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29:06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生死线之全面开战
  4. 一、代号“U”

一、代号“U”

更新于:2018-03-16 20:25:54 字数:5109

字体: 字号:
生死线之全面开战目录
共3章
  “你们整天到底在搞些什么,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查到?”美国FBI特别行动组的组长Derek用手狠狠地拍着会议桌,怒视着围坐在会议桌后紧盯着电脑屏幕的队员。此时的队员无人敢直视队长的眼睛,生怕自己的目光与这头发狂的野兽接触时会被撕碎。Derek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队员身边,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队员的笔记本电脑犹如受刺激的河蚌一样,“啪”的一声被Derek用左手合上。

  “盯着电脑就能告诉你们罪犯的名字,他们在哪里么?”随后转身走到白板前,审视着粘在上面的几十张照片,指关节因为拳头握的太用力而发出咯吱的声响。此时此刻,整个会议室再次陷入了沉寂,队员们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跳,没有人想在此刻打破这种沉寂。整个封闭的会议室里弥漫着Derek沉重的鼻息声。

  Derek的脑袋里像放电影一样不断地重复播放最近这段时间内发生的所有绑架案、贩毒案和枪杀案的细节。所有被绑架和枪杀的受害者的全部详细资料一字排开摆在他身后的桌子上。整个特别行动组几个月的努力却仍没取得丝毫进展,这样的结果让整个联邦调查局的颜面尽失,其他组的成员无一不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作案手法相当之高明,洞悉警方所有的侦破流程,回收赎金时的手段更是安排的天衣无缝,根本无法进行跟踪,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稍微与之接触的人,不管是否与之相关,不是消失就是被杀。Derek这几个月承受着来自受害人家属、顶头上司和社会大众无比巨大的压力。上头已经知会Derek最多再宽限1个月的时间,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要彻底粉碎这个犯罪组织,否则只有拍拍屁股走人,最后还留个晚节不保。这让被称为拼命神探的Derek大为苦恼。

  Derek眉头紧锁地盯着白板上被绑架人、之前查到的相关嫌疑人的照片和一个打着大大引号的英文字母U。到目前为止,联邦调查局只知道所有的绑架案都是出自一个自称为“U”的跨国犯罪组织所为,但对组织的背景和人员的组成却了解的微乎其微。

  想到前不久与其合作的香港警方传来的消息,关于日本金田重工的总裁金田一山之子金田城,在香港旅游购物的时候遭绑架,到现在为止已经半个多月过去了。香港警方倾尽全力也并未找到任何关于金田城被绑架的线索,金田一山已经答应绑匪准备支付高达1000万美元的巨额赎金。根据香港警方的资料显示,该作案手法和动机与“U”组织同出一辙,极有可能就是该组织在美国作案后,成功地转移到香港后再次作案。

  Derek明白,一旦“U”再次得手拿到赎金,不单是联邦调查局,就连香港警方也极难再找到任何线索。Derek拿起白板上的水笔在“U”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在其旁边写下了一个Where后再次陷入沉思。

  “咚,咚,咚”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Derek迅速转过身,面对着从门口冲进来的Billy,只有天大的事情才敢在此刻推门而入。“是不是有什么新线索?”Derek焦急地等待着回答。

  “头,香港警方刚刚传来消息,他们在金田城的绑架现场反复地勘察和进行地毯式地搜索、探访,终于在几个小时前,有一个市民向他们报案,说之前在案发现场不远处拣到过一块手表。香港警方比对指纹后发现属于金田城。”Billy将文件夹摊开摆在Derek面前的桌子上后,继续说到“他们根据这块手表和从他同来一起旅游的朋友口中得知,金田城在当天去了一个很有名的电子产品商店买了两支一摸一样,带有相同发射频率,可以用来收发短消息和进行短距离GPS定位的手表,想在回日本的时候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女朋友。但不能确定,是否是其在遭到绑架时灵机一动故意将手表扔在现场的一个角落。香港警方大胆地假设,一旦成立,金田城此刻身上极有可能还有着另一块手表,香港警方正着手准备根据手表的发射频率尝试锁定另一块手表的位置。”

  Derek兴奋地拍着桌子,“太好了,马上联络香港警方,让他们尽快将整个案情的详细报告传真过来。还有,也一并通知他们,我们会组织一个行动小组连夜赶赴香港,并带上我们所有资料和设备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一定要快,既然有线索,那就表示此刻‘U’极有可能就在香港,必须赶在交付赎金前查到金田城的下落。”

