁在这里?”

  “阎王,判官,你们都是混蛋,你们这是渎职,你们将来肯定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们不能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我要告你们。”

  ……

  连续不断的怒骂了良久,该灵魂最后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句。

  “我上官知礼诅咒你们都不得好死——”

  上官知礼大概是喊累了,不再出声,他急躁没有,害怕也没用,现在倒是平静下来,他不禁想起自己的前生。

  他是名参加工作六年的本科毕业生,算起来混的不太差,也说不上好,基本上能解决个人温饱问题,这辈子买房买车是别想了,不出意外,会安安稳稳的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

  可什么事情都出现在这个意外上了,他从小就向往神话中的那些大能,不仅能够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而且还能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纵横驰骋,得大自在,逍遥于天地间。哪里像现在要面临生老病死,最终都化为一剖黄土,沉沦于无尽的红尘世间。

  所以他经常疯狂的找寻古代的一些修炼功法,一个接着一个的尝试,希望能够达到传说中的境界,最不济修炼出内力也行。可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使他逐渐灰心,最后绝望。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厌恶这个世界,他是个孤儿,不想交朋友,不想成家立业,他自己把自己孤立去来,仿佛要切断与这个世界的任何联系一样,他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冷眼旁观的观看红尘中的是是非非,他就是个匆匆的过客,不属于这里,但又不知该去哪里。

  他郁郁寡欢,在如此心态长时间的持续下,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弱,终于为了自己的理想抑郁而死。

  上官知礼感慨万分,也许自己不被别人理解,自己太过偏激,可自己并不后悔,因为尝试过,努力过,纵使失败也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死亡才是我的解脱,我累了……”

  上官知礼喃喃的对自己短暂的一生做出了这样的评价,收拾一番心情,他不再去关心过去,那已经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他现在要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

  “我现在应该是灵魂之态,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鸿蒙未判,混沌空间?”

  想到这里,上官知礼的灵魂不由得颤抖起来,开天之前,盘古大神,先天灵宝,圣人,先天魔神,龙凤麒麟,巫妖,封神,西游……,这些网络上看到的情景一一浮现在脑海,他又看了看四周,不错,跟传说中的几乎一模一样。

  “发大了,这回发达了,这才是我想要的,我上官知礼也有今天,福来运转啊!难道这就是大道下的一线生机。”

  上官知礼浮想联翩,突然想到三千魔神应该都被孕育出来了,最起码也应该有盘古大神,对了,还有那些灵宝,这可是我将来纵横洪荒的凭仗,绝对不能错失良机,他努力平复激动的思绪,可惜根本控制不住,最后发泄似的大吼一声。

  啊!

  又一阵更强烈的波痕向四周荡漾而去。

  处在兴奋状态下的上官知礼当然不会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他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的滑动自己的灵魂,使其向前方移动。这片空间里根本就没有方向,他凭借自身的直觉向中间那里略显明亮的地方飘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上官知礼愈加兴奋激动,前边的肯定就是盘古了,待他开始逐渐看清那里的情况后,发现不太对劲,随着距离的拉近,他越觉着古怪,直到近前,兴奋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上官知礼有身体的话,定会看到他的脸拉的老长,双眼喷火,神色阴郁,腮帮子一股一股的。

  眼前的情景让他情何以堪,这一团“盘古大神”比自己现在大不了多少,唯一的亮点可能就是他比自己亮一些,要不要也不会把自己给骗过来。对,就是骗过来,上官知礼心里又无奈又委屈又愤恨,他理所当然的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给眼前这个另类的“盘古大神”,谁让他没有意识呢。

  说道让上官知礼流口水的灵宝,他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你说没有的话还好一点,看到这个“盘古大神”是人都明白被耍了,可他娘的偏偏有一件,是一件迷你版的黑色长枪,就呆在另一边的不远处。

  可怜的上官知礼一辈子没有爆过粗口,人都死了只剩下灵魂形态,居然愤怒之下破戒了。这也那怪,反差确实太大了,任谁起先在巨大的希望下,突然急转直下瞬间变成绝望,都无法忍受如此的落差,幸亏上官知礼意志坚定,否则,碰上其他别的人,一不小心直接被气得魂飞魄散。

  上官知礼虽然还没有到魂飞魄散的程度,但也是心情极差,脑袋里嗡嗡乱响,充斥在其中的只有强烈的不甘。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上官知礼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平生绝对没有做过哪怕一件伤天害理之事,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甚至玩我?