  “YesSir”Billy麻利地转身离开会议室。会议室之前的沉寂终于被Billy所带来的消息打破,所有人都因为这条信息而恢复斗志,兴奋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队员们恨不得此刻就身在香港,摩拳擦掌地希望把警界丢掉的面子统统地找回来。

  随即Derek将人员分成两组,其中一组继续追查在美国发生的绑架案和枪杀案,而他则亲自带领另一队赶赴香港。Derek宣布散会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自己丢进柔软的办公椅内,扫了一遍摆放在立柜上的各种奖杯,将头靠在椅背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再精明的猎物难免也会有打盹的一刻。”

  “头,你吩咐的事情都搞定了,飞往香港的航班也安排好了,香港警方的资料随后会在我们搭乘飞机的时候传送到我的电脑上面。你还有什么吩咐?”Billy推门而入问到。

  “行,我知道了,你也快去准备一下,通知所有队员准备好,晚些时候准时集合。”Derek再次长舒了一口气,起身将各类文件夹和档案袋装进公事包。拾起躺在桌子上的USP手枪端在手里,拔出弹夹确认里面的子弹已装填满后,重新把弹夹归位,将手枪插进腋下的枪套内。将警徽别在腰间,拎起扔在沙发上的黑色西服外套快步离开办公室。

  经过一天飞行的折腾,Derek和队员们按时抵达香港国际机场。前来接机的正是负责香港绑架案的组长李博文高级督察。李博文和六名特别行动组的队员一一握手后,将他们引领到接送的大巴上,驱车驶向早已为他们安排好的酒店。李博文在大巴上简短地做了自我介绍并说明了一下这两天他们的新发现,随后邀请他们在休息片刻后到香港警察总局商讨对策。

  急切渴望破案的心里使得所有队员只在酒店房间内简单地梳洗和整理,连饭都没来得急吃就匆匆赶到香港警察总局。在接待助手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偌大的会议室。此刻的会议室里,李博文正在和香港警察总督商讨与美方合作的相关事宜。

  李博文看到Derek带队前来后起身相迎,并为他们一一介绍在座的几位。Derek和队员们在椭圆形的会议桌后坐定,伴随着会议室里的灯光逐渐变暗,李博文按下了投影仪的开始按钮,站在屏幕旁边介绍着每一张照片。屏幕上依次显示着一组组他们尚未见到过的照片。

  李博文介绍说,“最后这张照片是通过对另一块手表进行GPS定位后,找到的一个临时出租屋,在屋内发现了一具烧焦的男尸和这块手表。”李博文将套着包装袋的两块相同的手表递给Derek。

  “通过对男尸的身份鉴定后发现并非金田城本人。此人也是在绑架案发生的当天失踪,是其家属报的案。极有可能是在现场偶然目睹了整个绑架过程之后被一同绑架,在金田城被安全转移走后惨遭杀害。初步断定该人与这起绑架案并无直接联系。我们对手表进行了指纹采集,发现了两个新指纹,其中之一属于金田城本人。随后我们对另一个指纹通过国际刑警的电脑数据库进行了比对和排查,没有找到与之匹配的对象。根据我们的判断,这个指纹极有可能属于其中一位绑架组织的成员,而金田城想办法将这一块沾有嫌疑人指纹的手表故意藏在男尸身上。”

  “如此让我们煞费苦心的犯罪组织会这样不小心让金田城将手表两次留在现场,为警方提供线索?这让我难以想象他们会犯如此严重的错误。”Derek怀疑地问到。“香港警方是如何确定这另一枚指纹的拥有者与该起绑架案有关?”

  随后屏幕切换出一张新照片,李博文继续介绍说,“金田城在日本受过高等教育,大学期间担任大学自由搏击社的主将,同时经常参加一些野外生存和极限运动的体验训练,具有一定的求生意识和能力,而且我们在案发现场也发现了激烈的打斗痕迹。“

  一张干净的脸颊、坚挺的鼻梁、细长的眼睛,留着齐眉的短发。照片中的金田城并非像普通的大学生一样青涩,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坚毅,这可能与他每日锻炼体能和自由搏击有莫大的关系。

  “此人就是我刚提到的另一枚指纹的拥有者。”李博文切换了另一张新照片继续说道。“Garrison,31岁,越南人,因为一周前,也就是金田城被绑架后的第二个晚上在酒吧与人发生冲突,失手将一人致死,被判监禁10年。”

  屏幕上又切换出一张新面孔,“Galvin,29岁,越南人,因绑架、勒索和谋杀进过监狱。就在我们排查Garrison的时候,发现其行踪,他到监狱探望Galvin。此人拥有很强的反跟踪能力。”

  “这两人都曾在越南当过特种兵,极有可能就是我们现在要找的跨国犯罪组织‘U’的成员。”李博文接着说道。

  “那香港警方该如何确定其二人是否就是我们一直追查的‘U组织’的成员?”Derek接着李博文的讲话问到。

  “我们对Galvin进行了24小时的跟踪和调查发现,他一直在暗中与其他人联络。我猜测,肯定是在谋划什么。由于对方每次都使用一次性的SIM卡,所以没有办法追查到那个人。如果这兄弟二人属于‘U’组织,那必定Galvin不会让其哥哥一直待在监狱,势必会想办法将其弄出监狱。但现在我们也没有很好的办法接近二人。”李博文遗憾地回答。

  “现在又不能贸然地进行逮捕,以免打草惊蛇。既然香港警方认为他们兄弟二人与‘U’组织有一定关联,我们何不在Garrison蹲监狱的这段时间内安排一个卧底在他身边。如果这个人确实与‘U’组织有关,我们也好借机安排卧底混入组织,追查出他们的下落。”Derek用大拇指抵住下巴说到。

  “我们也曾考虑过这个办法。但是,我们对这个犯罪组织所掌握的资料并不比你们多多少,也不确定我们香港警方内部是否有其成员,所以现在还没有贸然安插卧底,就连发现其行踪的这些信息也全部被封锁,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李博文望向Derek,“考虑诸多原因,卧底最好不隶属于香港警队,而且具备足够的能力应付各种突发状况。我们暂时也无法从其他地方找到这样的人,也想借此机会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不知道美方能否为我们推荐合适的人选?”

  所有人的目光转向Derek,会议室亦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只有挂在屏幕旁边墙上的石英钟的秒针,丝毫没有任何顾及地不断提醒着当事人,时间正在飞快地流逝。

  “头”Billy再次打破这份寂静,“我突然想到我有一个生死之交正在DCO卧底事务部做卧底,与我之前共同执行过任务。此人平时非常低调,但能力极强,足可以信任……”

  “叫什么名字?”Derek打断了他的描述。

  “赵炎彬,我这就联系该部门将此人的资料传输过来。”随后传来了一阵急促敲击键盘的声音。

  “传输过来了。”Billy兴奋地将赵炎彬的资料投射到投影仪上。“赵炎彬,父母都是美籍华人,28岁,成功执行过数次卧底任务,被DCO部门称为Legend,可以随意成功扮演需要卧底的人物。”

  “那么,卧底人选就暂定为赵炎彬,接下来就是如何取得Garrison的信任了。”Derek右手食指缓慢地敲击着桌面。“Billy,请求DCO部门给予我们最大的支持。”

  会议室彻底恢复生机,如果此时有谁透过会议室的玻璃向里张望,肯定会看到一大群男人正在手舞足蹈。会议室的温度并没有因为中央空调的冷气而降温。无人不是迫切的希望能够通过这次卧底行动找到这颗“毒瘤”。

  “为了保密和安全起见,这次卧底行动代号‘Deadline’,那就麻烦Derek组长将赵炎彬速速调来香港,赶在‘U’组织做出下一步动作前,接近Garrison,探查出被绑架的失踪人员所在的位置。警方也好安排接下来的营救行动。”香港警察总督李鸿寿说道。“李督察,这段时间你全力配合Derek组长,这次务必打入犯罪组织内部。”

  会议在双方友好地互换资料后结束,李博文建议Derek组长和队员们能够赶快回酒店休息,养精蓄锐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旅途的劳累和大半天会议的奔波早已使特别行动组的队员们精疲力竭,回到酒店后匆匆地扒拉了几口饭,便早早地回到各自的房间里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Derek队长把他们叫醒。

  Derek回到房间,站在窗户前眺望远处的维多利亚港后,打开行李箱,从暗格内拿出另一部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行动开始。发送给一个陌生的号码,随后关闭手机,将手机放回行李箱的暗格。

  Derek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真的要开始了。”走进洗手间,传来了洗浴的声音。

  晚上11点的旺角正是一天夜生活的开始,光亮的霓虹灯将一条条街道映衬的犹如白昼。盛装的男女三五成群,嘻嘻闹闹着向目标夜场赶去。

  与此同时,在旺角的某处叉烧摊前,一名身穿夹克衫的男子看着手机刚刚接收到的短信,点击删除后合上手机盖。将手里最后的一串章鱼丸塞进嘴里,拉低鸭舌帽,消失在匆匆的人群中。

字体: 字号:
生死线之全面开战目录
共3章