  我是喜欢修炼,希望追求大道,我因此抑郁而死,我谁都不怪,现在给我这个机会又收回去,让我白白的空欢喜一场,有意思吗?”

  上官知礼被压抑的太久了,经过这么一出,他需要歇斯底里的发泄一通,要不然他怕自己真的会疯掉。

  这个未知的空间除了眼前这两样的东西,其他什么也没有,自然成为他发泄的对象,只见他疯狂的冲入这个“盘古大神”之中,胡乱搅拌晃动,最初振动的幅度很大,渐渐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甚至上官知礼自己动起来都颇为费力。

  此刻,上官知礼彻底的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为自己刚才的不理智感到后悔,什么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一家伙钻了进来,如今可好,连自己都赔进去了。

  他尝试着抽离自己,刚一动,就带动了和他粘在一起的假盘古,感觉沉重无比,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可自己越陷越深,该怎么解决呢,上官知礼沉思起来。

  “根据以前小说中的判断,再结合自身的情况,这团东西应该和自己是同类,都为灵魂,就是不知道他是人的,还是妖的,或者其他别的什么的灵魂。

  只不过它没有意识,顶多就是灵魂之力。”

  上官知礼在脑海中喃喃自语,灵魂之力,灵魂之力……,长枪,长枪,法宝!

  “我怎么这么笨呢,非得一根筋的想起混沌洪荒,这不是很明显的法宝,说不定又是什么仙侠世界,只要吞了这团灵魂之力,说不定不都搞清楚了。”

  上官知礼终于恢复他那不算太笨的头脑,认真分析一番,霎时间大概明了,但他又不敢太兴奋,害怕又被欺骗,遭受那不必要的打击。

  他的灵魂化作一个巨大的口子,包住假盘古的灵魂的一部分,把其移到灵魂中间,一点点的消化掉,每吞噬一点后,他的灵魂就凝视壮大几分,一些不属于他的零散记忆被他所知。

  上官知礼陡然激动了,他这次猜对了,但不敢有丝毫大意,他继续一点一点的蚕食掉其他剩余的灵魂之力,等他吞噬完全后,自己的灵魂比原来强大了几乎一辈,同时全盘接收了这个灵魂中的信息,他匆匆地看了一下,顿时找到他期盼已久的消息。

  “哈哈,哈哈哈哈,这次没有错,是真的,全是真的,我终究可以修炼了,哪怕前路在艰难,我都要成为一方巨头霸主,踏上巅峰。”

  上官知礼多年的夙愿历经波折,终于实现,由不得他不高兴异常。他接着仔细查看这个倒霉鬼的记忆。

  “原来他也叫上官知礼,我和他倒是有缘,运气都是不一般的差,总归我比他强一些。”

  细细察看后,上官知礼对这个人和其所处的世界有了大概的印象。

  这个人家里比较简单,父母早亡,只有兄弟三人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甚是艰辛,他为大哥,从小就照顾两个弟弟,三兄弟之间感情深厚。

  这次之所以身死,纯粹是倒霉催的,他本来是到山里打些野味,带回去给村里的老秀才补补身子,因为老秀才经常照顾他们兄弟三个,而且还教他们明理识字。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意外发现一处山洞,好奇之下进去发现一杆黑色古朴的长枪靠在洞壁上,也没来得及观看别的,心喜之下就直接要想占为己有。

  在偏远的小山村里,铁制兵器太稀少了,打猎有些不方便,他手里用作打猎的工具还是木制的。

  满心欢喜的拿起来吃力的胡乱舞动起来,一时不慎,被枪头滑坡手指,鲜血瞬间滴在兵器上,只见得一阵光芒闪过,他就失去了意识。

  而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少的可怜,只知道现在是大楚国的天下,还有什么国师,仙人等一些零碎的记忆。

  夺舍后的上官知礼正是因为得到他的记忆,看到出现在灵魂中的神秘长枪,才确定这是他心中向往的世界。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官知礼当然清楚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都是虚幻,他小心翼翼地来到迷你版长枪近前,轻轻的碰触一下,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法碰到长枪,无论如何努力,自己和长枪两者的距离永远不变。

  他是又沮丧又高兴,高兴的是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拥有这个法宝,说明它非常高级,沮丧的是自己如何才能达到他所需要的最低要求。

  灵魂空间里已经处理完了,上官知礼想着怎样出去,念头刚起,他便发现自己躺在山洞里,这还真是方便,想出去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